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酒疯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酒疯

    沈淮将满嘴嚷嚷着让服务生拿酒上来的谢芷拖出酒吧,拍着她脸颊,问道:“你要不要到厕所里先吐一下?”

    谢芷只觉得有头顶的夜空在转个不停,还有些意识,嘻嘻哈哈的搂住沈淮的脖子,勉强站稳身子,头摇得跟摇鼓似的,说道:“不要,不要,我还能再喝点……”搂住沈淮的脖子又要往酒吧里走。

    沈淮哪里敢再让这姑奶奶喝酒,将她拽住,连搂带抱的往停车的路牙边挪。

    谢芷身材比例好,腿长,但实际身高并不高,穿着高跟鞋,还差沈淮一截,下台阶时,高跟鞋走掉一只,一只脚瘸下来,伸手搂住沈淮的脖子,整个人就像是吊在沈淮的身上。

    虽说谢芷丰满坚挺的胸脯隔着薄薄的夏衣顶在沈淮的肩膀上,叫他很是舒服,但谢芷这副醉醺醺的样子,更多的是叫沈淮哭笑不得。

    不方便在东华开宾馆住,沈淮只能连搂带抱的将谢芷丢到后座上,又将谢芷走掉的高跟鞋捡回来丢车里,关上车门。

    沈淮坐上车,再回头看后座,谢芷已经像似死猪一样蜷着身子睡熟在后座上,丰满的臀部往外拱出来,叫咖啡色的薄质裙布裹得紧绷绷的,有一种要炸开来的感觉,还勒出里面内裤的痕迹,叫沈淮不禁回味着刚才推谢芷到后座里手托在她屁股上的触感。

    沈淮不至于会去占醉得不省人事的谢芷的便宜,看着时间不早,发动车往高速入口方向驶去。一路上谢芷睡得还安稳,但将要到徐城时,大概是醉得太忘乎所以,或者以为到家里,睡梦中叫身上的衣裙团在一起勒裹得不舒服,扯着衣服扣子就开始脱衣服……

    沈淮在高速路上开着车,无法伸手阻止,连呼喝两声,谢芷却是浑然不知,完全没有反应又舒服的蜷着身子睡过去,就见她将自己上身脱得赤条条,衬衣跟胸罩落一旁,背着身子,但腰背曲线优美,肌肤更是雪白得耀人眼睛,光滑仿佛绸缎。

    沈淮只能将后视镜移开些,免得眼睛瞅着后座香艳的情形半道闹出什么车祸来。那样的话,他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好在侧面的车窗都贴着防透的车膜,外面看不到后座香艳的情形。

    沈淮给谢芷的助手冯玉芝打电话,却不想冯玉芝她人在东华,不在徐城。他也不能掉头再回东华,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开,希望谢芷能在中途自己醒过来收拾这“残局”。

    不能将这样子的谢芷送回到谢家那里去,也不能将这样的谢芷带回到他的住所去,万一闹出误会,叫别人撞见了,他还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楚。

    将车开了燕京路,沈淮硬着头皮从包里翻出谢芷的手机,找到谢棠的手机号码。然而电话拔过去,却是谢棠她妈谢佳惠在那里接的电话,不知道谢棠都这么晚了还在干什么。

    这种破事,沈淮懒得跟谢棠她妈说,也不想叫谢棠她妈知道他跟谢芷在一起,没有吭声,就直接挂了电话。

    沈淮左右无计,只能关好车门,跑到便利店里买了一瓶冰冻过的矿泉水帮谢芷清醒清醒。

    再回到车里,沈淮的鼻血差点飚出来:

    谢芷齐膝的一字裙这时候彻底的翻卷上来,裹在腰间,黑色长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让她给褪了下来——谢芷当真是以为睡在自家的大床上,雪白修长的双腿蜷趴在后座上,一条浅条内裤堪堪将她丰满的臀部包裹住,但浑圆曲线却是那么的诱人,而内裤的边缘还有几根卷曲的毛发倔强的探出来,贴在雪白的大腿是那么夺目。

    沈淮顾不得怜香惜玉,坐回到驾驶位上,打开矿泉水瓶,就将冰冷的矿泉水往谢芷脸上淋。

    炎炎夏夜,醉睡过去的谢芷叫冰冷的矿泉淋了脸上,身子先是一僵,有那么两三秒的停顿才猛的跳起来,头“砰”的一声撞车顶上,声音大叫叫沈淮几乎怀疑车顶被给谢芷撞出一个凹槽来。

    这一下撞狠了,谢芷头痛得要流眼睛,瞅着沈淮手里的矿泉水,一时间不明白沈淮为什么要这么冰的水淋她,又痛又恼,气得张口要骂,但顺着沈淮仿佛给定住的眼睛,谢芷才看到自己半裸的坐在后座里,那对坚挺丰满的大白兔就赤_裸裸的暴露在沈淮的眼前。

    “啊!”谢芷尖叫着捂住胸口蹲下来,躺到椅背后,厉声喝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沈淮无奈的说道:“我要拿矿泉水洒你身上,你在后面能把自己扒光了。我要不是定力够强,指不定在半道就成亡命鸳鸯了。你不会一点都不想起什么吧?”

    谢芷抓起衣裳,先遮住身子,虽然头还痛得厉害,但隐隐约约的想起刚才确是她自己误以为到了家里——想到这里,谢芷恨不得找地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今天成了“弃妇”不说,拉沈淮喝酒,还丢这么大的脸,脸烧得通红,只能细声跟沈淮说道:

    “你把脸转过去……”

    沈淮转过身坐好,从后视镜里见谢芷还警惕的看过来,连后视镜的角度也转开,表示对光溜溜的谢芷没有兴趣。

    谢芷藏在椅背后穿衣服,这时候仪表盘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沈淮拿起手机见是谢棠回电话过来,跟谢芷说:“刚刚我拿你手机打电话给谢棠,想让她过来接你回去,没想到是她妈接的电话;我在电话里没有说话就挂了电话……”转过身要将手机递给谢芷,未想谢芷衬衫虽然穿上身,但扣子还没有扣起来,正弯着腰整里裙袜,身子俯下来,两只浑圆硕大的白兔几乎要从胸罩里溢出来,叫沈淮看了一傻。

    谢芷注意到沈淮的眼神,伸手将衬衣先揽起来,遮住在胸口,才接过沈淮递过来的手机,接通谢棠打过来的电话:

    “是我打的电话,喝多酒了,刚才一不小心挂掉电话……”她也不知道谢棠她妈在不在旁边,也就没有在电话说跟沈淮在一起。

    跟谢棠说了一会儿话,谢芷又捂起电话问沈淮:“我们在哪里?”

    沈淮指了指车子侧后的巷子口,谢芷才看到车停的位置就在谢棠家外的巷子口,就在电话让谢棠直接出来。

    谢芷这才确定沈淮对她没有恶意,是想将喝醉酒的她送交给谢棠,是她喝多了在车后座撒酒疯,以为到自家床上脱衣解裙——这么想,谢芷几乎都没有脸再见沈淮,好在没有傻乎乎将裙子、内裤都脱掉,不然只能跳河得了。

    很快就见谢棠穿了一袭长裙从巷子里小跑过来,她钻进车里来,才看到沈淮坐在前面,惊奇的问道:“咦,你怎么跟谢芷在一起?”

    “她是在东华喝多酒了,跟个酒鬼似的,我正好没车回徐城,就开她的车,顺带送她回来。”沈淮说道,他也没有细加解释,由着谢芷跟谢棠细说。

    “怎么会喝这么多的酒?”谢棠知道谢芷是一个自制力比她强得多的人,平日里滴酒不沾,也没有谁能强劝她喝酒,而且谢芷对沈淮一向都没有什么好的观感,很难想象她会在沈淮面前喝成这样子。

    谢棠钻进车厢里,都能闻到刺鼻的酒气,不用猜也知道谢芷今天遇到什么事了,才叫她喝成这样:“我都没见你喝成这样子。”

    沈淮摸了摸额头,额头的那道疤消掉看不见,但摸着似乎还有些痕迹,心里想自己这么倒霉,能遇到谢芷两次大醉如泥。

    谢芷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跟谢棠说今天发生的事情,醉意还没有完全消掉,只是给冰水激了一下,惊醒过来而已;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一下撞猛了,头还是晕得厉害,跟谢棠说道:“我晚上睡你那里……”

    “不要啊,我出来还跟我妈说你让我去你那里睡呢,”谢棠说道,她刚找了借口骗她妈溜出来,自然不想领着醉醺醺的谢芷回去,“你这样子,我妈看到也是你说一通。你衣裳皱巴巴的,还少了一点扣子……”

    衣裙皱是肯定的,扣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扯掉了,谢芷心想她这样子也确实不能叫谢棠她妈看到,但也不能这样子回父母家住去。

    “算了,住我那里去吧。”沈淮说道,有谢棠在,他不怕叫人撞见误会什么,发动车打着方向盘,往月牙湖小区开。

    不过沈淮也没有到他的住所,而是将车停在寇萱住的楼下。

    谢芷虽然才过来一次,但也知道沈淮住处是临湖的那栋复式公寓,却不知道他将车停在前面一栋楼做什么。

    谢棠是路痴,虽然来过,但已经不记得沈淮到底住哪里,下车疑惑的问道:“这是哪里,我记得你住的地方比这栋要矮?”

    后面的复式公寓只有四层,上下两套复式公寓叠在一起,寇萱租的房子是六层的多层公寓,自然要高一截。

    “我家保姆住这边楼上,她这段时间放假不在徐城;你们晚上睡这边最好。”沈淮说道。

    沈淮怎么有他保姆家的钥匙,这点就很叫人怀疑,但是自己的事情已经是一团糟,谢芷也没有心思去管他跟他家的“保姆”到底是什么关系。

    谢棠刚才没有接第一通电话,就是在家里洗澡,谢芷上楼后也是简单洗漱,这里毕竟是别人家,没有新毛巾,她总不能用别人的毛巾,那样会很不礼貌,只是拿冷水搓了搓脸,让醉意稍浅。

    沈淮想将谢芷、谢棠丢下来,他回后面屋里睡去,谢棠可怜兮兮的说道:“你能不能睡外面的沙发?”看谢芷还醉醺醺的样子,谢棠怕她半夜再折腾,照顾不过来,再者在陌生的房子里,她夜里也睡不踏实。

    “嗯,我到后面洗过澡,换身衣服再过来……”沈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