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相泯一笑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相泯一笑

    坐进车里,沈淮一时踌躇,也不知道这事要先找谁商议,经过鸿基长青时,沈淮让司机将车停在渚江大桥上,他推开车门,走上大桥,往桥下眺望。

    大桥两侧的工地,没有受这段时间持续的高温天气以及浦成案太大的影响,远远看去,林立的塔吊都还在有条不絮的运作。

    吴海峰坐车也上了大轿,走下来,说道:“小周眼睛尖,刚才在岔道就看到你的车开过去。这么热的天,怎么想到跑大桥来烤一烤?”

    沈淮没有在徐沛办公室耽搁太多的时间,此时正是一天当中最炎热的午后,骄阳似火,桥面经受高温炙烤,甚至都因为高低温差的关系,桥面附近的光线都给人些微的扭曲之感。

    “田书记还是希望我们能承担更多的责任。”

    沈淮将李谷找他谈话的事,说给吴海峰听。

    “……”吴海峰也未料到田家庚书记会插手这件事,他们本是打定主意不插入浦成这烂摊子,此时收敛一下、保守一下,是为了更好的应对两个月过后,钟立岷书记退下去之后淮海新的局面。

    这两年来,梅钢系虽然得到极大的发展,但始终都还在计经系与胡系的夹隙里求平衡,殊为不易。

    浦成案发,徐沛不能再接替钟立岷担任省委书记了,过段时间甚至都有可能被从省长的职务上调离。

    到时候胡系在淮海省将一家独大,非从基层崛起的梅钢系所能抗衡。

    沈淮现在站出来承担更多的责任容易,但两三个月以后呢?

    当然,吴海峰也知道田家庚对沈淮的影响之大,非是徐沛能及。

    如果单纯是徐沛希望梅钢系这时候再站出来力挽狂澜,完全可以置之不理,而田家庚的话应该也代表计经系更上层的意思,总不能让王源总理亲自找沈淮说这番话吧?

    吴海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淮海电气、东江地产、东江电力、东狮集团等等,都还处在发展阶段,远没到收获的季节,大学城控股承担南湾湖大学科技园的建设,淮海国资就已经承受极大的压力,”

    沈淮皱着眉头说道,

    “要是接下去省委省政府能继续坚定不移的支持淮海国资的发展,由淮海国资接手处理浦成留下来的烂摊子,也不能算太大的麻烦。要是淮海国资现在接手浦成这堆烂摊子,三五个月后,省委省政府对淮海国资的支持力度削弱,甚至在省国资内部给淮海国资竖立竞争对手,甚至分割淮海国资,那就麻烦了……我也想承担更多的责任,但有些责任却不是我能承担的。”

    “田书记的话,是不是还有别的含义?”吴海峰问道,“要是成省长到淮海来任职,淮海大好的发展形势,应该还能维系下去,浦成案的负面影响也能控制住,不再继续发酵下去……”

    吴海峰的猜测,倒是一个思路,只是成怡他爸今年就能在冀省接任省委书记的职务,何苦来趟淮海这浑水?梅钢系即使需要强援,也不需要放弃与纪系在冀省共同经营出的大好局面。

    “走,我们找老熊聊聊去。”沈淮说道。

    说是要拉吴海峰一起去找熊文斌聊天,沈淮刚坐进去吴海峰的车里,小姑宋文慧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你这两天能不能抽空回燕京一趟?”

    “发生什么事情了?”沈淮心里有些忐忑,小姑跟他说什么事,从来都不会含糊不清的让他去猜哑谜。

    “老爷子说让你回来一趟,到底什么事,都没有让我问。”

    “除了我,这次还有谁叫老爷子喊回燕京去?”沈淮问道。

    “叶选峰前天就回燕京,也没听说他几时离开。”宋文慧在电话那头说道。

    车厢里很安静,沈淮见吴海峰眼睛里也有疑色,相信他也听到小姑在电话里说什么,捂着手机问他:“你说我这趟回去,是不是前赴鸿门宴?”

    “老爷子总不可能狠心剐你的肉,”吴海峰笑着说道,“还是我们的思路窄了一些,也许田书记看到这个可能,才希望我们这边多承担些责任……”

    虽然小姑没有在电话里将话说透,但沈淮还是能猜到是他二伯动了心思,想要抓住淮海空出来的这个机遇。

    也许二伯从来都不是沈淮心目里的理想人选,但仔细想想当前的局面,这或许是不多的出路之一。

    沈淮与吴海峰,赶到熊文斌那里。

    知道田家庚书记托李谷转来的话,浦成案移交检察机关接手之后,就不再负责联合调查工作熊文斌也轻叹感慨:

    “牵涉四家上市公司,非法集资、借贷形成的窟窿高达上百亿,放在全国也是骇人听闻的大案,钟书记再迟也拖不过明年春后就要退下去。要是徐省长、钟书记一起离任,淮海局势实在是难安啊……”

    浦成案演变成当前的恶劣局面,徐沛难辞其咎,不要接替钟立岷担任省委书记了,过三五个月,待局面稍定,平调出淮海,或许是他最好的结局。

    那在钟立岷、徐沛之后,应该安排谁来填淮海党政的缺,就成为中央各派系当下争衡的一个关键点。

    从田家庚到徐沛,计经系在淮海经营八年。

    淮海八年成长、也崛起正从东部沿海地区获得应得的地位,计经系自然不甘愿将淮海这么一个重要的堡垒拱手让给他人。

    计经系当下的被动又是显然的,而拖延下去,待中央换届,待赵家华接替王源主持国务院工作,再解决淮海的遗留问题,形势必然对计经系更加不利。

    而除了淮海省级党政位子的安排外,李谷、郭成泽、庞云松、孟建声等人也在淮海逐渐成长起来,成为计经系后备骨干里最重要的一支,也是计经系全局权衡的一个重点。

    没有浦成案,徐沛能顺利接任淮海省委书记的职务,可以预料未来十年时间里,李、郭、庞、孟、曹、蒋等人都有机会走上省部级重要领导岗位。

    计经系此时不能在淮海稍稍扳回些主动,不仅会面临淮海全盘失守,对后备阶梯力量的建设也是极大创伤,负面影响有可能会延续到十年之后的换届。

    钟立岷、徐沛要从淮海调走,即使安排第三方人员进淮海接管党政大局,都不能改变胡系一家独大的格局,除非是宋系来填这个缺。

    宋系填这个缺,除了有利局面的解决,维持住淮海大好的发展势头,当下也只有宋系才有可能在淮海重新与胡系形成新的平衡;也只有如此,李、郭、庞、孟等计经系后备骨干在淮海的发展势头才不会被打断、被压制。

    而宋系目前能到淮海担任省委书记的,只有沈淮的岳父成文光跟他二伯宋乔生二人。

    “老爷子要我回燕京,我还是要回去的,”沈淮呶呶嘴,说道,“我今天夜里就坐火车动身,明天早上还能在石门停一下。”

    吴峰海与熊文斌都点头,最终是不是支持宋乔生到淮海来任职,还是要先问一下成文光的意见。

    沈淮与成怡通过电话,就让人订了当晚的火车票。

    宋鸿军也被老爷子的电话邀回燕京,他也没有直接回燕京,而是与姚莹先赶到徐城。

    宋鸿军与姚莹年后就在香港注册结婚,但还没有办婚宴,也没有办婚宴的打算,宋鸿军这次拉着姚莹回燕京,也算是顺便见家长。

    刚下车,宋鸿军就问沈淮:

    “要是二叔到淮海来任职,你就要调出淮海啊,你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

    沈淮目前执掌资产净值高达六百亿的淮海国资,虽说级别还是副厅,但谁也不能否认他在淮海省国资体系内的核心地位,他二伯宋乔生到淮海来做书记,他还留在现在的位子不动,别人可就要说淮海国资成了他宋家的了——沈淮也不能再到岚山或其他地市任职。

    除非他二伯担任淮海省委书记期间,他不在淮海下属地市担任党政正职,不然就要避嫌。

    沈淮对他个人去向倒不是很计较,笑道:“我也不能总窝在淮海。”

    *************************

    沈淮与宋鸿军、姚莹连夜坐上火车,在石门停了一天。

    从石门到燕京,就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沈淮本打算从石门坐车回燕京。

    临走之前,沈淮与小姑通电话,小姑在电话里说是成怡有四个月的身孕,坐汽车人不能动弹会比较辛苦,还是建议他们坐火车回燕京。

    沈淮也没有多想,从石门经过的过路列车也有很多,也不需要杨海鹏这边专门派车送他们,就决定还是坐火车回燕京。

    火车进站,远远就看见叶选峰、宋鸿奇他们在站台上朝这边张望,沈淮笑着问宋鸿军:“他们该不会是来给我们接站的吧?”

    宋鸿军笑了笑,说道:“你也该享受这样的待遇。”

    宋鸿军并不希望宋家决裂,并不希望宋家叔伯兄弟从此冷脸相待、不再相互扶持,但首先还得是那边摆正态度,放下之前的老眼光。

    他不知道宋鸿奇是什么时候回的燕京,但宋鸿奇与叶选峰一起到车站来接沈淮,也就说二叔、贺、戴那边这次就算是正式承认沈淮在宋系第三代的核心地位,不然总不能让二叔亲自过来接站。

    沈淮脑海里闪过这些年来的恩恩怨怨,心里也是轻叹,牵着成怡的手,与宋鸿军、姚莹及随行人员随着拥挤的人流,走下站台。

    **************************

    姚莹算是第一次正式见宋家的家长,大家都直接到老爷子那里。

    小姑父唐建民已经退休在家,今天不是周末,小姑还有单位有工作要谈,不过,大姑宋英、大姑夫宋建早就在老宅里等候,看到姚莹也甚是亲近,言行举止间完全看不出他们对这个跟了自己儿子十年的女人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姚莹待人处世,本就乖巧,又说她跟宋鸿军计划这一两年内就生小孩,大姑更是眉开眼笑。

    大姑、大姑父这些年一直都反对宋鸿军跟姚莹在一起,大家也就担心姚莹这次正式见家长不会太顺利。这时候大家都为此松了一口气,宋鸿军背地里抱怨道:“这些年倒好像就我混蛋、拐不过弯来似的……”

    老爷子单独将沈淮、宋鸿军两人喊到后院谈话,说道:

    “你们俩都是鬼机灵,不说你们也应该知道我这趟喊你们回来的用意,要觉得有什么委屈,说说看吧……”

    “二伯他真想到淮海任职,想来也不会只做我们这边的工作。”沈淮说道。

    “不过在淮海你还是地头蛇啊,”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喊你回来,也是商议,不希望你受什么委屈,也不想你带有什么情绪。”

    宋鸿军心想也是,计经系陷入被动,不想胡家在淮海一家独大,沈淮在宋家之外不是没有其他选择。

    计经系、胡系之外的第三方,只要能与梅钢系通力合作,未来在淮海站稳脚,与胡系制衡,都不是什么难事——沈淮甚至都可以继续留在淮海,进一步扎实根基。

    现在二叔要到淮海任职,沈淮不仅要拿出梅钢系的力量支持此事、支持二叔在淮海立足不说,他本人还将因此避嫌、离开淮海,反倒是要做出一些本不必要的“牺牲”。

    “爷爷几年前就跟我说过,做工作要着眼大局利益,囿于派系之争,不然就难有什么作为。我一直都还记得爷爷说的这些话,再说了,宋家又怎么会有解不开的结?”沈淮说道。

    老爷子哈哈一笑,说道:“那这么说,你心里还是说有些结喽?”

    这时候,宋鸿奇走过来,说道:“外面汽车响,可能是我爸他过来了。”

    沈淮与宋鸿军站起来,就见二伯甩开步子,往这边走过来;小姑在前面的院子里,拉着姚莹、成怡说话。

    “呵呵,你们回来都跟老爷子聊上了啊。”宋乔生人还没有走进后院,嗓门洪响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选峰呢?也让他过来坐坐。”老爷子欠着身子往前院看了一眼,沈淮是有些心结,但也不反对乔生去淮海任职,很多事情大家都坐到一起摊开来说,更能消弥间隙。

    宋鸿奇到前院喊叶选峰,宋乔生拉了把椅子坐下来,心里也是暗暗感慨:老爷子的影响力自不用说,戴、贺虽然都退二线,但都还有职务在身,其他此之外,宋系省部级官员还有八九人,但在他到淮海任职这事,竟然谁的影响力都不比沈淮,也真是叫人感慨万分。

    小姑与叶选峰,与宋鸿奇走过来,也拉了椅子坐下,其他人则还在前面的院子里闲聊。

    保姆又沏了几茶杯端过来,宋乔生接过一只青瓷杯,小口的饮着热茶,额头微微沁汗,说道:“家庚前两天回了一趟燕京,我在王源总理那里,跟他见了一面,聊了一些关于淮海发展的事。我这个人啊,以前对家庚是不怎么服气的,但说到看人的眼光,我还是不如家庚,当然,其他很多方面都有不如。在王源总理跟前,家庚就说了,淮海许多人加起来,对推动地方经济发展,都不如沈淮你一人贡献大。细想想,也确是……”

    宋鸿军、叶选峰他们都看着手中的茶杯,听着宋乔生在沈淮面前说这番“自我检讨”的话。

    “工作都是大家做的,功劳堆我一个头上来,也不合适。”沈淮笑道。

    宋文慧见老二都跟沈淮低了头,也就没有必要在细枝末节上兜下去,问沈淮:“你以后打算到哪里发展,有跟爷爷谈谈?”

    沈淮想了想,也就去兜什么圈子,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对淮海自然是有所不舍,但后续到哪里去工作,也不是很重要。成怡怀孕了,我还想工作能闲一些,多陪陪她。”

    “哦,是吗?”宋文慧欣喜的问道,又探头往前院看了一眼,说道,“成怡刚才都没有露什么口风。”

    沈淮笑了笑,回头也往前院看了一眼,又转回到正题上来:

    “浦成案眼前看似控制住影响,未来却还是会有漫延的可能。而要想淮海当前大好的发展形势不中断,还是要想办法去消除浦成案的影响。田书记一直都关注淮海的发展,只是我还没有机会跟他见面谈上话,我相信二伯跟田书记见面,就怎么去更好的推动淮海地方建设跟经济发展,应该有比我更深远的见解……”

    “你在地方工作多年,功课要比我扎实得多,”宋乔生说道,“不管我有没有机会到淮海工作,对地方建设及经济发展工作怎么开展,我还是要多听听你的意见。”

    沈淮也知道此时大家都还只是有个初步的意见,最终能不能达成共识,还要绕过胡系的阻力,二伯还要面临一次“大考”。

    沈淮说道:

    “我昨天在石门,跟成怡她爸也聊了一些淮海后续发展的问题,成怡她爸也支持二伯到淮海工作。这或许是个打破派系隔阂、大家通力合作的一个契机,而不应该拘泥于谁上谁下。”

    “文光还是卓有远见的,只是他近年来在冀省工作繁忙,我跟他交流的机会也少,”宋乔生心想沈淮所说打破派系隔阂,应该还包括纪家在内,说道,“对了,你们在石门都谈论到淮海的后续发展问题,淮海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应该是在什么方面?”

    “浦成案的影响,并不难消弥,说到淮海未来的工作重点,就经济发展及地方建设方面,还是在区域合作上,”

    沈淮说道,

    “从田书记提出大框架发展淮海省经济,再到徐沛省长重点突出淮海湾经济区概念,一脉延续下来,后期的重点,除了加强与江东省的区域经济合作外,更要加强与豫、皖两省的合作。打开地理上的割裂,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值得去做的一步。淮海西部,与豫南、皖北相接。由于三省之前的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都围着各自的省市为中心,就使得三省交通的衔接极差,很多市县,明明就差几十公里,往往坐车要绕上三五小时才能通达。此外,渚江中上游的支线,也主要分布在豫、皖两省,本应该在内河航运上有天然优势,但由于支流天然航道的适航性差,三省在疏浚支流航道上都没有什么投入,这种种情形就造成三省的人及物流通性很差。要是三省能通力合作,主要从上述两方面入手做重点投入,公路、铁路网实现互连互通,合作建设渚江支流水库、船闸,疏滩航道,淮海湾经济区的实际范围就要比现在扩大两三倍。无论是对淮海省的经济发展,还是对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皖、豫两省发展,都有极好的推动作用……”

    宋乔生沉吟思虑,沈淮这番话不仅直接点出淮海、淮海湾经济区后续工作的要点:

    与田、徐一脉相承、又有所发展的工作思路,自然是他最终赢得计经系支持、绕过胡系阻挠的关键。

    另外,豫、皖两省虽然经济不甚发展,但两省出身的官员在中央所占比例不少,淮海湾区域经济合作的概念扩大到豫、皖两省,他到淮海任职甚至未来获得晚大发展所能获得的支持面自然更大。

    沈淮将这些事点透,宋乔生也就知道他是真心支持自己到淮海任职,而不是表面敷衍。

    沈淮见二伯沉吟思索,心想他能听进去这些话就好,搓着手,问老爷子:“打算什么时候开饭啊,我们在火车上什么都没有吃,这会儿要饿瘪了。”

    “急什么,你成国伯伯、相怀伯伯他们都要过来吃饭的,你们要饿急了,可以先找些东西吃去,”老爷子站起来,活动活动坐僵的筋骨,想着事情能有这样的良好结果,也是大感安慰,又说道,“你以后的发展,我看你还是到部委工作几年,燕京的视野,毕竟还是要更开阔一些。”

    沈淮点点头,心想调到燕京进部委,或许是不错的选择,但具体到哪个部委,他想着有机会还是要找田书记谈一谈……

    (后面应该只有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