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暗渡

第七百二十二章 暗渡

    更新时间:2013-08-20

    沈淮打开夜灯,看着熊黛妮粉腻光洁的脸蛋微染红霞,给他盯着有些不好的意思眼眸半敛,长长的睫毛轻颤着,秀直小巧的鼻梁,红唇惹燃,诱人去吻,凑嘴过去啄一口,说道:“真担心你决定把工作也调去沂城……”

    “不想我去沂城,怎么不早跟我说啊?”熊黛妮娇声软语道。

    “说句大义凛然的话,我这是心里明明舍不得,却又不想约束你的自由……”沈淮看着熊黛妮水汪汪、叫人迷醉的大眼睛,说道。

    “要是话说得不那么大义凛然呢?”熊黛妮撑起身子,半趴在沈淮的胸口上,咬着红唇,狡黠的问道,“是不是说把嘴巴上的油抹掉就当没偷吃过……”

    沈淮嘿然一笑,想想还真是一个意思,他脸皮再厚,也没脸当面承认,手从熊黛妮的柔软的腰肢上伸下去。

    熊黛妮将外套脱掉再上床来,身上穿着衬衫跟紧身的直筒长裤,她的腰肢纤细,半趴而卧,腰蹋下去一截,沈淮的手从裤腰带的缝隙钻了进去。

    前面的扣子没有解,沈淮手活动的空间有限,手指刚够摸到那腰下的臀涡,紧致皮肤下丰厚的脂肪,透着十足诱人的弹性,叫沈淮恨不得缩下身去凑那里咬一口。

    沈淮问熊黛妮:“你听到什么事了?”

    “没有啦,才没有想到去争什么风吃什么醋,”熊黛妮脸蛋贴到沈淮的脸颊上,感受沈淮下巴上返青的胡子茬微微刺痛皮肤的感觉,说道,“只是我自己心里也很矛盾,偏偏又找不到人商量,跟家里还要满口谎言的掩饰,就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坏女人……”

    沈淮拿带胡子荐的下颔,摩挲熊黛妮光滑的脸蛋,闻着甜腻的香气,也能理解她内心的挣扎。

    熊黛妮从来都不是有什么野心的女人,熊斌、白素梅对她也没有什么做一番事业的期待,能开心的过活下去才是最主要的。

    熊黛妮要是这时候离开山商业集团,调去沂城工作,貌似会损失一些经济利益,但就熊斌现在的地位,也无需违背什么原则,熊黛妮到沂城找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易如反掌,住房什么的,也不用她去操心什么,所谓的经济损失自然也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熊黛妮随同调去沂城,可以跟家人在一起,可以每天照顾七七,反而留在东华,工作、生活什么的,会更辛苦一些。

    家人劝她去沂城,她内心也有犹豫跟挣扎,最终决定留下来,心里自然会郁积一些情绪——沈淮头往后抑,下巴抵到熊黛妮的嘴边,说道:“让你咬两口解解气……”

    熊黛妮轻启红唇,牙关在沈淮的下巴轻啮了一口,又问道:“干不干净,吃下去会不会闹肚子?”

    “睡觉前洗过,现在也就沾了你的口水……”沈淮笑道。

    熊黛妮头往上抬了抬,咬住沈淮的鼻子,说道:“还是这边肉多,咬了解恨。”

    “以后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我白天事多,夜里还是闲着的。”沈淮又说道。

    “谁知道你夜里闲不闲?万一打电话给你,惹到别人心里不快,我可斗不过人家。”熊黛妮说道。

    沈淮不去跟熊黛妮纠缠这个话题,伸手到前面去解她的裤扣,熊黛妮扭动身子,想要摆脱沈淮的手,轻呢道:“别闹了,都不知道黛玲有没有睡踏实呢,我要回去了……”

    “那还不抓紧时间?”沈淮说道。

    熊黛妮心里也想得慌,感受到沈淮下面勃大的坚硬顶在大腿上,身热心酥,早就没有挣扎的力气,只是羞于主动,就半推半就的让他将裤扣解开来。

    衣裳褪尽,赤|裸娇躯横阵在紫色大床上,肉色如玉,恰到好处的丰腴使她周身曲线诱人之极;平坦凝脂般的小腹下是微微的贲起,夹着一小簇团黑油亮的茸毛。紧致丰腴的双腿夹|紧,遮住茸毛下最诱人的桃花源,直叫沈淮迫不及待的想将这双又白又长的丰腴长腿掰|开来。

    沈淮急不可耐的半蹲下来,去吻着熊黛妮迷人的肚皮,下巴的胡茬子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蹭着。

    熊黛妮心里又酥又麻又痒,身子控制不住的扭动,感觉沈淮按她大腿的手在用力,这一瞬时,感觉有股热流往下面涌,怕双腿给掰|开后叫沈淮直接看自己热流溢出,挣扎着扭转过身来,趴在床上,背对沈淮。

    熊黛妮叫沈淮往床边拖,腿垂下去床,臀蹶起来,心想又是这羞人的姿态,只是手捂着滚烫的脸,任沈淮去折腾,只感觉那坚硬的巨|物顶错地方,才急忙提醒道:“错了,在下面……”配合着稍稍抬起臀,感觉那木杵子的巨|物一层层的挤起来,巨大以及撕裂的感觉,叫她迷迷糊糊之间就直奔云端而去。

    这一瞬间的快感,叫她两个多月来的内心挣扎都烟消云散,叫她也不得不承认,女人终究是不能离开心爱男人的浇灌。

    昏去晕来,熊黛妮惟有的意识就是咬住被单,不叫自己呻|吟出声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身后的沈淮起身。

    熊黛妮心里缓一口气,心想这“禽畜”终于完事了,感觉又不对,见沈淮往卫生间走,身下的巨|物支起跟旗杆似的,疑惑的问道:“做什么?”

    “里面应该有套子……”沈淮说道。

    “不要用,会给发现的,”熊黛妮捂着脸说道,“你直接弄里面……”

    事毕,熊黛妮也顾不上两腿发软,简单收拾一下,就回到自己房间。

    好在黛玲睡得极熟,中间不像有醒过来的样子,熊黛妮才安下心来,心里也实在是懒散得极致,仿佛还有电流留在身体里四处流窜,她就得懒得再收拾什么,直接上床睡觉,直到感觉有人在拉鼻子,才醒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黛玲竟然把女儿七七也接到酒店来了,熊黛妮叫女儿拉着鼻子醒过来,欠起身子,问黛玲:“都几点钟了?”

    “你怎么好意思睡这么久,”熊黛玲说道,“都快十点钟了,早点我起来,喊你都喊不醒,你还好意思在家里说我睡懒觉?”

    听到都十点钟,熊黛妮慌乱要起床,转念想及今天周末,哪怕在酒店睡一天都没有关系,只是贪睡这么晚才醒过来,实在不好解释,坐起身子,就觉得浑身舒泰,伸着懒腰问道:“别人都走了吧?”

    “沈淮去市里参加什么见面了,周知白、赵东也一早就离开酒店,不过宋彤、明霞姐都还在呢,周部长也过来了,七七是她开车接过来的。大家都在明霞姐房间,就等你起床呢……”

    听到周裕也过来了,熊黛妮抓起衣服穿起来,一边穿一边解释道:“酒店的床,确实要比家里舒服啊,又没有七七闹我,难得睡这么舒服。”

    “你有没有闻到房间有什么奇怪的味道?”熊黛玲问道。

    “没啊……”熊黛妮嗅了嗅鼻子,刚想说黛玲敏感过头,紧接她也闻到那股似稀释过麝香的气味,心里咯噔一跳,才想到自己偷懒,想到总归是要吃药,凌晨回房间就没有及时清洗。

    熊黛妮走到卫生间,褪下内裤,低头才看到那里给流出来的污物浸透,留下捂干后发黄的痕迹,味道是有些大,只能苦笑。

    熊黛妮暗恨沈淮那浑球怎么弄这么多东西在里面,无奈的拿水稍稍洗过带湿穿回去,很是不舒服,倒不担心黛玲闻出这是什么气味。

    熊黛妮简单梳洗过,才拉女儿赶到肖明霞她们房间里。

    周裕昨天夜里是有事没能过来,知道熊黛妮、熊黛玲夜里住酒店里,上午带着晴晴就去熊家,将七七也接到酒店来,想着她们今天再聚一聚。

    看着熊黛妮推门进来,慵懒又容光焕发,周裕开玩笑问道:“怎么睡这么晚才醒过来,不会昨天夜里去偷人了吧?”

    熊黛妮粉脸一红,啐了一口,笑骂道:“裕姐你这嘴巴该找人好好掐一掐了,大家都指望你昨天能过来吃饭,你没有过来,你倒给个借口啊,反而学会倒打我一耙了……”

    大家听了熊黛妮的话在理,追问周裕昨天夜里怎么没有过来,是不是跟谁约会去了。

    七七跟果果在一起玩,将果酱到自己的脸上,熊黛妮走去卫生间拿湿毛巾,周裕跟过来,挨着门问道:“平时没见你这么牙尖嘴利,我刚才也就随便开句玩笑,你却学会倒打一耙,这说明你夜里肯定是去偷人了——谁啊?”

    熊黛妮心虚往门外看了一眼,熊黛玲跟肖明霞、宋彤她们都在客厅说笑,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她才回头瞪了周裕一眼,小声说道:“胡说八道什么,你才去偷人呢?”

    周裕见熊黛妮默认,笑着问道:“你决定留在东华工作,是为了他?”

    “没有,我自己也想留下来。”熊黛妮不否认,但也不说更多的事情。

    周裕伸手掐了一把熊黛妮嫩得快要滴水的脸蛋,说道:“看你这皮肤,都要滴出水来了,你昨天夜里肯定偷吃饱了……”

    熊黛妮将周裕拉进卫生间,将门掩上,免得叫外人听到她们说话。

    周裕也有一阵子没有见沈淮了,见熊黛妮娇媚得仿佛出水芙蓉,禁不住有些想那事,笑着问熊黛妮:“感觉怎么样?”

    “你又不是没偷吃过,还问我?”熊黛妮没好气的回道。

    熊黛妮这么说也没有其他含意,周裕却听岔了,心里咯噔一跳,但看熊黛妮脸色没有异常,知道自己是想岔了,但转念又想:昨天夜里住酒店跟熊黛妮相熟的,知白跟宋彤睡一屋,赵东跟肖明霞睡一屋,熊黛妮昨天夜里偷人的话,除了沈淮那浑球有机会外,还能有谁?

    想到这里,周裕也不说破,怕熊黛妮脸皮嫩,说破了反而叫她搁不脸,想着还是找机会从那个浑球那边撬开口子……

    熊黛妮却不知道露了马脚,拿毛巾浸过水,拿胳膊肘顶了顶周裕,还故意开她玩笑道:“好了,别想了,真心馋找你的野男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