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七章 协调会

第九百六十七章 协调会

    盖子一经揭开来,双方的动作就格外的迅速。

    次日,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赶到东华来参加区域合作座谈会;虽然也只是非正式的拜访,但很多基调就此确定下来。

    平江市委市政府接下来很快在七月上旬的经济工作会议上,讨论通过青沙沿江工业园区、梅溪新区两岸联动开发的决定。

    这是平江市委最快能通过决定的事情。

    联动开发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唐闸区、青沙县两地政府,在青沙县沿江工业园区内,两期共划出十平方公里的工业用地合建梅溪-青沙冶金产业园,两地政府同时都会提供充足的资源,以尽快推动丰立涂渡板项目在这个冶金产业园落地建设。

    在今后五年时间里,除了土地转让收入、地方上的税收返外,唐闸区还承诺将投入五亿资金用于冶金产业园土地平整、道路园林、给排水、供电及沿江码头等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建设标准厂房、办公用房进行出租。

    唐闸区委区政府也差不多是同时通过相关事项的决议,递交市委市政府批准。

    与之同时,平江市委市政府通过金融创新、推动平江城市商业银行改制扩股的决议,允许东华城商行、业信银行注资持有平江城市商业银行总计20%的股份,允许外资银行柏克莱、巴黎银行注资持有平江城市商业银行总计10%的股份。

    四家银行除了为平江城市商业银行注入四亿的资本金之外,同时还将共同向丰立集团提供总计达十五亿元的项目贷款,以推动年产一百万吨的涂渡板项目在梅溪-青沙冶金产业园开工建设。

    由于东华城市商业银行在开始组建时,就有外资银行、业信银行参股,管理就走在正轨上。

    东华市政府通过市属国资企业,间接持有的国有股权一开始就控制在30%左右,而随后几次增资扩股,市里都没有参与,股权降到15%左右,此时对城商行就难言跟梅钢争控制权。

    故而相关金融合作协议的通过,东华城市商业银行只需要向市政府报备,无需得到市委市政府的批准。

    新浦港与平江港的合作协议,也是在七月下旬签署框架方案协议。

    平江没有深水海港资源,以往平江市的大宗商品进出口贸易,多是通过五六百公里之外的镇海港集散。

    新浦港与平江港除了江海联运的衔接、大幅度缩减集散航程外,还将采取跟共建梅溪-青沙冶金产业园相似的形式,由双方共同出资成立合资的港口投资开发公司,在铁煤码头以南划出两公里的海岸线资源投资建造新的泊位,这在扩大新浦港总规模的同时,也以便平江地方分享新浦港发展所带来的巨大利益——这样,平江港务部门也将更有动力推动平江市的大宗商品经新浦港集散。

    淮海湾区域的合作主要集中在东华、平江两地,合作具体框架在涉及区县以及市里的郭成泽、陈兵等人负责推动,而在更上层,徐沛则将合作放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的框架之下进行,陈宝齐虽然身为东华市委书记,却是给夹在中间动弹不得,想干涉也没有办法插脚进来,只能眼看着一项项的合作框架协议,晃过他从眼前飞过。

    江东省委省政府很快也传出支持区域合作的声音,虽然短时间里还没有正式的决议出台,但在八月中旬江东省委组织部有关省管干部提拔调整名单里,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就正式提拔兼任平江市政府副市长。

    虽然离真正理想状况、以平江市委常委的身份兼青沙县委书记还有差那么一步,但比较起惶恐县委书记宝座都保不住的年初,魏南辉在仕途上算是踏出坚实的一步,同时也将宋鸿奇主持重要区县工作的希望彻底浇灭。

    淮海湾经济区发展规划获得国务院批准之后,之后成立的发展领导小组是淮海省编委部门所正式设立的机构;为了推动区域合作的工作,同时也是为了将区域合作放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的框架之下,徐沛八月中旬在省常委会推动通过一项决议,设立淮海湾区域合作协调小组,邀请王云青、魏南辉等江东省官员参与进来。

    在沈淮的配合之下,淮电东送项目也早一步置入淮海湾区域合作框架之下予以推动。

    而为推动岚江高速启动建设,徐沛、王云青、吴海峰以及隐身幕后的沈淮,都主张在省高速集团之外,专门注册成立岚江高速股份集团有限公司。

    在草拟的方案中,岚江高速集团股份注册资金就要达到十亿元,将由淮海政府建设基金牵头出资五亿,岚山、东华、平江三地市政府以及江东、淮海两省高速公路集团等五家单位分别出资一亿,后续近三十亿的建设资金,则将主要由淮海政府建设基金以及相关银行提供低息贷款支持;建成后岚江高速二十五年的经营权归集团公司所有。

    岚江高速建成,往南将跟江东省内的高速路网接驳;而在霞浦境内,只要投入两亿多资金,往东引进二十公里的支线高速,就能跟徐东高速接驳。

    这除了能进一步加强新浦港在淮海湾海际运输体系里的核心地位之外,对新津港的后续发展,意义也是非同小可。

    仅从个人在仕途上的直接竞争来看,赵秋华绝不希望徐沛主导之下的淮海湾区域合作能搞出太大、太强、太耀眼的声势,也不会希望这么多工作在短时间内都能获得突破性的进展。

    陈宝齐、虞成震、高扬、葛永秋、韩寿春等人以及省钢内部,大体还能跟赵秋华保持一致,但融信集团跟赵秋华在胡系内部的地位是对等的,要不要为保障赵秋华在淮海的地位不受徐沛过分排挤,而牺牲融信集团在新津港上的利益,融信集团内部所发出来的声音就有些杂了。

    融信集团在新津投入巨资,参与新津钢铁、新津港等项目的建设,

    希望将新津港打造成融信集团在国内最为核心的产业基地,同时融信地产除了在徐城主导秦江区的滨江商圈建设之外,还在东华投入巨资做大型综合地产开发,他们需要谋划的东西就太多了。

    即使岚江高速不启动建设,徐东高速东延接新浦港工程,年内也会启动建设;待徐东铁路复线工程建成,新浦港的优势就将彻底的确定下来。

    新津港想超越新浦港的困难极大,但作为融信集团在国内的产业基地,新津港当前最为紧迫的还是要先实现跟徐东高速、徐东铁路的接驳,这样后续才会有更大的发展潜力,而不是仅仅只是省钢与融信集团合资钢铁厂的生产基地。

    岚江高速启动建设,不用融信集团往外掏一分钱,就能实现新津港跟江东、淮海两省高速路网的接驳,融信集团怎么可能愿意为了赵秋华跟徐沛的人个人争位,就完全无视这些利益?

    要是赵秋华在仕途还有远大前程,确实可能将更多的筹码押在他身上,只是这几年来赵秋华在淮海的表现只能以差强人意来形容,胡系内部也有就人更倾向换取更多的实际利益为先。

    而在省内,声音更是单纯了。

    以往岚江高速建设规模要打算主要靠省政府财政拨款建设。

    岚江高速建成后,主要是惠及东华、岚山两市;在基建经费这么紧张的情况之下,省内其他十一个地级市,怎么可能同意省里将这么大的建设资金往东华、岚山两市倾斜?

    现在好了,不用省财政拨款,岚江高速放在淮海湾区域合作框架下进行,主要资金由淮海政府建设基金以及受惠地市政府出资,其他十一个地市除了眼馋,自然就没有什么理由跑到省里来闹。

    之前最大的阻力,一下子就消除了;阻力消除,推动力就变得更耀眼。

    渚江口建跨江大桥,平江、东华将真正实现地理上的快速衔接,更方便平江等南岸县市的大宗商品贸易、运输通过新浦港集散,为两地的区域合作奠定坚实的硬件基础,意义自然是不用说的。

    而建设岚江高速,东华市财政也只要往外拨出一亿元资金,陈宝齐、虞成震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在市里又怎么能说得出一个“不”字?

    岚江公路北段的岚山市,与淮海省内其他城市的联系,主要被嵛山阻隔,显得十分的边缘,在陆路最为便捷的就是跟东华相接。

    东华经济强势崛起之后,特别是海防公路建成以及靖海公路岚山段启动建设,岚山市也受到一定的辐射作用,经济发展有些起色,但还远远谈不上强劲。

    岚山长期处于被边缘化的地位,境内没有高速公路、没有铁路,没有能力建设大型的深水海港,此时已经滑落成淮海省经济最穷困的地市之一,亟需要改善现状。

    岚江高速建设需要岚江市政府承担一亿元的出资义务,超过岚山市的财政能力,但听到岚江高速要启动建设,岚山市委书记庞云松九月上旬淮海湾区域合作协调小组的工作会议上,“嘭嘭”有声的拍着胸脯说回去要砸锅卖铁也会在需要时,毫不耽搁的将这笔钱凑出来。

    这完全是“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的好事,大家心里都明白,要没有淮海政府建设基金牵头,岚江高速可能拖上十年都未必能启动建设。

    协调会议很顺利,大家的姿态都非常积极,很快也就结束会议,王云青、魏南辉他们要连夜赶回平江去,沈淮与他们在省迎宾馆百贻阁前的停车楼分手。

    沈淮到省里开会,都会跟成怡团聚,自然也不会叫杜建或者王卫成他们跟着——他开车刚出迎宾馆的大门,李谷就打来电话:

    “老庞晚上要请你吃饭,看他的架式,可是不希望你拒绝啊。”

    庞云松早先是省经委副主任,前省委书记田家庚在淮海里,调他到岚山任常务副市长。

    徐沛为推动淮海湾经济区的工作,对庞云松更为依重,庞云松在岚山的上升比较快,年初就担任岚山市委书记,他与李谷的私交不错。

    “庞书记在会上胸口拍得梆梆响,这人都还没有散场呢,他不会说岚山连这一个亿都凑不出来吧?”成怡都已经在办公室等他开车过去接,沈淮是真不想赴庞云松的饭局,就直接在电话里挑明了问李谷。

    “硬凑还是能凑得出来的,只是岚山的资金紧啊,凑一个亿填给岚江高速建设,岚山就会很多其他的工作耽搁下来,”李谷在电话笑道,“老庞为了筹集建设资金,在岚山党政体系内部搞摊派,已经是‘臭名昭著’。一个亿,他就要向全岚山市的行政、事业及教职工借一个月的工资才能凑出来,他怕下面人造他的反。”

    庞云松到岚山后搞摊派集资是“臭名昭著”,他当市长的几年间,全岚山市的行政及事业工作人员还有中小学教师,每年都只能领十个月的工资。

    岚山市的财政太薄弱,向外部融资的渠道也很窄,岚山市地方银行机构被榨干之后,要修桥造桥搞基础设施建设就只能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工资上做文章。

    岚山的行政事业人员及教职工,工资本来就是低,又屡屡被强行搞摊派,也是叫苦不迭,为这事省里也多次通报批评。

    事实,岚江高速建设最初要投入的十亿资金里,也不差岚山这一个亿,但是后续近三十亿的建设资金将主要依赖银行贷款,将岚山拉进来有助于将来争取贷款资源。

    岚江高速项目自身收益很差,即使成立合资企业拥有二十五年的运营权,最终能不能保本还很难预料,沈淮极力推动启去见这个项目,主要也看重岚江高速建成,对地方经济发展促进等综合效益,要远高过项目自身。

    这个社会综合效益高、自身运营效益差的项目,也只能由地方政府及纯国资企业负责投入——岚江高速建成后,岚山市将受益极多,大家自然也是希望岚山承担一分责任。

    岚山盼望能建高速公路的迫切心情,沈淮能理解,所以庞云松在会上胸口拍得梆梆直响,就怕稍有犹豫,事情又往后拖,但庞云松在会后,能放下架子,想通过李谷约他吃饭,看来岚山那边拿出这笔钱是有一定的困难。

    “我今天晚上跟人约好饭局了,怕是不能赴庞书记的约,”沈淮想了想,说道,“岚山市出资的问题,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岚山市那边可以跟中海石油联系一下,看中海石油那边有没有兴趣出资。”

    “中海石油怎么会有兴趣参加高速公路建设?”李谷颇为疑惑,中海石油九七年时没能在香港成功上市筹资,现在连主营业务扩张的资金都极紧张,这时候不至于有意愿意进其他基建领域,更何况岚江高速项目自身的收益可能会很有限。

    “要是将岚江高速沿线的加油站捆绑给中海石油,你说他们有没有兴趣插一脚进来?”沈淮问道。

    李谷没想到沈淮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岚江高速沿线将建八座加油站及服务区,这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关键岚江高速未来是沿海高速大动脉的一环,中海石油通过入股岚江高速建设,拿下沿线八座加油站的专营权,这对中海石油未来的油品销售网络铺开,将有极大的裨益。

    “要是这样的话,岚江高速只是让中海石油出一个亿资金,是不是又太少了一点?”李谷问道。

    “我不插手这事,怎么谈要看岚山市的。”沈淮说道。

    “你怎么没有主动跟中海石油联系?”李谷好奇的问道。

    “当初建新浦炼化,拉中海石油进来合作。石化总公司、石油总公司就对我们这边有很大的意见,我现在学着低调做事。”沈淮说道。

    李谷在电话那头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好吧,岚山既然连一个亿都拿不出来,这个恶人自然得要由老庞来做,说不定能从中海石油多拉两个项目建到岚山去。好吧,你赴你的饭局去,不过晚上有没有时间见上一面?”

    “好吧,你那边把庞书记他们应付好,我们再电话联系。”沈淮说道。

    ***************************

    沈淮开车赶到省人行,成怡已经在省人行大楼前翘首相望。

    成怡穿着简约的素色长裙,婷婷玉立的站在台阶上,长发随意的拿琥珀色的发夹夹住,白嫩的脸蛋在夕阳照耀下,显得异常的柔美,看到沈淮开车过来,兴奋的挥着手走过来。

    “今天咱吃西餐怎么样?”沈淮问道。

    “……”成怡伸手过来摸了摸沈淮的额头,讶然的问道,“没毛病啊,怎么突然想起来吃西餐?”

    换作别人在国外生了多年,不会太排斥西餐,但沈淮一直都不大爱吃西餐,成怡还为此感到奇怪,今天见他主动提起要吃西餐,就有些奇怪。

    “还以为你会很兴奋,”沈淮见成怡不仅不兴奋,还怀疑他今天有什么问题,一副给打败的样子说道,“我还想带你到基德基再看你的脸色呢?”

    “我就知道你没安心,”成怡笑起来,问道,“怎么,晚上还有事情?”

    “李谷约了晚上见面谈事情,不过他一时半会脱不开身,”沈淮从仪表盘里拿出两张电影票出来,说道,“七点钟电影就开场,时间有些紧,我们晚饭就只能去肯德基凑合一下……”

    成怡见沈淮拿出来是两张朱莉亚.罗伯茨与休.格兰特主演的《诺丁山》电影票,兴奋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没时间呢,我都跟同事约好星期六一起去看;看来我要爽她们约了。”

    虽然不是周末,但新市街还是人潮如涌。

    城区人口有三四百万,核心商业区都不足两平方公里,平时自然也是人山人海;而新市街也没有几座电影院,赶着有欧美电影引进来公映,影院里外则是人山人海。

    好在沈淮预料到这种情形,下午在省迎宾馆开会时就让人将电影票提前买好,只是在肯德基店里排了长队,还是跟一对大学生情侣拼桌才找到座。

    在电影将要结束时,李谷发短信过来,问沈淮人在哪里。

    沈淮想着时间还早,就约李谷到电影院旁边的咖啡馆见面,他与成怡先从电影院走过去,点了咖啡先喝起来。

    “你们下午不是在一起开协调会,有事下午不能说,李谷晚上单独找你会谈什么事情?”成怡问道。

    “或许是徐沛有什么话不方便直接找我谈,李谷才单独约我见面的吧?”沈淮猜测道。

    “谈你调动的事?”成怡不确定的问道。

    “应该是吧,”沈淮说道,“各方面条件也都成熟了,徐沛离他的省长宝座还临门之脚,他也不想节外生枝,也该坐下来先分些好处给我们了。徐沛抹不开面子,也不能确定我们的胃口有多大,让李谷找我谈最合适了。我其实就想啊,要是这次能调到省里消停三五年,什么活都不干,也挺好的。要不,咱们把孩子生了吧?”

    “等你真坐上冷板凳再说吧,现在我也没空搭理你。”成怡噘着红润的嘴唇,俏皮的跟沈淮说道。

    形势从来都是瞬息万变的,在区域合作出炉之前,很多人都猜测沈淮这次有可能会给以明升暗降的方式调到省里闲置起来,而眼下沈淮即使从东华调出来想清闲也难。

    沈淮属意陈兵接替霞浦县委书记的职务,同时陈兵的资历也能够进东华市委常委,所以,无论是新浦后续的发展,还是在东华市里协调各方面的关系,陈兵都足以胜任。

    沈淮短时间又不能越几级提拔主持东华市政府工作,也就没有必要再留在东华,与陈兵重叠。

    只是调离东华后,该何去何从,也无法完全由沈淮他自己做主。

    成怡与沈淮都是随性且独立的人,但生了小孩子,要考虑的问题就会很不一样。

    就算沈淮调到省里来工作,他人不能闲下来,成怡也有她还谈不上太稳定的事业要奋斗,就还不是生小孩的时机。

    成怡还是想等上两三年,她的事业更稳定一些,有更多个人时间里,再要小孩子更好一些。

    沈淮摸着鼻子一笑,成怡也才二十七岁,留学多年,学成归国也想有自己的一番事业,沈淮也不希望她这么早就被家庭系住。

    “啊,成怡姐……”

    沈淮跟成怡说着话,听到有人喊,抬头看过去却见谢芷跟谢棠站在门口像是刚走进来,谢棠朝这边招手相唤,而谢芷看到他们在咖啡馆里样子像是要拉谢棠离开。

    谢棠拉着谢芷走过来,说道:“刚才在电影院看到你们两个了,但隔得远,喊你们没听见。我们本来要让魏岳开车来接,但魏岳临时给你爸喊出去办事去了,我们就到咖啡馆里来等,没想到又遇到你们俩……”

    看谢棠亲切的样子,成怡也不想拒人门外,但沈淮等着要跟李谷谈话,显然也不能叫谢芷听过去,站起来说道:“沈淮等会儿约了人在这里见面,我正打算要走呢,要不开车送你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