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四十八章 要老命

第九百四十八章 要老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继续一更五千九百字求月票)

    孙亚琳甩开他的胳膊往前走,沈淮在后面跟着,走到学堂街,看见寇萱跟好几个女孩子从北面的石牌坊那边走出来,都穿着尚溪园的工作制服,想必是她们刚下班,成群结队回宿舍去。

    这些女孩子都是二十岁左右,青春靓丽,还没有给这社会污染,漂亮的脸蛋在街灯下洋溢着无忧无虑的清纯笑容。

    寇萱与身边两个女孩子手挽着手,看到沈淮、孙亚琳从河边走过来,也不走过来,只是扬手打招呼,她的手在街灯下远远的看也是白嫩似玉。也不知道寇萱跟身边两个女孩子在说什么,就看到她们凑头耳语,又爆发似的洒出银铃般的笑声,那两个女孩子也不停的往这边瞅。

    看着寇萱跟她的朋友们笑闹着从前面走过,沈淮感慨道:“年轻真好啊,无忧无虑的。”

    “你是看着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心里馋吧?”孙亚琳揶揄沈淮道,“心里馋也没有用,你今天可是捞不到谁陪着过夜了。”

    沈淮瞪了孙亚琳一眼,他与陈丹小别相聚就这么给她破坏了,她竟幸灾乐祸起来了。

    走到渚园东面的停车场,孙亚琳坐在她的豪车里,沈淮也打开他看上去有些破落的桑塔那车门,刚要钻进车,就看见寇萱快走到渚溪大道,又突然往这边折返回来——沈淮不知道她有什么话要说,扶着车门站在那里。

    寇萱走过来,没待沈淮张口问她有什么事,年轻的娇躯就贴到他怀里来。

    四月底,天气已经渐高,夜色微凉,隔着轻薄的布料,沈淮能感受到怀里这具娇躯是何等的炽热柔软。

    寇萱双手伸起来,搂住沈淮的脖子,微微踮起脚,娇艳欲滴的红唇近在咫尺,娇嫩的肌肤吹弹得破,深谷幽兰一般的馨香气息扑在唇鼻之间叫人迷醉。

    沈淮的脑袋有些打结,不知道这丫头又在发哪门子疯,突然跑过来做这般亲热的姿态——面对这种送上来的艳福,他不会消受,头皮发麻的将寇萱纤细的胳膊“艰难”的从自己的脖子拿下来,将她推开些出去,一屁股坐到车子里,让这迷人的小妖精离自己远了些,才抬头问:“你这是又在发哪门子疯啊?”

    “我今天过生日,你还没有祝我生日快乐呢……”寇萱俯下身子,说道,亮晶晶的眼眸子闪着迷人的光泽,惑人心神。

    尚溪园的工作制服虽然保守,但寇萱身子弯得厉害,头又往沈淮这边挨过来,领口微敞,露出里面一片雪白的肌肤。

    “神经病,”沈淮不明所以,笑骂了一声,说道,“那我现在祝你生日快乐,改天补一份生日礼物给你——你现在能放过我了吧?”

    “不行,”寇萱摇头说道,“我晚上要跟你们回去说说话;除非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让我跟着。”

    “随便;你上车吧。”沈淮说道,他还真不怕这小妮子能把他给吃了,想着也好久没跟她见面,晚上有机会找她谈谈话,了解她最近的动态也好,示意她坐上车来。

    见沈淮听同意她上车,寇萱就直接钻进车里来,想要从沈淮身上爬到副驾驶位上。

    乖乖,这可就要了沈淮的老命,方向盘跟座椅之间能有多大的距离,寇萱的身材再苗条,整个香软如玉的美人挤在他的怀里,当下将他挤得心浮气促。

    这妮子要爬过去,绵软的小手无意撑在他的裤裆上,叫他小腹控制不住的热气翻腾——寇萱似乎也意识到按在不该按的地方,侧过头问沈淮:“按哪里了?”

    寇萱几乎是贴着沈淮的脸颊说话,红唇皓齿,清媚的眸子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劲儿,沈淮自己都能感觉下面那根东西不再听话、一节节的翘起。

    “啪”的一记,沈淮伸手在寇萱卡在方向盘后、叫长裤绷得浑圆的翘_臀抽了一下响的,说道:“快点过去,压着我都痛死了……”连推带挤的将寇萱推到副驾驶位上,沈淮才喘了一口气,心脏病都差点给搞出来。

    “你就不会学正常人一样上车?”沈淮恶狠狠的问道。

    “我要绕过来开车门,你突然把车开走怎么办,你在车里将车门锁上怎么办?”寇萱很有辞的反问道,清媚的双眸还瞥了沈淮有些隆起的裤裆一眼。

    沈淮真不知道这丫头发哪门子疯,这时候孙亚琳先启动车,将车缓缓横过来,隔着车窗按了两下喇叭,一副幸灾乐祸、撞破奸情的样子,沈淮郁闷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按了两下喇叭,催孙亚琳先走,让出道来。

    沈淮将车拐上学堂街,刚要往东拐上渚溪大道,刚好有一辆从对面新的梅溪镇政府在院驶出来,打着远矩灯,照过来雪亮一片,沈淮已经打方向盘左拐,没有给耀着眼睛,但蓦然间看到东边路边的阴影里藏着一辆黑色别克。

    车子不显眼,但隔着车窗,余薇在车里慌乱闪避的眼神就显眼了。

    沈淮这才知道寇萱刚才走近这边,注意到她妈一直藏在这边偷窥,才发神经的跑过来往他怀里钻。

    沈淮心里苦笑,又不能下车将余薇拉出来骂一顿,或者将寇萱赶下车,只能当作没有看到余薇,继续打着方向盘往渚溪大道上拐。

    在渚溪大道跟梅鹤公路的交叉口停车下来等红灯通行,沈淮闲下来拿手在寇萱后脑勺上拍了下,笑骂道:“你们母女两个人,都是神经病。”见寇萱沉默着不说话,小脸阴郁的看着车窗外的夜色,说道,“好啦,好啦,我不赶你下车还不成?”

    寇萱侧着头,伏在仪表盘上,说道:“我喜欢你。”

    沈淮看了寇萱一眼,看她巴掌大的小脸蛋异常娇美,眼眸明媚,在街灯下仿佛暗色清澈的湖水,整个人在路灯光的照耀之下,仿佛一株在晨露中待采的玫瑰那么娇艳,真是考验他的意志力。

    沈淮转过头来,没有理她——寇萱也是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位上,似乎也不期待沈淮的回应。

    ***************************

    停子在老宅前停下来,一路上坐车里都安静的寇萱,仿佛又给充了气似的活过来。她对老宅也是轻车熟路,过来可以睡小黎的房间,她也有换洗衣服放在这边,先蹦蹦跳跳的进房间洗澡换衣服去了。

    “现在女人都疯疯颠颠的,她妈在路对面,整晚都盯着我们停在渚园东面的车,也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好的兴致。”沈淮将余薇藏在阴影下偷窥的事情,说给孙亚琳听——孙亚琳刚才开车在前面,没有看到停车在路对面的余薇。

    孙亚琳打着哈欠,表示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致,说道:“寇萱这妮子,嫩得掐一下就能出水,还热情洋溢的送货上门,我就不信你能把持得住……”

    这些年大家都厮混熟了,寇萱还与杨丽丽跟她在同一屋檐下住过一段时间,孙亚琳当然知道寇萱对沈淮一直都有着那种少女相寄情思的情愫。

    沈淮不跟孙亚琳扯这个话题,今天的火已经给烧得够厉害了,再扯这个话题就是跟自己过不去,等会儿翻来履去睡不着,那叫难受。

    沈淮他到厨房烧了一壶水,端到院子里沏茶喝,又拿出电话,给王卫成拨过去,问丰立涂渡板项目的事情——孙亚琳回房间,将正而八经的套装换下来。

    丰立周丰毅的发家史,跟周炎斌有些类似,早年在平江市的物资公司工作。八十年代中后期,平江市的乡镇企业以及搞承包制十分的红火,周丰毅与几名合伙人,将物资公司下面的一家物资回收站承包下来经营,在这个基础上慢慢的做大做强。

    沈淮接手梅钢时,丰立集团主要向梅钢供应废钢原料,是梅钢当时主要的供应商之一。

    由于国内的钢铁存量有限,每年折旧出来的废钢总量偏低,不能满足国内日益增涨的电炉炼钢所需。梅钢产能扩大之后,后续主要在西欧地区开拓废钢获取渠道,丰立在梅钢供应商体系里的地位就相对下降了。

    不过丰立在平江市也是搞多种经营,主要涉足冶金产业,是平江市著名的民营集团。

    平江市的经济,长期以来都是要远远超过东华,进入九十年代后,由于乡镇企业的没落,平江市的经济发展也一度陷入低潮,到九七年时工业及财税规模就叫以腾飞之势崛起的东华超越过去,九八年更是给东华拉开差距。

    不过,平江市的经济基础依旧厚实,近几年民营经济又有崛起腾起的势头——丰立集团联合平江市的几家民营企业,试图建设这么大的重工项目,也可以视为平江市民营经济崛起的一个典型。

    民营企业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是好的,但国内还得不到政策上的扶持,在国内的待遇远远不及国企与外资企业。

    几家民营企业想联手起来建投资逾二十亿的项目,不要说大部分资金要从银行贷款,就算几家民营企业能将二十亿的建设凑出来,项目过审都是有一定难度的事情。

    沈淮与王卫成通过电话,了解到丰立集团的周丰毅在九七年底有建涂渡板项目想法时,最初的计划是想将项目建在新浦。

    项目建成后,大宗镀锌板无论是出口海外,还是输往国内各省市,新浦在九七年底之时,海陆运输条件都已经要比平江优越了。

    而新浦港,除了新浦钢铁以及梅溪电炉钢生产基地加上建设中的新津钢铁,都能就近为涂渡板项目提供优质的薄钢板原材料——更主要的就是东华市对民营经济的扶持力度,是其他地方所罕见的。

    税费方面的优惠政策,经济较为开放的地方都大差不差,最主要的区别就是体现在金融扶持上。

    国有银行在地方上的放贷,除了给地方建设占用相当一部分之外,更主要的是往国资企业倾斜。

    除了法规有明确坚持以国有经济为主体的要求之外,地方上的国资企业通常有政府兜底,商业银行对国资企业放贷,通常不需要考虑政策风险。

    国资企业越是经营困难,对银行贷款的依赖程度越高;而地方政府除了需要国资企业扩大生产规模填充政绩之外,那些嗷嗷待哺的国企工人,更是政府不能甩手不管的包袱。

    故而地方上国有商业银行每年剩下来能流向民营经济的贷款总量,通常都极为有限。

    沈淮推动业信、梅钢接手东华城市信用联社,组建城市商业银行时,首先就明确了梅钢系发展不从城商行占款,主要支持东华市民营经济发展的发展方针。

    近年来,东华城市商业银行共向东华市范围以内的民营企业建设项目发放贷款累计近三十亿,是其他地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一些能填补国内空白的高新技术制造项目,只要在新浦工业园区内落地,霞浦县更直接从财政上进行拔款,给予最高可达一千万的项目经费支持——这是沈淮在霞浦制定的养鱼政策。

    丰立的涂渡板项目要是建在新浦,其他不说,东华城市商业银行少说也能给他们提供三五亿的扶持贷款,这就能解决他们相当一部分的资金压力。

    只是丰立那边在项目筹划之初,还没有跟梅钢这边沟通,平江市就事先得到消息。

    平江市隶属江东省,跟东华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但江南、江北就隔着三四公里宽的渚江,经济规模就这样给东华超了过来,平江市委市政府自然不能说是有长脸。

    这么大的工业项目,平江市里自然也是不容轻易从地方上溜走。

    平江市里跟丰立有关系的一些老人,出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虽然平江市的几家银行,没有办法提供那么多的建设贷款,但平江市委又找来其他几家民营企业跟丰立合作,以此减轻丰立的资金压力——在这种情况之下,周丰毅也就断了跟梅钢联系的念头,专心致致的想将这个项目建在青沙县的沿江工业园内。

    后续的变化就是平江市委居中撮合的两家合作企业,经营的轻工外贸业务在去年出现滑坡,拿不出合作资金来,选择退出,整个项目就搁在那里。

    兼之与丰立关系最密切、也是当初极力将涂渡板项目留在平江的平江市委副书记葛祖均去年退了二线,之前江东省工行允诺给涂渡板项目的一笔贷款,给其他关系户抢着先用了,整个项目在平江更看不到有启动建设的希望。

    国内外经济从去年底就有明显的复苏迹象,涂渡板市场甚至出现紧缺,丰立怕拖延下去,错过市场机会,自然就想着跳出平江市寻找新的合作者跟资源,也就回到最初的思路上来,找梅钢、找新浦或者梅溪合作……

    周丰毅也怕刺激到平江市里,故而也没有直接找沈淮联系。借这次江宁举办的民营经济工作会议,丰立的一个副总主动找同时在江宁参加会议的王卫成联系,谈起这事。

    王卫成也是想将情况了解得更详细一些,再跟沈淮汇报,从江宁回来,就直接去了丰立集团的总部——不曾想消息在这个过程当中走漏了。

    沈淮要王卫成将项目情况了解得更细致一些,明天回县里跟他汇报,就挂了电话。

    沈淮在院子里喝着茶,想着事情,寇萱与孙亚琳先后洗好澡到院子里来。

    四月底,夜凉如水,孙亚琳穿着一件到膝上十五公分左右的长T恤,身上虽然还披着一件薄绒开衫,但雪白丰腴的大腿如椽笔直,露在外面极其挑逗人的神经——孙亚琳拉了一把藤椅在沈淮身边坐下来,拿着干毛巾擦湿漉漉的深褐色秀发,手抬着,衣衫给吊起来,露出半边红色蕾丝内裤,在大腿根上勾勒出丰腴到极点、却又没有半点臃赘的曲线……

    见沈淮往那里瞅了两眼不够,还不识趣的盯在那里看,孙亚琳将T恤衬往下拉了拉,遮住敏感的部位,很是不屑的说道:“你就这点出息。”

    孙亚琳刚洗过发,湿漉漉的秀女给干毛巾搓得蓬松,衬出五官精致的脸蛋仿佛出水芙蓉。

    这会儿寇萱也走出来,穿着一件蓝格子的灯芯绒衬衫,也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她一边走一边拿毛巾搓着头发,衣裳下摆吊起来,白色棉质内裤若隐若现。

    寇萱没有孙亚琳那么高挑,但在女孩子里也算是高挑的,她的身材没有成熟女人的那种丰腴韵味,要纤瘦一些,却有着成熟女人没有的清纯明丽。

    寇萱跟沈淮说道:“我放这边的睡衣好久没有晒,都长霉不能穿了,就翻了你一件衬衫当睡衣,你没意见吧……”

    沈淮拿手盖住脸,郁闷的喊道:“你们俩还让不让我活了?”

    孙亚琳明摆是勾引他但就是让他吃不着;寇萱这妮子一副任群采颉的模样更是诱人,但他又不能下手,除了拿起手机逃回自己的房间,他还能干什么?

    ***************************

    谢芷当然不知道沈淮此时的郁闷,她给戳穿心机后,就狼狈不堪的离开尚溪园,坐到她的车,才发现诺大的东华市没有她可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能说话的人,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空落落的。

    谢芷开车在东华市里漫无目的兜了一圈,才返回住处。

    她已经有些懒得直接跟打电话给鸿奇说这件事,也是过了好久,才给她哥打电话——即使不考虑她与鸿奇之间日渐不堪的感情状况,只是事关谢家以及他们这边的整体利益,又由不得她置身事外。

    但想到沈淮那沉默着望过来的眼神,谢芷心里头又是有一种说不出来、似乎给什么情绪压着的感觉;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拿着一只抱枕坐在窗台前,将抱枕紧紧的搂在怀里,似乎有种抓到什么的感觉,抿着嘴,努力的将沈淮那沉默的脸跟眼睛从脑海里赶走。

    谢芷自然不会一个人住空荡荡的庄园别墅,她在东华的住处,是翠湖西岸临湖的一套电梯公寓,能望见夜色下的翠湖微波荡漾。

    她有时候也不知道她跟鸿奇之间,到底是怎么了,是因为他有别的女人吗?这不是早就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为何早早就想透的事情,会叫她如此的疏离跟疲惫?

    这两年郭成泽在市里搞翠湖亮化工程,要把翠湖打造成东华的一张名片,投了不少资金,也确实有些成效,翠湖北商圈的沿岸流光溢彩,夜里看去十分的漂亮。

    谢芷就这么什么都不想的,看着夜色下的翠湖看了很久。

    手机震动起来,她拿过来看了一眼,是平江打过来的座机,接通后鸿奇略带沙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沈淮一定要搞得鸡飞蛋打,这事也不会如他的愿——我等会儿就去找王云青;王云青不会袖手旁观。”

    听着鸿奇气急败坏、又言之凿凿的语气,谢芷心里有说不出的疲惫,无意再跟他争辩这次可能还是他们看错了沈淮,只是“哦”的轻应一声说道:“王书记那边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时间不早了,我要睡了,你路上小心些……”

    挂了电话,谢芷将手机丢在窗台上,又看着窗外的夜色出神,心里想,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介入这件事,沈淮那边会怎么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