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往事回首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往事回首

    (尾声了啊……)

    沈淮回家洗过澡,又翻出备存的新毛巾、牙刷,另拿了一件刚洗过的衬衫,回到对面楼的房子里。

    也不知道谢芷与谢棠在聊什么,沈淮过来,谢芷拿了毛巾、牙刷,还是那件格子衬衫进卫生间洗漱,她是爱清洁的人,更何况她穿的衬衣掉了两粒扣子,不拿手遮着随时会敞开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谢棠回头见谢芷进卫生间将门关上,压着声音问沈淮。

    “那你们刚才在聊什么?”沈淮都离开好一会儿,还以为谢芷将事情都告诉谢棠了呢。

    “她没说,我也没敢问呀。”谢棠说道。

    沈淮轻叹一口气,说道:“还是你自己问她吧,我不好替她说。”

    “很糟糕的事?”谢棠吐吐舌头,说道,“那我不问了。”

    “不问,过两天,你也会知道。”沈淮说道。

    谢芷与宋鸿奇算是门当户对、“青梅竹马”,谢家与宋家也是需要这桩婚姻加强联系,但这一切都抵不上子嗣传承。

    谢芷跟宋鸿奇没有生小孩,那宋鸿奇跟青沙的那个女人所生小孩子必然就要进宋家的门,沈淮心想,要没有他二伯、二伯母的首肯跟授意,宋鸿奇大概也不会这么快就跟谢芷摊牌。

    谢芷不可能委屈自己,将宋鸿奇跟其他女人所生小孩领回家来养,那她与宋鸿奇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也就彻底走到尽头。

    谢棠说是不问,但坐在餐桌边跟沈淮扯了一会儿,又将话题扯到今晚发生的事情上来,低着声音求沈淮:“你就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着卫生间里的水声停了,沈淮估计谢芷洗过澡在穿衣服,轻叹一口气,将谢芷身上发生的事情说给谢棠听。

    谢棠诧异了半天,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漂亮的大眼睛也是黯淡,心里替谢芷感到难爱。

    “要你多嘴说什么?”谢芷在卫生间里听到沈淮跟谢棠说话,心里百味陈杂,推门出来不满的说道。

    沈淮没想到他今夜这么辛苦,还要看谢芷摆脸色,不愿意去刺激正等着要跟人吵一架发泄情绪的谢芷,只是摊摊手跟谢棠说道:“我就说你不该问我吧……”

    谢棠问谢芷,说道:“你打算怎么办?鸿奇怎么可以这么过份,怎么就能想得出这种馊主意?”言语间对宋鸿奇的作为也是极其气恼。

    “这主意是挺馊的。”沈淮事不关己,在旁边幸灾乐祸的乐呵说道。

    沈淮的态度叫谢芷看了格外恼怒,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口不择言的就厉色说道:“你想想你当年对谢棠做的事,你就是什么好东西了?”

    这话脱口而出,谢芷也感到后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跟沈淮没有关系,但此时对沈淮却有一股难以抑制的莫名怒火,或者是太多的不堪都暴露沈淮的面前。

    没想谢芷将火头发泄到他头上来,沈淮也禁不住脸冷下来,也不想跟今夜绝不好过的谢芷一般见识,但旧日疮疤叫谢芷血淋淋的揭开来,他也难在谢棠面前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坐着。

    沈淮站起来到阳台外,掏出烟来点上。

    谢棠见谢芷莫名的冲着沈淮发火,还将旧日疮疤无情的揭开来,也气恼的骂她:“你发神经啊,沈淮今天又没有惹你。”

    谢芷也知道刚才失言了,但她抹不下脸来去跟沈淮认错,只是坐在那里生自己的闷气。

    看着气氛陡然冷了下来,谢棠也不知要怎么办才能缓和气氛。

    沉默了很久,谢棠才下定决心的跟谢芷说道:“有件事,我藏在心里很久没说……”

    谢芷不知道谢棠想说什么,抬头看着她。

    谢棠看了阳台上的沈淮一眼,咬着嘴唇,说道:“当年,虽然沈淮把我误当作你,虽然我当时还小,但我其实也想尝试那事的……”

    听谢棠说这话,谢芷愣了半天,脑子似叫轮船的桨片打到了,乱成一团:

    当年的情形仿佛电影一般在她的脑子里回放:她练习过高尔夫球往回走,推门进屋,就看到沈淮喝得酒气醺天的将谢棠压在客厅的沙发上扒衣服,认定沈淮正对谢棠不轨,抄起高尔夫球杆就朝那“畜生”砸打过去……

    谢棠垂下头,也不敢看沈淮跟谢芷的眼睛,说道:“你心里明明知道沈淮喜欢你,你却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也一直不给他机会。沈淮那天喝多酒了,跑回来说了很多喜欢你的疯话,我就觉得他可怜。他亲我,除了他把我当成你,我都觉得挺好的。后来你回来,把他打成那样;后来又闹得沸沸扬扬,他又不肯解释一句,就被赶出法国。我知道我跟沈淮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应该发生那种事,我也就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但我心里知道,你们都不该怪沈淮的。”

    谢芷脑子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沈淮站在阳台上,能听到谢棠的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在“他”的记忆里,当年喝醉酒的他确是没有顾忌谢棠的感受,糊里糊涂的做错事,当然,谢棠也没有必要编什么话替他开脱,说到底就像当年谢芷没有将他看在眼里一样,他也未将当年看上去瘦小、脸色苍白的谢棠看在眼里,自然也压根没有在意到当年的谢棠心底可能萌生的什么少女情思。

    当年?当年还真是一团乱麻!

    看着烟头熄尽,沈淮走回来要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谢棠捂住脸,埋头枕在桌上,瓮声说道:“好丢脸呀!”

    “啊?”沈淮不知道谢棠为什么这么说,问道,“怎么丢脸了?”

    “让别人知道喜欢自己的哥哥,还不丢脸啊?”谢棠瓮声说道,连耳根都红得像染过似的。

    沈淮与谢芷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淮只是伸手揉了揉谢棠秀发披散的脑袋,当年那个神情羞怯、瘦小的小女孩子似乎又浮现在眼前,叫他心生柔情。

    “我刚才不该那么对你说话的,我今天的心情真是糟糕透顶了,就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糟糊涂。”谢芷艰难的说道,跟沈淮道歉。

    沈淮还能说什么,就拉了把椅子在餐桌前坐下来,点了一支烟,递给谢芷,说道:“你抽两口,挺管用的。”

    谢芷接过烟,小心翼翼的抽了两口,又问沈淮:“你以前真喜欢过我?”

    沈淮苦涩一笑,要将他的记忆活生生的剥开来,压根就是一个自暴自弃到极点、即使萌生少男单恋情思却又苦苦压抑的典型,他融合了两个人的记忆,也以难抑对谢芷的好感,说到底他少年时期“刻骨铭心”的记忆在起作用,然而往事不堪回首,现在只能淡淡的说道:“你当年骄傲得就像是一个公主……”

    听沈淮这么说,谢芷想到现在像落汤鸡的自己,心里只是苦涩。

    沈淮看着时间都到凌晨了,说道:“我看我还是到后面楼去睡,你们也早点睡吧……”

    沈淮打开门出要下楼去,谢芷喊住他:“我跟鸿奇说好上午就去民政局办离婚,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跟我爸、我妈他们说这事,我明天能不能再在这里住一宿?”

    沈淮将门钥匙解下来,放餐桌上,说道:“没事,这房子里还有个房间多着,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

    回到后面楼,沈淮也翻来覆去差不多到天蒙蒙亮才睡踏实。

    不过大家都以为他夜里留在东华,沈淮第二天也就赖床到中午才起床。

    沈淮自然不会去问谢芷跟宋鸿奇办离婚的事,赶到国金大厦吃过中饭,忙碌了一下午,偷闲跟孙亚琳通过电话,他对当年的往事也十分好奇,在电话里笑着问孙亚琳:“你知不知道谢棠那小丫头,当年挺喜欢我的?”

    “切,谢棠心里再喜欢你,你当年做的事就不混帐了?”孙亚琳在电话不屑的说道。

    沈淮斗嘴斗不过孙亚琳,只能在电话这头嘿嘿而笑。

    孙亚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淮将昨天夜里的事情说给她听。

    “谢芷当年都恨不得将尾巴翘到天上去,现在也是活该,偏偏你死不要脸的凑过去,”孙亚琳对谢芷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回想往事,说道,“不过,你在谢棠跟前,跟谢芷是一样的德性,也不知道你后来怎么就转了性……”

    沈淮心想还真是孙亚琳当年对所有事情看得最清楚,在电话里跟孙亚琳胡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心思惫懒,也不愿意留在办公室里加班,就拿了车自己开回家。

    到街口右拐,将要小区门口时,沈淮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黑色皇冠跟着拐过来,那是谢成江的车。

    沈淮开车进了小区,黑色皇寇要跟进来,却给门口的保安拦住,谢成江从车下来,追进小区里,沈淮停下车,按下车窗看着怒气冲冲的谢成江,不知道他怎么惹到谢成江了。

    门卫那边也看到异常,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派人将谢成江拦下来赶走。

    沈淮也不想闹得太大,让门卫不要拦谢成江的车,让他进来。

    谢成江见沈淮慢悠悠的开着车往小区里走,就是不停下来,也是气得发疯,忘了要回去开车,而是跟着车后面气喘吁吁的追过来。

    到楼前,沈淮将车停下来,谢成江怒气冲冲的跑过来,质问:

    “谢芷是不是在你这里?”

    沈淮蹙着眉头的问道:“碍着你什么事了?”

    见沈淮这样子,谢成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给我下来。”谢成江气不打一处来,揪着沈淮的衣领子就要将他拉下车。

    也不知道谢芷从哪里冒出来,她看到她哥揪沈淮下车,忙跑过来质问:“你干什么?你快把沈淮放开……”

    叫谢芷抓住手腕,谢成江不情不愿的松开手,气急攻心的质问谢芷:“你跟鸿奇,就是要跟这杂碎在一起?”

    “你说话好听点,什么杂碎不杂碎的?”沈淮火毛了,硬绑绑的将话砸谢成江的脸上,他不介意在这里将谢成江揪住打一顿。

    谢成江也不气弱,指着沈淮的脸骂道:“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上前就又要揪沈淮的衣领子。

    谢芷气得发疯,猛的将他哥推开,厉声叫道:“你闹够了没有?我不接你们的电话,就是要你跟爸冷静的想一想,什么原因,你们不会去问宋鸿奇?”又拉住挽起袖管要动手的沈淮,推他坐到车里,说道,“你不要跟我哥打架。”

    沈淮想想自己也真冤,没偷鸡,也没有偷鸡的心思,却惹了一身骚身,又好气又好笑的坐回到车里。

    “你怎么这么下贱!”谢成江叫他妹冷不丁推了一下,脚磕路牙上,差点摔倒,羞恼成怒的骂道,骂出来的话也是口不择言,极为难听。

    谢芷又气又伤心,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家里却跑上门来说她的不是,忍住要落下来的泪水,气疯的跟她哥吼道:“我就是下贱,我就是要跟沈淮在一起,碍着你们什么了?我乐意,我乐意,你们高兴了吧!”拉开车门,就跨_坐到沈淮的大腿上,拉住沈淮的手环到自己的腰间,说道,”你抱着我!”又冲着车窗外的谢成江吼道,“你不是过来替宋鸿奇捉奸吗,都离了婚,他还有什么资格管我跟谁睡觉——你要不走,你爱看就睁着眼睛看吧……”当下就要在车里脱起衣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