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不速之客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不速之客

    熊文斌主持制定的城市发展总体规划里,对全市交通发展有全面的规划,嵛津高速是未来东华要发展的高速路网里重要的一条线。

    嵛津高速规划路线,大体上从徐东高速引出,从市西北郊往北拐,横跨嵛山东南部山岭,从嵛山县境穿过,至新津县城南而止。

    嵛津高速建成之后,将是贯穿东华市中部地区的交通主干线。

    虽然嵛山县现在也算是梅钢系的地盘,而嵛津高速建成,将彻底打开嵛山县封闭的地形,受益极大,但嵛山县封闭落后,其经济格局,远不能跟新浦港相比并论。

    眼下,梅钢及宋系在嵛山县的投资,除了淮能集团投资的较成规模的嵛山水电外,就是一些零散的旅游、建筑以及劳务输出方面的企业,总体投资规模很小。

    而就眼下来看,旅游、劳务输出的市场增长潜力有限,嵛山县前年开始提发展旅游经济,而全县的旅游业总产值也就刚刚过亿。而同期,包括淮能集团在内,梅钢系在新浦港的总投资,已经超过一百亿;说到产值,仅新浦钢厂一年的产值就将超过一百五十亿,建成后的新浦炼化,也不会低于此数。

    而建造嵛津高速的同时,他们也同样可以对嵛山县进行资本渗透。

    市场是开放的,梅钢系在嵛山县的投资有限,还没有达到垄断、控制市场的程度,他们加大投资力度,在嵛山县争得跟梅钢系分庭抗礼的地步很容易。而在新浦港那边,他们这时候还想分享港口资源以及高增长的利益,却是不能了。

    两权相害取其轻,一定要打开新津县的交通瓶颈,以便他们推动淮海湾经济带往北发展,拿下新津县这步先手棋,争先抢占新津的港口资源,是取道霞浦县修高速,还是取道嵛山县修高速公路,一目了然。

    而眼前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其他,第一道难关就是近半里程要在山岭地区修建的嵛津高速成本极高。

    就因为修建成本极高,非当前地方财力所能承担,所以在全市道路交通发展规划里,嵛津高速几乎是排在最后。

    即使市里现在硬着头皮建嵛津高速,很可能会超过二十亿预算的建设资金怎么解决?

    而嵛津高速建成后,要想新津的桃子不给别人摘走,不是说安排几个官员占住位子就可以的。说到底还是要同时投入大量的资本,对新津的港口资源进行开发,推动临港产业发展,才能保最大的那块利益不旁落他人之手。

    新浦港的外围基建,目前是以新浦开发集团担当主力,但上百亿产业资本的投入,新浦钢铁、新浦炼化、恒洋船舶、渚江建设、淮能电力、新浦航运等一系列的企业实体在新浦产业集群发展里占据核心地位,才是梅钢系在新浦港发展中占有利益的根本保证。

    虞成震他们不蠢,即使没有沈淮那么强的执行能力,但大体的区域产业发展格局还是能看明白的。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要学习梅溪、新浦的模式不难,但这等规模的发展格局,涉及到上百亿产业及基本资本的调动,不要说上市公司资华实业了,就是站在背后的天益集团也难有能力控制全局,除非胡家控制的央企金石集团能将相当部分的发展重心转移过来。

    这恰恰又不是陈宝齐、虞成震、周益文、戚靖瑶等人坐在书房里就能决定的事情。

    “这些事,是不是跟赵省长先汇报一下?”虞成震问陈宝齐。

    没有赵秋华的支持,他们想要说服胡家将金石集团的发展重心北迁,想要把省钢集团等企业更进一步的拉进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赵秋华谋取去冀省任职的努力受挫,就只能继续留在淮海,而今日郭成泽下车伊始就气势汹汹,站在郭成泽背后的徐沛存有什么心思,也不难猜测——在这种情况下,倒是极有可能说服赵秋华支持他们的计划。

    听虞成震这么说,陈宝齐点点头,说道:“我过两天就去省里,跟赵省长汇报这件事,”又问周益文、戚靖瑶,“你们觉得呢?”

    戚靖瑶、周益文点点头,也觉得应该先争取赵秋华的支持,不然他们就算能做通胡林的工作,胡林他父亲那边的工作,谁去做?

    *******************

    孙启义留在东华两天,又与沈淮深谈了一次。

    沈淮没有掩饰对郭成泽、孟建声二人的担忧,他意欲整合长青集团旗下港口投资业务的一个目的,也确实是想加强对梅溪港的控制力。

    孙启义也没有明确表什么态,就离开东华,决定到徐城住一晚,第二天再乘飞机回香港。

    虽然长青集团在徐城有投资一座四星级酒店,不过孙启义往来徐城,更喜欢住有数十年历史、环境更幽静的淮海省迎宾馆。

    十月下旬的徐城已经是深秋时节,夜里的气温倒不甚寒冷,孙启义与随行人员住进外宾楼,楼前有座林深径曲的园圃,穿过去有座露天游泳池。

    这么凉的夜,游泳池也不是恒温,倒有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在里面游泳,也不怕冷。

    孙启义找了一张躺椅坐下,看着还算清澈的夜空发愣,没过一会儿,秘书找到这边来,告诉他:“海丰的谢总过来拜访你……”

    孙启义皱着眉头,不知道谢海诚从哪里知道他的行踪摸上门来,说实话他也有些头痛见谢海诚,但人家都到酒店来堵门,他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

    孙启义与秘书往外宾楼走,远远看到谢海诚与其女谢芷,就站在大堂里,朝这边走过来。

    孙启义哈哈一笑,热情的走过来,双手伸过去,将谢海诚的手紧紧的握住,说道:“我也是刚到酒店住下,明天一早的飞机就飞香港,到香港也停不下一天,就要飞新加坡。老谢,你也明白,东南亚现在这个局面,叫人没一天能睡安稳。我刚刚还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拉你出来喝一杯老酒呢,你过来,倒省得我纠结了……”

    谢芷拿着精致的鳄皮手袋,站在一旁冲孙启义颔首示意,听他打开始就诉金融危机的苦,心想他这是在掩饰这段时间来彼此关系的疏淡吧。

    也无需掩饰什么,两年前,谁能想到沈淮有能力将谭启平从东华逐走呢?两年前谁能想到西尤明斯、飞旗实业这两家工业巨鳄,也会给沈淮拉上战车,启动新浦钢厂的建设项目呢?

    由于对梅钢及内地市场发展前景判断失误,致使亚太投资业增长缓慢,从而遭受集团高层的不信任,甚至这段时间以来,不得不依赖于跟梅钢的合作,调整在东南亚的投资结构,以减轻当下在金融风暴之下的冲击跟损失,孙启义这段时间来,小心翼翼的跟她们这边保持疏淡的关系,谢芷倒没有什么费解。

    不管孙启义此时的笑脸下藏着怎样的虚伪,但他没有拒人千里之外,没有躲起来不见人,说明他也无意在沈淮这颗小树秧上绑死。

    外宾楼大堂西侧有咖啡厅以便住客会友,外面有座用防腐木搭建的凉台,孙启义一边琢磨着谢海诚此行的用意,一边请谢海诚父亲到凉台上坐着边喝咖啡边聊天。

    孙启义说到明天一早就赶飞,谢海诚也就不绕什么弯子,直接跟他说道:

    “宋总这次确定要调回燕京,现在差不多就是叶总在主持淮能的工作。叶总一直都说要找个机会,跟启义你吃顿饭,聊聊天,只是你很少到内地,这次你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大家能聚到一起的机会实在极少……”

    虽然宋文慧退出淮能集团是早就决定好的事情,但为了尽可能减轻对淮能集团发展的不利影响,前后也是整整过渡了有四个月,才正式公开调职任命,而此前也是严格对外封锁消息。

    孙启义虽然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跟梅钢谈合作的事情,但也不知道此事,此时从谢海诚嘴里得知叶选峰接替宋文慧执掌淮能集团,诧异之后,又觉得应是如此。

    孙启义在东华时,得知成文光这两天就要到冀省代省长,他开始也甚是奇怪,这时候跟叶选峰代替宋文慧执掌淮能集团的事情结合起来看,一切就能解释了。

    无非是利益交换,宋系内部都逃脱不了这样的规则。

    孙启义暗自琢磨:叶选峰刚执掌淮能,就迫不及待的通过谢海诚,约自己见面,他到底想干什么?

    又想到沈淮此前提出要整合长青集团在内地的港口投资业务,想加强对梅溪港的控制权,孙启义暗感跟叶选峰这个面不好见啊,只是跟谢海诚笑道:“真是不巧,要不是赶着去新加坡,明天我就请叶总在徐城吃个饭了,不过,以后机会也多得是,等东南亚那边的风波稍平静一些,我来内地的机会也多……”

    谢海诚嘴微微一咧,心想孙启义连长青集团将在新浦成立中国区总部的消息也都不跟他们透露分毫,看来是无意跟叶选峰见面,但他犹是不懈,笑道:

    “东南亚那边风波险恶,东华的风波也不平啊。启义你这次去东华,赶着东华的市委班子调整,熊文斌给调出东华,接替熊文斌担任常务副市长、唐闸区委书记职务的,都是徐沛的嫡系。梅钢接手徐城炼油,徐沛其实是持反对意见的,后来撑不住下面支持的声音太大,才勉为其难同意由梅钢出面重组徐城炼油。然而徐沛在提重组条件时,要求徐城炼油的旧厂迁建项目渚南炼化要达到一百万吨的炼化规模,实则是不想梅钢在新浦同时就上大型炼化项目。据传田家庚调熊文斌、吴海峰离开东华,也是徐沛的建议。东华这往后还有大热闹可看,启义,你这两天在东华,有没有一些切身的感受?”

    这两年来,孙启义也确实有些狼狈不堪,差点连亚太总裁的位子都保不住,这段时间忙于收拾残局,而与谢海诚这边关系的疏淡,使他对内地有些敏感消息的把握,远不及以往那么灵敏——有些敏感消息,沈淮也不会主动的知会孙启义。

    孙启义前两天夜里,都跟沈淮他们一起给熊文斌饯行,对徐沛身边两员嫡系郭成泽、孟建声到东华出任要职的消息是清楚的,但说到这项任命背后的曲折以及徐沛甚至田家庚对梅钢的态度,孙启义跟谢海诚一样,都在猜测。

    孙启义能隐约猜到叶选峰要跟他见面的用意,但心里犹不是十分的肯定,说道:“东华市里有没有热闹,我不是很清楚,我这两天主要是往新浦电子厂的工地上跑,新浦那边倒是风平浪静得很……”

    “只怕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谢海诚笑道,“中海油参与新浦炼化的投资,是成文光一手促成的,中海油的副总曹光明在确定合作之前,还特地去拜望过老爷子。有这么硬的一手牌,梅钢都没有阻挡省国投集团参股渗透新浦炼化,都不能阻止田家庚将吴海峰、熊文斌调出东华——梅钢这次啊,得了面子失掉里子,我看啊,以后想风平浪静也没有可能……”

    所谓的面子跟里子,孙启义跟谢海诚有不同的看法,心想也许自己一直都在经商,故而更看重产业方面的根基,而谢海诚虽然也在经商,但他显然更看重其他方面的因素,但也能肯定,沈淮那边对自己隐瞒了太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