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八章 旧日同学

第一千零八章 旧日同学

    戚瑾馨红着脸,进屋后就将李晓晨拉到一边,将沈淮与副省长马臻远晚上到她家做客的事告诉李晓晨听,她也没有想到晚饭后沈淮前脚离开她家,她后脚跑过来串门,两人会在校园里遇上。

    只是李晓晨哪里知道沈淮与梅钢系那些缠绕的关系,在她看来,沈淮已经不再是霞浦的县委书记,即使他以前参与创办渚江科技大学,但此时也没有理由来干涉渚江科技大学的具体事务,心里想他就算是与瑾馨先后出门无意在校园里遇见,但一起到她家里来串门,两人指不定还有什么关系没有捅破。

    李晓晨差使丈夫赵振江到客厅里与沈淮坐在沙发上宣暄,她拉着戚瑾馨在茶水间里沏茶,隔着玻璃门窥了坐在客厅里的沈淮两眼,问戚瑾馨:“这个沈书记多大了,看着怎么比你还要显嫩?你这水灵的皮肤已经够让人眼馋了,你领一个男人过来,脸看着也像二十来岁的,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凡俗男女活了?”

    “他好像年纪也就不大,好像今年才三十岁。”戚瑾馨都不知道沈淮确定是多大年纪,她对这些事情总是不甚关心。

    “……”李晓晨诧异的又往客厅里窥了一眼,看沈淮的样子,确实只有三十岁左右,只是在她一贯的印象里,县委书记之类的地方官员,多是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还以为沈淮仅仅只是脸看上去略嫩,没想到人家是真的很年轻,顶了戚瑾馨的腰,悄声问道,“那你不觉得人家比你年轻好几岁啊?”

    戚瑾馨头大如麻,现在想想与沈淮一起跑过来串门是有些怪异,难怪李晓晨会多想。她拙于解释,只是羞恼的瞪了非往男女关系上胡搅蛮缠的李晓晨一眼,伸手要去掐她的脸颊,说道:“再胡说八道,我可要掐你了……”李晓晨笑着躲开,差点将茶杯碰翻掉。

    沈淮听到茶水间里的动静,探过头来笑问:“戚老师,你跟李教授在聊些什么呢,这么开心?”

    李晓晨拿托盘端着茶,摆到茶几上,笑着说:“担心沈书记是个讲究的人,喝不惯寻常人家的粗茶,还以为瑾馨能知道沈书记您平时喜欢喝什么茶……”

    沈淮接过一杯茶,看着天青色的茶杯瓷质细腻,就知道李晓晨、赵振江夫妇现在生活安逸且讲究,吹开热汽腾腾的水汽,在热水里滴溜腾转的茶叶形色皆佳,茶香扑鼻,想来是明前佳品,怎么都算不上“粗茶”?

    “我平时喜欢喝嵛山老茶,会不会比这茶还讲究?”沈淮笑着问。

    “那沈书记跟瑾馨真是志趣相投了,我记得瑾馨上回给我们捎来两罐茶,好像就是产自嵛山,那茶确是不错。不过平时家里也没有人喝茶,那两罐茶都给我家老赵带到办公室去了,不然就能投沈书记所好了……”李晓晨说道。

    沈淮从李晓晨与瑾馨两女的神态、话语之间,也意识到他跟着过来串门,是叫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尴尬的一笑,略作解释道:

    “李老师可能觉得我跟戚老师过来有些唐突了,但孙逊校长也确实跟我再三强调过,渚江科技大学要发展,需要有一批像李教授这样在学术上有成就的中青年学者参加渚大。李老师可能不知道,我虽然离开霞浦,但目前还兼任渚大理事的职务,所以刚才在校园里遇到戚老师,说到渚大要邀请李老师这么一个知名科学家到加入渚江,我也就顾不上唐不唐突,坚持要求戚老师带我过来见李教授你一面。”

    虽说淮工大有着种种弊端,但说及学术底蕴还远非新成立的渚江科技大学能比;李晓晨在淮工大也有着相当稳定的事业跟学术研究基础,故而孙逊那边诚心邀请多次,她却无意离开淮工大,自然也不会为沈淮短促的拜访所打动。

    沈淮跟着戚瑾馨过来拜访,主要也是想有个机会跟昔日同学有接触的机会,但别人只当他是权高重位高的陌生人,客气的谈话对拉近彼此的距离也没有什么帮助。

    不过,沈淮也看得出瑾馨与李晓晨、赵振江夫妇,还保持着亲密的同学友谊,李晓晨的样貌跟性子跟当年没有太大的变化,十多年前怕是谁都难以想象文静的女孩子会在学术上有那么坚韧的钻研劲了,成了国内外都颇为知名的青年女科学家。

    赵振江在事业上的成就不如妻子李晓晨,但也是徐城齿轮箱厂的副总工程师,算是这个社会的知识型精英;人也比当年在学校里胖了许多,不再是当年一副竹竿似的削瘦样,待人接物间的应酬话虽不是很多,但气质儒雅、沉静,有着大将风度,叫沈淮知道昔日同学都成长起来。

    只是想着旧日同学再难亲近,沈淮心里也有着萧索的情绪在滋生,看着时间差不多快有九点钟,也不便再继续打扰下去,起身告辞:“时间也不早了,有机会再过来拜访李教授、李工,今天就不打扰了,”又问瑾馨,“戚老师,你走不走?”

    “啊,我跟晓晨好久没见面了,沈书记您先走吧……”戚瑾馨没打算跟沈淮一起离开,欠着身子,送他先走。

    沈淮心想瑾馨大概是不想让别人联想跟他有什么瓜葛,这才故意要在李晓晨家多留一会儿吧?

    沈淮心里这么想,更有一种往事抓不住微毫的萧索,看瑾馨那张叫他魂牵梦绕的脸蛋,看着那双不时在他梦里浮现的美眸,起身拿起外套就告辞离开……

    ************************

    送沈淮出门,听着脚步声下了楼道,李晓晨坐回沙发,又忍不住拿戚瑾馨打趣,笑着问丈夫:“老赵,你觉得这个沈书记是不是对咱们瑾馨心怀不轨?”

    没有沈淮在,戚瑾馨就没有那拘束,恼笑着过来作势又要掐李晓晨的嘴:“你今天就觉得拿我打趣有意思对不?”

    李晓晨从沙发一边滚到另一边躲闪,笑着说道:“我说真的,不跟你开玩笑……”

    “你还能有什么真的要说?”戚瑾馨蜷腿坐到沙发上,气笑着问。

    “我刚打开门,你没有介绍,你们俩站在一起让人感觉真的很相配,不然也不会误会你们俩的关系;我的眼力没有那么差劲……”

    “你又在胡扯,什么相不相配?”戚瑾馨俏脸微红,转过头不理会李晓晨。

    李晓晨将脸颊一缕发丝撩到耳朵后,又凑过来认真跟的戚瑾馨说道:“真的,不跟你瞎说。这些年我跟振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在海文过后,还会有怎样的人能打动你的心?这个答案,我跟振江都一直都没有找到,就在刚才打开门的一瞬间,我差点就以为我找到答案了。老赵,你觉得呢……”

    赵振江说道:“沈书记,无论是说话还是神态,都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特别是他还喜欢喝嵛山老茶。至于他对瑾馨是不是有心思,那我真就不知道了……”说到这里,他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对啊,”李晓晨听着丈夫也认同她的观察,更是得意的附和道,“你没看见他刚才听瑾馨说还要再留一会儿、不跟他一起走时的眼神有多说不出的失望。我当时那个急得呦,恨不得将瑾馨一脚踹出门去……”

    “好了,好了,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戚瑾馨嘴拙,说不过李晓晨、赵振江夫妻俩,闹了大红脸只能求饶,也故作豪爽的说道,“人家权高位重,就算我厚着脸皮去勾搭人家,人家也不会理我这个老女人啊……”

    “当过县委书记就能有了不起啊,这些年围在你屁股后面转的青年才俊,他未必就排得上号呢……”李晓晨笑道。

    “围着瑾馨转的那些青年才俊,倒是真没有人能比得上这个沈书记。”赵振江说道。

    “哦,你又知道了?”李晓晨专心学术,对政治殊无关心,就算知道沈淮在省内的地位跟权势,也不会有多震惊的感受,没想到丈夫赵振江对沈淮还有过了解。

    赵振江也只是听到些传闻,不确定的问戚瑾馨:“这次,就连戚校长也要归沈书记领导了吧?”

    “怎么可能哦,沈淮能到淮工大当校长?”李晓晨摇头不信。

    戚瑾馨说道:“沈淮不是要到淮工大当校长,好像是南湾湖大学城的建设工作,正好归沈淮分管,我爸又有意去做这方面的工作——到底怎么回事,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戚瑾馨对政治也不敏感,甚至特别反感她爸、她姐对权力的过度热衷,平时也不会去琢磨这些事,甚至她到现在,都没有理清楚沈淮跟所谓的梅钢系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很好奇赵振江怎么也知道这事,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刚才看你那样子,好像都不认识他。”

    “没关系就不兴打听了?”赵振江笑了笑,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以前参加市里、省里的会议,还见过他好几次呢,不过这种会议,都是好几百号参加,他也完全不知道会有我这么一号小人物,我也不好意思贴上去跟人家认熟?不过今天过后,我倒是好厚着脸皮去认认门。”

    “沈淮调到省里,好像负责省国资企业改制工作,你们齿轮箱厂是徐城市里的,好像搭不上关系啊,你找他能有什么事?”戚瑾馨不知道赵振江有什么事情能找上沈淮,疑惑的问道。

    “……”赵振江笑道,“我也就随口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