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六章 形势恶化

第九百六十六章 形势恶化

    (求月票。另外,我在旧电脑里找到以前写的《重生之官路商途》一点结尾片段,打算过几天作为番外篇,在我的微信公共帐号上发布出来,有兴趣的兄弟,可以关注我的微信订阅号:gengsu1979)

    陈宝齐今天另有安排,交流会过后,下楼送徐沛、郭成泽、孟建声、陈兵、沈淮等人前往梅溪新区的企业调研,他没有随行陪同。

    在车队驶出市委大院的那一刻,高扬看到陈宝齐那笑意盈盈的脸瞬时转成阴郁,沉默的转身往大楼里走;左右人员看了这一幕,也是心里直打鼓,不知道陈宝齐的心情为何突然由晴转阴,不敢去触陈宝齐的霉头,都惊疑不定的看向高扬,希望他能给大家一个解释。

    高扬起初也有些纳闷,不知道陈宝齐的心情为何突然转坏,不作声跟着往大楼里走,待乘电梯回到八楼,看见虞成震办公室的门打开,见范文智、罗晓天都从虞成震办公室走出来,高扬都不知道交流会进行期间,范、罗二人已经赶到市委来。

    虽然在刚才的交流会上,沈淮集中将炮火往陈伟立身上狂轰乱炸,郭成泽、孟建声急于摘清自己,他们这边看上去秋毫无损,但看到范、罗二人不告而来,而陈宝齐也无半点意外,高扬才意识到情况要远比想象中严重。

    在过道里,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只到走进陈宝齐的办公室里,将门关上,范文智才说道:

    “赵省长刚打电话过来了,刚才的交流会,就区域合作,谈了什么内容?”

    陈宝齐站在门口,欲语又止,他就走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整条未拆过来的白盒烟,拆开来拿出来一根烟夹在手指间,但半天都没有从抽屉里翻出火柴来。

    罗晓天、范文智都不是抽烟的人,高扬与虞成震都没有将烟跟火机随身带走;见陈宝齐找不到火柴,高扬就要出去帮他拿火柴过来。

    “算了。”陈宝齐挥了挥手,不让高扬麻烦走一趟,将烟丢回到抽屉里,将刚才交流会上谈到一些关于岚江高速、两岸沿江经济带联动开发、平江沿江港口码头与新浦港加强江海联动、两市地方商业银行加强合作等内容,说给范文智、罗晓天以及没有刚才列席交流会的虞成震听。

    虞世震听了是既惊且疑,讶然问道:“陈伟立针对沈淮鼓捣出千亿产业,郭成泽、孟建声摇旗呐喊,徐沛都不惜跑下来捋着袖子助威,沈淮他还选择跟徐沛他们合作?”

    “还是看轻他了啊,”范文智他比虞成震看得更透彻,在虞成震还有疑虑之际,他听了陈宝齐这番话则是眉头大皱,嗟声轻叹,“还只当是宋家内部恶斗,我们隔岸观火就可以,哪里想到他的心机这么沉,他是早就打定主意要引徐沛这条大蛇出洞……”

    陈宝齐点点头,也认可范文智的判断,轻叹道:“沈淮一个多月来按兵不动,就是为了引蛇出洞,等着徐沛入彀。在刚才的交流会上,徐沛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从郭成泽、孟建声两人的姿态来看,他们是打定主意顺水推舟了。区域合作的事,徐沛从推动整体规划发展淮海湾经济区起,就有提及,但涉及两省两市,利益有很大不一致的地方,实质性的工作迟迟没有得到推动,我事先也没有想到丰立的涂渡板项目会是一个契机。”

    高扬这时候自然也明白,陈宝齐、范文智、罗晓天以及在交流会进行中就迫不及待打电话过来询问进展的赵秋华省长,他们实际上更担心的是担心徐沛顺水推舟,接过沈淮硬塞过来的推动区域合作主动权之后的形势变化。

    沈淮为什么有把握徐沛会入他的彀?

    徐沛是想压制日益强势、壮大的梅钢系不假,但说到底徐沛当前在淮海省最主要的对手不是梅钢系,甚至都不是这些年来跟计经系明争暗斗、纠缠得厉害的胡系整体,而是拦着他个人仕途继续上升关键位置上的省长赵秋华。

    而陈宝齐嘴里所说,此前推动区域两省利益有不一致的地方,具体是指哪些高扬也了解一些。

    当前国内以经济建设为核心,地方与地方之间的竞争也多体现在经济建设上;而更深层次上,地方利益集团之间对各类市场的争夺,对行政区域之间的割裂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

    除非更高层次的机构出面协调,现在地方之间的横向合作,通常都难以有实质性的进展。

    交通部早在九十年初就提出岚江高速的修建方案,近几年相关部门更是将早期的勘测、设计工作都进行七七八八,只是等米下锅。

    目前交通部的直接财政拨款很少,高速公路修建主要由省市地方自筹,要启动衔接江东、淮海两省东部地区的岚江高速建设,就需要江东、淮海两省共同出资。

    岚江高速从沿海沉淀区通过,又要修渚江口主跨长达四五公里的跨江大桥,修建成本高昂。

    江东省财政宽裕,但江东省内今后五年规划要修近千公里的高速公路,建设资金也是很异常的紧张。

    一方面江东省不愿意在淮海省明显受益更大的岚江高速上投入太多的资金;另一方面,即使江东省愿意投入一部分建设资金,优先度也给排在后面。

    而淮海省财政当年为了省内第一条的高速公路徐东高速时,就费了老鼻子劲,自然不要指望现在就能拿三四十亿资金出来修岚江高速。

    岚江高速公路修建,本来是两省政府之间协调解决的工作,两省高速公路集团也早就为此成立的协调小组,但也因为种种原因拖延下来,迟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连共建一条对双方都有利益的高速公路都这么难,其他方面的区域合作想要有实质性的进展,实际上就需要双方看得更长远,愿意在短期内让出更多的利益出来。

    而一旦涉及到利益,则是最难协调的事情。不仅两省之间的利益趋同不一,省内不同派系,地市之间的利益差别更是错综复杂。

    淮海省要从财政拿三四十亿出来修从岚山经东华往平江市里的高速公路,省内其他地市,肯定会先闹翻天。

    两省政府之间协调解决不了的事,要是放在淮海湾区域合作框架之下,得到迅速有效的解决,会酝酿怎样的变局?

    这放在江东省,问题不大。

    王云青虽然是副省长兼平江市委书记,但在江东省,他还不足以对江东省的几位大佬构成实质性的威胁;王云青甚至可以将区域合作的光环戴到江东省常委班子头上,这在江东省可以视为模式创新的典范。

    而在淮海省,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主持省政府工作的赵秋华,很可能籍此会被掌握抓淮海湾经济区规划发展主导权的徐沛,往更逼仄的角落里挤,彻底的失去转身的空间。

    一旦中央认为赵秋华与徐沛两人同时留在淮海,对正常工作会产生干扰,不得不考虑其中一人去留的时候,谁留下来的胜算更大?

    想到这里,高扬也心生冷汗,暗道:形势真会恶劣到这种地步吗?

    范文智知道形势险恶,思虑片晌,问陈宝齐:“你来给赵省长打电话?”

    陈宝齐点点头,要解决问题宜早不宜迟,真要等到中央考虑赵省长跟徐沛去留问题时,一切都已经迟了;只是他也不清楚眼前的棘手形势要怎么破解?

    当下陈宝齐给赵秋华打电话,罗晓天也在陈宝齐的办公室里,给胡林打电话,详述此事。

    *************************

    自滨江商圈项目被沈淮摆了一道之后,戚靖瑶还以为胡林短时间里不会有兴趣再踏上东华的土地。听到胡林下午说要东华来,她在电话也不便打破砂锅追问什么,等到太阳下山,就开车从县里出来。

    从陈伟立提出发展千亿产业规划起,他们这边只是在做一些推波助澜的工作,即使知道王云青今晨直接跟徐沛电话沟通,戚靖瑶一开始也只认为沈淮这一个多月来装痴卖傻,根本目的只是为了让陈兵接替他霞浦县委书记的宝座。

    戚靖瑶是曾奢望到霞浦担任一把手,但到霞浦县一年多时间,她也认识到霞浦的形势非她所能控制,硬要去争霞浦县委书记这个位子,即使争下来,也是将自己架到火炉烤,心态放淡然,她也就没有特别关心省委副书记徐沛今天在东华的行程。

    戚靖瑶开车赶到南园,看到范文智、罗晓天、周益文、戴毅以及陈宝齐、虞成震一干人等都愁眉苦脸的坐在八号楼会客厅里,才意识到事态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这是怎么了?”戚靖瑶诧异的问道,“就算王云青明天到东华来交流区域合作的事情,但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吧?”

    “姓沈的跟徐沛通力合作,我们就麻烦了。”胡林咬着牙签,说道。

    “怎么可能?”戚靖瑶说道,“这次明明是徐沛一伙人跟梅钢过不去,怎么就成了徐沛跟梅钢通力合作?”

    “这个套子是沈淮一早就设好的,就是要引徐沛入彀,不得不跟他合作,”罗晓天轻叹道,“沈淮这人看上去嚣张跋扈,但心计深沉,跟徐沛一样都是实用主义者,他眼里只有利益,而无恩怨。”

    “就算他想跟徐沛通力合作,用这种见不得人的心计诱徐沛入彀,徐沛作为省委副书记,真就一点脾气没有,就入他的钩?”戚靖瑶还是觉得难以思议。

    “诱饵足够诱人就可以了。”范文智轻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