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四十一章 传闻

第九百四十一章 传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四月中旬,淮海湾及沿渚江区域发展规划获得国务院的批准通过,淮海湾经济区作为一个区域经济概念,正式浮出水面。

    淮海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也正式成为省委省政府的下设机构,由省委副书记、徐城市委书记徐沛兼任组长,由省计委党组副书记、主持计委工作的常务副主任纪仲平担任副组长、办公室主任。

    除了省建设厅、交通厅以及淮海湾经济区范围内的政府一把手以及李谷以淮海融投董事长、吴海峰以淮海政府建设基金理事长身份进入领导小组外,沈淮成为领导小组成员里唯一一名正处级官员。

    淮能集团作为主要在淮海湾经济区内发展的大型央企,其党组书记、总经理叶选峰,也进入发展工作领导小组。

    梅钢系已经深度介入淮海湾经济区范围内的主要建设项目,领导小组又没有严格的行政级别对应,很多人都觉得沈淮进入领导小组,有利协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也有更多的人则习惯性的解读出更多的东西出来,有人传沈淮会很快兼任东华市委常委,也有消息说他会直接调到省里担任要职。

    沈淮也无意去分辨这些消息到底是外围人员的胡乱解读,还是有心人故意在散播。

    他到徐城第一次参与发展领导工作小组的协调会议过后,就直接与胡舒卫坐车赶往淮山市,考察渚江上游位于淮山龙水的第二座大型梯级电站前期筹备情况。

    淮山位于渚江的上游,从徐城出发,经淮西到淮山市有四百多公里的路程。

    从徐城到淮西的高速公路修建都还没有正式提上日程,到淮山就更没有指望。

    淮山倒是有座军用飞机,只是沈淮临时给胡舒卫拉着去淮山看龙水电站筹备情况,想搞架小飞机飞过去也麻烦。

    沈淮与胡舒卫两人以及东江电力及省电力局的人员,只能从徐城坐车出发走省道,慢腾腾的在路上开上一天才赶到淮山市里,人在车里屁股都坐得僵硬,浑身酸痛,更不要提开车司机的辛苦。

    淮山市这边的招待,倒是热情;沈淮他们到淮山市郊,淮山市委副秘书长周延与副市长杨凯等人,就在路边等候。

    淮山市委副秘书长周延,以前负责淮山的劳动输出工作,经常带队往东华跑;杨凯又是分管电力及工业的副市长,淮山境内三座梯级电站的筹备,地方配合工作就由杨凯分管,大家也都认识,在路边寒暄几句,看着暮色渐深,在家就赶着往淮山市里走。

    两边车队汇合后,沈淮才知道淮山市委书记魏福明更是带着淮山市委市政府的一群官员,在市政府招待宾馆备下宴席,等着他们过去用宴。

    沈淮正而八经的只是霞浦县委书记,进入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也没有所谓的行政级别对应;硬是往高处抬,勉强能算是享受副厅级待遇。

    胡舒卫倒是正而八经的副厅级,他除了执掌东江电力外,当初为了保证东江电力的国有性质,他同时还进入省属国企工委党组,以保证东江电力的党建工组受省属国企工委领导。

    不过就算如此,淮山市委书记魏福明亲自带队接待——听淮山市委副秘书长周延介绍,魏福明将其他公务推掉,接下来还将全程陪同沈淮他们对电站前期筹备工作的考虑——这就已经算是超规格待遇了。

    电站前期筹备工作,特别是进场公路修建及移民安置,都要依赖于地方上的配合;淮山市的积极态度,自然是沈淮、胡舒卫所希望看到了。

    淮山是淮海的农业大市、人口大市,工业发展相对滞后,九八年地方财政收入、人均生产总值、城乡人均收入等情况,只抵得上东华九二、九三年时的水平。

    淮山市的城市规模甚至还远不如七八年前的东华;坐车进入市区,沈淮看着沿街就找不到有十层以上的高层建筑,狭窄的街道,破损处也多,应该是缺乏充足的维护资金,更遑论有财力建设新的公路了。

    各地的政府招待宾馆,风格大多类似得很。淮山市再破落,也有整饬得能装点脸面的街区。

    位于市中心的淮山宾馆,从外面看着也像是林深幽僻的园林,车队从柏油路面的甬道开进去,头顶的天空就给两边茂密的枝叶遮住,在傍晚时分更显幽暗,给人以别有洞天的感觉——车队开到里面,能看到有好几栋小楼错落有致的分布其中,有一条河将招待宾馆的整个园子环抱在里面。

    车子停在一栋小楼,北面是碧波荡漾的小河,河对岸看着像是一座市民公园,周边的环境看着真是十分的怡人。

    只是沈淮与胡舒卫下车来,没有闲暇时间欣赏这里傍晚时分的幽静景色,淮山市委书记魏福明就带着一群人从小楼里迎出来。

    魏福明五十岁刚出头的样子,身子不高,人则发福得很。

    四月中旬的天气,淮山的天气已经有二十来度,魏福明穿着一件浅蓝格子的衬衫,腆着大肚子,一条牛皮带几乎要不支的托在肚皮下,肥厚的脸颊也都有往外鼓。

    沈淮看魏福明脸膛红亮,似乎在他们过来之前已经喝过一回酒,也不知道他此前赶着招待谁,笑着与他握手:“我与胡舒卫过来,没想到会惊扰到魏书记你……”

    沈淮在淮海官场也算是达到登堂入室级别,跟魏福明差了两级,但以前到省里开会,也有机会遇到——魏福明清楚梅钢及东华市的状况,在沈淮跟前也是恃什么身份,以前就有点头的交情,但也仅限于点头交情。

    “沈书记你说客气话了,”魏福明人看着猥琐,说话的声音却是爽朗,“龙水、岩乡、盘溪三座电站,淮山市的民众可是整整盼了三十年啊。眼见着今年就有启动建设的盼头,还能不知道是沈书记你推动的功劳?”

    魏福明爽朗的笑着,介绍身边的淮山官员给沈淮认识,多为淮山市建设及电力部门的中层官员。

    他们待沈淮的态度算不上多热情,毕竟沈淮离他们甚远,他们中即使有知道梅钢系的一些情况,也不甚详细,但他们不敢对能决定他们前程及仕途的魏福明稍有怠慢,看着魏福明如此郑重其事的看待沈淮、胡舒卫的此行,自然也是热切的挤出笑脸。

    “整整是三十年啊,六十年代末,我还刚参与工作没几年,那时候省里就提出要大水库,一晃就是三十年过去了,”魏福明犹有感慨的回忆往事,说道,“我们在淮山能力低微,只能尽最大的能力做好配合工作,怎么能说是惊扰?我就是怕你与胡总今年还不过来多跑两趟啊……”

    “魏书记你谦虚了,要没有你们在此前做了那么多的工作,很多事情都没可能有这么顺利的进展。”沈淮笑着说道。

    六十年代末省里就明确提出要在渚江上游建大型的梯级电站,八二年由省水利厅、地质勘测设计院、电力局牵头编撰了梯级电站规划稿,几经勘测修改,九零年就形成现在的四梯次开发渚江上游水电资源的方案。随后九二年也正式在淮西市境内先启动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建设,到今年前前后后算起来,都已经是超过了三十年。

    渚江上游四座梯级电站,有三座规划建在淮山市,但在去年之前,这三座梯级电站则完全看不到要启动建设的模样。

    这也不能怨省里的动作缓慢,整个淮海省西部地区,工业发展水平滞后,限制了对电能的需求;而淮西青峰等地,又有极廉价的丰富煤炭资源可以发展火电,渚江上游的水电资源再丰富也没有开发的机会。

    不过,再没有开发的机会,勘测选址以及规划设计方面的工作,淮山市及省里相关部门都在追着做,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拿出成熟的方案出来。

    “淮电东送”比“淮煤东出”更优越的地方在于,“淮煤东出”只是将淮西地区的煤炭资源输送出去;“淮电东送”,除了就近建设坑口电厂,将当地的煤炭转为电力输送出去外,还能充分的开发渚江上游的水电资源——而淮海西部地区,火电、水电资源充分开发出来,除了可以往缺电的华东沿海地区输送外,还能支撑地方上的工农业发展……

    规划在淮山市境内的三座大型梯级电站,仅龙水电站装机容量将达到一百万千瓦规模,投资愈三十亿元,这对地方财政收入仅六七亿的淮山市,到底有多大的意义自不用多言。

    大家客气的站在小楼前寒酸,接着魏福明又左右推让了一下,领着沈淮、胡舒卫往小楼宴会厅走,在一溜人里,陪同沈淮过来的杜建,要算是级别相当低的,也作为贵宾请到主桌上入座。

    在服务员传菜之间,沈淮与魏福明、杨凯等人挨着坐,虽然很多情况在过来之前已经有过初步的了解,但淮山众人热情,沈淮自然也是很有耐性的听他们再介绍一遍淮山市前期所做的配合工作。

    龙水电站建在淮山市西南的龙水乡,从淮山市区出去,进山区之后蜿蜒走三十公里的盘山公路,才能到项目地。目仅有一条砂石公路通往龙水乡,但离电站选址还有一段距离,故而要东江电力要先掏钱修通省道直通电站江峡、长近四十公里的进场公路。

    龙水电站什么时候正式启动建设,还要看江东省电力集团负责的超高压主干电网何时启动建设,不过仅这条进场公路就能极大改善淮山市西南山区的交通状况。

    相关工作从去年秋季开始启动,淮山市这边也由副市长杨凯专门分管相关工作,进展很快,预计到七月下旬,进场公路就能建成通车。

    此外还需要地方负责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移民安置。

    龙水电站的大坝建成后扬程最高达一百二十米,在上游及支流河道将会形成延伸十余公里的大型水库。龙水乡及上游的五岔等乡镇,差不多有近一半的居民要迁出来安置。

    为此,东江电力将配合淮山市,先要在淮山市的南面建造一座能容纳三万人居住的移民新城镇;要是在淮山市境内的第二、第三座梯级电站,近期也要启动建设,移民城镇最终会扩大六七万人的居住规模。

    淮山市这边,已经将新城镇初期的建设用地划了出来,甚至还想依托移民新城镇建一个工业园,但这个配套项目什么时候正式起建,还是要看江宁与淮西之间的超高压骨干电网何时启动建设。

    沈淮这次给胡舒卫拉了过来,就是要看这边的工程前期筹备情况,然而会根据这边以及青峰坑口电厂的筹备情况,再相应的去推动超高压输电骨干电网建设等方面的工作——淮电东送是个很大的系统工程,东江电力也只承担一部分的工程建设,需要协调的地方很多。

    这事除了淮海省与江东省电力集团外,就没有特别强力的部门牵头组织;沈淮想偷闲也不成,他与小姑宋文慧也只能疲于奔命,到处为这事游说。

    众信打开持股限制后,孙家的家族基金与长青集团、巴黎银行,直接注入两亿美元换取众信25%的股权;除此之外,作为持股的条件,巴黎银行、长青集团的投资部门还将向众信旗下的产业基金注入两亿美元——仅这一项,就能解决梅钢诸多项目今年内的建设资金需求;都不用急着从新浦钢铁、新浦炼化的盈利里抽取资金。

    要是国务院那边审批进展顺利,江东省电力集团年中启动超高压骨干电网建设,龙水电站、青峰坑口电厂一期工程今年入秋也差不多可以同步启动建设。

    在酒桌上,沈淮将梅钢、东江电力的一些情况跟魏福明通报,希望淮山市能更积极的配合到省里推动相关工作进展,显然要比梅钢单方使力的效果更好。

    招待晚宴,简单座谈,魏福明等淮山市官员离去,虽然天色不早,沈淮犹没有睡意,与胡舒卫在小客厅抽烟说话。

    “你进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倒是惹来很多的猜测啊,说你会直接调到省里,我听到这消息,似乎还是东华传出来的……”胡舒卫说道。

    沈淮将半截烟灰弹落到烟灰缸里,笑道:“我自己都压根不知道了,外面的消息却传得凶;这些年也一直都不缺有人希望我能离开东华。”

    胡舒卫会意的一笑,说道:“或许省里并没有这层考虑,但消息传开来,你这边要没有一点回应,省里也许就会想,这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这才叫人头痛啊,”沈淮蹙着眉头,苦笑道,“本来就是没有影的传闻,叫我怎么去回应才显得不那么大题小作?随他们折腾去吧,这几年我也就指望几个工程能如期建成,其他什么事,我也没有精力去插手,离开东华到省里,也未尝没有不可以的……”

    胡舒卫心想沈淮这话也是,新浦钢铁、新浦炼化以及恒洋二期工程都如期建成,已经将新浦港的产业格局撑了开来,临港新城西区的鹏悦现代城项目一经启动,霞浦未来的城市布局也将成型——继任者只能在沈淮奠定的格局做小范围的调动。

    就眼下,看不到有谁能强行中断新浦港继续强势崛起的进程,也看不到有谁能推翻梅钢系在新浦的根本利益——沈淮确实也不需要永远都盯在霞浦不离开。

    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工程与淮电东送需要数年的时间逐步的去建设,新浦钢铁、新浦炼化也需要时间沉淀积累,短时间内不会再作激进的扩张;只是大家都习惯沈淮擎旗冲锋在前,未曾想过沈淮有离开东华的一天。

    不过,胡舒卫也不会为这样没由头的传闻烦恼什么。

    梅钢系在全省经济建设发展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省里对沈淮的提拔任命也不可能轻易被这种没有根源的阴谋诡计所左右——正常情况下,省里即使压着不叫沈淮升任东华市委常委,也不应该轻易将他调出东华。这跟沈淮个人愿不愿意,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时候外面风声大作,吹着玻璃窗嘎嘎作响,窗外的树影在夜灯下摇拽不休,还有叶子刮到房间里。

    沈淮看向窗外,说道:“傍晚时天还好好的,看风刮的样子,要是下大雨来,明天进山的路就难走喽了,”他将烟蒂捻熄在烟灰缸里,站起来走到窗外,要将给风刮得嘎嘎作响的玻璃窗关起来,无意间看到他们所住的小楼前有几个人走过去,微微一怔,讶然说道,“我还说谁今天在淮山呢……”

    他们到淮山后,与魏福明见面,魏福明当时明显是喝过酒的——走过来要帮着沈淮关窗户的杜建,也好奇怪淮山市委书记魏福明在他们赶过来之前在招待谁,只是魏福明没有提起,他们也不方便问。

    这时候听沈淮发出这样的感慨,杜建探头看过去,恰看到副省长宋炳生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抬头往这边看过来,他也是一怔。

    要不是他父亲刻意吩咐,沈淮相信魏福明没有必到刻意跟他们隐瞒他父亲也在淮山的消息——沈淮将玻璃窗丢给杜建去关,他走回到沙发这边来坐下,朝不明所以的胡舒卫说道:“‘宋副省长’是不想我们知道他在淮山……”

    听沈淮将“宋副省长”四个字咬得特别重,胡舒卫也只能一笑,对宋炳生与沈淮之间的父子恩怨,实在不是他能说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