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零九章 我儿子不是骗子!

第一百零九章 我儿子不是骗子!

    在这个大院里,常向阳一家也不是只有嘲笑他们的敌人,自然也有真心实意的朋友。[]

    在大院门口看到这一幕,有人就飞奔而来给他们通风报信,想让他们出去躲一下,虽然不少人都想做名人,不过傻子都知道现在做这种名人就是找死。

    但常向阳和李玉华的态度却很坚决:“记者来了?那正好,我们要当面向他们说清真相!”

    正说着呢,就听到楼道里传来一阵闹哄哄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姑姑常萍那个高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响,特别刺耳。

    “是的,我是他的姑姑,不过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孩子在犯错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了……说老实话,以前我也不知道的,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看了你们的报道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被他骗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利用媒体、舆论的力量让他父母劝劝他,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听到自己妹妹的话,常向阳重重哼了一声。

    他现在对自己的这个妹妹真是失望至极。

    自家人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够绝情的。

    自己一家向来对她不错的,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是她把他们都给卖了!

    “这个妹妹,我不认了!”常向阳低沉着声音哼道。

    李玉华原本想劝两句,但是最终还是没开这个口。

    ※※※

    当常萍和马宁宁带着一群记者吭哧吭哧地爬上六楼时,她们一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常向阳和李玉华。

    常向阳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她们俩。

    常萍愣了一下。想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是旁边的马宁宁先开口说:“大舅,我们也是想让表哥不要一错再错了……”

    常向阳没理她,旁边的李玉华则看向了她身后的记者。然后高声问道:“哪个是《体育周报》的记者?”

    人群中有人站了出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说:“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已经把你们告到法院了,我希望你们在自己的报纸上头版刊登对我儿子的道歉信!”李玉华朗声说道,这个时候完全看不出她只是一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普通工人。

    《体育周报》的记者闻言有些吃惊,他是真没想到这事儿竟然闹到了法院上!

    随后他就有些打退堂鼓了——如果常胜真的是个骗子,他的父母会这么做吗?

    但随后又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坚定了他留下来的信心——也许那个混蛋连他父母都骗了呢?是啊,哪个父母不为自己的儿子自豪啊?看着眼前这对中年夫妻。[]也许他们自己也以为儿子是真的有教练资格……

    所以他没有对李玉华的话做出其他反应,而是提问:“请问你们知道你们儿子没有教练资格却去执教球队的事情吗……”

    见他一发问,旁边那些记者们,顿时蜂拥而上。将李玉华和常向阳围了个水泄不通,无数话筒伸向了两个受访对象,摄影记者开始按动相机快门,闪光灯在昏暗的楼里频繁亮起,电视摄像机的照明灯光也被点亮。镜头对准了常向阳和李玉华。

    至于姑姑常萍和马宁宁,已经被挤到了外围。

    不过常萍倒是松了口气,最起码不用直面自己大哥的眼神了,那真是让他有些心虚。

    马宁宁倒是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瘪着嘴嘟囔道:“把他们带到了就把我们给忘了……这些记者,也没一个好东西!”

    看热闹的人们也塞满了楼道。一个个探着脑袋,好奇地张望。尽管环境嘈杂。他们根本听不清,也看不到,但依然没有一个人走。

    ※※※

    人群已经离去,大门口一下子变得有些冷清起来。外面那些推着三轮车、挑着担子的小商小贩们的生意也一下子就变差了许多。

    不过大家的心思也都不在做生意上了。

    小贩们互相聚在一起,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那些记者们都是来做什么的呢?

    这些平时并不怎么看报纸,也不关心社会热点的小贩们,并不知道。

    有些不愿意去凑热闹的知情人就感慨上两句:“老常家估计要倒霉了……唉,怎么偏偏摊上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呢?”

    “是是啊,做什么不好,非要去做骗子……”

    门卫其实心痒难耐,他也想去看热闹,不过自己职责所在……又离不开。

    坐在那里,有点磨皮擦痒的意思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一个急刹车的声音传来。

    一辆出租车直接停在了大门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急刹车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他们看向出租车。

    之间出租车车门打开之后,四个人从车里鱼贯而出。[]三个老外,一个中国人。

    然后他们从后备箱里掏出了不少东西,大箱子、大背包。

    当出租车离开之后,他们径直走向了大门。

    门卫连忙迎了上去,心里直嘀咕:“怎么又是老外啊……”

    这个大院过去十年所见到的外国人可能都没有今年这几个月所见到的多。

    先是常胜带了一个洋妞儿回来,这次干脆一口气来了三个外国人。

    领头的一个中年外国男人看到门卫,便掏出了口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对方。站在他旁边的中国人则说:“能请你带我们去这里吗?”

    门卫打开来一看,上面是中文:十五栋三单元六楼二号。

    常家!

    真是巧了!

    他抬起头,指着纸条上问:“你们要去这里?”

    虽然他说的是中国话。不过他的动作大家都看得懂,所以对面的那个外国人点了点头。负责翻译的中国人也点头:“是的,我们就是要去这里。”

    而在他们身后,另外两名老外已经开始拆箱子开背包了。

    外观的人们看着他们从箱子和背包中掏出一件又一件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组装起来,接着就变成了他们都认识的摄像机、照明灯、话筒收音器……

    又是一群记者!

    而且还是外国记者!

    大家大吃一惊。

    门卫也看到了,他猜不透这几个人找老常家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和他也没关系,反正只要他只需要看热闹。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而且正好他心痒难耐呢,如今就有了一个绝好的理由。

    想到这里,他冲在门卫室里玩朋友喊了一声:“老六,帮我看一下,我带这几个老外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你赶紧的吧!”屋里的人冲他挥挥手。

    门卫转过身来,对四个人做了一个“跟我走”的手势,便迈腿在前面带路了。

    在他的后面,卡洛斯。梅迪亚诺正对自己的同伴们说:“多拍拍这里的建筑、人啊……这就是常生活成长的地方。这是他的家。西班牙的观众们一定会对这些画面感兴趣的。”

    听到他的话之后,摄像师就将镜头对准了那些在夕阳光辉下的老旧建筑。

    就这么走一路拍一路,到了常胜家楼下。

    其实距离还挺远的时候,他们已经听到了这里的喧闹声,还没进楼道就看到了外面围的一群人。

    “嗨嗨!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呢?”门卫大声吆喝着。“别堵路啊!这儿有外国记者!注意素质素质!让开让开,让我们上去!”

    就这么一路吆喝着驱赶着,一行五人艰难地朝六楼爬去。

    当他们刚刚爬到五楼和六楼的楼梯转角,就听到了李玉华在大声辩驳:“我儿子不是骗子!他是货真价实的教练!”

    听到这句话的梅迪亚诺问自己身边的翻译:“那个女人再说什么?”

    “她说她儿子不是骗子。是真的教练。”翻译答道。

    一听这话,梅迪亚诺来了精神。也顾不上礼貌了,直接伸手扒开了挡在前面的两个围观群众。

    翻译也跟着一起一边往后扒人。一边喊:“让一让,让一让,我们是记者,让我们进去!”

    一听是记者,前面的人连忙让开了道。而等他们看清楚这些人的时候,才发现来着都是老外!

    纷纷大吃一惊!

    连外国人都惊动了!

    常胜这次肯定死定了,老常家这日子恐怕会更难过……

    ※※※

    当记者们发现来了几个外国记者之后也有些激动,尤其是《体育周报》的记者。他心想我们报纸的影响力已经扩展到了欧洲啊!

    真是无比荣幸!

    大家纷纷给外宾们让开了路。

    所以梅迪亚诺和他的同伴们很顺利地挤了进来。

    常向阳和李玉华看着几个外国记者,心里头咯噔一下。连外国人都找上门来了……难道真的是欺骗了他们?

    不!不对!

    我们的儿子不可能是骗子,他绝对不会骗人!

    他们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上来的几个外国人。

    马宁宁来了精神,她捅了捅旁边的妈妈,故意大声说:“瞧啊!外国人都招来了,可见表哥做的有多么过分!这些人一定是来找表哥他们麻烦的!”

    她说的这么大声,所有人都听到了,于是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眉头紧皱,有人则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就连常向阳和李玉华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他们真没想到马宁宁和常萍两个人竟然连外国记者都能找来……有这本事拿去做什么不好?非要和自己的表哥做对?

    马宁宁似乎还觉得不够劲,她又高声说:“姑爹!你还是给表哥打个电话,让他弃暗投明算了!不要再骗人了……”

    “你闭嘴!”常向阳没说话,旁边的李玉华指着她尖声叫了起来。“你表哥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这么对他?”

    马宁宁翻了个白眼,不愿意再多说什么了。

    ※※※

    在李玉华和马宁宁争执的时候,梅迪亚诺就好像根本没听到一样,他回过头去从翻译手里要来了一样东西,然后抖开来。

    大家这才发现是一件蓝色的T恤,而记者们则认出来这是一件球衣!

    之前还感到很高兴的《体育周报》记者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不好的念头来……

    只见梅迪亚诺,这个高大的外国人,突然向向常胜父母鞠躬致意,接着说:“你们二位一定就是常的父母亲了吧?我以我一个赫塔费球迷的身份感谢你们二老。匆匆而来,就用这件球衣作为礼物送给你们吧!谢谢你们!”

    说完,他将球衣送上。

    而翻译则将他的话翻了出来。

    从他开口起,楼道里就安静了下来,几乎可以听到针落地的声音了。

    当翻译说完,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些老外来不是兴师问罪,而是来感谢常向阳两口子的?!

    好像……逆转了?

    ※※※

    PS,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星期一……

    按惯例要爆发一下,求推荐票。

    这本书,我们不光要争月票,还要整推荐票,毕竟只有推荐榜才是每个星期都能出现在首页的。

    能够让这本书经常出现在首页,会带来更多的人气和订阅。

    所以这本书,我们要争一争推荐榜。

    希望大家踊跃投票!

    谢谢诸位了!

    另外月票还差十票不到就能加更了,大家努把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