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一十章 证据

第一百一十章 证据

    “我以我一个赫塔费球迷的身份感谢你们二老。[~]匆匆而来,就用这件赫塔费的球衣作为礼物送给你们吧,希望你们喜欢。”

    当翻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大家再看将球衣双手奉上的梅迪亚诺,眼神都变了。

    就算是听不懂西班牙语的,只是看着动作,就知道人家是来做什么得了!

    根本不是什么兴师问罪,人家是来感谢常胜父母的!

    这外国记者来感谢常胜?

    那还有其他的意思吗?

    那不就说明常胜不是骗子吗?

    要不然人家千里迢迢来感谢一个骗子的父母做什么?神经病吗?

    ※※※

    李玉华和常向阳有些惊讶地接过了球衣,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梅迪亚诺已经转过身去看着刚才和李玉华起了冲突的马宁宁,然后问旁边的翻译:“她刚才说什么?”

    “她说她表哥是骗子……”

    “她表哥?”

    “应该就是常胜。”

    “她是常胜的表妹?”

    “应该是的……”

    梅迪亚诺摇了摇头,接着走到了马宁宁跟前:“你的表哥只用了十场比赛就带领了赫塔费保级成功。现在赫塔费在他的带领下,排名联赛第二,保持不败!就算他是个骗子,我们也乐于接受这样的骗子来做我们的主教练。更何况他还不是!”

    如果换成恩里克。冈萨雷斯这样的赫塔费年轻球迷,如果听到有人侮辱他们的英雄常胜,只怕得用拳头教训教训她。不过梅迪亚诺的年纪都差不多能当马宁宁的爹了,他也不打算和对方一般见识,只是把话说明白了就行。

    翻译将这番话原原本本地翻了出来。

    马宁宁并不知道十场比赛保级是什么概念。也不知道保持不败排名第二有多么不容易。但她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她被对方当面斥责了……她作为天之娇女。在家里被父母捧着的,还是个女孩子,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不留情面的批评过呢?

    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就连老师也没有批评过她。

    尽管这个老外说的话不是批评她,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还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还好这个时候《体育周报》的那个记者出来“拯救”了她——最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那个记者对梅迪亚诺说:“这位先生,就算他真的是赫塔费的主教练,那也不能证明他有一个做主教练的资格。所以我们认为常胜涉嫌欺诈……”

    旁边的马宁宁就跟找到了救星一样,也跟着叫嚷:“说的没错!他未必有资格!”

    “他当然有资格!”常向阳站出来说。“他有教练资格证!”

    《体育周报》的记者回过身去对他说:“我已经向你解释过了,常先生。你儿子的那个是中国足协颁发的B级教练证书。这个东西也就在在咱们国内自娱自乐。出去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的,别人压根儿是不认的……在国外职业俱乐部里执教都要有国际A级教练证的。请问您儿子有吗?”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这是马宁宁的想法。

    这番话说的一下子就让常向阳哑巴了。

    旁边的记者们也纷纷上前问道:“那你儿子有没有国际A级教练证啊?”

    常向阳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体育周报》的记者已经帮他说了:“他儿子不可能有的。咱们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教练有国际A级教练证!”

    ※※※

    当《体育周报》的记者在和常向阳对话的时候,翻译就将他们的每一句话都翻译给了梅迪亚诺听。

    听到常胜可能没有国际A级教练证的时候,他也皱起了眉头。如果常胜真的没有。那么他确实是不可能执教赫塔费的。

    当初常胜应聘的是赫塔费的C队教练,那个不需要国际A级教练证。

    然后他被火线提拔成了赫塔费一线队的主教练,当时他没有没有资格,似乎也没有人问……

    大家只是惊讶于他的年轻和国籍,倒忘记了他的教练资格证书……

    如果常胜真的没有……这事儿可就大条了!西班牙可不是英格兰,什么人都可以无证上岗的,没有行医资格的人都可以做队医,没有教练资格证做教练又算得了什么?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当地时间。又算了算西班牙那边现在应该是什么时候,应该是中午一点过左右……

    然后他拨通了常胜的电话。

    ※※※

    常胜是在球队餐厅里和教练、球员们一起享用午餐的时候被俱乐部经理莫斯科多一个电话叫走的。[~]

    在电话里莫斯科多的语气很不善:“我需要你给我解释清楚!到我的办公室来,当着我的面!现在!”

    不过常胜还是吃完了最后几口,才起身离开的。

    “莫斯科多的电话?”鲁迪。冈萨雷斯见他起身,便问。

    常胜点了点头。

    “那个神经病又怎么了?”鲁迪似乎也对莫斯科多不太满意的样子,看到常胜点头。就撇嘴不屑道。

    “鲁迪你怎么这样?”马努埃尔。加西亚觉得身为教练这么公开说俱乐部总经理是个神经病恐怕不好,正要开口提醒鲁迪。冈萨雷斯呢,却没想到常胜先开口了:“人到中年,绝了经之后都会有些烦躁易怒,你要理解他。”

    马努埃尔。加西亚差点没把嘴巴里的果汁喷出来,强行憋下来的后果就是他被呛得满脸通红……

    常胜对马努埃尔。加西亚说:“别喝太急了,马努埃尔。”随后他挥手向大家告别。

    他知道莫斯科多打电话叫他是什么事情,那个中国记者一定是向俱乐部告状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自己当初应聘C队主教练时,是出示了自己的国际A级教练证的。当时负责面试他的可是俱乐部主席弗洛雷斯,这事儿弗洛雷斯可以替自己作证。俱乐部主席都能作证了。你一个俱乐部经理质疑有蛋用啊?

    所以他哼着歌就去了莫斯科多的办公室,一想到可以亲手抽那个中国记者的耳光。他就觉得心情愉悦——希望那个记者告了状之后有本事不要跑。

    当常胜在莫斯科多的办公室里看到了正在喝水的石滨时,脸上顿时露出了开心愉悦的笑容。

    “你没跑啊?”他高兴地说。

    石滨一头雾水:“我为什么要跑?倒是你竟然没跑,还来了……你脑子有病吗?”

    “你有药吗?”常胜反问。

    石滨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还好在这个时候,莫斯科多站了起来,解了他的围:“常,有人投诉你没有执教资格……”

    常胜耸耸肩:“多大事啊,你直接给主席先生打电话不就行了?我当初面试的时候是弗洛雷斯先生亲自面试的,他看过我的教练资格证,他知道我没有资格。”

    莫斯科多愣住了。

    “你应聘的是C队主教练,你怎么可能会拿国际A级教练证?”

    常胜摊开手:“事实上。我就是拿了。你现在让我拿出来。我也没办法,因为在家里放着呢。但是你只需要给主席先生打个电话就行了,他看到了的。”

    莫斯科多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因为只需要给主席先生打个电话,确实就可以知道常胜是在撒谎还是说真话。这么简单就可以戳破的谎言不可能拿出来说吧?除非常胜是个傻瓜……

    当初那个中国记者来找自己投诉的时候。自己一听到又是常胜的麻烦,顿时就热血涌上了头。所以也没考虑其他的情况,马上就给常胜打了个电话。

    现在想来才觉得自己冲动了。

    可当着常胜的面他能够认怂吗?

    他当然不能了!

    他掏出了手机,要给俱乐部主席打电话。

    可是手指头即将按下去的时候,他却犹豫了——如果弗洛雷斯说常的教练资格没问题怎么办?

    自己岂不是丢人了?

    而且这还有一个该死的记者……

    常胜看到他突然犹豫下来,便冷笑道:“没事,你不打我打。”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是梅迪亚诺打来的。

    “喂。卡洛斯?”他当着两个人的面接起了电话。

    然后莫斯科多和石滨两个人都看到常胜的脸上发生了急剧变化——他的表情从轻松转而变得狰狞!

    “你让我妈去我书柜第二层左边找一个蓝色的影集,嗯,里面有我获得国际A级教练证的照片。给那帮孙子看!然后别挂,你开扬声器,你让我听听……”

    ※※※

    正在常向阳和李玉华纠结于拿不出更有利的证据来时,梅迪亚诺和翻译挤了过来。翻译对李玉华说:“常胜让你去他书柜第二层左边找一个蓝色的影集。说里面有他获得教练证书的合影。”

    李玉华眼睛一亮,二话不说转身就回了屋里。

    一群人都听到翻译的话了,见竟然常胜能拿得出证据来,都很吃惊。

    难道真是有恃无恐?

    人家真的有资格?

    只有《体育周报》的记者还显得信心满满:“教练证书分很多种的,你们懂不懂啊?他拿个中国足协的B级证书合影有什么用?”

    梅迪亚诺在听了翻译的话之后,说道:“不是中国足协的B级证书,是国际A级教练证。”

    《体育周报》的记者听到翻译转述的话之后,愣了一下,随后很坚定的摇头:“不可能!据我所知,中国还没有一个拥有国际A级教练证的教练呢!因为中国的教练都是在中国足协的组织下进行学习考试的。但是考国际A级教练证需要用英语,很多中国教练英语都不过关的,根本考不了!所以根本没有!现在在中国最高级的也就是中国足协亚足联A级证书,因为这是足协和亚足联商量之后,用中文考的,所以根本就得不到国际足联的承认!就算如此,我认为常胜连这个证都没有!因为这是需要中国足协安排名额的。而我们已经查过中国足协历年来组织教练学习和考试的情况,我翻遍了也没在里面找到常胜的名字!”

    这位记者还算是有水平的,这些资料信息说起来头头是道,根本都不用去翻找故纸堆。

    但梅迪亚诺懒得和他废话,既然常胜说有,那就肯定有。他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带队保级这么难的事情都做到了,一张教练证算什么?

    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不再言语,等着最终结果了。

    那位《体育周报》的记者以为自己成功说服了对方,更为自信和得意。不过似乎是谈兴未尽,他开始向周围的人自己刚才说的那些专业名词……

    马宁宁听了之后也重新燃起了希望,对常萍说:“看吧,妈,我就说他不可能是什么真教练……你看人家这个记者说的这么专业,他肯定没说错啦!”

    正说着呢,李玉华捧着一本蓝色的影集跑了出来。

    不过她也不知道哪张照片是常胜所说的,但想着这个老外肯定知道,所以直接把影集递给了梅迪亚诺。

    梅迪亚诺接过来翻开,很快就找到了常胜说的那张照片。因为他认识国际A级教练证。

    他将找到的照片点了点,递给了李玉华:“就这张,在德国足协门口他拿着教练证书的留影。”

    “那个就是……”李玉华还不敢确定。

    梅迪亚诺很肯定地点点头:“没错,这就是国际A级教练证!”

    听到这话,李玉华放心了,她讲照片从影集里抠出来,然后拿到众多记者们面前,说得很大声:“看到没?这就是证据!我儿子,他不是骗子!他是货真价实的足球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