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宴请

第九百八十八章 宴请

    拍片检查没有什么问题,包扎过,谢成江就安排车先送被撞司机及妻子回家。他平时是不屑理会区粮食局副局长这样的角色,但今天的事情是他托请北塘区委副书记周伟民出面打电话找人出来帮助调解,天色已黑,也不能不近人情的连一顿饭都不请就拍着屁股走人;而周伟民那边的人情也要表示一下。

    谢成江也不清楚沈淮跟浦成集团的这个郭经理到底是什么关系,也就先打电话联系沈淮,再安排饭局的事情,临了拉着郭庭也一起坐车赶到尚溪园。

    沈淮是在他们进了包厢之后,才姗姗来迟,谢成江也没有办法说他什么。

    “北塘区的周伟民,可能要过一会儿才能过来……”谢成江见沈淮过来,告诉他还要等北塘区委副书记过来。

    “沈主任您好,我是北塘区粮食局的陈德林,刚才还没有认出您呢,真是不好意思,”北塘区粮食局副局长陈德林欠着身子,诚惶诚恐的双手伸过来跟沈淮打招呼,说道,“周书记刚打电话过来,他在会场要过一会儿才能脱身,让我们先把酒喝起来,不用等他。”

    谢成江倒还罢了,徐城能让沈淮在酒桌上空等的人可没有几个。

    陈德林也是到医院才知道省国资办副主任沈淮竟然也在现场,当时也是吓了一跳。能参与这样的饭局就是他天大的荣幸,也知道像沈淮这样的人物不会将他陈德林放在眼里,但他要在北塘区混下去,就可不想让周书记责怪他不会做人,这会儿也是忐忑不安得很。

    “没事,我们等周伟民过来,”沈淮都不认识北塘区委副书记周伟民,而陈德林刚才在车祸现场时的那一番作态也叫他难有什么好感,不过也不会就差再等那么一会儿,笑着跟拘谨坐在一旁的郭庭说道,“今天还是麻烦郭经理你了。”

    “老周也是我街坊,没有什么事,大家都开心。”郭庭小心翼翼的说道,他都不想掺合这样的饭局,但刚才也是推脱不去,走进尚溪园的包厢坐下来,才越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只能强笑着跟沈淮说话。

    也是到医院之后,郭庭才知道金鼎集团总载谢成江与肇事车主谢芷是兄妹,而谢芷又是省国资办副主任沈淮堂兄、江东省青沙县委副书记宋鸿奇的妻子。

    至于谢芷出车祸,沈淮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别人的解释说是到东市巷办事恰好路过,而所谓办事就是到东市巷找郭庭——郭庭虽然没有戳穿沈淮,但他自己是完全不相信沈淮的“谎言”。

    郭庭与沈淮接触的机会,说起来也有两次:

    一次是陪同祁建成以及北汽的谈判代表等人到新市街吃饭,在东方广场楼下的停车场,看着祁建成叫沈淮当成孙子训。

    一次是随同赵沫石在省迎宾馆,看到身为省长徐沛座上宾、与省政府秘书长曹政江将成为儿女亲家的赵沫石在省迎宾馆,看到赵沫石在沈淮面前锐气尽折。

    以前只听说过有关沈淮的传闻,但就这两次短暂的接触,以及后续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改制重组诸多动作中,北汽出局、东狮在改制方案正式获得省市部门批准之前,就实际着手兼并、整合原野的乘用车部门,郭庭才算是真正认识到什么才是强势人物,也陆续从更多的渠道了解到梅钢系在淮海省的影响力实际已经渗透到何等的地步。

    两次接触,郭庭都没有机会,甚至说都没有资格在沈淮这样的人物面前开口说话。

    浦成集团虽然没有完全撤出,也会出资参与东江精化可转债的收购,但不会直接参与改制重组,而且三五年内也不会再去试水轿车市场,郭庭的使命自然已告终结。

    他身上浦成集团轿车项目负责人的光环也随即褪去光芒,变得黯淡无光,即使在浦成集团,他也成了过气人物,三月底之后,他在集团连赵沫石说一次话的机会都不再有,郭庭实在想不到什么理由,高高在上的沈淮亲自赶到他家里找他这个一个过气小人物。

    何况为了逼迫刘继周在改制中让出东狮汽车厂的股份,便于浦成集团能控制东狮,几次都是他出面当恶人,想来刘继周、刘建也是恨他入骨,沈淮此时重用刘继周组建东狮集团,郭庭此时的心态,更是要防备沈淮会对他有什么恶意。

    郭庭猜测沈淮今天就是无意间看到自己站在围观的人群里,然后在谢成江跟前借自己掩饰他跟堂嫂谢芷之间那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郭庭这么想着,小翼与沈淮说话之间,也是暗中观察他跟谢芷之间的神态。

    说实话,沈淮说经过东市巷是专程坐车来找郭庭,谢成江也是将信将疑。

    他看郭庭身材矮敦,四十岁不到,前额已是发稀,脸颊削瘦,穿着一件深色皱巴巴的夹克衫,看上去实在是其貌不扬得很,言行举止也谈不上什么气势跟神采,眼睛倒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态。

    虽然原野与东狮改制的方案,暂时还没有得到最终批准公示,但谢成江也能从不同的渠道,了解到其中的一些细节。

    浦成集团赵沫石想试水轿车市场,说到底打的还是借改制投机取利的心思。

    这个郭庭说是赵沫石请到浦成集团负责轿车项目的人选,但到浦成集团意图早就被沈淮完全挫败的今天,他这一号不甚重要的角色应该说已经没有太多的价值。沈淮胜券在握,赵沫石那边也不可能再搞什么小动作,沈淮私下来还有什么必要再跑过来接触郭庭这么一号人物?

    当然了,事关谢芷个人的私密,谢成江也无意打听得太详细,只当沈淮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真是巧合,当然,这些年谢芷对沈淮是什么态度,他也是清楚的,不相信谢芷会背着鸿奇跟沈淮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这一桌人坐下来,心思各异,寒暄也是十分勉强,都找不到什么话来说。

    谢成江想到沈淮早就到尚溪园来,应该是跟陈丹在一里,说道:“陈丹也在店里,要不请她也一起过来吃顿饭?”

    “请陈丹出来,你不会是想赖掉不请这顿饭吧?”沈淮笑道,陈丹刚才在电话里就说她不想露面,他“强迫”陈丹出来应酬做什么?他现在只想着等吃过饭,然后到陈丹的办公室,好好的“收拾”她一顿。

    听沈淮这么说,谢成江也只是一笑了之。

    这会儿,包厢门叫人从外面推开来,一个国字脸、头发朝后梳得油光镫亮的中年男人探头看过来,眼珠在包厢里的人脸上扫一圈,落到坐在里角的郭庭身上,拍着大腿喊道:“还真是你郭庭,赵麻子说看到你走过来,我还以为他看瞎眼了呢,没想到你真跟陈局长也跑到尚溪园来吃饭……”

    尚溪园即使是宁海路上屈指可数的高档餐馆,但郭庭作为浦成集团的中层管理人员,这边又离他住处很近,他在这里遇到一两个熟人,实在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这人走进来,郭庭的脸色变得极为窘迫、尴尬,看样子恨不得找道门钻进来,躲开这人。

    来人推开门走进来,挨着桌子而立,手揽上陈德林的肩膀,问道:“陈局长,你跟郭庭今天是谁请客啊,粮食局啥时候也这么阔气了?”

    “今天是金鼎集团的谢总请客……”陈德林不自在的帮着介绍。

    来人大概没有听清楚“金鼎集团”是哪几字,就隔着大圆桌,大大咧咧的朝谢成江伸手过来:“原来今天是谢总请客,我是张德华,在北塘区政府负责后勤管理局工作,郭庭是我连襟,过来跟你认识一下。”

    北塘区后勤管理局,是隶属于北塘政府办下的二级机构,都不能称之为“局”,论级别还不如陈德林这个粮食局的副局长,却是一个很多人巴望、非跟领导有亲密关系坐不上去的肥差,也难他走进来待陈德林也颇为随意。

    只是这种人物还入不了谢成江的眼,谢成江不喜欢这么粗鲁无礼就闯进来的人,但听说跟郭庭是连襟,也只是微微蹙起眉头,隐忍的欠起身子与他握了握手:“认识了。”

    来人看满桌子也就谢成江像个人物,眼睛扫过沈淮、谢芷等人一眼,以为无关紧要陪酒的,没等陈德林出声帮着介绍,他就瞅着谢成江旁边的空座位,十分自来熟的坐去来,找谢成江寒暄:

    “郭庭是我的连襟,他以前在省汽工作,我还能巴结得上他隔三岔五喝两杯酒,他现在发达、到浦成集团工作去了,当了徐城大佬赵沫石的爱将,连我也不爱搭理了,要不是在这里遇到,我都好久没看到他了……”

    说到这里,张德华又问郭庭,

    “你负责的轿车项目有眉目了没有,浦成要成立轿车公司,你还能过去当老总不,怎么最近的消息让我听着有些悬啊?新成的省国资办,听说新的副主任姓沈,是很厉害的角色,吃相比周大年还难看,要叫停你们的项目?我前些天遇到省汽的老祁,整晚上,他都在骂姓沈那小子的娘。浦成的事要是黄在那个狗娘养的手里,你在浦成还能混得下去?上回周书记请你到北塘区负责企业办工作,你还拿姿态不乐意,现在你想再进北塘区,都没有你的位子了。”

    郭庭见张德华过来,还偏偏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都恨不得拿只茶盅塞他嗓子眼里去才痛快。

    祁建成给沈淮在东方广场楼下的停车场当成孙子训,背地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话,但张德华不明就里,闯进来为挤兑他就将这些破事捅出来,郭庭实在不知道沈淮心里会怎么想?

    陈德林脸色也是极为难看,窥着沈淮的脸色去拽张德华的衣角,心里暗叹:姓张的就是这张臭嘴关不了闸。

    沈淮却是不动声色的问张德华:“张局长也是认识原野汽车的祁总?”

    “我们这尴尬不叫原野汽车,都叫省汽,”张德华挥手说道,“省汽的老厂就在北塘区,是北塘的支柱企业。北塘区好些干部都是省汽出来的,我以前也在省汽工作,我们北塘的副书记周伟民从省汽调到北塘当常务副区长的,我跟着调出来……”

    “原来周伟民也是省汽的啊,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沈淮颇为感慨的问郭庭,“省汽倒是出不少人才啊,刘继周也是省汽培养出来的。周伟民此前有请你到区政府负责企业办工作,你怎么没有答应,反而去了浦成?”

    省汽从六十年初开始建成,迄今近四十年历史,背后缠绕的关系倒不是外人一时能摸清楚的。只是沈淮这么问,郭庭则是窘迫之极,又不能不回答:

    “我个人的性子还是不大适合政府工作,从省汽出来,所以去了浦成。”

    听郭庭的口气,眼前这个年轻人看着身份不低,张德华屁股抬起来,隔着桌子问过来:“对了,还没有请教你叫什么?”

    沈淮笑着说道:“张局长要是认识省汽的祁总,打个电话叫他过来吃酒,我就是那个叫他躲在背后骂娘的那个姓沈的小子。”

    张德华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猴子,从座椅子跳起来,难以置信的盯着沈淮看,又赶忙轻扇了自己一耳刮子,说道:“嗨,你看我这张臭嘴,整天除了胡说八道就没有其他大毛病,沈主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怪罪,我也是前些天听姓祁的在耳边唠唠都唠糊涂了……”

    沈淮自然也不会跟张德华这么个角色治什么气,只当他是个有趣的人,指着谢成江笑着说道:“你身边这边金鼎集团的谢总,张局长要不要重新认识一下?”

    张德华这下子总算是将“金鼎集团”四个字听真切了,抬手又想扇自己一耳刮子,想不通刚才怎么就没有听出来,还以为是那家皮包公司的老总……

    谢芷今天心情本不可能算好,这会儿见张德华甚是滑稽的当着沈淮的面左一个狗日的右一个狗娘养的,沈淮还不得不装大度,也觉得好笑。

    她倒是知道沈淮接到她的电话时,人就坐车在附近,而且他就过来找陈丹也没有必要刻意隐瞒,兴许就专门是奔郭庭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来的。

    她心里想:这个叫郭庭看着其貌不扬,但除了叫赵沫石招进浦成集团负责轿车项目外,之前的北塘区常务副区长、现在的北塘党委副书记也曾找过他,想他进北塘区负责企业办工作,想必真是很有些能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