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四十五章 揣摩

第九百四十五章 揣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沈淮也无意细究那些风声到底是谁,是出于怎样的意图散播出来的,看到成怡从卫生间洗漱出来,将稀粥跟盛着油条的碗递给她。

    孙亚琳啜着嘴,说道:“你真调到省里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徐沛、赵秋华他们总归不会在你身上**裸的玩明升暗降的手段;你跟成怡也能住在一起,省得成怡心里老惦念着你……”

    “我才不要他陪,”成怡撇清自己道,“这些年我都一个人生活习惯了;真跟他住一起,我还嫌他碍手碍脚的。”

    沈淮侧过头,盯着成怡刚洗净、洁白无暇的美脸问道:“真的不要?”

    “谁稀罕、你陪谁去,我反正不稀罕。”成怡翘起美丽的下巴,不屑一顾的将沈淮的头推到一边。

    沈淮咧嘴笑笑,孙亚琳也在这里,他在这个话题扯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

    梅溪新浦港建设渐成规模,以冶金、炼化、船舶、重工及轻工制造为核心的产业集群也初步形成格局,接下来则往更大高度、广度发展的问题。

    而地方上的基础设施建设,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启动建设,临港新城西区以鹏悦现代城为核心的商贸配套也打下基桩虽然照他的打算,最好能在两三年前建成徐东高速东延以及贯经霞浦、横跨渚江出海口的岚江高速,形成江海联连、海铁联连、高速成网的大物流格局,但个别工程拖上几年不建,也不会对东华地方发展能有什么颠覆xìng的影响这种情形下,沈淮也不是非要守在霞浦不可。

    沈淮将碗里的稀饭扒进肚子里,走到窗前,掏出烟来点上,说道:“我就是建设社会主义的一粒小螺丝钉,国家需要我钉在那里我就钉在那里……”

    “我看你把身上这层皮扒掉拉倒,倒还是能图个逍遥自在,”孙亚琳犹带有不解的问道,“我就不明白,你的官瘾怎么就这么重?”

    国内还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权比钱好使,资本需要政治为谋,梅钢弱小时,需要沈淮掌握地方上的政治权力,为梅钢的发展保驾护航。

    不过,梅钢今rì已成根基,未来的发展也不会拘泥于一地,沈淮再在地方上的任职,已然没有太多的jīng力能兼顾到梅钢的发展,反而不够zì yóu近一年来,沈淮为淮电东送、鹏悦现代城等项目东奔西走,哪里还只是一个仅守一县之地的县委书记该承担的担子,也因为不够zì yóu,县里琐碎的事务又不能全脱手不掉,人也是相当的疲惫?

    更何况,沈淮已经得到孙家的认可,在海外还有着更广阔的发展机会。孙亚琳不仅不认为沈淮需要守在霞浦,甚至都觉得他没有必要再守官场这一小块地盘不走。

    “常言道,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我的心气没那么高,但也不能跟这句话反着来,对不对?”沈淮笑着说道。

    “还达者兼济天下呢,你就胡扯……”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在成怡面前,孙亚琳也是嘴上留德,没有怎么拿话挤兑沈淮,但眼眸横盼之间的意思,无疑是在讽刺沈淮发达了顶天多济几个女人。

    沈淮对孙亚琳眉眼间要传达的意思,自然是十分熟悉,嘿然而笑,在成怡面前哪会去接她的话去自找没趣?

    差不多到成怡要去上班的时候,很是知情识趣的杜建这才打电话过来,问沈淮早上回不回霞浦?

    没有什么事情,当然要回霞浦呆着,他好歹也是霞浦县委书记,将摊子丢给周岐宝、戚靖瑶,怎么都不可能叫人放心的。

    孙亚琳上午有个会议要参加,没有必要马上就动身跟沈淮去霞浦,硬把沈淮拉下来陪她,让杜建及司机先回霞浦,她们等上午开完会再走。

    早上没有走,给孙亚琳拉了下来,沈淮到中午想走就迟了;熊文斌、黄新良赶过来,将他堵在国际产业园选址旁边的江堤上谈事情。

    鸿基长青三期包括储能、硅材料、微电机等多个子项目在内,子项目的技术来源也不尽相同,涉及到的协调部分相当复杂。

    众信投资不仅作为主要出资方之一,还要将此前在rì本收购的科技企业在技术、管理上的优质资源输入鸿基长青,孙亚琳分担的工作很多,比孙启义、宋鸿军他们,要更直接的介入三期工程的筹建,这段时间来她也是为此忙得不可开交。

    而地方zhèng fǔ这边,则要为鸿基长青三期工程,做好建设用地供给、给排水、供电、通讯及交通等方面的配套工作。

    即使知道鸿基长青与梅钢系的联系密切,三期项目里众信与鸿基投资的持股占到50%,又与鹏悦现代城相互依托,两个项目的展开建设,意味着梅钢系正式大举进入徐城,但这个总投资逾五亿美元的项目,将为徐城创造近两万人的就业岗位,作为徐城近年来引入的最大外资工业项目上,将与鹏悦现代城、以及融信地产负责的滨江新世界广场两个项目,成为支撑徐城今后两三年经济强劲增长的动力引擎,实在容不得徐城市委市zhèng fǔ的半点拒绝跟忽视。

    为推动鸿基长青三期项目尽快在徐城留地建设,徐城市委市zhèng fǔ年后就批示秦江区负责在城东大道以东沿江地带划地筹建国际产业园,作为潜规则之一,年前刚调任秦江区副区长的黄新良,不再具体分管滨江商圈建设的事,转为负责国际产业园的筹备及建设工作。

    年后到三月中旬,熊文斌提出的新城市发展规划修改总稿就获得徐城市大人的正式批准通过。

    随后,徐城市zhèng fǔ从融信地产上缴来的土地款里拨出十亿,注入淮海湾zhèng fǔ建设基金;城东大道暨未来的徐城中轴大道及新跨江通道也于四月上旬也正式启动建设。

    在这个过程当中,徐沛以及徐沛一系曹政江等官员,都是积极配合,但也无疑分走大半的功劳。

    在熊文斌刚抛出新建设规划稿之际,徐城市长周任军昏招频出,甚至未与胡林他们商量,就散播不满新规划的消息;然而胡林、罗晓天等人见大势不可逆,则是更务实的选择现实利益。

    虽然周任军这次搞得狼狈不堪、灰头土脸,但终究没有人会赶他下台,说到底还是胡家以及赵秋华在淮海省及徐城市的根基不浅,徐沛也无意为踢走周任军搞得满城风雨。

    周任军甚至还力争淮海湾zhèng fǔ建设基金负责为滨江新世界广场建设配套的滨江大道,以便秦江区及市里能将更多的市政资源,都投入到滨江商圈范围以内,为融信在徐城的发展争取更多的资源。

    滨江新世界广场启动也很快,包括融信大厦、新世界广场在内,作为秦江区地标立项一组六栋高层建筑,平均设计楼高在二百米左右,三月上旬赶在设计稿最终过审之前,就抢先在渚江北岸打下第一根基桩。

    而以渚江建设为主体,又由众信、鸿基负责注资的、为鹏悦现代城项目合资成立的鹏悦地产,也在三月上旬,先启动白雁矶游乐谷及滨江小镇两个项目。长青集团同时也在鹏悦现代城范围内,紧挨着白雁矶、滨江小镇,启动渚南区第一家五星级酒店项目建设。

    徐城的城市规模跟基础在那里,一经启动,今年总的城市建设规模超过东华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熊文斌在招商引资、引导产业发展、推动城市建设上,还有很多新的有益想法,要跟沈淮讨论,他想在退休之前,力争为东华、徐城两座城市,多做一些工作。

    虽然沈淮很不愿意跟别人谈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但也清楚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可能会极深远的影响,也就由不得他愿不愿意,都要跟熊文斌等人知会一声,以便他们对未来的形势能有更清楚的认识跟判断。

    熊文斌知道这事,看着浑浊的江面,也难在沈淮面前说什么。

    “你说谁最有可能拿这次的事做文章?”孙亚琳在沈淮面前从来都是直言不讳,问道,“你觉得是赵秋华,还是徐沛?”

    沈淮掏出烟来,蹲在江堤上,点火抽了两口,说道:“赵秋华那边其实是不足为虑的,他现在正忌惮徐沛,不会卯足劲来撩拨我们胡林、罗晓天他们这时候也应该是更想将新津钢铁、滨江新世界两个项目尽快建成。当然了,箭要是从别人手里先shè出来,他们赶上趟也不会介意在我身上多踩两脚……”

    “徐沛推动淮海湾经济区整体发展,这对地方是件好事,但他又推动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编制化,正式化,他守住徐城市委书记的位子不放,将经济区发展小组掌握在手里,他的谋算要比想象中更深沉一些,”熊文斌轻叹一口气,说道,“徐沛现阶段无法拒绝用我们、用梅钢系,但要有机会,他会比赵秋华、周任军更迫切的想将梅钢系的影响力限制住你可能真要做出调出东华、到省里来‘高就’的心理准备。”

    不要看他们现在跟徐沛合作得很愉快,但沈淮心底最忌惮的人,还是徐沛。

    听熊文斌这么说,知道他也有清醒的认识,沈淮只能苦笑道:“能到省里来‘高就’,我也不能挑三捡四啊……”

    孙亚琳在一旁又变得不以为是的说道:“你也不要郁闷了,你嫌你那个傻爹硬着你了,他这些年又何不是一直在嫌你硬着他啊?你想想啊,你要是有个温顺的xìng子,不把他的如意算盘搞得鸡飞蛋打,他跟谭启平、苏唯君合作,说不定今天都已经进省常委班子了。你指望他主动给你让路,没门啊。”

    沈淮笑了起来,说道:“也是。”

    说是这么说,沈淮还是顾忌徐沛接下来的动作,又站在江堤上,就此与熊文斌谈了很久。

    按照正常的步骤,徐沛应该先接任赵秋华的省长位子,主持zhèng fǔ一段时间后,再接替钟立岷省委书记的位子。

    只是钟立岷比赵秋华的年龄还要大两岁,理论上应该比赵秋华更早退二线。

    这对徐沛而言,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风险:要是他动什么手脚,提前将赵秋华赶下台,站在赵秋华背后的胡系则完全有能力安排钟立岷很快也退二线,再塞一个人到淮海来,挤在徐沛之前将省委书记的宝座抢坐过去,从而使徐沛在淮海丧失最佳的机会。

    虽然从去年起,赵秋华就感受到来自徐沛的压力,但除了东江证券案敲山震虎之外,徐沛对赵秋华就再没有什么直接动作。

    而到钟立岷提议调熊文斌到徐城担任常务副市长,徐沛甚至还放松对赵秋华提拔起来的周任军的压制,让一切看上去又像是回复到之前的平衡状态中去。

    而真正熟悉徐沛的,能知道徐沛没有放弃对更高权力的野力,甚至连半刻都没有放松,只是他选择的策略有所转变。

    徐沛一年多来,将jīng力倾重放在推动淮海湾经济区整体发展上,在前推可以说继承发扬前省委书记田家庚大框架发展淮海全省经济的思维,也确实能更快速度、更高水准的搞地方建设,而就徐沛他个人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绕过省zhèng fǔ,绕过赵秋华直接插手经济事务,甚至可以籍发展领导小组,将淮海省最核心、发展潜力最大、也最迅速的区域经济抓在手里……

    只要他两三年抓淮海湾经济区建设确有成效,又辅以他在组织人事以及党建等工作上的成绩,徐沛就可以越过赵秋华,直接接替钟立岷担任省委书记。

    这对徐沛来说,是一条更切实可行的捷径。

    然而徐沛要走这条捷径,又不得不重用梅钢系;从新浦钢铁项目、开发新浦港起,梅钢系就是贯彻田家庚大框架发展淮海省经济思路最核心的执行者跟合作者。

    包括附从钟立岷同意调熊文斌到徐城来担任常务副市长,同意熊文斌大刀阔斧的修改城市规划,除了大势所迫之外,用梅钢系也符合徐沛当下的核心利益。

    熊文斌在徐城干得风声水生,淮海湾经济区形成区域整体协调发展,徐沛始终能作为领头羊居中分功。

    徐沛甚至主动将黄新良等梅钢系搞有能力搞地方建设的黄新良等人,也一并调到徐城加强相关工作,他甚至还要千方百计的,将更多的资源,填到这个框里去。

    有朝一rì,徐沛能籍此顺利的直接接替钟立岷,担任省委书记,即使zhōng yāng另派他人接替赵秋华任省长,徐沛到时同样可以将淮海湾经济区这个框抓在自己的手里,去压制新任省长。

    梅钢系虽然也能籍此获得极大的利益跟壮大,但这就不是徐沛所愿意看到的。

    沈淮能理解还算务实的徐沛对他们不得不用的心态,他此前也正是利用徐沛的这种心态,促成诸多事,但他同时也清醒的认识到徐沛对他们的jǐng惕跟防备。

    只是对徐沛而言,当下对他们的态度,还是以利用为主,即使想限制,在省委书记钟立岷都明确支持梅钢的情况,也没有找不到合适的借口现在他跟他父亲闹得这么不愉快,徐沛就不难从中找到“完美无瑕”的机会跟借口。

    也许这几天莫名其妙传出来他要调到省里任职的风声,就是徐沛躲在背后指使人放出来的前奏。

    沈淮想过要找李谷谈谈,毕竟李谷靠徐沛更近,更能琢磨他的心思,但想想也是作罢。

    ***********************

    沈淮与熊文斌他们在工地简单的吃过中饭,就与孙亚琳坐车返回东华。人还没有到东华,嵛山县委书记梁振宝打来电话。

    五一黄金周嵛山要搞旅游节,想邀请沈淮也过去做嘉宾沈淮想着与成怡到嵛山偷几rì闲可以,但哪里有心思去做什么嘉宾?

    “我是霞浦县委书记,不推动霞浦县发展旅游产业,跑到嵛山旅游节上做什么嘉宾,电视新闻里要是把我的脸放出来,这不是把我摆在桌案上给霞浦人民骂吗?要说请重量级的嘉宾,我看吴海峰主席合适,嵛山后续的旅游基建,还要请zhèng fǔ建设基金多支持,你们应该请吴海峰理事长他露面啊……”沈淮笑呵呵的在电话跟梁振宝说道。

    “这次旅游节,我们特地到市委宣传部拜托过周副部长,也请周副部长代为向吴主席表达了这个意思,过两天肖浩民会专程去一趟徐城,当面将邀请函交到吴主席手里,”梁振宝在电话那头说道,“要说嵛山旅游产业这几年能有这么大的发展,沈书记你可是挖井人,所以我还是主要负责做你的工作。霞浦人民要骂,我骂回去,沈书记你要是不从嵛山调走,哪里轮得霞浦今天这么风光,旅游产业就让嵛山多占点便宜,又怎么了?”

    “哈哈,”沈淮朗爽一笑,当下也没有咬口答应梁振宝,说道,“到时候看我这边的时间安排……”

    嵛山大规模启动旅游基础设施建设,也就这一两年的时间,今年chūn暮夏初之际搞旅游节还有些仓促;要是定在十一黄金周,时间上能准备得更宽裕一些。

    不过九月下旬市委会召开全委会议,梁振宝到那时候就应该是要退二线了,梁振宝想在嵛山多留些东西的心态,大家也都能理解。

    总之旅游节这种东西,也不能指望搞一两次就叫嵛山的旅游产业有一飞惊天,很多事情都需要长期的积累,早些宣传也没有什么坏处。

    而说到嵛山办旅游节,除了嵛山县委zhèng fǔ外,另一个主办方就是谢芷负责的金鼎旅游投资集团。

    嵛山的景区建设,目前还是以金鼎投资建设的韩岭古村、嵛西古城以及嵛山湖风景区三块为主。

    要不是这几天的事情堵在心里,沈淮说不定还会打电话给谢芷问一下具体的情况。

    照梁振宝及嵛山县委县zhèng fǔ的心态,旅游节的规格自然是办得越高越好,但真正要办,还是要看嵛山当前的筹备情况。

    筹备得好,规格可以高一些、规模及宣传的力度可以大一些;要是实在太仓促,今年的旅游节可以先起个头,规模小一些,将更多的余味留在往后。不然雷声大,将人都吆喝过来,旅游接待能力又有限,反而会砸了口碑,造成不利的负面影响。

    沈淮无意过多的去过问嵛山旅游节的事情,他回到县里,召开过两周一次的县常委例会,没什么特别事情,将消息灵通的几个饭局邀请推托掉,就打算天黑后开车回梅溪去找陈丹。不想从新浦炼化折返的孙亚琳又将他截住,缠着要跟他回梅溪吃晚饭,美其名曰是替成怡监督他跟谁有jiān情。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