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归程(三)

第七百三十九章 归程(三)

    徐娴也是工作多年,有些社会经验,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跟列车员软泡硬磨的,列车员最后也没有叫她多补张票,同意她搬过来,但说好了要是中途有人拿票上车,他们这边还是要将床铺让出来——现在票务信息联网系统很差劲,列车员在火车上也查不到剩下这张卧铺票,中途站有没有售出去。

    “你们都在哪里工作?你们都工作了吧?”徐娴将行李都搬到这边的车厢,也就安下心来,这才想到她们刚才进站台时,就她一个劲的介绍自己的情况,都还不知道沈淮跟成怡的身份。

    “成怡在银行工作,”沈淮笑着搭腔,说道,“我啊,在东华市下面的一个县政府里工作……”

    现在大城市的银行,收入高、福利好、工作稳定,即使是一线的柜员职务,都有无数人去竞争——徐娴她就在证券公司,跟金融领域工作的人员接触也多,倒不怀疑成怡是在银行工作,但总觉得沈淮不像是政府里的普通工作人员,坐在对面的床铺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你在政府也是当干部的吧?”

    沈淮凑过脸去问成怡:“我这张脸像当干部的?”

    成怡推开沈淮的脸,笑他道:“在县政府里,即使当个干部,又有什么好值得卖弄的?”

    她看沈淮将胡子刮得干净,脸颊削瘦、棱角分明,皮肤底子是白皙的,但晒得有些黑,只要不嬉笑脸,坚挺的鼻梁显得刚毅,确实是有着跟寻常青年不一样的气度,“居养气、移养体”之说倒不是全无依据,但要告诉别人说他主持一县政府工作,又多半会给别人怀疑是骗子。

    国内党政体系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行政首长负责制,这就决定了年轻干部的分布特点。

    省部级党政机关及中央团委,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不在少数,甚至地方上也有一批年轻的副地市级、副区县级官员,但真正能走上地方领导岗位,主持全面工作的,依旧受到年龄跟履历的严格限制。

    背景雄厚的政阀,即使希望自家子弟能走上快速晋升的通道,但绝大多数都会放在副职或不重要的闲职岗位上积累经验、资历。

    没有金刚钻,不揽磁器活——要是将没有实际工作经验的子弟,动不动就放在主持全面工作的重要岗位上,不要说这会引起竞争对手的攻诘,而一旦因为缺乏经验兜不住事,那就不简单是毁掉一名子弟仕途前程的事情了。

    沈淮到乡镇主持工作时,宋炳生当时就强烈反对,倒不单纯是出于偏见。

    即便是纪成熙,在国务院干了两三年的正处级秘书,三十二岁调任地方,也是从冀河县委书记干起,在获得地方上的认可之后,才走上快速上升的通道。

    陈健林出身冀省地方实力派,级别早就升到正处,但也在常务副省长施克俭巧妙运作之下,才得以担任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这个重要职务。

    因为斗争形势的微妙,陈健林即使负责秘书一处的处长,但成文光也不会将主要的重要工作交给他负责。陈健林虽然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调整到副厅级的岗位上去,实际也是成文光要将他从秘书一处这个重要岗位上调开,而陈健林今年也已经三十四岁了。

    一没必要,二来说了也不会叫人信,沈淮当然不会直接跟徐娴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是含糊其辞的承认他在县政府是个干部。

    而徐娴一来是对沈淮颇有好感,好奇心不减,二来在火车上长夜漫漫,也实在是需要一些话题来打发时间。

    沈淮越是说得含糊,她猜得越是起劲,沈淮最终没有办法抵挡她的热情,只能承认一个“领导秘书”的身份,才算结束这个话题。

    成怡这两天都没有怎么睡好,昨天还跟她妈一个被窝聊了半宵,只是见徐娴兴奋,也但也无意打消她的兴致,就还睁着不断打架的眼皮子听他们聊天。

    当中,沈淮接到小姑的电话,说他跟成怡订婚的事情。

    刘雪梅无疑是将他的送花之举,视为他与成怡同意先订婚的信号,就直接替他们张罗开来——小姑宋文慧接到刘雪梅的电话,自然也是紧接着电话追到沈淮这边来,堵住沈淮的退路,也知道沈淮跟成怡在火车上,当下亲口问成怡,想趁热打铁把订婚的日期说定下来。

    沈淮将手机递给成怡,成怡不接电话,柔声说道:“让小姑跟我妈安排就好了,我们哪知道什么规矩啊?”

    沈淮将成怡的话说给小姑听。

    “这事我跟成怡她妈安排没关系,不过你还是要事先跟你爸说一声。”小姑宋文慧在电话里吩咐道。

    沈淮也知道他真要跟成怡订婚,他父亲宋炳生不知道、不出面的话,也会叫成家脸面无光。现在大多数家庭都是这样,地位越来高,越是重视传统。

    不过,他对这事又觉得头痛无比,只得含糊其辞的先应承下来,能拖几天是几天,拖不过去再说,先挂掉小姑的电话。

    “啊,你们俩真是要订婚的情侣啊?”徐娴坐在对面,也听见沈淮在电话里讲订婚的事情,奇怪的问道。

    “怎么,我们不像吗?”成怡困得很,脑筋就有些迟钝,乍听徐娴这么问,有些困惑:徐娴刚才换车厢时还怕引起自己的误会呢,不明白就这会儿工夫她怎么又认为自己跟沈淮不像情侣了?

    徐娴以为是她看走眼了,自然就不会再说什么讨人不喜欢的话,笑着拿手在脸蛋前一挥,说道:“我胡说了,我这个人常胡说八道了,你们俩看着真般配。不过,异地恋也蛮辛苦的吧?”

    沈淮凑到成怡耳边,悄声笑着说道:“哪有情侣一起坐火车,坐在同一张床铺上,你靠床尾、我靠床头而坐的?人家眼睛又不瞎。”

    成怡恍然大悟,她跟沈淮同时乘火车,别人乍看自然以为她们是恋人,但到火车上聊了这么久,她与沈淮之间又没有正常恋人之间的那种亲密甚至亲腻,徐娴这种还算是心思缜密的女人,自然就会往别处想——这也是她昨天害怕掉入关系亲密的陷阱里拔不出来,有意想跟沈淮保持一定距离,没想到就叫徐娴轻易看出破绽来了。

    想当初,其他人误以为她跟沈淮关系有实质性的进展,也是看到沈淮骑车她坐前横杆上的亲密情形才有误解。

    倒说不上什么理由,即使徐娴是个可能下车就不再联系的陌生人,成怡也不想让她看出自己与沈淮之间的“虚假”关系,伸了伸盘屈在臀下的脚,踢了沈淮一下,跟徐娴说道:“是啊,平时都见不到这家伙,一见面他还尽给我气受……”好像她正对沈淮生气,两人在火车上才没有那么亲密,然后就将脚搁在沈淮的膝盖上,也不收回来。

    成怡这么说,徐娴倒是能理解,还热情的说要参加沈淮跟成怡的订婚宴。

    成怡洗漱过,准备睡觉时,火车在黄河南边的一个县站经停,一个打扮花俏的中年妇女提着行李推门进来,叫成怡看了有些傻眼:

    车厢里没有多余的床铺,她又不能说这时候将徐娴赶出去,而她跟沈淮名义上还是就要订婚的情侣,她总不能不跟沈淮挤一张床铺,而跟徐娴这么一个萍水相逢的过路朋友去挤一张铺吧?

    徐娴也没有想中途会真有乘客上车来,那即便她刚才补过车票也没有用,说道:“要不你们睡吧,我就在这里坐一夜就可以了。”

    “没事,没事,”成怡说道,“我跟沈淮挤挤就行了,你睡那张铺。”

    心想死要面子真是害死人,见沈淮脸角挂着坏笑,成怡气恼的暗中伸手掐了他一下,脱了外套挂好,枕着沈淮的大腿躺下来,跟徐娴说道,“你们接着聊吧,我要睡觉了,明天起早到徐城,还要直接赶到单位工作呢……”

    “我总不能跟人家坐着聊一宵啊?”沈淮俯身在成怡耳畔悄声说道。

    成怡横了沈淮一眼,没有理他,就闭目睡起来。

    成怡睡下不再聊天,徐娴也不能真缠着人家的“未婚夫”继续聊下来,也脱去外套,拉开被子睡觉——沈淮也不能傻乎乎一个坐一宵,在成怡耳边说:“我也睡了?”

    成怡不作声,身子往床铺边移了移。

    火车卧铺就那么点宽,沈淮脱掉外套、毛衣,也躺下来,想跟成怡保持距离是不可能的。

    两人只能侧着睡,沈淮开始还将手别在两人身体之间,但狭窄的空间,这么睡怎么都不会舒服;而成怡侧着睡,不跟沈淮枕一个枕头,也很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还是成怡主动将沈淮别在两人身体之间的手拉上来当枕头,整个人就依偎在沈淮的怀里。

    沈淮伸手将成怡的长发拔顺,在夜灯下露出她晶莹剔透的耳廓跟腴美白皙的脸颊——成怡怕沈淮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除了头枕住他的一只手外,又将他的另一只手抓住放在身前,这样倒是完完全全的睡在沈淮的怀里,感受着沈淮呼出的热气,扑在耳廓跟脸颊上,有些迷乱,心砰砰乱跳。

    沈淮将成怡往怀里搂紧了一些,轻声说道:“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