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四十七章 暴君(求推荐!)

第四十七章 暴君(求推荐!)

    在今天的赫塔费更衣室里,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当塞古拉和皮内达等人结伴走进更衣室,准备开始一天训练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却是怒气冲冲盯着他们的**维奇等人。

    “维克托!”球队的十号,**维奇看到正谈笑风生的塞古拉吼道。

    塞古拉抬头看到**维奇,愣了一下,随后笑着问:“怎么了,巴拉迪?”

    “报纸上的那些东西是你们捅出去的,对吧!”**维奇瞪着他的队友问。

    **维奇知道塞古拉等人对常胜有意见,不过他从没在更衣室里掺合过这种事情。毕竟大家还是队友,他们对主教练有意见,又没对自己有意见,没必要把关系搞的那么僵。

    但是现在,**维奇难掩自己内心的怒火。

    昨天他接到了好几个熟识的记者打电话过来问他有关内讧的事情。

    他才知道这事儿竟然被媒体们知道了,而且还是影响力颇大的《马卡》报。

    这种事情一直都是球队的内部事务,所有人都有这个觉悟——不管内部有什么矛盾,要么就在更衣室里解决了,要么除了更衣室就不许提了,一个字都不许提。

    虽然从来没有人明确说过,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这就是不成文的潜规则。

    更衣室是神圣的,是最不能容忍媒体窥伺的。

    塞古拉他们和常胜的矛盾,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得上是更衣室内的战争,虽然大部分较量是发生在训练场上的。

    所以之前塞古拉等人一直都没有把这种矛盾捅出去——只要没人捅出去,那么想被记者们觉察到就很难。实际上很多的内部矛盾都是因为直接公开化了,才被外界知道的。

    **维奇也认为这是塞古拉他们懂规矩的表现,自然也就不愿意在这事情上说什么。

    哪想到这事儿竟然还是被他们给捅了出去!

    什么?

    要问为什么**维奇为什么不怀疑这事儿是常胜捅出去的?

    因为**维奇很清楚他们的主教练和媒体之间的关系——他都直接封杀媒体了,他还会跑去找媒体爆料?而且找的还是一直就看他不顺眼的《马卡》报?以他这段时间对常胜的了解,他不认为自己的主教练会有这么下贱。

    所以这事儿只能是塞古拉那群人搞出来的。

    面对**维奇的质问,塞古拉脸上都笑容也僵硬了。

    这事儿当然就是他们捅出去的,而且他们很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会对球队的保级产生不良影响。

    所以现在面对**维奇的质问,塞古拉有些尴尬。

    还是旁边的皮内达反应快:“没有的事儿,巴拉迪!我们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那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他们的!”**维奇将一份昨天的《马卡》报摔在了他们面前。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马卡》报的封面上。

    在封面图片的左边是一则标题:“赫塔费:堡垒从内部崩溃!”

    不用再翻去具体版面看内容了,只看这个标题就知道说的是什么。

    塞古拉和皮内达等人抬起头来,看着他们眼前的众队友。

    他们和**维奇一样,看向自己的眼神可不是很友善。

    虽然他们和常胜闹翻了,但是在更衣室里,球员们之间到并没有那么多直接冲突。就算是何塞·帕萨雷拉和卡洛斯·坎波,因为有**维奇在,大家也都井水不犯河水的。

    像这种直接将他们的想法表露在脸上,这还是第一次。

    他们在厌恶塞古拉和皮内达等人。

    “你们不会想告诉我们,其实这是媒体自己编出来的吧?”**维奇讥讽道。

    塞古拉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耸耸肩,故作轻松:“谁知道呢?说不定真是呢。说不定还是常自己告诉媒体的呢……”

    他没说完,因为他发现**维奇在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而且和**维奇一样的还有很多人。

    “你少他妈胡说八道!”人群中响起了一个少年响亮的骂声。

    随着骂声,何塞·帕萨雷拉从队友们中走出来,他双眼喷着怒火,死死盯着塞古拉。

    “小子你嘴巴干净点!”塞古拉对上**维奇或许还有点顾及**维奇在球队内的地位,但是碰上了C队来的何塞·帕萨雷拉,他可就能摆摆自己“前辈”的架子了。而且他对何塞·帕萨雷拉更狠一些,因为何塞·帕萨雷拉是个中后卫!本来塞古拉才是主力的,现在都主力确实何塞·帕萨雷拉。塞古拉一直认为是这小子抢了自己的位置——如果不是这小子表现出色,常胜怎么肯明目张胆将自己放到看台上去呢?

    在一线队里,何塞·帕萨雷拉不是一个惹是生非的人,他也不想要卡洛斯·坎波那么跳,所以塞古拉以为帕萨雷拉会比较好欺负一些。

    哪想到面对他的喝斥,帕萨雷拉是寸步不让,态度强硬。

    “这里谁都知道你们打算离开球队,所以赫塔费是否保级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以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可以让球队受到影响,最终保级失败。但你们只是在做梦!”何塞·帕萨雷拉一针见血,开口就戳到了塞古拉等人的心窝子。“赫塔费一定能够成功保级!”

    **维奇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站在他的身边,然后不发一言地看着塞古拉等人。

    卡洛斯·坎波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塞古拉说:“要打架吗?我和何塞可不怕!”

    然后他也站在了何塞·帕萨雷拉的身边。

    其他的队友们虽然都没有站上来,但是他们也用眼神表达了他们的意思——他们同意这个年轻人所说的话,他们愿意和这个年轻人站在一起。

    何塞·帕萨雷拉用他在球场上的表现和训练场上的态度,早就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喜爱。

    看到这一幕的塞古拉脸色顿时就不好看起来。

    他突然意识到,他们这人不仅被常胜给排除在了球队之外,如今也被这些队友们给孤立了起来。

    这支球队……看样子真的是没必要再待下去了!

    ※※※

    最终双方并没有直接撕破脸,塞古拉等人在众人的怒视下,选择了沉默。

    其实就是默认。

    他们默默地更换衣服,然后就迅速离开了更衣室。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更衣室的气氛让他们倍感煎熬。在里面还是少呆为妙。

    当他们离开之后,何塞·帕萨雷拉找到了好朋友卡洛斯·坎波。

    “那些记者还有塞古拉他们这么对待老大是不公平的!但是老大现在又不愿意面对媒体,所以他没办法为自己变化,我们应该帮他辩护。”他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坎波反问道:“你打算怎么做?跑去给记者说老大他没有造成内讧,老大他不是暴君?谁信你啊!”

    “我当然不会去找记者了,我想好了,我要在一个他们记者阻止不了的场合表达对老大的支持。”

    “什么地方?”

    “球场上!”

    “你要做什么?”

    “我要用进球来表达对老大的支持!”何塞·帕萨雷拉说得斩钉截铁。

    卡洛斯·坎波却目瞪口呆。

    ※※※

    塞古拉他们以为被队友们在更衣室里孤立,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他们只需要忍耐忍耐再忍耐,捱到赛季结束,就可以逃离这该死的地方了。

    哪想到当一天的训练开始之后,常胜却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在训练开始前,常胜站在球队面前,开始挨个点名。

    那些被他叫到名字的全都是“乱党”成员。

    念完名字之后。

    他说道:“刚才被我点到名字的人……从现在开始,你们去B队报道,跟B队一起训练。我对于赫塔菲B队在未来几年内,能拥有你们这么高水平的球员感到兴奋.”

    当听到常胜这么说之后,那些人如遭雷劈。

    他们没想到常胜的报复来得如此之快!而且如此狠!

    竟然不等赛季结束,就把他们全都打入了冷宫!

    西班牙的B队其实就是其他国家联赛中的“预备队”。

    被打入预备队那是什么意思,大家心里头都再清楚不过了。

    这是惩罚。对他们泄漏了球队内部秘密的惩罚。

    如果只是打入B队那么简单倒也罢了,关键在于他的最后一句“我对于赫塔菲B队在未来几年内能拥有你们这么高水平的球员感到兴奋”,那是什么意思?脑子不傻的人都听得出来!他这是要在未来几年里都将他们按在B队了!

    这真是……太狠了!他们大多数都是这个赛季才从其他球队转会来到和赫塔费的,合同最少签的都是三年。比如塞古拉和皮内达,塞古拉的合同签的就是三年,而皮内达更惨,他是四年。

    之前长约对于他们来说是梦寐以求的,如今则变成了他们的噩梦……如果他们真的被强留在B队待到合同结束,那他们也早就废了……

    其他那些球员们冷眼看着呆若木鸡的塞古拉以及他的同伴们,没有任何同情的表情。

    在球队保级如此关键的时刻,这些人为去了一己私利,而将球队内部的事情捅给了新闻媒体,完全不顾这么做会给球队的保级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如果球队最终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而降级,这些人肯定会恨死他们的。

    就连鲁迪·冈萨雷斯都没有为这些球员的下场感到惊讶和不平。

    他低着头,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但是他这次没有出来和常胜做对。

    “为……为什么!”意识到这个惩罚有多狠毒的塞古拉大声抗议起来,他从没想过和主教练做对竟然会招致如此残酷的报复!球员和主教练闹矛盾也不是没有过,哪有这么狠的主教练啊!

    “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常胜一脸冷酷地说。

    “不……你不能这么对待我们!”

    “需要我再提醒你们一次吗?”常胜突然笑了起来,“现在,老子才是这里的主教练!”

    垂死挣扎的塞古拉顿时萎靡了下去。

    是啊,这真是一个残酷冰冷的现实——如今这里管事儿的人是眼前这个让人生厌的家伙。

    而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看到这一幕的卡洛斯·坎波碰了碰他身边的何塞·帕萨雷拉:“为啥我觉得那些该死的记者们终于说对了一次呢?老大真的是一个‘暴君’啊……”

    何塞·帕萨雷拉却摇头说:“对于敌人来说,是暴君。对于我来说,是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