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调动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调动

    风声传开,中组部的调令就很快就下到省里。

    宋炳生再回农业部,只是担任副部级巡视员,虽然叫很多人心里都有一种“这才算名副其实”的感觉,但还是难掩诧异。

    宋炳生虽然在副省长的位子上碌碌无为,但分管水利、农业等工地也没有什么过失,即使有些捕风捉影的传言,也无伤大雅。

    绝大多数人都以为宋炳生会在淮海干到六十岁,再退到某个副省部级的二线位子上享几年清福。

    即使宋家要安排宋炳生给沈淮的进步让路,也完全可以将宋炳生平调其他省或部委担任副职。

    这也才符合惯例。

    官场一旦出现不符合惯例的现象,随之而来的就是诸多猜测以及诸多捕风捉影的谣传。

    什么宋炳生涉及贪腐大案被检举揭发,什么宋华病危已经丧失意识之类的种种谣传,就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出来,一时间风声鹤唳、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在淮海悄然流传、颇撼人心的,还是说中纪委要直接着手调查梅钢多年来在体制改制中涉嫌侵占集体、国有资产的案子。

    赶上十二月中旬嵛山革命烈士纪念陵园修葺一新,重新立碑,老爷子宋华再回淮海,与崔老爷子等一干老人再访嵛山,奠祭先烈,也叫不利宋家、宋系的诸多谣言顿时抽薪止沸,消了踪影。

    这时候有心人则将宋炳生的去职,与明年的中央换届联系在一起,蓦然看到这是宋系提前部署的“以退为进”的一步动作。

    寒冬腊月,梅溪入夜早就是寒风凛冽,屋里照着老燕京的习惯,围炉涮羊肉,热汽腾腾,脂香流溢。

    也是老爷子过来,沈淮才有机会再见宋鸿奇。

    宋鸿奇的新婚妻子田晓丽已经生下一子,这次也抱着婴儿过江来见老爷子。

    田晓丽是东华原副市长田军强的女儿,个子不高,但长得娇小迷媚,是个美人胚子,今年才二十三岁,比宋鸿奇要小一轮。

    曾传田军强有经济问题,省里安排他提前退二线。

    虽然宋鸿奇与田晓丽正式交往是在田军强退下之后,但田军强经济问题的中止调查、提前安排退二线,宋鸿奇也暗中出力,看得出宋鸿奇早就对田晓丽这个女人存有心思。

    沈淮心想这大概也是谢芷下定决心跟宋鸿奇离婚的一个因素吧?

    无论是婚变,还是暗中出力安排有问题的新岳父田军强安全下马,宋鸿奇都将他能用的资源耗尽,老爷子对宋鸿奇的话,也是希望他在基层扎扎实实的多干几年工作。

    对宋鸿奇还在襁褓的儿子,老爷子倒是喜爱,听得婴儿出生后连大名都还没有起,坐在餐桌前就要大家集思广益,最后还是老爷子一锤定意,取名宋骥,笔划复杂是复杂了些,也是寄托几分期待。

    老爷子、崔老爷子他们年纪大了,吃过饭聊了一会儿就去休息,沈淮、成怡、周知白、宋彤以及此时陪同老爷子南下的宋鸿军、小姑父唐建民等人,还与宋鸿奇坐在客厅里说话。

    宋鸿奇与新婚妻子也不忙着回青沙去,今夜会在梅溪住下。

    “我爸也说了,成叔叔在冀省的工作卓有成效,可以说是大放光芒,将来宋系真要有人能进局委,也是非成叔叔莫属……”宋鸿奇说道。

    沈淮哈哈一笑,也不应话。

    无论是内部条件,还是外部条件,成怡她爸确实更有资格在冀省担任一把手,为进局委奠定最坚实的一步,但经宋鸿奇传话,又未尝不是他二伯在玩“以退为进”的手段。

    今夜的饭局,虽然其乐融融,但此时的沈淮已经心硬如铁,不会为所谓的“亲情”所惑——然而这么想,心里也是轻叹。

    周知白、宋彤要带着直打磕睡的儿子先回去;唐建民去年就正式退休了,这次陪老爷子到东华来,就不忙着再陪老爷子回燕京去,要在东华多住几天看看小外孙,也不住在宾馆里。

    宋鸿军拉住要走的小姑父唐建民,说道:

    “我跟姚莹想要个孩子,只是我妈那边,小姑父能不能帮我做一下工作?”

    “你个浑小子,你多大的出息?”唐建民笑着问道。

    宋鸿军过年就四十了,跟了他近十年的姚莹也有三十四了。

    “你跟小姑先在我妈那里帮我打一下预防针,我先看看我妈的反应,再考虑要不要跟她直接说这事,”宋鸿军说道,“姚莹那边虽然不会完全从影视圈里退出去,但风光十多年,以后也不会有太多的心思放在工作上。”

    “好吧,好吧,”唐建军挥手说道,“我拉你小姑帮你打预防针去。”

    司机将车开到酒店别墅的院子里来,也不用沈淮、宋鸿军他们送,唐建军与周知白、宋彤就直接带了小孩子坐上车走了。

    唐建民、周知白、宋彤他们走后,宋鸿奇与新婚妻子田晓丽也回房休息,宋鸿军跟沈淮说道:“二叔那边看来是真改变策略了啊……”

    沈淮点点头,笑道:“都是我不对。”

    宋鸿军笑笑,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叫人听到墙脚,反而不妙。

    宋鸿军虽然细处不及沈淮,但大局观还是颇强。

    以前二叔宋乔生与田家庚争淮海的位子失利,旁人推四叔宋炳生到淮海来担任副省长,看似对宋家的补偿,实则对宋家极为不利,然而二叔宋乔生没有制止,主要还是希望宋系的政治资源能集中到宋家来。

    这其中除了能让二叔他自己暂时失利,还能继续稳定坐住宋系二代核心的位置之外,未来待宋鸿奇成长起来之后,也能保证有更多的资源往宋鸿奇身上倾斜。

    至少在二叔做这样的决定之时,宋家内部是没有人能跟宋鸿奇竞争的。

    这种种微妙,宋鸿军也早就看透的,而他爸妈都不担任重要领导职务,所以他也就干脆利落的下海经商做事业,不在政途上求发展。

    一切的变数或者说异数,都是沈淮。

    从淮海湾区域合作规划出台之后,宋鸿奇在青沙就失去上升的优势,不要说外部,即使宋系内部也没有人再看好宋鸿奇跟沈淮竞争还有什么胜算可言,之后宋鸿奇的婚变诸事,其实也是二叔那边顺其自然、顺势而为罢了。

    而二叔今晚通过鸿奇所传达的这层意思,也没有明确的意义。

    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成文光都具备担任冀省一把手的条件,二叔此时的表态最多只是锦上添花,也就难怪沈淮不以为意了。

    沈淮因年纪所限,难以在短时间内骤登高位,需要时间慢慢的磨熬,但梅钢已经蔚然成势,与各方枝连展开的合作也仿佛深埋在土壤之下的根系,虽然叫外人难窥其奥,影响力实际更加庞大。

    在三四年前,融信银行曾是国内除诸大国商行之外最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但这几年来为了支持融信集团自身的实业体系发展,大多的金融资源都叫融信集团自身占用。

    融信集团占用太多的信贷资源,又无法提供足够多的协议存款,也没有办法向融信银行注入更多用于发展的资本金,自然也就限制住融信银行进一步的发展。

    相比较之下,业信银行虽然也极大支持梅钢的关联业务发展,但相关合作中的贷款主要流向关联合作方,这使得业信银行除在淮海湾之外,在江东、冀南等地方的发展也极为迅猛。

    业信银行净资产将突破二百五十亿,而存款规模到年底也将正式突破两千亿,超过融信银行。

    业信银行经过两次债转股,股权结构更加分散,梅钢、鸿基以及沈桂秀基金会等关联方持有业信银行股份加起来不到12%,但由于其他股权较为分散的缘故,梅钢系对业信银行的影响力也就更为突出。

    这还没有将孙家长青集团与巴黎银行近10%的持股计算在内。

    看上去,沈淮在国内的影响力,主要还局限在淮海,但业信银行再加上梅钢铺陈开来的产业集群,枝生出去的影响力已经再难叫人忽视。

    老爷子身体也还健朗,以梅钢、业信银行以及宋系固有的政治资源,说是送两个人进局委,也非没有可能。

    也许二叔以退为进,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吧。

    想到这里,宋鸿军也哑然失笑,心里想,二叔三五年前大概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过,他想要谋上位竟然还要倒过来追求沈淮的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