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四章 还有脸

第九百六十四章 还有脸

    接到陈伟立的电话,得知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今早直接打电话找徐沛沟通过区域合作的话题,谢成江也是如遭雷殛,半天反应不过来。

    谢芷听了则是心里不住的叹息:

    在得知沈淮插手涂渡板项目之初,鸿奇就急于将事情捅到王云青跟前去,意图是想推动王云青与沈淮对立,以期得到王云青的倚重,然而鸿奇不仅看轻了沈淮,还远远看轻了王云青。

    虽然还不清楚区域合作的细节,但谢芷也知道大势已定,也不知道要怎么打电话跟鸿奇说这事,心里想,既然揭开区域合作的盖子,平江市那边应该也会有更详细的消息传出来吧?

    赶到公司,提前到公司准备接待省委副书记到访调研的两名副总,都一脸的沮丧,问得冯玉芝,谢芷才知道徐沛随行人员刚打电话过来,通知这边说徐沛临时决定将梅溪港务集团加入调研名单,考虑到这次调研时间有限,这次就不会到他们这边调研,让他们将与调研有关的材料直接送交省委副书记办公室即可。

    谢芷倒是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也料到会是如此,成江也因此留在酒店里没有过来。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下面人解释内中的曲折,只能说省委副书记调研活动临时有变更很正常,她们这边也只能配合。

    谢芷心绪不宁的在办公室里枯坐了一上午,什么事务都没有处理,待到中午时打电话给她哥问午餐怎么安排时,才知道鸿奇要赶过来,已经坐车上了渡轮——叶选峰在知道王云青与徐沛直接电话沟通区域合作的事宜之后,也在从徐城赶往东华的路上。

    鸿奇还是不便在东华公开露面,大家只能是去她们在南郊庄园的“家”中相聚。谢芷在办公室里空空的呆想了好一会儿,才拿起钱包、手机、钥匙,离开公司大楼,先赶到常去的一家餐馆,打包买了几样小菜以及酒水,才往“家”里赶。

    赶到南郊庄园,鸿奇以及叶选峰的车都停在小楼前,谢芷提着打包好的饭菜盒,推门走进客厅,见鸿奇、叶选峰跟她哥都已经先赶到这里。

    谢芷注意到鸿奇还穿着昨天的一套衣裳,皱巴巴的,没有以往儒雅淡定的气质,头发也都有些凌乱,手里拿着一叠材料,就着材料不知道他跟叶选峰、她哥在说些什么,眼睛里满是血丝,都不知道他昨天回青沙后有没有睡一觉。

    虽然感情淡漠,但看鸿奇这样,谢芷心里还是不忍。

    事实上,他哥跟叶选峰的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都是一脸的疲态。

    “你回来了。”宋鸿奇抬头见谢芷推门进来,声音沙哑的招呼了一声,又低头跟叶选峰说道,“过几天平江市委市政府就要召开全市经济工作会议,在魏南辉的授意之下,青沙县委政研室对推动渚江中下游两岸沿江经济带联动开发作课题,而且也是今天确认会作为重要议题拿到平江的这次经济工作会议上讨论——老七真是心狠手辣啊,与魏南辉相互配合,掐准时机,不给我们一条生路!”

    鸿奇心里的怨跟恨,谢芷多少能体会,一次次萌生的希望都给沈淮无情的浇灭,他这时候没有被击垮,心理素质都要算好的。

    只不过,谢芷不知道叶选峰到东华来做什么,难道事情还有挽留的余地?

    谢芷将打包好的饭菜盒放餐桌上,走回来将那份名义出自青沙县委政研究的联动开发方案从茶几上拿起来,站在沙发边翻看。

    方案名义上是出自青沙县委政研室之手,然而在这个客厅的所有人都清楚,这只不过是沈淮早就埋好的奇招。

    “这摆明是沈淮设下的彀,徐沛书记就没有其他选择,非要给沈淮牵着鼻子走?”谢成江犹不甘心的问道。

    叶选峰看了宋鸿奇,心想他心里或许也有不甘心,说道:“提出千亿产业规划,是希望徐书记或者赵省长那边,有借口过问涂渡板项目;我们并没有认识到,这实际也可以成为沈淮引徐沛书记、赵秋华出洞的诱饵。徐书记在赶往东华的半道上接到王云青的电话,总不能半道上返回徐城吧?赵秋华那边什么态度还暧昧不明,沈淮事前有没有跟钟书记通过气,更叫人无法揣测——徐沛书记,实际是没有太多的选择。”

    谢成江忍不住长吁一口气,想将闷在心里的浊气痛痛快快的吐出去,然后心头的杂草是越来越乱,叫他心绪得不到半刻的宁静。他伸手在鸿奇的肩头用力的按了按,他知道鸿奇此时的心情会比他更糟糕。

    叶选峰轻叹说道:“我们都知道这是沈淮给徐沛书记下的套,引他出洞、引他入彀,迫使他没有其他选择,但在外界看来,终究是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直接找徐沛书记沟通,是王云青与徐沛书记站在前台联手推动区域合作、地方横向联合的事宜。徐沛书记心里或许不会那么痛快,但王云青终是亲自出面给他台阶来下——我们这次还是将王云青看轻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谢成江见叶选峰断定徐沛那边已经没有挽留的希望,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半点有光明的迹象。

    谢芷视线停在手里的文件上,但也听着她哥的话,心里也想,现在怎么办?

    谢芷心里又想,要不是将太多的偏见聚焦在沈淮身上,至少不会犯下轻视王云青的错误,或许真如沈淮所说,他们从一开始说走错了方向,那就再也走不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了。

    “我下午去见沈淮,”叶选峰说道,“正好徐东铁路复线工程还有一些事情,我要找他沟通。”

    谢成江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叶选峰去见沈淮的意图他能明白,只是这时候将死猫当成活猫死,还能有几分希望?

    “谢芷下午有没有时间?”叶选峰问道。

    谢芷不觉得有脸再在这事上跟到沈淮跟前摇尾乞怜,也不会到沈淮面前去忍受这份羞辱,当即就想找借口推脱,且不由得想,叶选峰这时候去做说客,到底合不合适?

    “这事是不是让燕京那边先找小姑说说?”谢芷说道。

    谁都知道宋彤她妈在沈淮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而且宋彤她妈也是始终坚持维护宋家团结的人,只要能说得宋彤她妈心软,

    “我爸打电话找过小姑了,”宋鸿奇艰难的说道,“小姑不想出来说话。”

    谢芷啜着嘴,实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小姑冲鸿奇他爸可能会有更难听的话。

    沈淮与他父亲父子之间的矛盾,他们这边本来就不应该插一脚进去,既然在这种事情都插了一脚,而且叫沈淮觉察到了,现在还有什么立场跟脸,去求沈淮放鸿奇一马?

    而且他们打开始不就是认定沈淮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鸿奇在平江的发展,这时候怎么又去指望沈淮放鸿奇一马?

    谢芷嗫嚅不语,叶选峰能拉下这个脸来,她实在是没有这个脸,而且他不觉得沈淮会有网开一面的可能,而且抱着这么渺茫的期待去哀求,她也觉得太没有志气。

    见谢芷就是不吭声,宋鸿奇也知道不能强迫她什么,才艰难的跟叶选峰说道:“我在东华露不露脸,已经不再重要,我跟你去见沈淮;我做错的事情,总归是该我承担的。”

    谢成江说道:“那还是约沈淮过来见面吧,我想沈淮不至于吝啬一面不见——谢芷,你给沈淮打个电话。”

    谢芷百般不情愿的掏出手机,拨打沈淮的手机。

    这是沈淮的私人手机号码,也不知道是沈淮的私人手机就在王卫成手里,还是沈淮不想接她的电话,让王卫成代接电话,谢芷只是跟王卫成通上话,只能让王卫成将见面的请求转告沈淮。

    细想想,应该是沈淮不想接这边的电话,王卫成已经不再是沈淮的秘书,沈淮的公务手机、私人手机都不可能放在王卫成那里。

    谢芷摊手说道:“我联系的是沈淮的私人手机,接电话的却是王卫成;王卫成说他会将我们的意思转告沈淮。”

    谢成江、叶选峰也是没有脾气,只能等沈淮那边给回应。

    虽然大家都没有什么胃口,但是肚子还是要先填饱;谢芷将从餐馆打包买来的酒菜摆上桌,先凑和着吃起来。

    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等到沈淮的回应,倒是听到有一部车在房子前停下来,隔着窗户望出去,却见是沈淮的司机拿着一只鼓鼓的档案袋,拿小楼这边走过来。

    谢芷打开门禁,让沈淮的司机进院子里来,她心里实在不明白,沈淮没有半点直接的回应,让司机拿一叠东西跑过来做什么。

    “沈书记让我将这些材料,送给宋书记看……”

    谢芷从沈淮司机手里接过档案袋,拆开来见里面是好几叠复印好的期刊文章,她简略翻了翻,都是这两年来,沈淮与熊文斌发表于省内外有于区域经济及地方横向联合发展探讨的一些文章。

    档案袋里又滑出一张纸条出来,却是沈淮虬劲有力的笔触写的一句话:“一点浅见,再请指教——沈淮……”

    谢芷无言的将纸条及档案袋递给鸿奇,就看着鸿奇一脸没有血红的脸瞬时涨得通红,她心里也跟着深感羞愧:

    他们一直都在关注沈淮及梅钢系的种种动向,沈淮与熊文斌等人所公开发布的文章,他们都有收集,然而这两年来,沈淮与熊文斌公开发表文章里,声音喊得最高,也是最多的,就是区域经济合作,就是地方横向联合。

    他们要是能稍稍抛开点以己度人的狭窄心胸,绝不至于在涂渡板项目死钻牛尖角,要是他们的心胸更开阔一些,他们甚至可以在平江主动提出区域经济合作的框架,推动局面往前走,何至于陷入此时进退两难的困难,何至于竟还有脸去求沈淮网开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