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二十三章 邻居们(为诸神承诺盟主贺)

第二十三章 邻居们(为诸神承诺盟主贺)

    PS,谢谢诸神的盟主,加更送上!

    另外,上一章不知道为什么审核了,找了编辑,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可以正常阅读,如果还没有看到上一章内容的朋友,现在可以去看了。

    给大家添麻烦了,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

    这天晚上,赫塔费大大小小的酒吧里,响起了久违的歌声和欢笑声。

    酒吧里的生意也比平时要好上不少。

    酒吧老板们喜上眉梢,纷纷希望赫塔费每个周末都能赢球。

    不过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奢望。

    这场比赛能赢已经算是运气很好了。难道还指望赫塔费每个周末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要知道这可是在落后两个球的情况下连追三球的大逆转啊!

    这样的比赛一支球队在一个赛季能够出现几次?

    有一次就很不错了,还期待更多那真是奢望!

    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大家都抱着这样的心态在比赛当晚狂欢至深夜。

    最起码这样就算他们降级了,这个赛季对于他们来说也并非是一无是处得了,他们还可以为这场比赛骄傲——我们可是在埃尔·萨达尔球场击败了联赛第一奥萨苏纳的!

    ※※※

    第二天出版的所有体育报纸上,在西乙的板块,都有这么一个醒目的标题。

    “我是来这里带走胜利的。”

    只是配发的照片不一样,有媒体用的就是常胜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的一脸**样。

    还有媒体配的是赫塔费打进第三个球,全队狂欢的场景。

    但不管他们的配图是什么,常胜在赛前的这句话都成大家最关注的。

    因为他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又说了一遍。在人家的主场赢了球,还要说上两遍,这不是在奥萨苏纳的伤口上撒盐吗?

    真是嚣张至极!

    对于这场比赛媒体们花很大的篇幅只报道最后十五分钟。

    因为前期十五分钟真是毫无噱头可言,就是普通的比赛而已。从比赛过程到比分都普通无比。

    真正的比赛是从第七十五分钟,常胜换上卡洛斯·坎波开始的。

    “……一场比赛,将两个新人菜鸟推到了众人的面前。来自中国的年轻教练常从赛前新闻发布会开始,就给我们不断制造话题……他声称来埃尔·萨达尔球场就是为了胜利的,引起了诸多嘲笑……不过当比赛结束之后,嘲笑他的声音都没了。于是他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宣布他就是来取得胜利的,并且他做到了。当时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啊了——当然,尴尬的不是他,而是记者们……”

    “卡洛斯·阿尔贝托·坎波·巴斯托斯,在这场比赛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十八岁少年,此前从来没有过代表一线队打比赛的经历——连热身赛和友谊赛都没有踢过。穿着在一线队象征着边缘替补的大号码球衣。当他上场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嘲笑那位中国教练已经放弃了这场比赛。但是五分钟之后,他让所有人见识了他的作用,又过了三分钟,他证明了自己刚才可不是走的狗屎运……我已经可预见了,一个少年新星正在赫塔费冉冉升起!”

    “现在我要向大家重新介绍一下赫塔费的新任主教练,年仅二十八岁,来自中国的……胜常!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我们应该叫他‘常胜’才更准确。就是这么一个从来没有执教过一线队打过职业联赛的新人教练,却带领赫塔费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度任务!”

    常胜说的对,他根本不用在就职的新闻发布会上做自我介绍,媒体们已经在给他宣传了。

    他的照片一夜之间传遍了大半个西班牙——之所以是大半个西班牙,是因为西乙联赛的影响力毕竟不如西甲联赛。

    他带队打的是乙级联赛,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和国籍,他自然受到了最广泛的关注。

    一个中国教练,能够取得什么成功?

    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因此他的第一场比赛才这么引人注目。

    ※※※

    比赛的第二天,是假期,球队不用训练,而常胜自然也不用去上班。

    他去公寓楼下的报箱里取订阅的报纸。

    他想看看媒体们是怎么说他的。

    人嘛,总是有虚荣心的。他之前和媒体做对,只是因为媒体没说好话——谁会给骂自己的人好脸色看呢?

    而现在他想看看媒体要怎么夸奖他。

    他很享受这种征服的快感。

    刚刚拿到报纸,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常!”

    回头一看,是住在同一幢公寓楼里的街坊邻居哈维尔·卡莫纳·贝拉斯科,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和一家人租住在这间公寓里。他们一家常胜都见过的,他有一个漂亮的女儿,才十岁,和她妈妈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干得漂亮,常!”哈维尔·卡莫纳向常胜竖起了大拇指。

    常胜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也回以灿烂的笑容,但是一点都不谦虚。“谢谢,哈维尔。你也看昨天的比赛了?”

    “那当然!说老实话,我只是想着支持邻居,可没想到会看到那么精彩的一场比赛!我们已经七轮联赛没赢过球了,没想到这次竟然能够击败奥萨苏纳!”哈维尔显得很激动。

    虽然对于其他地方的人来说,常胜还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可是在赫塔费地区,常胜可早就是一个名人了。

    要知道当初他和戈尔卡做对的时候,经过当地媒体的宣传,他早就人尽皆知了。只不过那个时候赫塔费球迷们对他的观感可不怎么样。

    后来他成功带领青年队击败了戈尔卡,又把青年队带的有了起色,常胜才逐步扭转了他在赫塔费球迷们心目中的形象。

    在这幢公寓楼里,或许是常胜在球迷当中最早的一批支持者了。

    因为他们是邻居。

    两个人正说着呢,一个胖胖的大婶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手里提着菜篮子,看样子是打算去菜市场转转。

    常胜向她打招呼:“早上好啊,玛利亚大婶。”

    胖大婶常胜之后,笑的眼睛都成一条缝了:“常!真巧,我刚才还去敲你的房门呢!”

    常胜觉得意外:“有什么事情吗,玛利亚大婶?”

    “没,你晚上有空吗?”

    常胜还没回答呢,旁边的哈维尔·卡莫纳就抢先回答道:“他当然有空啊,玛利亚!你不知道常是单身吗?快三十岁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哪天晚上你见他出去过?”

    玛利亚大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把这个给忘了……那就行了,常,晚上哪儿都不许去,等我到时候叫你!”

    “什么事儿啊,玛利亚大婶?”常胜一头雾水。

    胖大婶冲他笑:“请你吃饭!我们家老头子和小子都要感谢你呢!你知道他们昨天看比赛直播的时候有多兴奋吗?”

    住在这幢距离赫塔费俱乐部仅一街之隔的公寓楼的人,基本上都是和赫塔费俱乐部的会员,也就是球迷,还是特别忠诚的那种。

    听到玛利亚大婶的话之后,常胜笑了起来——他几乎可以想象格兰德大叔和他的儿子小格兰德在电视机前手舞足蹈的样子了。

    “所以你到时候一定要来啊!”玛利亚点点常胜,就准备出去买菜。

    不过这个时候哈维尔·卡莫纳腆着脸凑了上来:“我也想去啊,玛利亚!大家这么多年的邻居,你不能只请常吧?”

    “咦,有人要请客?”一个头戴大盖帽,穿着看门人制服的黑人老头子从公寓的门房里走了出来,他两鬓的须发皆白。“哈,亲爱的玛利亚,这种热闹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看到这位黑人老头,玛利亚翻了白眼:“我就知道是你,莱蒙……”

    黑人老头却冲她笑着:“我这可是为了常啊!”他一咧开嘴,就是一口白晃晃的牙齿很吸引人眼球。“为庆祝他胜利的派对,人太少可不够热闹哦!”

    “喂,莱蒙!”玛利亚大婶双手叉腰,把眼睛一瞪:“谁说要开……”

    “玛利亚大婶,其实就不如开个派对好了……”说话间,一个人从楼梯转角后转了出来,是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还打着领带,一看就特别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稍稍有些谢顶。

    “丹尼尔,你可不是喜欢凑热闹敌人啊!”玛利亚大婶看着从楼上下来的中年眼镜男。

    “别着急,玛利亚大婶。”丹尼尔笑着说,“听我给你分析分析嘛……首先呢,常是我们的邻居,我们应该为他们的成功感到高兴。其次,这是常带领球队打得第一场比赛,就取得了胜利,可喜可贺。第三,常为赫塔费的保级开了一个好头,大家都是赫塔费的球迷,谁希望球队降级呢?所以综合这三点因素来看,我认为不如就直接搞一个派对好了……当然,我们也不会只累你一个人的,玛利亚大婶。我妻子也会来帮忙……”

    “开派对?好主意!”一对穿着时尚的年轻人从楼上走下来,男的帅气,女的性感美丽。

    这是和常胜一起住在最顶层的一对情侣。男的叫克里斯蒂安·莫拉·德科斯,女的叫莫莉亚·维拉·科罗纳·迪奥尼。

    他们才搬到这幢公寓一年,和那些动辄就在这里住了五六年的住客们来说,算是新人了。

    克里斯蒂安·莫拉·德科斯听到要开派对显得很兴奋,“开派对好啊!我就说常的首胜应该好好庆祝一下!不如我提供场所吧?我的房间比较大,最适合开派对了!”

    莫莉亚·科罗纳也对众人嫣然一笑:“是的,我们最喜欢热闹了,不怕人多麻烦什么得。而且我们也可以帮忙!”

    “你瞧,玛利亚大婶。”门房先生莱蒙·马尚·维达尔摊开双手,对玛利亚大婶笑嘻嘻地说。

    “嗨呀,派对就派对了!”玛利亚倒也是一个豪爽性子,见这么多人都同意,就很干脆地挥了挥手:“那就这样,我去准备食材了!”说完她就向大门走去,门一推便消失了。

    “晚上几点啊,玛利亚大婶!”身后有人在喊。

    门外传来她远去的声音:“八点半开始!”

    戴金丝眼镜的中年谢顶男丹尼尔·桑·罗曼对大家说:“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大家就去准备一下吧。”

    克里斯蒂安·莫拉拉着自己的女友说:“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来布置一下。”

    哈维尔·卡莫纳拍拍手:“我回家去通知卡姗,让她准备几个拿手的菜!”

    门房莱蒙也拍着胸脯说:“我那儿有一瓶菲诺赫雷斯酒(即菲诺雪利酒),到时候我给你们拿来!”

    既然要为派对而准备,大家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忙。

    所以很快这小小的大堂就没什么人了。

    最后就只剩下了常胜和门房莱蒙。

    在一群语速极快的西班牙人讨论事情的时候,常胜根本就插不进嘴去,这没一会儿功夫,大家就都帮他安排好了。

    莱蒙拍了拍常胜的肩膀:“昨天的比赛我也看了,常。说老实话啊……前七十五分钟我可是一刻不停地在骂你呢……所以刚才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出来见你……”

    常胜听到莱蒙这么说就笑了起来。

    “不过我得说,最后那十五分钟,是我这个赛季所见到的最精彩的十五分钟!那瓶赫雷斯酒我放了六年多,一直没舍得喝,就是为了等它成熟……现在,我想终于到了可以贡献出来的时候了!”

    常胜却笑道:“有点早啊,莱蒙。”

    “啊?早?早什么?”莱蒙不明白常胜为什么这么说。

    “你现在就把这么一瓶好酒拿出来的话……等我们保级了你又该拿什么庆祝了呢?”

    莱蒙愣了一下,随后他问:“你小子别骗我,常。我们真能保级?”

    “我赛前还说了一定要在客场取得胜利呢,你瞧我做到没?”常胜笑的很有自信。“我说到做到,莱蒙。”

    听到常胜的话之后,莱蒙大喜:“那太好了!”

    “所以你的酒啊,还是……”

    没想到莱蒙打断了常胜的话:“没事儿!我还有一瓶更好的赫雷斯酒!马上就要完全成熟了!到时候就贡献出来!”

    看着这个兴高采烈又有颇有些普通人狡黠的黑人老头子,常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的心里却非常温暖。

    因为今天早上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幕幕,听到的每一句话。

    都让他感觉到了温暖。

    从他穿越过来之后,他见到了很多次对他的歧视和不屑,从皇家马德里到马德里竞技。就算是来到了赫塔费这个小地方,也少不了各种对手。

    他不停地和人斗争,绞尽脑汁,机关算尽,就是为了能够继续追求他的梦想,不至于在刚上路的时候就死在路边。

    但是这些邻居们却让他感受到了来自普通人的友谊。

    在追求梦想的路上可以得到别人的认可,真是一件感觉特别帅气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