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四章 淮海国资

第一千零四章 淮海国资

    成立省国资管理公司,置入旗下的省国有经营性资产的管理跟运作,就会正式进入程序化管理,与此相关的重大项目建设跟投资,都会在省国资公司的框架之下进行,实际上就会严重弱化徐沛直接领导的省国资监管领导小组的权力。

    然而唯有组建省国资管理公司,总投资高达四五百亿之巨的大学科技园才有近期启动建设的可能。

    徐沛作为省长,要更好的主导全省及徐城市的经济建设跟发展,不想被崔卫平等人像当年他进逼赵秋华那样的进逼,他要为两三年后顺利的接替钟立岷担任省委书记做好充分准备、树立权威,要赢得中央班子认为他在淮海能有所作为的信用,自然也需要更积极主动的姿态。

    接下来几天,徐沛在活动安排密集的“香港淮海周”期间内,抽出时间直接找蒋益彬、李谷、沈淮、郭成泽等人,讨论组建省国资管理公司的可行性及相关方案。

    徐沛还是精于实务的,而蒋益彬、李谷、郭成泽等人都对地方国企改制重组工作也都摸索了有好些年头,各种方案其实都揣摩透了,只是限于条件的不成熟、各方面的阻力以及自身的种种顾忌,没有进行更激进的变革而已。

    变革就意味着会触动一部分人及集体的利益,不是谁都有变革的勇气,但自王源总理以下,计经系能在十数年内迅速崛起,能获得老一辈功勋元老级人物的普遍支持,其实也是被寄望了诸多变革的希望跟期待。

    甚至连一向保守、固化的胡系都要以经济手段进逼之际,计经系要是怯于变革的阻力而畏首畏尾,自然就更难获得广泛的支持。

    其实在前往香港的前夜沈淮跟李谷提及相关方案之后,徐沛思考再三,也确认这是他在淮海能牢牢抓住主动权的最大机会。

    而只要徐沛能下定决心,组建省国资管理公司的框架方案也就很容易就确定下来;不要说沈淮了,李谷、蒋益彬、郭成泽等人,无一不是精于实务的人。

    当然了,不管出于什么因素,徐沛以及计经系都不会容忍未来可能会承接上千亿国有资产的庞然巨物置于沈淮一人掌控之下,不会容忍这么庞大的产业资本彻底的为梅钢系所渗透。

    沈淮有着极强的个人能力及声望,又获得省委书记钟立岷无形的支持,同时梅钢系的资源在淮海省也算是根深蒂固,再加上计经系在计经、国资系统内广泛的影响力以及徐沛等人所掌握的直接权力,两者共同推动做成此事,并非难事,但在促成此事的过程当中,实际的好处也不可能尽归梅钢系所得。

    徐沛设想,也是最初讨论的可行方案,就是在省国投的基础之上组建淮海国资集团,未来的淮海国资集团由蒋益彬担任党组书记,沈淮出任总经理。

    省国投作为省政府唯一授权拥有海外融资权限、有省政府作信用背书、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国资企业,这些年来在海外累计融得十数亿美元的资金,也就是说身上背负着十数亿美元的债务;而同时省国投将融得的资金,主要放贷给省属国企进行产业发展、维持运营,也就是说省国投同时对省属国企拥有近百亿的债权。

    省国投的净资产额度不高,将债务与债权折抵,净资产甚至都不到十亿,但由于省国投具备的特殊性质跟地位,在省国投的基础之上,组建淮海国资集团,更有利于通过重组改制的方式将省国资企业陆续的整合到淮海国资集团的框架之下。

    同时,要在淮海国资框架之下,成立新的控股公司,联合各院校启动南湾湖大学科技园建设,动用的资金数以百亿计,淮海国资除了有在内地的融资渠道还不够,也需要有在海外直接融资的权限——在省国投的基础之上,组建淮海国资集团,融资渠道跟手段无疑更丰富、更有力。

    计经系不想让沈淮在新成立的淮海国资集团只手遮天,要分权,也需要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不然就算蒋益彬担任党组书记,也难以对沈淮形成有效的制衡。

    省国投的框架虽然庞大,虽然也有省政府唯一授予的海外融资权限,有省政府的信用背书,但由于从海外融得的资金主要放贷给省属企业,而省属企业这些年来的运营情况很多都相当勉强,这也就意味着省国投当前的资产结构状况远远谈不上良好。

    亚洲金融风暴,南方好几个省份的国投集团都暴露出严重的问题,背负三百多亿债务的广南国投甚至破产清算,淮海省国投集团虽然当时在李谷的约束之下,没有暴露出什么严重的问题,但这样的资产、财务结构终究是个隐患。

    徐沛也希望能借组建淮海国资集团的机会,将省国投所存在的隐患消解掉,进一步完善监管机制。

    除了省国投之外,淮海融投、东江电力、淮海电气、东狮集团、新原野、东江地产等企业的省国资股权,将第一批置入淮海国资旗下进行统一管理。

    淮海国资组建之后,沈淮担任集团党组副书记、总经理,负责集团运营的具体事务,但除了财务审计权归省财政厅外,蒋益彬担任党组书记,还将与集团党组成员以及重要子公司的一把手组成类似董事会的监督执行委员会,负责集团所有的重大建设及投资项目的审议。

    由于淮海国资的特殊性,管理层还是将由省里直接任命,故而也不可能完全实现现代企业制度。

    而说到南湾湖大学园的建设,则计划在淮海国资旗下发起成立南湾湖大学城控股公司。控股公司将以省财政拔款与各院校共同参与出资的形式发起成立,但除了第一批注入二十亿的资金外,后续五年之内的建设资金由淮海国资内部统筹安排;五年过后待省及徐城市财政宽裕起来,再考虑由省及徐城市财政拨款逐步弥补因建设所欠下的贷款等债务。

    要是第一批就能将淮煤集团置入淮海国资集团旗下,淮海国资旗下所直接掌握的省国有资产净值将超过二百亿,旗下独资、控股及参股子公司总资产将超过五百亿,也可以说淮海省国有资本即将打造第一艘“重型航母”破浪启航。

    虽说淮海省国有经营性资产净值近六百亿,淮海国资第一批能聚集的省国有资产仅三分之一,但这三分之一的省国有资产,包括淮煤、淮海融投、东江电力、淮海电气、东狮集团、新原野、东江地产等集团在内,无一不是各方力量这几年来推动国企改革的主要成果。

    这么优质、这么庞大的国有资产,置入淮海国资旗下统一管理运营,是淮海省前所未有,即使放诸全国也是走在国有资产改革的最前列,沈淮自然不会奢望他能独掌淮海国资的大权。

    除了招商活动以及密议淮海国资成立的事宜,沈淮留在香港的这几天时间,就主要与宋鸿军一起,跟香港的投资机构、投资人见面,希望推动成立更多的产业投资基金。

    **************************

    余薇不清楚在公开的招商活动背后掩藏着怎样的潜流,更不清楚沈淮与徐沛、李谷、蒋益彬、李谷等人已在幕后秘密筹议成立淮海国资的事情,她只看到崔卫平借此行香港的机会,就东绕城高速及南湾湖博览园项目的建设问题,已经与顾泽军进行正式的会谈……

    她相信沈淮也应该在注意崔卫平与顾泽军这几天从往甚密的动向,但沈淮这几天露面的时间不多,即使是副总理赵家华出席活动的当天,沈淮也是出席片刻就抽身走人,没有太多的机会接触,她也就无法试探沈淮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在集中签约仪式的前夜,余薇在宅中设宴,邀请东华众人参加,也派人去给沈淮、宋鸿军等人送去请谏,她这时候才知道沈淮已经当天下午乘飞机离开了香港。

    徐城并没有要紧的事情发生,即使省国资内部发生什么事情,也该是蒋益彬跟沈淮一同返回徐城——在活动还剩最后一天即使结束之际,余薇怎么都没想到沈淮会提前单独离开香港。

    沈淮提前离开香港,没有返回徐城,而是乘飞机赶往石门,跟成怡她爸成文光见面。

    沈淮原打算等招商活动结束之后再到石门跟成文光谈这几天时间以来淮海局势微妙的变化,不过赶巧成怡这几天人从巴黎回到燕京,沈淮就想着在石门跟成怡相聚几天,就提前离开香港。

    淮海局势的微妙变化,跟以往有着极大的不同,梅钢系虽然还是会跟计经系保持有限的合作,但也有可能会被牵涉进派系斗争的漩涡中去。

    此事涉及甚广,一旦梅钢系与计经系的合作,引起胡系的警觉,不仅梅钢系甚至宋系都遭受额外的压力——沈淮自然不会去管他二伯宋乔生那边会不会遭受额外的压力,但成怡她爸成文光未来要争取坐上冀省省委书记的位子,很多事情都需要精密到微毫的算计。

    有些细节性的东西,电话里也没有详尽的交流,故而沈淮需要到石门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