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章 一石入湖

第九百七十章 一石入湖

    (求月票)

    新的副书记走马上任,照理来说,介绍跟交流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但处室负责人整个上午都在会议室闭门开会,就叫科室工作人员很是意外了。

    由于部门负责人都在,大家不敢随意溜小号,但互相串着办公室,讨论头头脑脑在楼上闭门可能是讨论国资办的组建。

    说到这个,大家也是满心兴奋。

    此前国企工委在省直系统里,只能算小部门,五个职能处室总共才五六十人,每个正县处级官员手只有七八杆枪,说出来也真是十分的凄凉。

    虽说国资办的筹备方案还没有正式公布,但作为内部人员,多少有所了解一些相关内容。其他不说,仅从五个处室扩编到十一个处室,科室工作工员可能扩充三四倍都不止,这就很值得大家兴奋一把。

    以往工委是僧多粥少,实权职务又差不多都会给空降而来的省领导嫡系人员占去,而内部的一些老机关,在位子上空磨了好些年,却是难得提拔升迁的机会。

    虽然说办公室里大多数人如今都是主任或者副主任科员,但始终都是科员,没有机会走上领导岗位,也就进不了另一个被光环笼罩的阶层。

    扩编到十一个处室,照一正两副算,也就是说要额外再增加十八个处级领导职务,这还不够叫大家兴奋跟沸腾的?

    唐宝马坐在办公桌后,拿着玻璃罐头瓶改作的茶杯,小口喝着浓俨的碧螺春,听着别人兴高采烈的讨论组建国资办的事情,不过去凑热闹,但要说他不动心,那纯粹是自欺欺人。

    他推测新增加的六个处室,会从经贸委、计委等部门挑一批干部来担当领导职务,会从省属国企选拔一些人,但多少也会从内部提拔一些人。

    这对以往空出一个处级岗位就能让大家拼得头破血流的局面,也确实挺鼓舞人心的,但是就算这次内部会有三五个提拔名额,依旧会是僧多粥少的局面。

    大家聊得兴起,过道里有脚步声走来,也没有人觉察,直到办公室门被推门,大家才嘎然止声。

    基础管理处处长蒋卫平,看着办公室里乱糟糟的模样,有些尴尬,讪笑着跟沈淮说道:“大家知道沈书记您今天会过来领导大家干工作,都难免有些兴奋了。”

    沈淮看着办公室里一溜人或站或立,或半个屁股搭在办公室上,手里或烟或茶,十分的悠闲,也不介意这乱糟糟的情形,笑道:“这么看来,大家都认识我了,就不用再自我介绍了。不过我对大家都还不是很熟悉,蒋处长,你挨个给我介绍一下……”

    “刚刚召开的党组会议决定,我们基础管理处以后的工作就由沈书记分管领导……”蒋卫平见办公室里的人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又刻意强调了一下,然后再从办公室门口挨个给沈淮介绍基础管理处的工作人员。

    然而蒋卫平这一句话,在众人心里惊起无数的波澜:

    国企工委虽然有五个职能处室,但权力核心主要就集中在基础管理处。

    包括制定相关规范性文件,推进省属国企改制及重组,推进省属国企现代代制度建设、完善提高治理结构,推动国有经济产业布局极结构战略调整,制定省属国业职员及管理者收入分配办法及组织实施,建立和完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指标体系,通过规划、预决算、审计、统计、稽核等,对国有资产进行有效监管,以及对省属国企管理经营者业绩进行考核、奖惩等种种国企基础管理工作,都集中在基础管理处。

    从国企工委刚组建开始一直到前任书记李谷,都是直接抓基础管理处的工作,李谷调到徐城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之后短短一个多月里,基础管理处的工作都是向继任者蒋益彬直接汇报。

    由于基础管理处这么重要,又有惯例在,兼之蒋益彬是新省长徐沛的人,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蒋益彬以后还会直接分管基础管理处的工作,很多人都卯足了劲,想争取能成为蒋益彬的嫡系,谁能想到突然冒出这么一出戏来?

    办公室的众人都有些面面相觑,眼睛瞅着蒋卫平,甚至以为是蒋处长在跟大家开玩笑。

    蒋卫平他自己还没有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呢,但他也知道蒋书记不可能主动将基础管理处的分管工作让出来,更可能是徐省长或者省委钟书记的直接授意,那就完全不是他们下面能改变的事实。

    蒋卫平挨个介绍,沈淮挨个握手,交谈几句话,这间大办公室里的一圈人介绍下来,已经十多分钟过去。

    唐宝成刚才坐在自己的位置,没有凑到前面去聊天,也是最后才介绍到他跟前,沈淮握着唐宝成的手,跟蒋卫平说道:“我对基础管理处的工作还不熟悉,老蒋你要负责日常工作,我也不麻烦你。这里有谁对处室业务更熟悉一些,那就让他来专门帮我熟悉一下工委的各项工作流程。”

    沈淮还握着唐宝成的手,蒋卫平也只有顺水推舟的说道:“老唐是我们处的业务骨干,调到工委之前,也在企业担任过副厂长,业务精通,实践经验也足,沈书记您有什么不了解,可以找老唐了解……”

    “那好吧,那以后就要麻烦唐宝成了。”沈淮在唐宝成的手背上轻拍了两下,才松开手,就与蒋卫平先走了出去。

    听着楼道里脚步声渐远,办公室里就有眼光老道的老机关,走过来一副相怨不仗义的模样,敲打唐宝成的肩膀:“老唐啊,你可是跟我们老哥们都在打马虎眼啊,沈书记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倒是跟我说说看啊。”

    唐宝成注意到站在一旁边的冯建锋瞥过来的眼神似有恁怨,似乎认定他跟沈副书记认识,早上在电梯里故意看着他跟赵维娟出丑、冒犯沈副书记。

    唐宝成自然不会理会冯建锋的恁怨,但晕乎乎的脑袋里也有一种警醒,并不清楚沈副书记故意将他拉到旋涡中心,是真听了李谷书记对他的评价有意提拔,还是想利用他将基础管理处的水搅浑掉?

    即使心里忐忑,但唐宝成也知道这可能是他难得的机会。

    沈副书记只身赴任,想在错综复杂的工委体系内劈荆斩棘、开创局面,即使有利用他搅乱局面的意图,但他也未尝不是没有借这个机会获得沈副书记信任的可能。

    唐宝成这么想定,与办公室里敷衍说笑了几句,就着手准备一些沈副书记可能需要用得上的材料。中午到食堂,唐宝成看到沈副书记跟蒋益彬、蒋卫平、苏平以及省国投的高层坐在一起吃饭,他就没有不识趣的凑过去。

    书记办公室都在顶楼,唐宝成也没有办法窥得沈副书记办公室有没有其他人,等到下午两点钟,他拿起准备好的简要材料,就上楼去敲门。

    “进来。”

    听着门里声唤,唐宝成推开办公室门,赫然看见协调处处长的陶永新跟他妻子赵维娟拘谨的坐在沈淮的办公室里。

    “宝成,你手里是有关管理处业务说明的材料?”沈淮见唐宝成推开门,见他要退出去,招呼他进来,将材料接了过去。

    沈淮将材料随意翻看了两页,才对陶永新、赵维娟说道:“不用特地道什么歉,所以不打不相识嘛,赵副主席也是很直接的人,我怎么会怪罪她?整栋办公楼就四部电梯,在上下班高峰期,也确实太拥挤。现在整栋楼不到四百人办公,以后五百人、六百人办公,怎么办?超重了谁上谁下都没有什么规矩。所以,我上午就直接跟蒋书记说了,北楼那两部专用电梯以后要放开来,不能再限制只有书记跟省国投老总才能乘坐。我跟蒋书记说,这也是赵副主席代表工会的建议……”

    赵维娟涂得颇厚一层脂粉的脸,叫沈淮说得也是青一道红一道,拘谨的拿小半个屁股搭在沙发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恨不得地上有道缝能让她钻进去,然而这个歉她又是非过来道不可。

    然而看唐宝成进来,赵维娟打心里也将他恨死,暗道别人都说唐宝成是只咬人不叫的狗,自己怎么就没有早觉察到?

    唐宝成自然知道赵维娟这个心眼狭小、又偏执的人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沈淮教训赵维娟的同时,竟然第一天直接跟蒋益彬书记提撤消专用电梯的事情,他也是暗暗心惊,都说沈副书记在东华作风“蛮横直接”、大刀阔斧,看来还真是不虚。

    “我跟唐宝成还有事情要谈……”沈淮抬了抬手,示意陶永新、赵维娟可以离开了。

    唐宝成也不看陶永新、赵维娟的脸色,随后将办公室的门合上。

    沈淮将唐宝成拿过来的材料丢到一旁,拿起桌角另一份材料,示意唐宝成拖把椅子坐到他办公桌的对面,问道:“我看你的材料,你以前在仪电集团云河分厂分管生产、安全等工作。在你分管工作期间,工委以及仪电集团对云河分厂的业绩评价都是相当不错,你后来怎么就主动申请调到工委来工作了?”

    唐宝成也知道档案里写有他申请调动的原因是因为爱人跟小孩都在徐城工作、学习,但沈副书记既然问起,自然是不相信档案里写在明面上的缘由,尴尬一笑,略带苦涩的说道:“原因很复杂,主要还是我之前的爱人误会我在云河私人感情有问题,希望我能调回徐城工作。我结婚比较早,小孩子当时正读初三,是人生比较关键的时期,我想着以前扑在工作上的时间太多,也没有尽了责任,也应该调回来……”他也不知道年纪轻轻的沈副书记,能否理解这种家庭生活背后的辛酸。

    沈淮作为人生有经历的人,自然能从唐宝成简单的几句话里听出更多的东西,说到底也是很正常,个人作风历来都是攻击对手最有力的工具,唐宝成也许能洁身自好,但他的对手只要让他的妻子相唐宝成有这方面的问题,就能闹得他鸡犬不宁,不过他此前也没有详细的问过唐宝成的家事,不清楚他已经离婚的事实,问道,“以前的爱人?我听说你现在的妻子,省交广电台的主持人文兰,是你的高中同学,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开始就在一起的呢?”

    “调回徐城工作两年后,我还是跟前妻离了婚,”唐宝成苦涩笑道,“我跟文兰还是去年才在一起生活的;没想到沈书记您也知道文兰啊。”

    “哦,偶尔会听文兰主持的电台节目,有一次跟李谷坐车,就是听你爱人主持的电台节目,才偶尔听他提起文兰是你的爱人,我就记得了这事。但没有想到会有这些曲折,”沈淮笑道,“我还想找你随意的聊一聊,没想到倒成打听你家的八卦了。”

    唐宝成笑笑。

    “好吧,我们把八卦放到一边……”沈淮将唐宝成的人事档案丢到一边,又将唐宝成刚才拿过来的材料拿起来。

    唐宝成还以为沈淮要跟他了解工委的运作情况,也是坐直身子准备听他提问。

    “我在上任之前,手里是有一份人员名单的,你是其中之一,”沈淮没有跟唐宝成聊工作流程的事情,单刀直入的说道,“国资办最快会在年底之前正式成立,工作要开展起来,局面要打开来,没有时间空耗在僵持跟无谓的明争暗斗上。机关作风之下,即使自己受委屈,去打破僵持的局面,也未必会受待见,但僵持的局面确实又需要有人去打破,在机关里工作了越久,越少人有这种勇气。很多小事上的处理细节,都能体现一个人的秉性,所以我跟你今天才是初处见面,就想想问一问,你愿不愿意给我当助手?”

    唐宝成没有早上在电梯里的无意举动,会叫沈淮的印象这么深刻。

    他并不确认沈淮所说的“助手”,具体是指什么,但机会摆在眼前,自然也不会放过,点点头,说道:“谢谢沈书记您能信任我,我一定会努力工作。”

    “省属企业有一百多家,我一家一家的走,也要走大半年的时间,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沈淮说道,“重组,推动企业改制的工作还要进一步深化,省直属的国资企业,我以为保留三四十家就足够了,你这几天拟一份重点名单给我。这份名单暂时对外保密,我不希望看到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

    唐宝卫听沈淮的吩咐简单,但知道这项工作并不简单、容易,他要是对当前的国企改制趋势、对省属国企的经营现状及潜力以及省内经济产业未来发展格局有深刻的认识,怎么从一百九十二家省属国企里挑选出三四十家重点企业拟一份名单出来?而这份工作他要是做得不能叫沈副书记满意,以后自然还是难谈重用,他也不确定沈副书记手里的那份人员名单,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人,但想来这些天或直接或托人踏破沈副书记家门想得到提拔任用的人,不会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