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大年夜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大年夜

    刘继周、刘静父女走后,沈淮将东狮汽车的相关材料略作整理,打算年后抽两天时间好好的研究一下。

    “这个赵沫石同意刘继周个人持有10%的股权继续留在东狮,看来他也相当欣赏刘继周这个人啊……”成怡泡了一杯花茶,挨着沈淮而坐,颇为感慨的说道。

    “赵沫石的眼力自然不会差,”沈淮挨着成怡柔软的腰肢,说道,“刘继周要是一头狮子,赵沫石却想他变成驯良的狼犬,这矛盾就难以调和了。”

    “只是赵沫石已经有所动作了,大概不会轻易放手吧?”成怡担忧的说道,赵沫石与徐沛的关系密切,沈淮此时与徐沛之间的裂痕再加大,不能算是什么好事。

    “赵沫石有着以小搏大的心思,只敢拿两三亿出来小玩一把,真是没有资格当我的对手。”沈淮浑不在意的笑道。

    见沈淮意态踌躇的意志,成怡对他也是充满信心,这些年来沈淮至少在这方面从没有给人失望过。

    沈淮想起一件事,说道:“我年后不方便直接去东狮汽车厂,倒可以让人搞一辆东狮皮卡过来开开,看看刘继周造车的水平,到底怎么样?”

    “那你打电话让人将车送过来。”成怡说道。

    沈淮想是这么想,但他也不能为了试乘东狮皮卡的性能,就自己掏腰包去买一辆,要是从刘继周那边借车,肯定是车况经过千挑万选的,而除了刘继周那边,可能也就朱立或陈桐那里会用得上这种货轿两用的小型车——想想作罢,沈淮说道:“到年后再说吧,你难得回来陪我过春节,不忙着考虑这些事。”

    两人总是聚少离多,沈淮也不想在成怡难得在徐城的时间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公务。不过,跟寻常家庭到除夕夜有很多传统的仪式要办不同,沈淮与成怡连家里的春联都忘记贴,置办了一堆年货,也是纯粹是为了到商场凑热闹。

    家里做过卫生之后,两人闲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下午三四点钟,天又阴下来,街上也变得冷清,叫人没有逛街的欲望。沈淮与成怡就窝在家里,拿电脑光盘看电影,不时接一两通打进来拜年的电话。

    孙亚琳今年是计划从香港飞回巴黎过春节的,但到下午四点钟打电话过来,抱怨飞往巴黎的国际航班延误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落在机场上,身边连个秘书、助理都没有。

    成怡就在电话让孙亚琳回徐城,跟她与沈淮一起过春节。

    也不知道孙亚琳是不是就想着到徐城来,还是恰好下午四点钟香港就有飞徐城的航班,孙亚琳满口答应下来,要成怡、沈淮六点多开车到机场去接她——现在公司连司机都放年假回家了,孙亚琳回徐城来过春,也只能是沈淮、成怡亲自开车去接。

    看完一部电影,看天又下起雪来,阴霾的天空看着暮色降临得特别早,五点钟左右就像是入了夜。

    时间虽然还早,沈淮与成怡闲着也是无聊,就开车出了小区,缓慢行驶在下雪的街道上。大年夜,街上没有什么车辆跟行人,街灯也是早早的亮了起来,偶尔天际有烟花耀上天空,惊亮沉寂的新年夜。

    开车到机场,沈淮将车停在机场边的林荫道旁,小叶杨经冬不凋,还有茂密的枝叶,将街灯下的林荫道遮得幽暗深邃。

    成怡将橙色风衣脱下来,在开着暖气的车里就穿着一件粉色的绒线衣,依在沈淮的怀里,叫沈淮的手托起下巴,两人甜蜜的接吻,叫沈淮下巴的胡茬子蹭在脸上,微微刺痛的感觉直觉这一刻时光静好,就想这一刻能静止下来。

    成怡香腮脂滑如玉,有着淡淡的脂暖幽香,沈淮的手没处落,就在按着她高高耸起的乳峰上。

    由于大冬天都穿比较厚的衣裳,成怡坚挺饱满的双峰又不畏下垂,早晨起来图方便,里面就没有戴胸罩。

    隔着柔软的绒线衣跟内衣,沈淮双手能极好的感受成怡胸部坚挺的弹性。

    即使成怡过来这几天,两人夜夜欢爱,但就像贪欢不足的小孩子,这么亲昵的坐在车里,心间还有那么销魂蚀骨的情欲在流淌。

    “要不咱们不管孙亚琳了,先回去?”沈淮见成怡腮染如霞,眼眸迷离情欲绽放,微微喘息,将绒线衣高高撑起的胸脯在剧烈的起伏,咬着她的耳根子,亲热的问道。

    成怡摸着沈淮微微刺手的下巴,没有理会他下面撑起高高的帐篷,知道他是想赶在孙亚琳过来之前,再欢爱一番,心里羞涩的横了他一眼,娇嗔道:“都说了开车过来接她了,怎么好意思让她打车过去?”

    “你怎么就在电话让孙亚琳也到徐城来过春节,我还想我们俩这个春节过二人世界,多她一个多扫兴啊。”沈淮佯作无意的问道。

    成怡抬起头,看着沈淮的眼睛,说道:“现在虽然也不能常跟你在一起,但心里能念着一个人,就没有以往一个人在国外那种空落落、心无挂处的感觉。我曾经也有一年除夕夜因为飞机延误一个滞留在机场里,机场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难过都想躲到卫生间里哭一场。孙亚琳看着比谁都要坚强,但她打电话过来,不就是怕一个人被孤零零的扔在机场吗?咱们捡她回来。”

    说到这里,成怡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然而在这时,有一辆红色奔驰拐进林荫道,成怡怕有人看到她跟沈淮在车里亲昵的样子,忙收拾衣裳,坐到副驾驶位上,然而那辆奔驰在路口的位置停下来,没有再往这边开。

    这年头,徐城市里像成怡这种高尔夫车轿车已经是很寻常见,但鲜红色的奔驰在徐城市可不常见。虽然谢芷那辆红色奔驰在嵛山进过水,送进厂大修之后,就没有再见谢芷在东华开过这辆车,但除了谢芷那辆红色奔驰,沈淮在徐城、东华,还没有见过同一款同色车型。

    隔得有些远,看不清车牌号以及车里坐着的人,沈淮看了成怡一眼,成怡也疑惑的问道:“会不会是谢芷?她怎么也拐到机场边的小道上停下来?”

    车窗玻璃有反光,看不见车里坐有几个人,沈淮笑着问:“要不我们开车过去捉奸?”

    “都跟你似的?”成怡不忿的掐了沈淮一下,倒也没有制止沈淮开车过去。

    *****************************

    谢芷疲惫的将额头抵着方向盘,不知不觉眼泪滑落下来,感觉到有车在旁边停下来,才转过头,见沈淮嬉皮笑脸的脸从他车里贴着车窗看过来,倒是给吓了一跳,忙伸手将脸颊的泪水抹掉。

    看到谢芷满面泪痕的坐在车里,沈淮推开车门下车想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谢芷不想她不堪的一面落在沈淮、成怡的眼底,慌乱踩油门想要逃走,沈淮不意叫后视镜狠撞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差点给挂倒。

    谢芷这才惊惶失措的刹住车,跳下车,忙慌乱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你的。”

    沈淮揉着被撞了生痛的肋骨,问谢芷:“你怎么了,这么惊惶失措的?好在我下车慢一点,不然就让你整个车从我身上辗过去了。”

    成怡下车来,见沈淮没有什么事情,宽下心来,再看谢芷狼狈不堪的样子,关心的问道:“谢芷姐,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有,”谢芷狼狈不堪的摇了摇头,说道,“刚下车,就是心里突然有些感触,叫你们看见,真是不好意思。”

    沈淮听谢芷说她刚下飞机,又见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车里,隐约也能猜到些什么,就没有再说话。

    成怡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谢芷,拉着沈淮,小声的问:“她跟鸿奇真是分居了?”

    沈淮心想也应该是如此,谢芷跟宋鸿奇分居应该已经挺长时间了,但两人在家人面前又不得不保持和睦共处的样子,谢芷除夕夜回徐城却又不能回父母家过春节,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她实际上孤零零的一个人,心情自然不会好受。

    沈淮猜测,谢芷甚至有可能跟宋鸿奇从燕京一起乘飞机回来,然后在机场各自开车离开。

    “孙亚琳等会儿要坐飞机回徐城;谢芷姐,你跟我们一起吃年夜饭吧,人多也热闹些?”成怡邀请她说道。

    谢芷看了看沈淮,想拒绝一个人坚强的离开,但实在不想在下雪的除夕夜一个人开车返回东华那寒冷、没有人气的公寓里,就没有作声。

    “外面怪冷的,我们都坐车里等吧。”沈淮说道。

    谢芷坐回她自己的车,沈淮上车跟成怡说道:“我那里都成小动物救助中心了。”

    成怡拍了沈淮一记,让他坐副驾驶位上,她坐驾驶位上,将车窗打开一条缝,跟谢芷说话。

    孙亚琳乘六点半的飞机赶到徐城,飞机下来稀稀落落的就没有几个人。

    平时看到谢芷牙尖嘴利的孙亚琳,这时候看到谢芷,出奇意外的没有说什么,四个人分乘两部车返回月牙湖小区。

    刚到楼下停好车,谢芷就接到一通电话,她小心翼翼的问沈淮:“谢棠说也要过来吃饭?”

    沈淮猜想谢棠多半是知道谢芷跟宋鸿奇分居的事情,除夕夜找借口溜出来陪她,谢棠说要过来吃年夜饭,他也不能说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