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外逃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外逃

    也不清楚胡系手里到底掌握多少材料,也不清楚这番风波掀起,会不会波及多广,沈淮与孙亚琳在嵛山留宿一夜,次日大清早两人就驱车赶回徐城。

    “这时候提醒徐沛,怕已是来不及了。”孙亚琳说道。

    “我们也只能独善其身吧。”沈淮轻轻一叹。

    崔卫平、胡林提前发动针对徐沛的攻势,就意味着浦成集团所掀起的风波不会局限在淮海省内,而且浦成集团这些年来的发展策略太过激进、投机,留下太多的把柄给别人可抓,不是他这边及时提醒就能消弥其祸的。

    梅钢系当下也只能独善其身,尽可能在短期内将所有债务进行清查,有瑕疵的债务要及时清理,避免被牵连出祸端。

    所幸国信投资的信托业务结构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调整,企业债权的比重大幅下降,信托业务主要集中在基建跟不动房投资两块,也不担心会被浦成集团掀起的风波牵连出债务危机来。

    沈淮倒也不想完全视若未见,但电话里提及浦成集团的债务问题又显得太突兀。

    一直到五月中旬,浦成集团在渚南新城投资建设的科技园,举办落成典礼,在招待晚宴上,沈淮才有机会与李谷、徐沛碰上面。

    这两年来,房地产也是浦成集团多元化发展的一个重点方向。

    浦成集团在渚南新城,即渚南中心商务区以东,投资建设的浦成科技园一期,实际是别墅、酒店、写字楼物业开发为主,前期投入超过十亿。

    此外,浦成集团在主城区还投资建有多处住宅、酒店及写字楼,总投资规模惊人。要单论零一年开发规模,浦成集团旗下的地产公司,或者科技开发为名、实际以地产物业开发为实的其他公司,浦成集团零一年所开发的地产项目规模,并不见得比东江地产稍小。

    沈淮也想到崔卫平、胡林提前发动攻势的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浦成集团熬过这段时间,所面临的资金困境就有可能得到缓解——一旦叫浦成将问题最大的金融借贷提前补上,胡系再拿这些问题攻击浦成,攻击徐沛,就会力有未逮。

    当下国内的经济金融制度还没有完全确立,很多领域都还处于摸石头过河阶段。以成败论英雄,也是当下改革的一种现状。

    很多新鲜事务,即使在程序上有些违规,有些冒进,但只要不出现严重后果,都不失为一次大胆而富有创意的尝试或变革。

    唯有失败者才会被拎出来吞下所有的苦果。

    沈淮借不大引人注意的机会,跟李谷提及浦成的债务问题:

    “除了徐城、东华两地的城商行,淮海国资还打算对省内其他地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及信用联社进行注资。经过初步的调整,浦成投资过去两年,前后总共出资四亿元,分别参与灌云、沂城等四市城商行的注资重组。然而在过去两年时间里,浦成利用大股东的身份,一共从这四市城商行贷出愈三十五亿的资金。这个买本对浦成来说,赚了太多,而我要考虑的,浦成如此激进的贷款,过多占用地方商业银行的贷款,会不会影响后续的发展。我不知道浦成投资对资金的饥渴达到什么程度,我担心浦成仅从四家地市级城商行就贷出三十五亿的资金,加上从国商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借出来的贷款,数字会不会大到一个叫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你是不是担心浦成集团的债务存在什么危机?”李谷眉头轻皱,知道沈淮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及这些问题。

    沈淮点点头。

    “这个问题倒也不只有你今天提出来,”李谷压着声音说,“浦成现在有四处商业地产项目进入销售阶段,资金回笼在加速,而三家上市公司对并购资产的整合,也熬过最初的混乱期,后期情况应该会有所好转……”

    沈淮没有说话,拿筷子拔弄身前盘中的菜肴。

    “你是担心浦成可能没有这么宽裕的时间?”李谷蹙着眉头问。

    “……”沈淮点点头,要是等十一月中央换届会议召开过后,等赵秋华明年三月正式主任国务院工作之后,崔卫平、陈宝齐、戴乐生、胡林等人再发动攻势,浦成集团还能有最后近一年的关键调整期,在此期间能回笼二三十亿的资金,将问题最严重的漏洞堵上,也许就能缓过气来,逃过一劫。

    很显然,崔卫平、胡林并不像有会给浦成太多时间的样子。

    李谷轻轻叹道:“浦成这两年想追上梅钢的发展步伐,到底是有些心急了。”

    李谷对浦成集团当前存在的问题不是没有一点意识。

    任何一家企业想要高速发展,都难免会面临高负债运营的问题。

    就算是沈淮主持之后的省国资体系,总负债规模也在不断的增加。

    除淮海国资外,梅钢系参与青峰坑口电厂建设,参与渚江中上游梯级水电站建设,参与徐东铁路复线工程,新浦钢铁二期已经进行到如火如涂的阶段,接下来岚山炼化一期工程就将全面启动,而新浦炼化后延的px、乙烯项目也将很快上马,所承担的债务总规模早已经突破二百亿。

    不过,企业承担债务的能力是有天壤之别的。

    梅钢系一年所产生的净利润就将近百亿,二百亿的债务规模仅需要两年时间就能消化,自然不虞会诱发什么危机。

    浦成集团在大规模借贷过程中的种种违规违法之举,只要不出大漏洞,徐沛还能免强压下来;毕竟胡林与融信集团也不是清白无瑕,当年东江证券案的把柄还给徐沛抓在手里。

    关键还是要看浦成大规模资产并购之后的整合,能不能获得成功,能不能源源不断的产生足够多的利润,及时的去弥补此前在大规模借贷、并购中所滋生的财务漏洞。

    只要将财务上的漏洞堵住,不诱发债务危机,就算浦成幕后操纵股价的事情被坐实,在当前的环境,赵沫石顶天丢几个替罪羊出去,而不用担心会伤及浦成集团的主体,更不用担心会牵涉到徐沛的头上来。

    然而对浦成集团的并购资产整合,沈淮并不抱太乐观的态度。

    李谷认真的看着沈淮的脸,见他神色肃穆,心想自己可能是对浦成存在的问题,料想太乐观了些。他心里也清楚,浦成这两年追赶梅钢的发展步伐心切,倒未必就只是赵沫石一人心切,实在不知道浦成真要闹出什么大问题,徐沛那边要如何收场?

    李谷锁着眉头,赵沫石端酒过来:“沈书记跟李市长在聊什么,李市长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

    “哦,没什么。”李谷暂将愁眉压下,有些话毕竟也不应该由他直接跟赵沫石讲。

    沈淮瞅着赵沫石一副浑然无事的淡定,心里想他的心态还真是镇定,难道他断定徐沛会替他收拾烂摊子,抑或他心里早有其他算计,此时只是故作镇定?

    沈淮浅笑举杯,与赵沫石说道:“浦成建成科技园,不仅加强浦成的科研能力,也为徐城成长为科技创新型产业城市贡献力量,我在这里要祝贺赵总你。”

    从沈淮山高水远的眼神里,赵沫石也难揣测他的深浅,也只是恍若无事的与他碰杯、谈笑,相当客气的说着场面话。

    沈淮也就当去年赵沫石曾暗中派人监视他住处的事,好像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赵沫石端着酒杯,跑其他桌去敬酒,沈淮淡笑着,与李谷道:“赵沫石还是给人很有信心的样子啊……”

    “曹政江那边似乎也不觉得浦成此时存在多严重的问题,蒋益彬、丁建国那边呢?”李谷问道。

    沈淮摊摊手,说道:“至少在国资办党组会议上,没有相关信息的回馈。”

    “唉,”李谷轻叹一口气,赵沫石要是跟曹政江、蒋益彬,甚至直接找徐沛省长求援,说明浦成的问题还不是严重到无药可救,然而赵沫石此时越是镇定自若,越是叫李谷担心问题的严重。

    沈淮想跟李谷说要防备赵沫石有外逃的可能,但想想也作罢,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他来担醒。

    晚宴过后,沈淮就离开酒店,他相信李谷意识到相关问题之后,会跟徐沛有所交流的,就不知道徐沛那边会有什么应对措施。

    *************************

    浦成这几年来在资本市场大开大阖,掀起壮阔波澜,在国内收购控股及参股企业多达上百家,主要还是集中在省内。

    抛开私人恩怨,沈淮并不希望浦成一下子垮塌掉,他也不清楚浦成这座后期主要由大规模并购支撑起来的企业大厦垮塌,会对全省经济发展产生多严重的负面影响。

    接下来几天,沈淮注意到蒋益彬来去匆匆,也很少见他在国金大厦里露面,即使在其他场合遇见,也能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十分的僵硬。

    沈淮猜测李谷跟徐沛沟通过之后,徐沛、曹政江、蒋益彬等人应该都已经认识到浦成存在的债务问题,已经叫对手嗅到浓烈的血腥气了。

    这段时间,沈淮也进一步从外围搜集浦成集团的债务材料。

    浦成系总负债规模,比沈淮此前估算的还要高出许多,有可能超过一百五十亿,问题也要比沈淮此前所料想的严重。

    除了从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大举借贷外,浦成为筹集大规模并购所需的以及为资产整合、企业运营以及支付债息所需要的诸多资金,拖延相关方大量的工程款、货款,向徐城市等地大大小小的信贷公司高息举债,还通过淮海证券公司向外发售近二十亿的“保底收益”基金。

    沈淮原以为省国资应该不会被牵连太深,但情形显然没有他所料想的那么乐观,这二十亿的“保底收益”基金以及向徐城等地的信贷公司高息举债,实际都涉及非法集资。

    沈淮也难以想象,一旦浦成撑不下去,债务危机爆发,会炸出怎样七零八落的狼籍场合来。

    就省国资而言,要是“保底收益”的二十亿借款从浦成收不回来,或者只能收回部分,淮海大的最大证券公司,省属金融资产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淮海证券就极有可能会被直接拖垮掉。

    淮海证券是省属国资证券公司。

    沈淮在淮海国资集团组建之后,就不再分管国资办企业处、产业权的工作,之前也由于淮海证券独立性很强,沈淮甚少有机会直接过问其经营状况,归属省国资办更多的监管工作,也主要由国资办监督管理处负责。

    那些则主要是蒋益彬、丁建国的分管工作。

    这些问题从来都没有国资办党组会议上出现过,沈淮猜测蒋益彬、丁建国可能都很深的叫赵沫石拖下水,这次怕是怎么切割,都难独善其身了。

    浦成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总市值愈四百亿,净资产也近百亿,按说浦成系一百五十亿的总负债并不能算高得离谱,但更大的问题就是浦成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都是浦成藏身幕后一手操纵上涨起来的。

    浦成向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举债,主要又是以三家上市公司的股权作为抵押。

    过去三年时间里,与浦成关联程度极高的几家证券营业所,频繁买进卖出这三家上市公司股票的总值高达三百亿之巨。

    浦成就是通过这样的频繁倒手操作,将三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在过去两三年间的时间硬生生的拉高了八倍。

    当下的股价已经高得令人生畏,除了不知死活的投机客以及被诱骗的散户外,其他投资者及机构差不多都从这三家上市公司撤出。

    为了托住当前的股价,浦成只能调用大量的资金,强行在二级市场收购所有抛售的流通股;而大量的利息支出,也加剧浦成资金链的脆弱跟紧张。

    一旦浦成的资金撑不住,股价垮塌,或者不能及时支付利息,引起债权人集中索债,必然就会像多米诺骨牌那般,将浦成集团内部以及牵连存在的危机跟结构性风险,全面的诱发出来。

    虽然没有直接的消息传出来,沈淮也无意往前凑,但能猜到徐沛还是想保存浦成的意图。

    就算是徐沛,沈淮猜他也承受不住浦成轰然垮塌所产生的严重后果。

    沈淮这段时间除了加强淮海国资所属企业的财务、业务核查外,就一直在琢磨徐沛打算如何缓解浦成集团所面临的危机,以及崔卫平、胡林打算用何种方式给浦成集团致命一击。

    不过,这两个问题没有让沈淮纠结太长的时间。

    六月九日上午,沈淮驱车赶到国金大厦,刚进办公室还没有将屁股坐热,就听着唐宝成在办公室外招呼蒋益彬:

    “蒋书记,你过来找沈书记啊?”

    听到唐宝成与蒋益彬在过道里的说话声,沈淮打开门,就见蒋益彬满面迟疑跟不安的站在过道里。

    沈淮的办公室及专用会议室,独占电梯过来的半个过道,唐宝成及蒋益彬的办公室,都在楼上。

    要是蒋益彬没有跟唐宝成一起坐电梯下来,就意识着蒋益彬已经在他办公室外的过道里犹豫了一会儿时间没有敲门。

    “沈书记找我有什么事情?”沈淮问道,请蒋益彬进来。

    唐宝成没有跟进来,转身走开了。

    蒋益彬搓着手,走到窗户前,看着院子里差不多有齐窗高的银杏树梢,愁眉莫展,过了片晌,才转过身来,跟沈淮说道:“赵沫石前几天去法国谈项目,照道理来说,他前天就应该回国的……”

    外逃!

    蒋益彬专程跑过来跟他说这事,显然不是赵沫石临时有事在国外耽搁两三天这么简单。

    沈淮心里暗叹:当下各方都已确认浦成存在极大的问题,为何赵沫石出国还丝毫不受限制?

    有些事情不需要他去提醒什么,沈淮也无意在赵沫石外逃的细枝末节上纠缠,问蒋益彬:

    “浦成存在的问题有多严重?”

    “疆河磷业、潜西柴机去年实际经营是亏损的,浦成电器去年虽然盈利,但也没有年报公布的那么理想,”蒋益彬恨恨的握紧拳头,“这一切,赵沫石压根就没有提,直接拿掺假的财务报表糊弄大家。他现在一溜了之,留下这么大个烂摊子,要我们怎么收拾?”

    沈淮并不知道蒋益彬此时的气急败坏有几分真,心想主要的问题还在于浦成这几年来所主导的兼并整合失败,浦成所面临的债务危机根本就没有解决的机会。

    见蒋益彬殷切的望过来,沈淮并没有给他所巴望的回应,只是淡淡的说道:“我注意到省国资有几家下属企业,跟浦成也有业务往来,淮海国资这边我会清查一遍,就不知道丁主任那边,能不能及时做些什么,能减少些损失,还是要尽可能去做。而下属企业要是涉及违法违规行为,国资办内部自查我看已经有所不足,应该提请省纪委介入调查……”

    蒋益彬从沈淮淡然自若的眼睛看不到半点希望的火花,清楚沈淮不可能没事自己跳进这个泥坑里来,只能暗暗长叹,心力憔悴的离开沈淮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