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零八章 孙子!(保底第一更)

第一百零八章 孙子!(保底第一更)

    石滨接到了从国内报社打来的电话。[

    告诉他最新指示,要他再去赫塔费俱乐部实地探访一番,做一个“寻找常胜”的专题。现在全中国的媒体都在热潮这件事情,但是《体育周报》却又他们所无法比拟的优势,那就是他们已经有人在西班牙了,而不用像其他媒体那样,再临时派人去西班牙。

    实际上自从他发了稿子之后,就一直通过电话在关注着国内的进展。当他知道自己的文章引起了轰动效应之后,更是欣喜若狂。

    一个记者的追求不就是能够写出这样轰动的新闻,从而名留青史吗?

    国内那么多媒体争相报道和讨论这件事情,甚至还衍生出了“寻找常胜”这样的活动来。

    都是他的功劳!

    而且他还知道因为这事儿,《体育周报》的销量进一步看涨,刊登了他报道的那期销量已经快逼近单期两百万的成绩了。

    这是让他最高兴的,也是最得意的。

    要知道在此之前,《体育周报》发行量最大的一期是1998年四月份的一期,当时的纪录是一百五十万份!

    就在刚刚过去的2000年悉尼会上,整个奥运会期间报纸的发行量也不过才刚刚突破两百万份而已。

    而这一期,靠他的一篇文章,竟然就让报纸的发行量要超越了整个悉尼奥运会期间的发行量,更是超越了1998年的单期发行量纪录,创造出一个新纪录来!

    这都是他的成绩,看得见摸得着,到时候就是他资历上最闪光的一笔。有了这个成绩。他日后的地位肯定水涨船高,他再也不用窝在这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当一个什么《体育周报》驻西班牙记者站的光杆司令了。

    至于报社让他去赫塔费俱乐部再实地探访调查,出跟踪报道,那完全不是问题。

    只要自己报上名号来,想必对方一定会很愿意接受自己的采访——他一定不知道在国内发生了什么,这就是自己可以利用的地方。然后通过和他面对面的采访来找到更多的漏洞,以作为自己新专题报道的证据。

    虽然从马德里的北边跑到西南边的赫塔费有些麻烦,不过为了美好的未来,这么点麻烦算什么呢?

    ※※※

    这几天常胜发现训练场外面多了一些黑头发黄皮肤东方面孔的人。以前在这里,是从来看不到的,赫塔费不是什么知名球队。不像皇家马德里那样拥有大量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拥趸。训练基地外面随时充满了各种肤色,说不同语言的球迷。

    赫塔费可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因此多一个陌生面孔,在人群中都很显眼。

    不了解内情的马努埃尔。加西亚看到这之后还挺高兴的:“哈,看来球队成绩好了,也为我们争取到了一些遥远的支持者!”

    其他教练也都很开心。球队成绩好。也打出了漂亮足球,现在还有了新球迷,他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不过常胜却皱着眉头。

    他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记者,也不知道那个爆料自己是个骗子的《体育周报》记者是不是在其中。

    他们是想来寻找自己是个骗子的证据吗?

    常胜在心里哼了一声,那就随便找吧。

    自己是不是骗子,常胜很清楚,他哥哥留给他的那张国际足联的A级证书是货真价实的。后来根据他检索记忆,发现那是在德国拿到的。

    所以他压根儿不怕媒体们来查,他们可以去国际足联查询。看国际A级教练是不是有自己的名字。

    身正不怕影斜,常胜自己不是骗子,所以他完全不慌。

    ※※※

    其实常胜的猜测不错,那些黄皮肤黑头发的人里还真有记者。

    不过就一个,正是《体育周报》的记者石滨。

    石滨一直徘徊在训练场外,只等训练结束。然后自己上去亮明身份,就搞定了。

    在等待训练结束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球队的训练,从他专业的角度来看,常胜带队训练的架势倒挺像回事的,不过这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他是不是冒牌货,只要抓住一点就行了——看他有没有各国足协和足联组织颁发的国际A级教练证。

    而这件事情石滨是很清楚的,在这个时候,中国国内根本就没有一个拥有国际A级教练证的教练员!顶多就是中国足协自己颁发的A级教练证。而A级教练证根本就是中国足球自己关起门来自娱自乐的东西,是不可能得到其他足协机构承认的。这就是为什么出国踢球的中国球员还有,但是出国执教的中国教练一个都没有的原因。

    所以石滨当时也不是想当然就觉得常胜是一个骗子的,他也是有理论依据的……他不认为一个才二十八岁的中国教练能够有什么国际A级教练证。

    只要抓住这一点不放,他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训练结束之后,球员们陆续从训练场下来,然后接受记者采访,或者给球迷们签名。

    任何一家西班牙的职业足球队内都可以看到这种场面,毫不稀奇。

    石滨的眼睛却紧盯着那个中国人。

    看着他也从训练场上走下来之后,便快步迎了上去。

    当他出现在对方面前的时候,迎着他差异的眼神,石滨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说:“常先生,我可以采访你吗。”

    “中国记者?”常胜并未答应,而是反问。“你为西班牙媒体还是中国媒体工作?”

    这个问题让石滨特别爽,因为这真是最好的自我介绍的方式——比起自己直接报上名号来,在别人的询问下再说出来更能体现那种低调的骄傲……

    所以他昂着头,很自豪也很得意地说:“我是《体育周报》的记者石滨。”他甚至都没点《体育周报》在中国体育专业报纸中的地位,他相信这一点对方一定清楚。

    不过他并未从对方眼神中看出荣幸和敬畏的神色来。倒是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愤怒。

    正在他倍感疑惑的时候,他对面的常胜爆发了。

    “我**!!”

    然后莫名其妙的石滨就被常胜一把揪住了衣领。

    常胜那张愤怒的脸贴了上来:“妈的那篇报道是你小子写的。对不对?你他妈还有脸在我面前晃?你他妈还有脸来采访我?你他妈是脑子天生就残,还是以为老子好欺负啊?采访?采访你妈逼!信不信老子把你揍得半身不遂?贱人!要不是不想让外国人看中国人笑话,老子现在就把你阉了!你还想来采访我?你是侮辱我智商还是侮辱我人格啊?给老子滚!老子不接受什么狗屁《体育周报》的采访!”

    说完,常胜一把将对方推了出去。

    石滨被骂蒙了,直到他被常胜推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才回过神来了——这小子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那一瞬间,他面对对方,就有了退缩之意。

    不过他很快也反应了过来——我干嘛要怕一个该死的骗子?

    于是他从地上爬起来,起身的过程扯到了自己的屁股肌肉,痛的痛呲牙咧嘴。被直接推倒在地上,双手也没缓冲一下。屁股结结实实就摔在了坚硬的水泥地面上。不痛就见鬼了。

    起身之后他指着常胜大喝:“你竟然敢粗暴拒绝一个记者的正常采访?”

    “老子连西班牙记者都封杀了,还怕你?”常胜不屑地哼道。

    “身为骗子竟然如此猖狂……”

    “你才骗子!你全家都骗子!你全家祖宗十八代都是骗子!”常胜确定了这个人就是说自己是骗子的记者了,那篇文章肯定就是出自此人之手!

    “你叫嚣吧!你猖狂吧!你猖狂不了多久了!我会向赫塔费俱乐部举报你!”

    常胜朝着他的脚啐了一口:“有本事你去啊!不去你是我孙子!”他竖起了中指。

    “行!行!这是你说的!骗子还这么嚣张,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没有公理与正义了!”

    “别在这儿瞎哔哔,有本事你就去吧!现在从我眼前滚开。信不信我真揍你啊?”常胜扬起了拳头。

    石滨最终瘸着腿落荒而逃。

    当然临走也没忘记撂句狠话:“你等着,骗子!”

    “我当然等着了,孙子!”

    常胜和石滨的争执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所以他们一直都在围观,不过因为听不懂中国话,所以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但看起来不像是朋友之间的交流。

    等石滨走了,马努埃尔。加西亚马上凑上来问发生了什么。

    “我孙子。”常胜答道。

    “你孙子?”

    “嗯,我孙子。”

    “呃……”马努埃尔。加西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晚上六点过的家属大院门口。热闹非凡。从厂区下班回家的工人们,在外上学返家的学生们,是主力人潮。大门口两侧则挤满了各种三轮车,兜售着卤制熟食、馒头包子花卷。还有菜摊子和肉摊子,俨然就是一副临时形成的菜市场。

    那些忙于工作,一下班就急匆匆往家里赶得工人们往往会选择在这里随便买点并不新鲜。但是价格便宜的菜,回家做晚饭。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家属大院门口往往就是最热闹,也是最拥堵的时候。

    不过今天,情况有些不一样。

    一大群人突然从外面走了过来,他们有些人挂着相机,有些人扛着摄像机,还有人举着话筒,打着灯光……跟在两个女人后面,就这么走了上来。

    他们显然不是下班的工人,也不是来买菜的市民。

    他们就这样一口气杀到了大门口,然后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

    尽职的门卫冲了上来:“唉,你们!哪个单位的?”

    领头的常萍哼了一声:“我回自己家!”

    一看是熟人,门卫愣了一下,随后指着她身后的人问:“那他们呢?”

    “记者!”旁边的马宁宁一把推开了挡在身前的门卫,母女俩不再理会门卫,以及那些看热闹的人群,就这么带着一群兴奋的记者们杀进了家属大院。

    被推到一边的门卫愣愣地看着这群气势汹汹的人,然后他反应了过来。

    这群人是要去找李玉华和常向阳两口子啊!

    是冲着他们儿子的事情来的吧?

    反应过来的可不止只是一个门卫,还有那些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们。

    中国人总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

    于是大家菜也不买了,价也不砍了,纷纷放下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事情,或者打算做的事情,跟在这么一群气势汹汹的记者后面,朝着那个大家都知道的地方涌过去。

    十五栋三单元六楼二号。

    那是常胜的家。

    ※※※

    PS,标题请用这个发音——Sun_Zei!Zei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