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九十八章 问策

第九百九十八章 问策

    (一更六千字,求月票)

    在徐城入住酒店,沈淮与周裕不用怎么担心会被人认出脸来。

    虽然是三星级酒店,但等人进入房间后手动调制,才有暖气从卧室门顶上的通风口打进来——沈淮却是迫不及待的将周裕按到床上要去亲她。

    周裕的美眸在灯光下有着妩媚的流光,脸颊红染似玉,嘴唇娇艳若滴,叫沈淮身子压上去,一时间有些喘不气来,手撑在他的胸口,想要将他推开些,娇嗔道:“你不是说过来说说就走的吗?”

    “那些骗十六岁小女孩子的鬼话,你都信?”沈淮嘿嘿一笑,见周裕羞涩欲躲,凑脸过去噙住她娇艳的红唇,剔开她的牙关,吮吸她柔滑的香舌。

    吻得周裕娇躯酥软,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搂住沈淮的脖子,香舌暗渡纠缠,丰挺的酥胸剧烈起伏,未待卧室温暖如春,娇躯已是火热

    两人唇舌裹吻,沈淮迫不及待的将周裕的外套脱去,房间里的温度还没有升上来,两人没有立即脱掉绒线衣,但沈淮的手是迫不及待的伸进周裕的衣服里,贴着那温暖、暖滑的肌肤往上摸,将胸罩推上去,将那对弹软坚挺的大白兔解脱出来,抓在手里揉搓,缓解心里对这对丰乳的渴望。

    不一会儿,周裕清澈眼眸里就燃起灼人心扉的情火,迷人的气息、微微的呻吟,在沈淮的耳畔喘动,那丰腴傲人的身躯在沈淮的身下像美人蛇一下微微扭动。沈淮也是情动不己,下面硬跟着木橛似的,要涨开来,隔着长裤就顶在周裕的胯间。

    沈淮抓住周裕绵柔的小手去摸那里,周裕摸到那根硬物,似比记忆里还要粗硬,心里一灼,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心间弥烫,心里想多时不见熬出来的滋味真是极美,但叫沈淮深邃含情的眼睛看着,不好意思又想抽回手,却叫沈淮在那里,手背似乎还能感到自己双腿之间的灼热,仿佛是一眼将要爆发的火山口……

    两人手忙脚乱的将衣裳脱去,周裕丰腴仿佛羊脂一般雪白的娇躯呈现在沈淮的眼前,挺翘的**仿佛雪白浑圆的玉碗扣在胸前,修长结实的双腿,没有一丝赘肉的柔软纤腰,双腿之间乌黑油亮的毛发间似藏着露水的闪光,叫沈淮心跳如鼓。

    两人迫不及待,也不想其他前戏,站在床前的沈淮就将周裕的双腿打开,扶着青筋爆露的虬首抵上那花露溢渗处,身子往里一抵就挤得周裕身颤心乱,仿若身置云端,抑不住的呻吟也是从檀口流泄,沈淮也是**蚀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裕才从那剧烈的痉挛中重新活了过来,脸红得像傍晚的火烧,感觉沈淮那根将她一**捣上云端的物什,此时像死蛇一般被她挤出来,忍不住觉得好笑,却又感觉有东西从身体里流出来,怕弄脏床单,忙将沈淮从身上推开,背过后去拿床头的纸巾夹到股间,然而这时才发现床单上已经是湿了一团。

    周裕也未想到会湿成这样,但见沈淮不怀好意的看来,羞得满脸通红,将沈淮的贼眼遮住,拉被子遮住那团湿痕……

    这时候,周裕听到她放在挎包里的手机在震动,她伸手去拿手机;沈淮看着她迷人的背部线条跟丰满隆起如丘的臀,又禁不住从身后将她轻轻搂住,问道:“谁的电话?”

    打开手机,周裕见来电显示吓了一跳,熊黛妮四个电话打进来,她刚才都没有听到,给沈淮看熊黛妮的号码,说道:“完蛋了!”就像被捉奸在床似的,小心翼翼的拔回去:

    “黛妮,我刚才在房间里洗澡,都没有听到你打电话给我。”

    沈淮凑过去听熊黛妮在电话那里说道:“怕你晚上在酒店住不习惯,还想让你到我家里来住呢……”

    周裕心虚的跟熊黛妮聊着天,沈淮也是作贼心虚,就将周裕搂在怀里,听她跟熊黛妮说话,在旁边也是大气不敢喘。

    也恰在这里,沈淮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有电话打进来。

    周裕想捂住通话孔都来不及,沈淮忙不迭的从床上摸起来去掐电话,人差点栽地毯上,拿起电话见是徐建打过来的,也不知道他这时候有什么事情,就听见周裕还在那里跟电话那头的熊黛妮掩饰:“没人啊,没有什么声音啊,你听岔了吧……”

    沈淮到卫生间去接徐建的电话,才知道徐沛跟其他人见完面,这时候想起来要见他,曹政江打电话给徐建,问他现在在哪里。

    沈淮穿好衣服,见周裕还在跟熊黛妮通电话,示意他要出去一下,怕有人会认出周裕的车,就没有拿床头柜上的车钥匙,拿了一张房卡就出了门。

    ******************************

    沈淮跟周裕也就在宾馆里胡搞了一个小时,都没能歇一下口,又坐车赶回到省迎宾馆。赶到省迎宾馆都还没有到十点钟,李谷、曹政江、蒋益彬、鲁俊生以及徐沛的秘书郑吟今等人都还在,但今天参加酒店的其他客人,都回房间或者离开省迎宾馆各自应酬去了。

    沈淮走进休息厅,见大家脸色都有些沉重,搓着手坐下来,问道:“徐省长喊我过来,有什么事情?”

    “这次的签约活动,会临时增加两个项目,你知不知道?”徐沛问道。

    “是吗?都没有人告诉我,”沈淮假装欣喜的问道,又问蒋益彬,“不会是跟省国资企业有关的两个项目吗?”

    李谷都不确定沈淮是真一点都没有觉察,还是单纯在徐沛跟前装痴卖傻,见徐沛省长的脸色似乎也不信沈淮的这番说辞,他只能耐心的细作解释:

    “省高速公路集团就将徐城东绕城高速公路勘测设计工作做完了,但缺少建设资金,一直都没有启动。为弥补建设资金的不足,省里年初就决定将徐城东绕城等几条高速公路的建设、运营列入招商引资项目,但招商情况一直都不是很理想。这次招商活动也没有打算在这几个项目上有什么突破,不过就在酒会之前,崔卫平书记与胡林跑过来,说融信想将东绕城高速的建设、运营承接下来……”

    东绕城高速公路,是徐东高速经西岭县引出支线高速往南,跨江后从渚南新区东南绕过,与京江高速干线衔接,这段高速公路虽然才五十公里路程,但要跨经渚江,投资超过二十亿。

    就目前而言,在全省道路交通投资里,徐城东绕城高速还没有排在最优先的位置上——不过就算融信这时候不抢着做,到明年沈淮也会想办法去部署推动东绕城高速的建设工作,既然融信将这事抢过去,沈淮乐见其成的。

    融信与宝和要想抢先在南湾湖新区概念上落子,融信以BOT模式承建东绕城高速项目,并不出人意料。

    融信系有融信银行为支撑,并不缺乏资金供足,但缺少前景可期的项目去需要稳定的规模盈利,大规模进军内地的基建市场,也符合他们的发展方针,更关键的东绕城高速是打开、确定南湾湖新区建设发展格局的关键一步。

    东绕城高速启动建设之后,不仅能在紧挨着南湾湖新区的东侧形成一条跨渚江快速通道,使从东华、沂城过来的车辆,能快速从徐城东南绕行过江,与东线高速干线接驳往江东省去,更关键的在于能与从徐城西郊通过的东线高速干线,与北郊通过的徐东高速形成将徐城围合在内的闭环,确定未来徐城城市发展的大格局。

    东绕城高速建成之后,徐城的城区主干道自然就理应往东、往南延南与东绕城高速衔接,形成快速出城干线,这也将直接刺激主城区往东、往南延伸发展,有利于南湾湖新区更快更早的成形。

    “国务院也明确要持续加快各地的基建,融信以BOT模式进军基建市场,倒不出人意料啊,东绕城高速尽早建成,徐城也能走上发展的快速道。”沈淮不想去揣测徐沛内心的想法,只是客观的评价这条路建设对徐城的客观意义。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是什么项目?”沈淮又问道。

    “还有一个项目还没有确定下来,不过崔卫平书记这次去香港,会跟宝和置业及顾家进一步接触洽谈,”李谷说道,“就是位于南湾湖新区规划核心的国际博览园项目。在酒会之前,听胡林以及代表宝和置业的顾泽雄说,宝和置业对内地的旅游地产跟商业地产开发,有着浓厚的兴趣,也看好徐城未来的经济跟城市发展,要是崔卫平书记此次跟顾家接触顺利的话,宝和置业有可能替市里无偿建设国际博览园……”

    国际博览园是南湾湖新区规划里的核心项目之一,市里计划在南湾湖以西建设一座占两千余亩、综合湖景公园、娱乐、展览、会展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建设群。

    不过在南湾湖新区成熟之前,博览园的早期旅游观光功能会更突出一些,与东绕城高速一起,可以说是南湾湖新区的核心启动项目。

    不过这种项目早期盈利前景很差,没有附加利益跟条件,没有哪家大企业会跑出来承建。

    就跟梅钢系当初在渚南南岸承建白雁矶游乐谷项目一样,建设鹏悦现代城,先建旅游观光功能更强的白雁矶游乐谷,与无偿捐建的渚南新区行政集中区一起,主要是在渚江南岸初步的聚集人气,完善周边的基础设施及环境建设,并将渚南新城的框架先确定下来,然而在框架内开发大规模的住宅、商业建筑,进行盈利。

    宝和置业承建国际博览园,模式其实跟梅钢系建设鹏悦现代城一样,以周边数千亩建设用地作为无偿承建博览园的交换条件,其盈利主要集中在后期这数千亩建设用地的开发上。

    徐城市没有能力去承担国际博览园的建设重任,但要启动南湾湖新区建设,将周边建设用地与国际博览园捆绑在一起交给有实力的大企业一起捆绑开发,无疑是当前能够接受的模式。

    白雁矶游乐谷,在缺乏主题游乐园的徐城跟淮海省,还是有相当盈利前景的。

    国际博览园的盈利前景更差,同时又比白雁矶游乐谷的规模大得多,占地超过两千亩,建成下来差不多要投入六七十亿的资金,差不多要将周边五六千亩建设用地捆绑在一起,才有可能满足融信跟宝和的胃口——难怪余薇说融信跟宝和这次会将南湾湖的精化一口吞掉,原来她还是知道一些核心信息的,只是试探他的心思更重一些,没有将信息都透露给他知道。

    “这么看来,南湾湖新区要提前启动建设了啊……”沈淮搓手说道,他除了这么说,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好。

    “喊你过来,就是将这两件事告诉你一声。”徐沛说道,沈淮对此事没有什么态度,他即使有些失望,但事前也是能预料到了,在这种事情也没有办法强迫要求沈淮表什么态。

    徐沛都不能公开施加阻力,沈淮又能表什么态?

    ***************************

    沈淮就在省迎宾馆耽搁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走出省迎宾馆要拦出租车回酒店找周裕之时,李谷坐车从里面出来,招手让他上车。

    “徐省长身上的压力很大啊。”

    听着李谷的话,沈淮让司机将车窗打开些,掏出烟来,跟李谷两人在后座点上,又将烟跟火机递给前排的鲁俊生。

    “淮海能吸引这么大的投资商,对地方来说是件好事,南湾湖新区早一天启动建设,对徐城的发展也是一件好事,”沈淮说道,“我到淮海工作有些年,跟你一样,对这地方有感情,还是希望大家能携起手来推动地方的发展……”

    “携手共同推动地方发展,这个是不错,”李谷笑道,“你说说看,怎么携手共同推动地方发展……”

    “南湾湖虽然不大,却是南湾湖新区地理划界的核心点,他们在湖西岸搞博览园,徐省长在东岸搞点什么动作,不就行了?”沈淮在李谷倒不去卖什么关子,笑道,“南湾湖新区规划还是徐省长在徐城当市委书记时提出来的,崔书记即使能抢一时的风光,也没有办法跟徐省长争功啊。”

    “现在就推动大学科技园建设?”南湾湖新区从提出概念到今年已经有两年时间,具体的规划建设方案已经出炉好几稿,只是博览园跟大学科技园这些大型建设项目都还停留在图纸之上。

    徐城市里还是习惯将大学科技园项目称作大学城,主要是想在南湾湖以东为徐城的高校建设新校集中区,再辅以产业、商业、住宅上的配套,规划大学科技园建成之后能容纳25万师生,整体要能容纳40万人口,是南湾湖新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要压制崔卫平的风光,在南湾湖东岸搞什么动作,就是提前启动大学科技园的建设——这不仅涉及徐城的城市建设,也能将淮海省的教育、科技、文化产业发展都大踏步往前推进。

    鲁俊生听沈淮跟李谷提到大学科技园,转回头说道:“大学科技园总投资要超过五六百亿,一期启动少说也要上百亿的资金。这笔钱都要省里来投,就算各家银行愿意承担贷款,也挤不出这么大额度来啊……”

    几大国商行每年放给淮海省的新增贷款就一百多亿,已经给分得干干净净,就算让各高校自行负债承担新校区的建设,推进速度也将是极慢。

    让各高校自行到大学科技园负责新校区的建设,功劳也集中不到这边的头上来;省里负责集中建设,是能将政绩都捞过来,压制崔卫平他们的风光,确保徐省长能顺利接替钟书记担任省委书记,但省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集中财力?

    “往后大学招生还要进一步的扩大,淮工、淮师、理工等高校的旧校区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教育投资必然要进一步的扩大,但是教育部的投入有限,主要还是依赖于地方投入,”沈淮说道,“照我的看法,迟做不如早做,咬咬牙也就做了。”

    李谷摇头而笑,说道:“你说起来真是轻松,大学城由省国资来负责投资建设?”

    “省国资承建不是不可以,但我要什么政策,徐省长那里会都给?”沈淮笑着问道。

    “……”李谷警惕的看了沈淮一眼,问道,“你要什么政策?”

    “成立省国资管理集团,大学科技园投资公司,可以放在省国资管理集团旗下进行运作……”沈淮说道。

    李谷轻叹一口气,说道:“你这一步跨得太大了,阻力大啊。”

    鲁俊生开始还不知道沈淮的意图,但听李谷的感慨,才猜到沈淮成立省国资管理集团,实际是要模仿新加坡的淡马锡模式,将所有的省国资企业都置入省国资管理集团旗下进行资产管理,彻底的实现政企分开。

    “不追求一步到位,可以慢慢来,”沈淮说道,“淮海融投、东江电力、东狮集团、淮海电气这些省里控股、参股、但不是省国有独资的企业,其中省属国有股权资产理应集中到一起进行监督、管理。”

    鲁俊生也不知道徐省长会不会同意沈淮这个的建议。

    东江电力虽说省里控制近三成股权,但这三成股权主要分散在电力集团与淮煤等旗下。

    省里对淮海融投持有近五成的股权,但这近五成的股权分散于淮煤、省钢等省国资企业旗下。

    省里持有淮海电气六成股权,但分散于省电力、仪电、机电等集团旗下。

    省里目前持有东狮集团近六成股权,但分散于省汽、省国投等集团旗下。

    省里对东江地产倒是独资持有,但省政府直接掌握对东江地产管理层的任命,省国资办只有举荐权。

    ……

    成立一家机构将这些省国资股权集中起来监督管理,将监管、董事、理事等控股企业管理层任命、派出以及参与重大项目及资产投资的决策权,对控股、参股企业的审计、考核权,都集中到省国资管理集团旗下,自然是更符合监管原则,但成立省国资管理公司将这些省国资股权集中起来,就是将上述权力从省钢、淮煤、电力集团、机电、仪电、省汽等山头手里强制收缴过来,怎么可能容易通过?

    这还只是第一步;这往后沈淮推动省国企重组改制,每走一步,省国企的股权资产都将往省国资管理集团集中,到最后甚至连省钢、淮煤、电力等强势省国资集团都必然统统置入省国资管理集团旗下……

    也只有到这一步,直接掌握省国资管理集团的沈淮才称得真正的省国资掌门人。

    鲁俊生早前就在国企工委基础管理处工作,对省国资体系的情况了然于心,心想这或许这应该是地方国企改制的一个方向,但他难以想象此时施行这个方案的阻力会有多大,不能确定徐省长会强势支持沈淮的这个计划。

    李谷沉吟片刻,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到香港后,我们再谈这个问题吧。”

    听李谷这么说,鲁俊生也知道他有些被沈淮说动,心里想,徐省长当前面临的局面也确实窘迫,不然也不会临时将沈淮喊过来问策。

    沈淮这也算是将策献出来,用不用,就要看徐沛他自己权衡了。

    沈淮再回省迎宾馆没有开车,也不想让李谷、鲁俊生知道他这么还要去酒店会人,他跟李谷在车里又聊了一会儿,就让李谷的司机开车送他回家,他到家取了车之后再开回酒店。

    沈淮离开酒店时拿了房卡出门,也不知道周裕有没有睡下,没有再打电话,到酒店直接拿了房卡打开门,就见房间里灯光幽暗听见一声警觉的喝问:

    “谁?”

    听着不是周裕的声音,沈淮的脑子有些卡壳,打开灯就见熊黛妮从被窝里坐起来,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而周裕则将自己蒙在被子下不露脸……

    沈淮站在玄关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