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潜流

第九百六十九章 潜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李谷推开咖啡馆的大厅走进来张望,沈淮从座位上站起来摇手示意:“李主任,我在这里。”

    咖啡馆里还坐着许多客人,他们听着门口的动静,都下意识的望过来,见站在门口的中年人以及从座位上站起来的青年,两人都穿着普通的棉质浅格子纹短袖衬衫、深色长裤,皮鞋也都灰蓬蓬的,看着平淡无奇,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都很快将视线转开。

    李谷绕过装饰意味更浓的木质栏杆,走到沈淮这边来,看到桌上放着一对瓷质精致的咖啡杯,却没有看到成怡的人,问道:“成怡她人呢,我这是打扰到你们了吧?”

    “刚遇到两个熟人,成怡先开车送她们回去了。”沈淮请李谷坐下来,喊服务员将茶水单拿过来。

    李谷猜想大概是两个沈淮都不方便直接打发走的熟人吧,他坐下来,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水单,点了一杯铁观音,说道:“你出的点子,我跟庞云松说了,庞云松会跟中海石油那边联系,不让你做恶人。不过,中海石油那边要是不成,还要指望你啊。”

    “这又能赖到我身上来啊?”沈淮问道。

    “我刚跟庞云松从徐书记那里回来,徐书记话里的意思,要是有可能,还是希望你能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发展领导小组及区域合作的协调工作上来。”李谷说道。

    “我这人性子毛糙,最不擅长的就是协调工作,”沈淮问道,“徐书记怎么想着让我做这些事?”

    “发展领导小组以及加强地方横向联合的工作,最终还是要放到省政府的框架之下,组长及成员自然是要由省长及范围内地市党政正职兼认,但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放到省政府办公厅之下,办公室负责人,也就是将来要负责发展领导小组协调工作的,估计会还是由省政府一名副秘书长兼任……”李谷将相关筹码说出来。

    沈淮抬头看了李谷一眼,见笑道:“你就是帮着徐书记忽悠我吧。”

    省政府副秘书长在全省那么多副厅局级干部里,含金量绝对不能算低的,甚至不比地市常委、省直机关党组副书记或常务副职差多少。

    要想在仕途上有更好的发展,无论是积攒人脉还是资历,省政府副秘书长都是极佳的选择,更何况身兼省政府副秘书长职务,同时也负责淮海湾发展领导小组及区域合作的协调、组织工作,还能兼顾到梅钢系未来的发展,这可以说是徐沛能塞到他手里极佳的好处。

    只是接下来徐沛会接替赵秋华主持省政府工作,而他老子又是省政府副省长,他吃饱了撑着往省政府那一亩三分里插一脚去?

    沈淮相信徐沛也早就想到,他不会进省政府,但徐沛硬是将这个选择摆出来,大概也是说,好的选择已经给出来了,接下来的选择就有可能差强人意了。

    李谷知道沈淮绝对不是容易被忽悠的人,笑道:“我也想到你可能不会有耐心去处理琐碎的行政事务。要不,你到国企工作来,跟我搭班子?”

    沈淮抬头看徐沛,见他虽然才四十多岁,但头上都杂夹了很多白发,可见他领导国企工委的工作并不轻松,笑道:“你还是在忽悠我。跟你搭班子,我自然是愿意的,但是你过段时间就从国工委调出,我找谁哭去?对了,你几时会接替周任军去徐城主持政府工作?”

    李谷也不否认,笑道:“都没有影子的事情。”

    见李谷不否认,沈淮说道:“省属国企山头林立,你这些年应该深有体会。就比方拿范文智来说,他两届都是省委委员,有人说他直接提拔担任副省长的资格都有,会买国企工委的账、受国企工委的钳制?我说啊,你倒是要小心点范文智冒出来跟你争徐城的位置,赵秋华即使这次要退下来,保荐一两个人的能力还是有的,胡家在徐城押上的筹码也不低,中央也会考虑平衡。”

    “我听说范文智可能到东华任市委书记,陈宝齐调到省里,担任省委秘书长?”李谷说道。

    “徐城市委书记的位子谁坐,总不可能是苏唯君吧?”沈淮问道。

    “听说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崔卫平会下来,消息现在也不确定。”李谷说道。

    “老胡家还是强势啊,”沈淮啧啧有声的咂着嘴巴,说道,“以一换二,临了还要范文智占住东华市委书记这个能直接进省常委班子的跳台,真是一点都不亏啊。我看你们在淮海省的形势谈不上多好,怎么就还想给我下套呢?”

    王源正式出任总理,主持国务院工作才一年多时间,国务院内部的人事也没有尽调整,崔卫平是前任总理胡致诚提拔上来的人物,沈淮没想到胡系会让他过来接替赵秋华的地位。

    计经系虽然在财经、金融领域有着极深的广泛影响力,王源总理也是老计经出身,但说到根底深浅,涉及的领域还是欠窄,终究是不及胡系。

    胡系在其他省市可以放宽些渗透,但融信系押在淮海的筹码极大,容不得一点闪失,即使赵秋华表现平庸,胡系也容不得在淮海的话语权被竞争对手压制。

    徐沛即将这次能将赵秋华挤走,然而平衡下来的结果,胡系在淮海省的势力非但没有减弱,甚至还在省常委班子里多占了一席。

    而淮海省重要的地市,胡系又占了两席市委书记,计经系的形势并没有因为徐沛这次能如愿以偿担任省长而有丝毫的改观,甚至可以说是被削弱许多。

    李谷无奈而笑,知道要说对形势的判断,沈淮不在任何人之下,不是谁都能糊弄得了他的,说道:“不错,是还有其他人希望你调进省国企工委,但我也是希望你能进国企工委将一些工作抓起来的。虽然这些年,省属国企的现状有所改观,但根基还是太薄弱,需要有人能过去大力的推一把。”

    沈淮沉吟不语,一动不如一静,他这段时间也没有特意通过成怡她爸或者纪家去打听中央对淮海省的意态,预料到省里接下来会有大的调整,但也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大的调整。

    要是李谷还继续担任国企工委书记,沈淮愿意调到国企工委担任副职,只要他不对李谷的地位形成威胁,相信李谷还是愿意放手让他做些事情的。

    李谷下一步的动向,是争取到徐城担任市长,为向最高层冲刺走出最坚实的一步,想必这也是田家庚、李谷他岳父,甚至王源总理的安排——沈淮这时候再调入国企工委担任副职,就会极为不利。

    省属国企本来就是一个山头林立的圈子,省里对国资企业的管理也是政出多头。首先是省直机构与国资企业的辖属关系,还没有完全剥离开来,重大经营及产业决策,都需要通过省政府的批准,同时重要人事权又是省委组织部一把抓,国企工委对国资企业的管辖权限实际很弱。

    而同时国企工委内部也是矛盾重重,副职也多。沈淮作为资历最浅的副职,不是党组副书记、也不是常委副职,除了接替李谷的工委书记之外,其他副职论职务、论资历都比他深,他进入国企工委,实际也就受到极大的钳制,很少有能动弹的余地。

    沈淮相信李谷说的话还是出自真心,但徐沛身边其他人希望他进国企工委,实际上还是想将他扔到一个难以挣扎的泥淖里去,表面看上去,还是将他安排能让他发挥所长的岗位上,能堵各方面的口实。

    李谷见沈淮沉默下来,说道:“你或许可以找钟书记谈谈。我觉得钟书记还以希望你能进国企工委的;我要是真从国企工委调出来,淮海融投的工作我也是要交手出去的……”

    “徐书记会同意淮海融投的工作让我接手?”沈淮不确定的问道。

    “我也不确定,没有具体跟徐书记谈过这事,”李谷说道,“但就像你刚才所说的,即使徐书记顺利接替赵省长主持省政府工作,形势也谈不上多好,那就一切都有可能。”

    沈淮点点头,知道李谷正值关键时期也不想去挑逗徐沛的敏感神经,更多时候还是要站在徐沛的立场说话、做事,但有些事情也确实可以去推动一下,也确实不能指望徐沛那边能全然主动的做出所有的让步。

    搁在桌角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沈淮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成怡送谢芷、谢棠回去后,又开车回到新市街一边逛商场一边等他。

    “成怡等焦急了吧?”李谷问道。

    “哦,她送人回去,自己先去逛商场了。”沈淮说道。

    “陈兵这些年来为东华的经济发展、地方建设做了很多的工作,徐书记也很认可,在东华提拔进常委班子是绰绰有余的。现在很多人都是一动不如一静,所以区县一级的安排最好是趁早进行,”李谷笑道,“我对你开拓局面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