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章 一线队的召唤(求推荐!)

第一章 一线队的召唤(求推荐!)

    鲁迪·冈萨雷斯·迪亚兹一脸迷茫的表情在电视机屏幕中很清晰,导演给了这位临时顶替胡安·安东尼奥·萨莫拉·桑布迪奥指挥赫塔费比赛的助理教练一个特写镜头。[]

    解说员在叹气:“鲁迪·冈萨雷斯·迪亚兹的表情真是赫塔费目前的最佳写照!”

    常胜在电视机前观看赫塔费一线队的联赛。

    赫塔费目前深陷降级区,作为赫塔费的一份子,他自然也很关心赫塔费一线队的成绩了。

    昨天带队打完C队比赛,在他手下,C队取得了胜利。

    但是赫塔费一线队的前景可就不那么妙了。

    场上的比分是3:0,按照国际惯例,主队在前,客队在后,而很不幸,这场比赛赫塔费是客队。

    “胡安·萨莫拉在两天前被俱乐部突然解职——其实也不能说是突然,就他带队那成绩,大家早就在猜他们什么时候会被解职了……不过大家还是没想到赫塔费俱乐部会选择在比赛前突然宣布这个决定,看样子他们对于无能的萨莫拉忍无可忍了……”

    “作为萨莫拉的助手,鲁迪·冈萨雷斯·迪亚兹临时接替了主教练的职务,现在大家都在猜测赫塔费会选择谁来正式接替这一职务……”

    场上的比赛很没意思,虽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三十分钟,可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赫塔费大势已去。所以解说员也将注意力从比赛中挪开,开始给大家介绍起赫塔费最近发生的人事变动这样的八卦消息。

    “但是对于那些教练们来说,赫塔费主教练的位置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不算这一场比赛,联赛已经进行了三十一轮,赫塔费仅积二十六分,排名倒数第二。眼看着下赛季就要去打西乙B组(就是西丙,按照西班牙人的叫法应该说是西乙B组)了……谁愿意留在一艘注定要沉没的船上呢?”

    作为赫塔费俱乐部的内部人员,常胜对于这件事情倒很清楚。

    赫塔费本赛季已经开了两个主教练,原因都只有一个——成绩太差。

    胡安·洛佩斯坚持到了一月份,因为球队成绩一滑再滑,被弗洛雷斯赶走了。胡安·萨莫拉本来是B队的主教练,被顶替上来,没想到还不如他的前任。洛佩斯带领的和赫塔费好歹算是在保级,萨莫拉的赫塔费就直接变成了降级球队。

    而临时顶替萨莫拉的鲁迪·冈萨雷斯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也很差劲,他几乎完全就没有拿出什么行之有效的阻止球队输球的办法。比赛结束还有三十分钟,他已经用掉了两个换人名额,可是在常胜看来,这两个换人都非常糟糕,不仅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还拖累了全队的发挥,算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常胜真怀疑鲁迪·冈萨雷斯是不是卧底了。

    这场比赛算是输定了,联赛三十二轮,赫塔费仅积二十六分,距离前面的球队差距正在拉大。

    联赛还有十轮,如果他们在不做出点什么改变的话,就真的得从西乙降到西丙去了,或者叫“西班牙足球乙级联赛B组”。[

    尽管他们一个赛季之前才从那里来,但谁也不想再回去了。

    作为俱乐部的主席,弗洛雷斯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更换主教练了。

    只可惜不管是胡安·洛佩斯,还是胡安·萨莫拉,都不能给球队带来他们想要的胜利。

    而眼前这个一线队的助理教练,显然也没有这个能力。

    常胜关了电视,这场比赛没什么好看的了,最后不变成一场大屠杀,就已经算是赫塔费运气好了。

    他叹了口气,难道自己下个赛季就得成为一支西丙球队C队的主教练?

    虽然他在C队干得很不错,不过他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自己是否还要继续留在赫塔费了。

    如果赫塔费一线队降入西丙的话,作为C队来说,他就更得不到关注了,而且如此看来赫塔费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留下来的东西了。

    他在赫塔费已经六个月了。在这六个月中,他逐步熟悉和学会了身为一个真正的教练应该做什么。

    在安古洛和塞古洛的帮助下,他充分利用教练大师系统,在C队这片试验田上耕耘。

    而教练大师系统的威力也是非常明显的。通过不断做任务获得奖励,球队的训练效果一点点提升。

    另外常胜也学会了如何利用比赛技能来进行赛前的安排。

    本来是名不见经传的赫塔费C队竟然让他给带的欣欣向荣,实力有了不小的增长。

    尤其是何塞·帕萨雷拉·圣西尼。

    要说C队中变化最大的人,恐怕就是他了。

    曾经被人嘲笑的废物,如今摇身一变成了赫塔费C队的主力中后卫。

    进步只能用“神速”来形容了。

    C队的球员们,以及安古洛和塞古洛这两个教练,更是眼睁睁看着何塞·帕萨雷拉如何从一个菜鸟中卫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主力中卫的。

    他几乎每一天都在进步。

    何塞·帕萨雷拉的进步自然引得赫塔费当地媒体的关注。

    大家纷纷称赞他才是赫塔费的“真命天子”,是赫塔费十年一遇的天才。

    不过在戈尔卡身上看到了媒体嘴脸的何塞·帕萨雷拉对于媒体的吹捧不屑一顾,他的心态好的很。

    谁也不知道,就算是何塞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他能够进步如此之快,是常胜那个天赋技能【天才是这样炼成的】的功劳。

    当然了,谁都知道,何塞之所以能够有今天,是离不开常胜的。尽管他们不知道天赋技能的事情,但他们还是将常胜看作了何塞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第一功臣。

    就算只是在何塞一个人身上,常胜都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他的履历真不是自己胡诌的。

    本来在赫塔费,对于常胜来说是一个积累经验和学习的地方。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是不是该换个地方了呢?

    他唯一舍不得恐怕就是何塞·帕萨雷拉了。这小子正在成长,如果自己走了,他岂不是又无法进步了?或者进步变慢了。

    这是他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第一个球员,他在何塞身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把只能用在一个人的技能“天才是这样炼成”的毅然决然地用在了何塞·帕萨雷拉身上,常胜可以说是下了血本。对其他球员,他可从没有做到过这个地步……

    真是要走的话,他还挺舍不得的。

    ※※※

    最终赫塔费在客场输了个0:5,输的毫无悬念,这场比赛的惨败也给赫塔费的保级形势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常胜从电视新闻上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连气都不叹了。对于如今的赫塔费来说,这真是一点都不叫人意外。

    看样子,赫塔费这个赛季是肯定会降级了。

    到时候,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走呢?

    常胜正在考虑这个问题,他公寓里的电话响了。

    是俱乐部总经理维森特·莫斯科多的电话。

    “常,主席先生让你明天一早去他的办公室里,他有事情找你。”

    莫斯科多通知完常胜就挂掉了电话,没有一句废话。

    常胜耸耸肩,对经理的态度不以为意。自从戈尔卡事件之后,这个俱乐部经理对他就总是这个态度。这甚至是五个月来,他第一次打电话给常胜。

    常胜不在意经理的态度,他在意的是这个时候俱乐部主席要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

    自从那场比赛之后,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

    赫塔费俱乐部很快就和戈尔卡·阿隆索·巴塞尔以及他的父亲解约了。

    后来听说戈尔卡去了马德里竞技的C队。

    再之后,常胜也没有听到过任何有关这个年轻人的消息了。他就像是自己前一世那样,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而常胜自己,作为赫塔费C队的主教练也干了六个月。

    虽然在C队待的时间有些长,长达六个月,不过常胜自己并没有怨言。他很沉得住气。

    因为他知道,这将是他所执教的最后一支青年级别的球队,以后的他绝对不可能再来执教C队。也只有C队才会有如此小的压力,可以让他从容成长,逐渐学习和适应真正的职业足球。

    当他在C队慢慢成长学习的时候,不管是胡安·洛佩斯,还是胡安·萨莫拉正在赫塔费一线队顶着巨大的压力和嘘声,夜夜失眠。

    他在电视的新闻上都可以看到这两个教练一天比一天憔悴。因此他特别珍惜在C队的这段时光。

    不过在接了经理的电话之后,常胜的脑子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也许这样的时光就要一去不复返了……

    ※※※

    在赫塔费生活了六个月,常胜已经从当初拉斯玛格丽塔体育场的宿舍里搬了出去,就在特蕾莎-加尔各答大街上的一座公寓楼里租了一套房子。

    因为是顶层,视野极好。在房子里,拉来窗帘,就可以通过窗户看到一街之隔的拉斯玛格丽塔体育城,左边一点则是阿方索·佩雷斯球场。将赫塔费俱乐部尽收眼底。

    没事儿的时候,常胜就会在这里眺望街对面这处巨大的建筑群。

    在后世他对赫塔费的主场没什么太特别的印象,就一个字——小。

    只能容纳一万八千人的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确实是太小了。

    不过对于目前的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广阔的舞台了。

    如今,他就站在这舞台的后台——俱乐部主席弗朗西斯科·弗洛雷斯的办公室里。

    他对面就是坐在老板桌后的弗洛雷斯,旁边则是坐在沙发里的俱乐部经理维森特·莫斯科多。

    身为俱乐部的经理维森特·莫斯科多比几个月前常胜见到他时要憔悴了许多。

    球队成绩不好,随时可能降级,对于俱乐部的经济和声望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这个做经理的也背上了很沉重的压力。

    只有弗洛雷斯看起来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他看着常胜。

    “现在有个机会,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尝试一下……”

    他开口了。

    常胜的呼吸都变慢了,他屏气凝神,生怕自己呼吸声大点,就听不到重要的了。

    他其实已经知道主席叫自己来是做什么的了。

    球队才刚刚赶走了胡安·萨莫拉,顶替他的鲁迪·冈萨雷斯又在实战中证明了自己的无能,一线队现在属于“群龙无首”的境地,需要一个主教练出来主持大局。

    而今天弗洛雷斯就找到了他,这是什么意思早就是不言自明了。

    他在C队里熬了六个月,终于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职业足球了!

    弗洛雷斯继续说着:“你在C队中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常。就像你所说过的那样‘才华和年纪无关’,你虽然很年轻,但是却拥有很出色的能力。C队在你的带领下发生的变化,是这段时间里赫塔费当地媒体讨论的最多的话题。我想现在应该给你换个环境了。你觉得出任一线队主教练,这个提议怎么样?”

    维森特·莫斯科多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显然他已经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他似乎并不是很同意这个决定。

    可惜现在赫塔费俱乐部做决定的可不是他。

    常胜的拳头猛地攥紧了一下,又松开了。

    梦想的大门……正在他的眼前打开!

    “我很荣幸可以被你看重,主席先生。”常胜回答道,因为高兴和激动,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看他这表现,坐在旁边的维森特·莫斯科多皱起了眉头——这么不稳重的人,怎么能够带领赫塔费走出泥潭呢?

    按照他一开始的想法,赫塔费俱乐部应该找个有点名气,最起码在职业联赛中证明过自己的主教练来。

    但是弗洛雷斯坚持要用那个中国教练。

    他在脑海中反复回想过,真的没听说主席先生有中国亲戚啊……

    因为心里不爽,莫斯科多打算提醒一下这个年轻人,不要得意忘形,他所面临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别高兴的太早了,中国人。你知道自己的目标吗?”

    常胜扭过头去看着他:“当然,保级嘛。”这个时候换帅,肯定是为了保级,否则还不如不换。

    看到他这么不在乎的样子,莫斯科多哼了一声:“看样子你挺有自信的。但我可不希望下个赛季,我们参加的是乙级B组联赛。”莫斯科多说道。“也就是说还剩下十轮联赛,你必须带领球队保级。”

    常胜对上经理,可是毫不示弱的:“当然,如果连主教练都没有自信了,那还谈什么率队保级呢?”

    “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小伙子。”

    “我从不来都言而有信。要不要打个赌,经理先生?”常胜冲莫斯科多眨眨眼。

    莫斯科多一听到“打赌”这个词,就马上联想到了那场比赛,他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不用了,我没兴趣!”

    常胜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他根本不在经理面前掩饰他对经理的嘲笑。

    莫斯科多也知道,但是当着俱乐部主席的面,他实在是不好发作,况且这小子现在似乎深受主席的喜爱。他也只能装作没看见了,同时在心里发狠:小子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十轮之后,如果你把赫塔费带降级了,你就给我收拾行李滚蛋吧!

    弗洛雷斯饶有兴趣地在旁边看常胜和莫斯科多的交锋。

    真是一个狂妄的年轻人。

    联赛还剩十轮,球队只积二十六分,士气低落,伤病频频,在这样的情况下,却要率队保级,这可不是什么容易完成的任务。

    但是看他似乎信心满满的样子。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