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章 郭成泽的反思

第一千零二章 郭成泽的反思

    计经系与胡系之间的微妙形势,除了郭成泽等个别人外,很多人都不会纠缠更多的心思进去。

    就拿东华市政府秘书长冯至初来说,他除了要比以往更小心翼翼一些,对前程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徐沛能不能顺利担任省委书记,压力不会传递到他身上来。

    他此时更希望到区县担任一把手,这只取决于郭成泽、孟建声在东华对他的支持力度够不够。

    当然了,冯至初也清楚沈淮即使调出东华,但他对东华的影响力依旧是根深蒂固的,非他人能够动摇,故而他能不能到东华的重要区县担任一把手,不能忽视沈淮潜在的影响力。

    招商动员会,郭成泽多少有些心不在焉;冯至初作为市政府秘书长,又是动员会的主持人,表现就活跃起来,扯了很多关于经济发展的话题,多次强调梅钢对东华及淮海湾发展的重大意义,也期待能加强跟沈淮的“党校友谊”。

    对冯至初的小心思,郭成泽还是心知肚明的,但也不以为意,现在形势又陡然微妙起来,计经系需要梅钢能跟他们站在一条阵线上。

    徐沛希望他主动去拉拢沈淮、宋鸿军等人,但他心里多少有些放不开手脚,冯至初能积极主动,客观上算是替他分扰,而他在东华任职越久,也越发能感受到梅钢在东华的根基之深,对淮海湾经济的促进之强,沈淮的强势远不止于他的嚣张跋扈。

    又是一年入冬时节,今年大的经济数据差不多都已经能估算出来,东华市今年国民生产总值即使不能突破千亿,差距也只剩微毫。

    除了在经济规模上整体超越徐城不说,在全国那么多的地级市里,也跻身全国前十,很难想象六年前的东华还是一个发展滞后、在全国地级市仅处于中下流水平的地方。

    只是东华的经济发展又是极不平衡的,总占地面积不到东华市十分之一的梅溪-新浦产业带,就集中了东华逾六成的国民生产总值。

    东华今年的财税总数将有可能突破一百一十亿,但梅溪-新浦产业区直接辐射到的唐闸、霞浦两地财税相加就超过八十亿,西城跟新津两地发展较好,两地财税相加也不到二十亿,

    东华这几年来的外商独资、合资项目激增,达到一千家之多,无论是整体规模还是数量,都恰好占到全省外商独资、合资项目总数的一半;而东华这一千家外商独资、合资项目,有八成都集中在梅溪-新浦产业区域内。

    外商独资、合资项目有五年的税费减免期,故而梅溪-新浦产业带的财税优势跟潜力还没有充分的发展出来——特别是对地方财政增益最大的企业所得税,绝大多数项目现在都还没有开始征收。

    就算梅溪-新浦产业区的产业发展再无新的进展,随着诸多外资独资、合资企业税费减免期的结束,财税总收入也能逐步增涨到一百二十亿甚至更高的水平。

    很显然,梅溪-新浦产业带的产业发展不会就此停滞脚步。

    随着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岚江高速及跨渚江大桥、徐东高速东延段等工程陆续建设,加上申报成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以及一类口岸,梅溪-新浦产业带占据淮海湾经济区核心地位的优势将越发的突出。

    新浦临港产业园区为拓展炼化、钢铁、船舶、重工等产业及新浦港自身发展的需求,新提交的新浦港填海工程规划是计划未来十年时间,往东填出两百平方公里的建设用地——仅填海及港口工程的投资,未来就将超过五百亿。

    而新浦钢铁以东区域的填海工程已经进行得如火如涂,炼钢产能达六百万吨的新浦钢铁二期通过审批,年后就将正式启动建设。

    范文智在接替陈宝齐出任东华市委书记,即使他作为融信系在东华官场上的最为核心、最为重要的利益代表,也不得不承认梅溪-新浦的核心地位,而将此前融信系重点发展的西城、新津两片作为梅溪-新浦区的两翼进行重新定位。

    相应规划的调整,也只是尽可能的将梅溪-新浦形成的产业发展优势往两翼延伸,而不再徒劳的去压制梅溪-新浦的发展。

    范文智接替陈宝齐之后融信系在东华的策略调整,也只能算作识时务。

    钢铁产业不仅在东华市,甚至在全省,都成为支柱产业。

    而在新浦钢铁二期建成之后,梅溪-新浦产业区内就将集中全省近六成、近一千四百万吨的炼钢产能,加上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端,总产值即使不能突破千亿,也将相差无几。

    脱离梅钢,没有得到沈淮的首肯跟支持,陈伟立在市里提出发展“千亿优势产业”概念,说到底就是笑话。

    新浦炼化建成投入运营也有两年时间,虽说新浦炼化的运营情况无需向地方交待,但新浦炼化运营迄今毫无拖欠的累计上缴税收逾十亿,也叫人能明白此项目的运营情况上佳。

    随着新浦钢铁二期工程的建设日期将近,省及东华市对新浦炼化何时启动二期项目建设期待也就逾深。

    虽说梅钢还没有将最终的申请文件提交上来,但大家都能知道梅钢与中海石油对新浦炼化的二期工程项目,已经进入准备阶段,公开的项目论证会也举办了好几场。

    新浦炼化一期,由于建设资金的缺乏,只能算是半截子一体化,化工中间原料的产能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而在公开的资料里,新浦炼化二期会弥补这方面的缺陷,也就意味着二期工程的炼油能力不会增加,投资及经济效益却会倍增。

    投资倍增意味着新浦炼化二期的投资就会超过一百亿。

    梅钢股份整体上市,募集三十亿的资金,为新浦钢铁二期筹足建设资金(钢铁项目建设,自备资金只需要达到40%),虽然不知道沈淮怎么打算为新浦炼化二期筹备上百亿的建设资金,但看到梅钢这些年的发展轨迹,以前梅钢在炼化项目上还有中海石油这么一个重量级的合作伙伴,没有人会觉得新浦炼化二期会拖多久才能上马。

    郭成泽有时候想想也觉得奇怪,宋乔生当年怎么就会想将这么一个能力强悍到爆棚的侄子,排斥在宋系核心之外,难道纯粹是出于私心,将扶持自己的儿子吗?

    要是梅钢能与淮能更好的融合,而非割裂,梅钢系将来能控制的产业规模,炼钢产能逾千万吨、炼化产能逾千万吨、发电装机容量逾千万千瓦,再加上业信银行以及其他产业,将是何等的一个规模?

    只要想想整个产业集群延伸出来的资源跟关系链网,不要说宋系未来抢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席位了,抢两个、三个,甚至在中央领导班子里争一席之地,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宋鸿军控制之下的鸿基产业投资基金,就公共资料而言,投资基金的规模还没有超过二十亿美元。

    论规模,鸿基远无法跟顾家控制近两千亿资产的宝和集团相提并论,但顾家的控制欲极强,旗下虽有大大小小近十家上市公司,直接影响力主要还是体现在对宝和系上市公司的控制之上,对在港华商的间接影响,更多的是顾家数十年来所形成的声望。

    鸿基产业投资基金,更多的是聚集了香港中小投资商的资本。

    梅钢系的发展,鸿基产业投资基金的快速成长、高分红、高盈利预期,以及这几年来宋鸿军积极推动、引荐香港企业、投资机构到东华进行投资,实际使宋鸿军在香港华商群体里赢得不少的声望。

    特别是在这次招商活动中,将正式签约到淮海投资的香港投资人,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受到宋鸿军及梅钢系的影响;不然的话,徐省长也不可能这么别扭、前踞后恭的让他想办法再邀请宋鸿军出席这次招商活动。

    郭成泽原以为让冯至初半道请沈淮与宋鸿军过来参加这边的招商动员会会有波折,但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沈淮及宋鸿军的姿态多相当的谦恭,他心里的忧虑也越发的深重。

    沈淮与宋鸿军一点架子都不拿,说到底还是他们为了争取徐省长支持成立省国资管理公司、推动大学科技园建设——这虽然极有利于徐省长抵制崔卫平的强势进逼,但成立省国资管理公司,无论会加重沈淮重塑省国资体系,在省国资体系内部深深的打上难以抹去的梅钢系的烙痕。

    虽说省委书记钟书记及徐省长现在都支持沈淮在省国资企业改制重组工作中抓权,但这个权力是体系赋予的。

    即使沈淮这时候能提拔任用一些人,但这些人是分散的;一旦沈淮将来调离,沈淮也只能在省国资体系内部保持一定的影响力。

    特别是省国资体系处在山头林立的状况之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沈淮在调离之后,他的影响力就会被迅速的削弱,或者仅仅只保持有限的省属企业之内。

    一旦成立省国资管理公司,沈淮就能将他在省国资体系内部提拔任用的人聚集到一个严密的体系——而在省国资管理公司的框架之下,沈淮要是对省国资体系重塑获得巨大的成功,实在难以想象将来梅钢系对淮海省的渗透会有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