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三章 班子

第九百七十三章 班子

    听到敲门声,沈淮让唐宝成他们进来。

    虽然在年后就要成立的国资办企业处、产权处两个部门归沈淮分管,他在人事任命是有更大的话语权,但显然也不可能完全照他个人的意思去走。

    国资办成立后,将新增六个处级部门,工委内部有四个推选名额,蒋益彬等人都希望照常规办事,从担任副处级职务的干部中进行选拔。

    在李谷调离之后,有几名处级干部都随同调到徐城市政府工作,而随后调整上来的处级干部都是蒋益彬的嫡系,特别是基础管理处,包括蒋卫平在内,一正三副四个处,沈淮都不想用。

    虽然省政府那边催了好几次,要这边尽快拿出推选名单,但沈淮这两个月就借口不熟悉情况,在人事问题上不发表一点意见。

    蒋益彬见再拖就要过年,他不能让徐沛省长有他不能掌握局面、无法与沈淮等人配合好工作的错觉,最终只能松口,同意将推选范围扩大到行政副处级,这样唐宝成、姚远就进入处室部门负责人的推选范围。

    企业处、产权处两正四副,除了唐宝成、姚远以及顾春来、甘勇两人担任副职之外,还有两名副处职务将从计委、经贸委分别调一人过来担任——这个,沈淮到时候也只能负责接收。

    看着难抑激动的唐宝成等人推门走进来,沈淮指着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徐建,介绍给他们相互认识:“徐建是新浦港投资集团的副总经理,国资办成立后,我打算把他调到秘书处担任副处长,协助我的日常工作,你们要在一起打交道,今天就提前认识一下……”

    沈淮未来在国资办的工作重心不会局限在内部,他更主要的还是想推动整个淮海省的国资体系往前大跨步的发展,在工作上需要有能力且能信任的助手帮着协调各种工作。

    在适合的几个人里,秦大伟那边要留伍浩在淮海融投,王卫成难得有独挡一面的机会,沈淮希望他留在霞浦更扎实的积累基层工作经验;宋晓军给陈兵留住推动临港新城的建设;徐建的行政级别虽然较低,但他早初就担任县航运公司的经理,基层管理及企业运营的工作经验都很丰富,这时候恰是到了更高层次扩大视野的时机,沈淮就决定将他调到新成立的国资办秘书处担任副处长。

    唐宝成、姚远一听徐建的职务,就知道他是沈副书记的老部下,一定也是十分得到信任,才叫沈副书记调到身边来工作,都热情的与他握手。

    在一个圈子里,核心永远都只有一个,其他人级别都是次要的,跟核心人物的亲近疏远,才最终决定他们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高下。所以唐宝成、姚远都不会幼稚的认为徐建调到国资办,只是担任副处长,看他样子也就三十七八岁,他们就能有所怠慢。

    沈淮示意唐宝成他们自己到休息区拖椅子,围到他办公桌前坐下来。他拿出烟来,先自己点上,然后让唐宝成、姚远他们自取,说道:

    “我到工委也有小两个月的时间,大家相处都还算愉快。推选名单想必你们都看到了,事前没有跟你们沟通,没有征询你们的意见,也确实是因为名单的最后确定有些波折……”

    唐宝成与姚远对望一眼,直到今天之前就是蒋益彬书记所信任的嫡系蒋卫平、苏平等人,也都是一副心思不定的样子,他们就能猜到最终的推选名单就是今天才最终确定下来的,而且他们俩可能就是最后一刻才进入部门负责人推选名单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怪沈淮没有事前跟他们打一声招呼?

    即使他们刚才在电梯及过道里磨蹭了一会儿,想叫激动的心情能稍稍平复一会儿,但还是能感觉到心脏难抑激动的在砰砰乱跳,怕说话声音有颤音惹笑,便都坐在那里听沈淮继续往下说,

    “年后二月二十二日国资办就会正式挂牌,省政府会在那天之前颁布国资办及主要处室负责人的人事任命,”沈淮说道,“除了处室负责人之外,下面科室负责人的名单也需要在那之前明确下来。企业处、产业权的科级职务人选,主要还是我来挑选,但我想交给你们四个人去负责。除了在工委内部挑选精通业务、有担当、作风过硬的骨干外,我希望能从下面的企业、研究所选拔一批有基层管理工作经验的骨干补充进来。你们之前在基础管理处,都有对应的搭钩企业,相信你们对这些企业的基层骨干都有接触,时间很紧,我希望你们赶在年前将这事做起来,年后我才有时间跟他们见一面……”

    李谷之前到国企工委主持工作,还没有打破原有的人事框架——这框架往往是最难打破的——而在当前的机关作风浸淫之下,工委内部基层工作人员里真正能用起来的人还是太少了。即使从现在开始就加强人才的培养,沈淮也希望能从企业挑选一些没有沾染机关风气的基层管理骨干开始。

    “从企业选人,大概多少比例?”唐宝成问道。

    “三分之一吧。”沈淮说道,他也不想让徐沛、蒋益彬觉得他要将企业处、产业权完全打造成他姓沈的独立王国,科级职务还是要确保大部分从内部选拔。

    沈淮将国资办筹备方案的相关材料,给唐宝成、姚远、顾春来、甘勇各一份,又跟他们谈了很多在筹备方案之外,将来企业处、产权处可能开展工作的一些设想。

    不知不觉间,都过了下班时间,夕阳沉到西边的建筑群里。

    沈淮看了看腕表,说道:“都这么晚了,看来你们今天也没有庆祝一下的准备,今天晚上就我来做东吧。”

    *****************************

    开车经过省交广大厦,也是极巧,唐宝成的爱人文兰骑着自行车从单位里出来,看样子也是刚从单位下班回家里去。

    国金大厦设有一层餐厅作为国企工委跟省国投的共用食堂,但是中午提供一顿工作餐,不供应晚餐。

    沈淮隔三岔五都会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才离开,成怡不在徐城,他回住处也是空荡荡一人,没有便利的单位食堂,吃饭就成了每天都要面临的难题。

    唐宝成调回徐城,房子给了前妻,与现在妻子文兰住的房子,还是交广大厦分配的小套公房,就离国金大厦不远的小区里。这两个月里,沈淮除了应酬、餐馆、外卖或者方便面之外,还去唐宝成家里蹭了好几顿晚饭,跟他爱人文兰也是认识了。

    成怡的那辆高尔夫在徐城闲着也是闲着,沈淮早晚都是自己开车,不让司机专车接送,这会儿看到唐宝成的爱人文兰骑车过去,刹车停到路边,招呼文兰一起到新市街找地吃饭去。

    文兰也不敢让沈淮他们等久了,就将自行车锁在马路边上了,坐进车里笑着问:“今天怎么是沈书记您请客吃饭啊,是不是沈书记又高升了?”

    “我可没有高升。”沈淮笑道。

    姚远跟唐宝成的爱人文兰也是熟悉,开玩笑说道:“今天本来是你家老唐请客,但想到你平时就给老唐那么一点生活费,可远远都不够我们今晚吃的——沈书记才开车带着我们往交广厦这边转,就看能不能将管账的你逮住。”

    文兰跟唐宝成是高中同学,电台里听着声音亲切,实际也已经过四十岁了,眉眼间都细细的皱纹。

    沈淮还能记得她早年在省人民广播电台做主持时的声音跟栏目内容,叫他想自己在淮工大的那段岁月最大的业余爱好以及能消费得起的娱乐爱好,就是每夜都听电台广播了,想想那时的文兰,可能也就二十四五岁吧。

    新市街北面有美食一条街,有着琳琅满目的餐馆,但这个点过去车子难停。沈淮他们就将车开到东方广场楼下的停车场,打算从东方广场穿一条街走过去。

    “老唐,你在工委这是升职了,都有专职司机了啊?”

    沈淮要停进去的车位很狭窄,唐宝成与爱人文兰先从车里下来,未料刚下车,就有人从后面大声的招呼过来。

    沈淮与姚远也随即下车,那人看到姚远,又笑着走过来揽住姚远的肩膀,招呼道:“姚科长也在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姚科长你跟老唐怎么都在东方广场啊?我听老同事说,新来的副书记很器重老唐啊,说这次老唐妥妥能捞到一个副处。我开始还以为别人胡说,没想到老唐你今天真有当领导的派头,都有专职司机啊。老唐,你今天倒是要跟我说,你是怎么去拍新来副书记马屁的?说来让我跟姚科长学学,以后我跟姚科长,还好拍你的马屁啊。”

    沈淮倒是不介意被误会成司机,但眼前这个男子看着也有四十岁左右,偶尔碰到他就极力拉姚远一起挤兑唐宝成,也想知道他跟唐宝成到底有什么恩怨。

    姚远颇为尴尬的指着沈淮介绍:“祈总,这就是工委新来的沈书记。”

    姚远的话,就仿佛一记重锤,咣铛一下,当下将这人的下巴都砸碎在水泥地上。

    “哦,你就是原野集才的祁建成,”沈淮现在对工委及系统主要企事业单位的人事情况已经是了若指掌,听姚远说这人姓祈,又跟唐宝成、姚远共事过,当即就想到他就是三年前调到原野汽车制造集团任职的祁建成,打量了他两眼,也没有主动伸手的意思,淡淡的说道,“我是沈淮,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