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六十一章 酒吧里的女孩(即将上架)

第六十一章 酒吧里的女孩(即将上架)

    常胜没有选择在赫塔菲的酒吧玩。[]

    要去玩自然就要去繁华的地方了。

    和马德里城区比起来,赫塔费简直就像是个乡下地方。

    西班牙各地都有很多酒吧。

    和普通人所理解的不一样,西班牙的酒吧更像是餐厅,这里不仅提供饮酒饮料,也提供午餐和晚餐服务。所以就把几乎就是西班牙人生活的重要场所,算是第二个家了,大部分西班牙人的休闲时光都是在酒吧里坐过去的,一支啤酒、一杯咖啡或者一杯茶就能消磨掉他们不少的时间。

    但这不是常胜要去的酒吧,更贴近西班牙普通民众的生活。

    却不适合常胜这个想要尽情宣泄自己压力的人。

    从他开始进入青年队开始,压力就开始伴随着他,并且日渐累计,他和戈尔卡的对抗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随后他在青年队执教上了轨道之后,压力稍轻。

    当他成为了一线队主教练之后,压力就比他在青年队的时候更大了。

    虽然一线队生涯只有短短的两个月,可常胜去觉得仿佛经历了一整个赛季一样。

    保级的压力在赛季末期往往更加巨大和疯狂。

    他等于是把前任积累起来的压力全都一个人扛了起来。

    常胜是人类,不是超人,所以压力大了,也需要发泄。

    只是在球队的时候,他没办法酣畅淋漓地发泄出来。因为他不能够让他的同时和球员们,以及他的第人们看到他软弱的一面。他要向所有人展示一个“不惧怕任何压力和挑战”的形象,这样他们才会对自己有信心,而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们也将无机可趁。

    事实证明了他这么做是对的。

    他用一系列强硬的手段宣告自己的权威,也将球队内部的不和谐全都压了下去。

    如果他压不住的话,那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敌人们会毫不犹豫地分食他的尸体,将他啃得连骨头架子都不剩。

    如今虽然他闯过来了,压力却并未完全消除。

    因此他得去一个能够让他宣泄心中压力的地方。

    那种温馨的小酒馆并不适合。

    他要疯狂一把。

    所以他最终去的是一家非常年轻现代的迪斯科酒吧。

    那里不提供正餐,只提供一些下酒菜和各种烈酒,有一个巨大的舞池,可以让年轻人们在里面尽情摇摆。

    当然也不会有人傻到来这里吃正餐……

    这里都是叛逆的青年,喜欢玩闹的年轻人,他们衣着暴露,头发五颜六色,喝多了之后,醉眼朦胧地在舞池中群魔乱舞。

    常胜坐在舞池边的一个卡座上,桌子前摆满了酒瓶子——这都是他点的。[~]既然要放纵,要彻底排解压力,自然要疯狂一点咯。扭扭捏捏拿着一杯啤酒酌上半天的还是去那些小酒馆吧……

    常胜他已经喝掉这其中的三分之一了。

    他也不去舞池跳舞,就只是喝酒喝酒喝酒。搞的周围都没有人敢上来坐她哪儿了。一开始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来这里搭讪,都被常胜往死里喝酒的气势吓跑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要把自己喝死在酒吧呢。

    实际上常胜是在求醉。

    大醉一场,然后第二天就衣锦还乡!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一个清亮稚嫩的声音大叫:“婊子养的!”

    随后这声音就被淹没在了风暴一样的怒骂声中。

    接着是肢体的碰撞声,常胜好像还听到了一声脆响——那应该是耳光抽在了某人的脸上。

    不过他头也没回。

    这样的事情,在他坐在这里的一个小时里已经发生了两起,大家喝多了又情绪亢奋,发生口角,然后最终打起来,再正常不过了。

    反正和他也没关系,他才懒的管闲事呢。尽管这打闹声越来越大,离他越来越近。

    他继续喝酒,端起一支酒瓶就打算吹的时候,突然一个女孩子摔倒在他的卡座面前。

    与此同时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出几个男女,穿着打扮都透着一股非主流的味道。

    其中一个女孩子白皙的脸就算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可以看到一个巴掌印……

    那个挨了打的女孩子恶狠狠地瞪着坐在地上的女孩子:“妈的,小婊子!你要为此付出代价!”她咆哮着。仿佛生怕周围的人看不到她被打了一耳光一样,她这么做的时候还指着自己的脸。

    于是大家都看到了那个红红的巴掌印……

    摔倒在地的女孩子从地上缓缓爬起来,不屑地说:“打不过我就叫人,没种就别对我摆架子!婊子养的!”

    常胜眼前一亮——正是那个清亮稚嫩的声音。

    虽然对方背对着他,看不出她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这声音倒是挺好听的,甜甜的声音说着粗口也别有一番风味。

    就是头上红黄色的头发看起来也很非主流。

    对方被她一句话就刺激地尖叫起来,重新扑了上来,想把这个女孩子按倒在地。

    不过她反而被彪悍的女孩反扑在地,然后两个女孩子就在地上厮打起来。抓头发、撕衣服,尖叫连连,粗口不断,引得围观无数。

    看到自己的同伴没占到上风,后面两个男孩子冲了上来,想要帮那个正被红黄发色的女孩子压在身下胖揍的同伴。

    其中一个已经抓到了女孩子的头发,把她努力往上拖,另外一个则想去扇她的耳光。[~]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被一人从背后踹翻在地。

    “两个女孩子打架那是公平决斗,你们两个去就犯规了。”

    常胜收回自己的腿,然后站在了还抓着女孩子头发的男孩子前面。

    “松开你的手,小混蛋。”他冷冷地盯着对方说,还活动了活动脖颈。

    然后嘭的一声,有东西在他的脸边炸开,他感到脸颊好像被划破了。

    回头看,是另外一个非主流女孩,手里正拿着一瓶只剩下瓶颈的酒瓶。

    剩下的那部分已经拍碎在了他的肩头。

    对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失手了,没有砸中头,而是砸中了肩膀。

    一时间就有些愣。

    常胜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肩膀的痛楚,他咬着牙说:“别以为我他妈不敢揍女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常胜踹翻的男孩子也爬了起来,然后咆哮着扑了过来,拖住了常胜。

    与此同时被抓着头发的女孩子趁大家都在愣神的时候,猛地挣脱了对方的手,然后向地上的女孩子扑去。

    混战开始了……

    ※※※

    当保安赶过来的时候,红黄头发的女孩子正骑在那个挨了她一巴掌的女孩子身上,继续抽巴掌。对方只能够用双手拼命护住脸,不断扭头躲闪着,还发出了各种容易让人想歪的尖叫。

    而常胜一挑二还不处于下风,刚刚踹翻了一个男孩,又打算一拳朝另外一个男孩子的肚子上砸去。

    然后保安就赶过来了,大喝:“都给我住手!住手!”

    听到有救星来了,正在被打得女孩子大喊:“快住手!住手!”

    红黄色头发的女孩子,果然听话的住手了。

    那个女孩子连忙松开挡在脸前的双手,但就在这个时候,高高在上的对方却一口口水吐在了她猝不及防的脸上……她又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尖叫声中常胜也高举双手,示意自己确实是住手了,不过与此同时,他一脚踹在了那名男孩子的小腿上,差点将对方踹跪了。

    见自己都大喊住手了,这两个人竟然还动手,保安怒喝:“都说了住手!”

    常胜举起双臂,就像是球员在球场上向主裁判表示无辜一样:“我没用手。”

    那个红黄色头发的女孩子饶有兴趣地看了常胜一眼,然后从还在尖叫的女孩子身上站起来,也说:“我用的是嘴。”

    “见他妈鬼!别在我面前玩这种文字游戏!”保安大怒。

    女孩子却一脸不屑地冲他竖中指:“有本事你把我们扔出去啊,白痴!”

    ※※※

    “滚!这里不欢迎你们!”

    酒吧的大门被打开,常胜和那名女孩子被两名身高马大的保安推了出来,摔倒在外面的人行道上,将外面那些路过的行人吓了一跳。

    女孩子躺在地上还冲酒吧大门吐口水:“呸!谁稀罕来一样!”

    常胜想要撑着坐起来,不过受了伤的左肩用不了力,最后他只能用右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然后低声骂了一句:“妈的……”

    街头打架经验丰富的他应付这种场面其实很轻松。他全身上下最重的伤应该就是被那个女孩子偷袭用酒瓶子砸中的左肩了。

    还好那女孩子用的是啤酒,如果换成威士忌酒瓶,说不定就不是这么轻的伤了……

    让他不爽的是自己不想管闲事的,但是最后还是管了,而且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他当时只是因为看不惯一群人欺负一个小女孩,才出手的。没想到最后越打越大,把保安都给招来了。

    当然,其实他也打嗨了……

    不过被人灰溜溜地赶出来还是不符合他的美学的……

    这让他想到了自己在皇家马德里和马德里竞技的遭遇。

    旁边的女孩子终于不骂了,她扭过头来看着常胜,老气横秋地说:“谢谢你了,大叔!”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拍了拍自己那刚刚好遮住屁股的小热裤上的灰。

    “没那么老!”常胜听到这个称呼就没好气。“不许叫我大叔!”他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女孩子说的是英语,让常胜有些奇怪的是,他听得懂,并且会说。他以前考个英语四六级都要抓掉很多头发,所以看样子这是他哥哥留给他的“遗产”之一了……反正他去过很多地方,会一些乱七八糟的语言也没什么了。

    “可你看起来很老,大叔!”女孩子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一样在常胜的心上划拉着。

    他不过就是在天天带队训练,风吹日晒雨淋的,看起来皮肤不太好,有些黑吗?但这能怪他吗?西班牙的太阳也太他妈毒了……

    “妈的,我才二十八岁!”常胜口气很不好,粗口都出来了。

    不过对方也不介意,似乎很习以为常一样。

    女孩子愣了一下,随后说道:“那对于我来说,也是大叔了!”

    常胜这才上下打量起他拔刀相助的女孩子来。

    借着酒吧招牌上的霓虹灯和远处的路灯,他才看清楚了一点。

    在他面前的女孩子一张五官精致的面孔,眉毛细挑,一双大眼睛顶着浓浓的黑眼圈,也不知道是刚才被人揍的还是没睡好,鼻梁挺拔,最有特色的是嘴唇,抿着的时候两个嘴角自然上翘,就好像在不屑地嘲笑着什么一样。

    不过脸上皮肤的颜色已经基本上看不出来了,因为刚刚打过架的缘故,脸上脏兮兮的。

    金色的头发上染了一片红色,现在乱的像鸡窝。

    上身是一件几乎被撕成了破布条的白色T恤,隐约可以看到黑色的贴身小背心和平坦的胸部。

    脖子上挂了一条黑色的领带,看起来不伦不类的。

    下身是一条刚刚好把自己屁股遮住的牛仔热裤。看到这条短裤常胜的第一反应就是“齐B小短裙………不过这裤子还没有那么夸张。

    再往下是光溜溜的大腿和小腿,脚上穿着一双匡威的帆布鞋,还有两只黑白条纹的短袜从鞋子里刚刚露出了个头。

    ※※※

    在常胜大量女孩子的时候,女孩子也在打量他。

    让她刚到意外的是,出手帮助他的人竟然是一个东方人。

    黄皮肤黑头发,身材不算太高,不过对她来说倒是刚刚好了,因为她自己也不高。

    穿着普通,简单的T恤和简单的牛仔裤,还有一双运动鞋,看起来毫无特殊之处。

    如果这个人和自己是在人群中相遇的话,她一定不会对他留下任何印象。

    可是现在不同了。

    他们是并肩战斗的战友,而且在自己面临不利局面的时候,是这个人主动站了出来,帮了自己。

    说老实话,虽然那个时候她的嘴巴很硬,可心里也有点没底。对方毕竟人多势众,自己只有一个人……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人站了出来,一脚先踹飞了其中一个男的,救了她。

    就冲着这一点,自己也要牢牢将他的脸记住,哪怕再普通,对于她来说,也不普通了。

    ※※※

    互相打量结束,常胜问:“你多大?”

    “问女士的年龄可是很没有礼貌的,大叔。”女孩子皱起了小鼻子。

    常胜才不管那一套呢:“你是女士吗?”他斜眼视对方。

    “好吧,十五岁。”女孩子翻了个白眼。

    常胜吃了一惊,他猜到眼前这个女孩子会很年轻,但却没想过会这么年轻……十五岁!这都未成年吧!

    “未成年能进酒吧去?”他问道。西班牙规定未成年是不允许去酒吧的。

    “我看来像是未成年的样子?”女孩子在他面前张开双臂,转了个圈。

    常胜不得不承认:“还真看不出来。”

    女孩子挺得意的。

    笑起来很好看。

    常胜稍稍有些失神。

    她的穿着化妆都看起来像是二十岁的女孩子了,只有在她笑起来的时候才能让人看到十五岁少女天真烂漫的那一面。

    ※※※

    PS,大家猜猜女孩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