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卡位

第七百二十三章 卡位

    更新时间:2013-08-21

    沈淮不知道熊黛妮在周裕面前露了马脚,郭成泽、孟建声今天到任,他上午赶到市里参加见面会。

    沈淮从酒店赶过来,不早不晚。

    不早,没赶上郭成泽、孟建声由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家濠到市委大楼前下车。

    不晚,见面会还没有正式召开,陈宝齐与其他先赶到的常委,跟张家濠、郭成泽、孟建声等人,都在小会议里聊天,而其他陆续赶到的市委委员及区县、市各职能局及大型国资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则都在会议厅里三五成群的交头接耳。

    “都说郭市长过来是接高市长位子的,省里就没一步到位,直接委任个副书记,你们说这背后是不是还有变数?”

    沈淮与陈兵、梁振宝、肖浩民以及新津县委书记王易平等人,站在会议室门口抽烟,听着身后有人议论,转回头见是三塘县的县长陈北传等人,坐在旁边议论省里对郭成泽的任命。

    沈淮跟李谷有暗通消息,但郭成泽的任命究竟如何出台,他也不清楚详情。

    徐城作为淮海省的省会城市,享受副省级城市的待遇,却又不是正式的副省级城市,郭成泽作为徐城市副市长,也仅是副厅局级官员。

    换作四年前的东华,郭成泽从徐城市副市长的位子调任东华市委副书记、市长,倒没有什么不合宜的。

    今日的东华,经济总量直逼徐城,在全省发展经济的战略部署上,地位也提升到跟徐城相当的地步来,随之而来的就是政治地位的上升。

    梅钢系作为宋系的一支,这几年来在地方上发展,从无到有,从弱到强,随之对应则是在宋系内部的地位,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变化,就从侧面发应了东华市的政治地位的上升。

    身为省长赵秋华的嫡系陈宝齐、像影子一般遮闭东华半面天空的胡林,以及这些代表徐沛意志的计经系新秀官员郭成泽、孟建声等人东进,参与东华权力的角逐,都无不直接说明东华正式成为国内主流政治势力争斗的一个重要战场。

    郭成泽在副局厅级的职务也就干了两三年,严格说来不违规干部任职的年限规划,但他到今日之东华,接替高天河出任市委副书记、市长,资历就真是有些略显不足了。

    不过,下面的官员议论此事,倒不是真是嫌弃郭成泽资历浅。

    他们是期盼地官员能上去,但熊斌这次给调离,也叫他们认清楚,东华的经济地位越高,地官员能担任党政|一把手的机会越渺茫……

    市委书记、市长这两个要缺,如果注定要给空降派占据,地方官员就不会过多的在意空降官员或浅或深的资历,他们更担心的是这些下山老虎的吃相。

    老虎下山是要吃食的。

    省钢兼并市钢厂,整合市钢厂原有的产能,又与富士制铁、长青集团合资建设更大规模的电炉钢项目,确实为东华钢铁产业的大发展做出贡献,但省钢在上下游的供销产业链,都换上自己的关联企业,地方企业罕能参与,就叫地方上对此颇有意见。

    市里从去年起,以西陂闸港产业规划区为核心,部署重点发展西城区,除了引进香港宝和集团、天益集团外,也逐步的将市属主要工业企业都迁往西陂闸港产业规划区。

    市里沿江西进的产业布局策略,也确实促成西城区这两年的高速发展,然而宝和集团、天益集团在享受诸多土地、税收、财政补贴等优惠政策之后,而实际对地方的贡献,跟梅钢相比较起来,又差得太多。

    更叫地方不满的,西城区这两年来兴起的建筑、建材市场,大半都给外来的关联企业所抢占。

    甚至连市港投集团旗下的工程,地方建筑、工程企业都没办法挤进去,造成跟着市委书记陈宝齐有肉吃、别人连洗脚水都喝不上的局面,地方上焉能没意见?

    现在省里同时空降郭成泽、孟建声两位大将,气势汹汹的在常委班子占据两席要职,地方派势力进一步被大幅削弱,这必然涉及经济崛起后蛋糕的分割问题,怎么叫人不担心?

    沈淮站在过道里抽烟,听着会议室里的众人议论纷纷,也无意参与进去。

    按说地方派官员忧心忡忡,恰恰是梅钢系联合地方派势力的良机,只是沈淮无意于此。

    成怡她爸过两天就要到冀省正式任职,而此前与纪家形成的默契,除了成怡她爸到任后,推动有利晋南线、冀河港建设的经济政策调整外,梅钢这边也要给予适当、实际的资源支持进行联合。

    梅钢的支持,不能影响纪系对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的控制权,也确要能对晋南线、冀河港建设有所帮助。

    此外,还要支持熊斌到沂城立足。

    太多的事情牵绊,沈淮也无意跟陈宝齐、郭成泽在东华搞强对抗,不然搞得整天连睡觉都要睁开一只眼睛,人生也实在无意思。

    这会儿楼道里有脚步声传来,离着也远,沈淮与陈兵等人在门口继续抽烟没有动弹,过一会儿看到陈宝齐、高天河、虞成震等人往这边走过来,代表省委组织部过来宣传任命的张家濠副部长给簇拥在中间。

    过道及会议厅的门口狭窄,沈淮与陈兵、梁振宝他们往会议厅里走,避免堵着门口,也犯不着这时候讨好谁;新津县委书记王易平的心思跟沈淮不同。

    无论是市委书记陈宝齐,还是传说来任市长的郭成泽,都是王易平想笑颜讨好的。他掐了烟,没有进屋,而是往后退了一步,将门口位子让出来,以待陈宝齐、高天河、虞成震等人陪郭成泽、孟建声进会议厅时,能打声招呼,讨个头彩。

    也不知道陈宝齐、高天河、虞成震是没有注意到王易平,还是心有旁骛,经过会议厅门口时,大家都倾耳听张家濠说什么,眼神没有往王易平的脸落一下。

    王易平倒是向落后半步的郭成泽、孟建声二人打个招呼,只是未等他上前,脸上刚挤出笑容来,却给后面跟上来的一个青年挤开。

    沈淮走到会议厅里,刚好看到这一幕。

    那个青年,沈淮看着眼熟。

    当初他在徐城市中心怒砸徐沛侄子徐海洋开的那辆保宝捷跑车时,这个青年跟浦成电器集团老总赵沫石的儿子赵成志也坐车里。

    此时看到这小子随郭成泽、孟建声到东华来,沈淮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想来应该是徐沛身边的后起之秀,只是当时他没有怎么在意罢了。

    这个青年挤王易平的动作,也不能说之为“挤”,更准确的说是卡位,在王易平作势要上去跟郭成泽拉关系之际,他提前走到会议厅大门的右外翼,将王易平卡在外围没办法上前。

    时间很短,但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陈宝齐与高天河先走到门里来,站在门口,分别热情的伸手去拉郭成泽、孟建声两位新常委的手,请他们与张家濠副部长先上主席台;郭成泽、孟建声、张家濠自然推辞,就堵在会议厅门口推让起来,而王易平就这样给彻底忽视掉了。

    王易平进不能进,过道给随行人员堵住,他想绕道走后门进会议厅也不可能,只能尴尬万分的站在那里,还是市委办一个副主任热情的去拉王易平的手,将他到人群里,去化解他的尴尬。

    沈淮拿起前排桌上的一只烟灰缸,将手里的烟蒂掐灭,看到梁振宝与陈兵对望了一眼,想必也是注意到这个青年对王易平的异常卡位。

    陈兵是副市长,捞不到坐主席台,坐位也靠前,沈淮与梁振宝从过道里往会议厅后面走,肖浩民从后面跟过来,小声的说道:“咱们猜猜看,随郭市长过来的那个人,到底认不认得王易平?”

    沈淮笑了笑,说道:“谁晓得啊?”

    转头之际,看到刚走进门的冯至初看着他这边在笑,沈淮也回以微笑。

    只是这一笑,冯至初就朝这边挤过来,边走边说道:“老早就想找你聚一聚,奈何你是淮海省真正的大忙人啊,我都跟秦大伟吃过两次饭了,你都没能时间来。我早上坐车的时候,还想着今天能不能见到你呢……”

    “郭市长跟孟秘书长新官上任,我再忙,不再把不尊敬市委领导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揽啊?”沈淮笑道,又问道,“你这次算随郭市长下来,还是随孟秘书长下来?”

    冯至初以市委副秘书长的职务,随同郭、孟二人调任东华。

    冯至初随郭成泽下来,郭成泽要是无意外接替高天河出任市长,那他补任市政府秘书长将轻而易举,不然就只能享受正处级待遇,而很难落到正处级的实职。这个里面区别不小。

    沈淮知道冯至初跟孟建声比较亲近,但冯至初的丈人,又是徐沛拉拢的徐城地方派——郭、孟及随行人员到东华,都是徐沛意志的体现,徐沛很有可能用冯至初给郭、孟当协调人。

    冯至初在沈淮面前也不掩饰,说道:“算是随郭市长下来吧,不过以后在东华讨口饭吃,我还要是老同学你照应啊!”

    听冯至初拉党校同学的关系,沈淮心里也是一笑,不知道冯至初跟郭、孟在背后怎么算计自己,表面的热情当真就是他真傻了,问冯至初:“郭市长左手边那个,看着眼熟,倒不知道名字……”

    “哦,你说陈宝强啊,他最近才给郭市长要过去当秘书,你可能不是很熟悉。”冯至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