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二十章 助力

第七百二十章 助力

    说是给熊文斌饯别,大家聚到一起,还是逃不了商议事情。

    不要看长青集团在亚太的投资业务受到不小的挫折,但其在欧洲的主体根本丝毫未伤,七八十亿美元规模的资产,挖掘三五亿美元的资本潜力,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即使亚太恶劣的经济形势,叫人心悸,沈淮仍希望能说服长青集团这次对新浦港口业务的投资不低于一亿美元。

    “新浦炼化的化工码头、原油码头,建设规模都很大,能为石化园区的发展提供相当大的余量;而徐东铁路复线工程,三五年内很难建成,铁煤港区的建设目前也适当;而就综合港区的建设而言,短时间里也不需要新注入一亿美元的资金……”孙启义说道。

    新浦港未来会形成三个主要港区:化工港区、综合港区、铁煤港区。

    地方上由新浦港务集团代表县政府、新浦开发集团参与持股,同时又分别与新浦炼化、新浦钢铁、淮煤集团等企业合作,共同投资建设这三个港区的多个码头泊位,运营也将分别由合资公司负责,形成体系分明严谨的管理结构。

    孙启义这次过来谈的是综合港区的集装箱码头合资方案,沈淮同时也希望长青集团能参与化工港区的合资,这样能为梅钢在港口业务上的发展,注入更多的资金。

    “老熊去沂城任职,我们帮着加快沂城在港口上建设,也算是对老熊到沂城工作的支持,”沈淮说道,“当然更主要的,不管省委书记、省长换谁来做,省里加强沿渚江经济带发展的核心思路在未来十年内不会发生大的变动。如果说,我们期待三五年后,梅溪港的盛况能在沂城复制,那与其未来想着去摘桃子,不如现在就积极的投身进去参与建设。我相信长青集团对沂城港未来的增长空间也会有信心,现在的问题可能在于,长青集团是不是想单独到沂城去谈港口投资……”

    孙启义微微一笑,他当然明白熊文斌不会空手去沂城任职,梅钢随同西进,不是什么叫人费解的事情。

    想当初谭启平到东华任职,拉他与谢海诚过来投资,无非也是这般心思。

    招商引资能给地方官员带来耀眼的政绩光环,还只是表面性的因素,最根本的驱动力还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

    只要不是恶意掠夺,产业及金融资本的进入,参与地方建设,在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使之受益、带动地方财税增长的同时,也会给地方带来数百甚至上万的工作机会。

    而梅钢随熊文斌西进,参与沂城的港口建设,还将推动地方基础及工业配套设施的完善,这也是淮海省推动沿渚江经济带快速发展要做的基础性工作。

    不要说能推动熊文斌更进一步的发展,梅钢随同西进,帮助熊文斌到沂城后坐稳常务副市长的位子,还是有能力的。

    孙启义还没有认真的想过去沂城投资港口的问题,只是沈淮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他也不能说回避不谈,就别人看清了他,说道:

    “港口投资回报期很长,地方经济可能需要经过数年甚至十数年的发展,才会形成稳定的港口货物吞吐规模,通常不为新兴市场的产业资本所喜。而对欧美国家而言,大多数产业资本,都经历过多次的经济周期,在追求挣快钱的同时,更追求稳定可靠的投资回报。我也相信,熊市长到沂城后,将会大步推动沂城市的经济发展,参与沂城港建设,将是一桩后期有盈利保障的投资。不过,沂城临江,地形条件比梅溪略好,不涉及大规模的航道疏浚,初步建造跟梅溪一、二期工程相当的港区,总体投资还要低一截。这个项目,还不够梅钢一家吃的,真的有必要让长青集团也参与进去?”

    梅溪港的建设,对梅溪经济崛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沂城经济想要腾飞,想要融入沿渚江经济带,加快港口建设,使沂城沿江港口与徐东高速、徐东铁路形成无缝接驳,是第一步。

    梅溪港一二期江海联运工程,设计年吞吐量近一千万吨,总投资也就三亿多点,比相当吞吐规模的深水海港要低得多。

    沂城那边的启动港口建设,初期规模也不会太多,地方上的企业会参与进去,加上银行贷款,梅钢实际需要投入的资金可能只需要几千万。

    这么一个项目,孙启义不明白沈淮为什么一定要把长青集团参与进去。

    沈淮说道:“在港口及航运业务这块,我是想摞挑子都丢给周知白他负责的,省得东一摊子事要派人看着,西一摊子事要派人看着,那样的话,人手是怎么都不够用的……”

    沈淮话说得糙,孙启义也听得明白,沈淮这是要把长青集团所有的港口投资业务,都整合过去啊。

    他低头沉吟,即使猜到沈淮可能已经跟孙亚琳她爸交换过意见,也不想轻易发表意见。

    见孙启义沉吟思量,沈淮继续说道:“长青集团在酒店、商场的经营上有所专,从资源整合、从更有利发展、开拓市场的角度去看,我更主张鹏悦国际大酒店、鹏悦北山国际大酒店等的运营,可以委托长青集团的酒店管理团队负责,没有必要捂在自己手里。鹏悦联商也可以转让一些股份给长青集团持有,希望能籍长青集团在商场运营的经验跟资源,获得更好的发展——我主张这些,也是想资源能得到更有效的整合,让事情做得更好,市场做得更大,而不是将眼前的利益都捂在自己手里不放。二叔,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孙启义不得不承认,沈淮的建议实有几分诱惑。

    长青集团九四年在天衡大厦拿下十二层楼的物业,成立四季长青大酒店。

    只是当年对东华的发展潜力预估严重不足,照商务酒店定位的四季长青大酒店,远未能将集团在酒店经营上的优势发挥出来,之后的经营业绩自然也就给直接以四星级定位的鹏悦国际大酒店及鹏悦北山国际大酒店拉下一大截。

    市场的竞争就是这么残酷,除非长青集团在东华重资投建更高标准的五星级酒店,不然就很难在东华扳回主动。

    现在沈淮建设将两家酒店的经营权让出来由长青集团接手,基本就能保证长青集团垄断东华的高端酒店市场,而后籍此向周边的平江、沂城、徐城等地发展高端及商务连锁酒店,都将拥有一个极好的平台基础。

    东华商业地产及零售业的发展势态十分之好,叫人眼馋,而连锁超市亦是长青集团旗下一项重要的业务。

    孙启义此次到东华,还特地观察过鹏悦联商的经营情况,叫孙启义意识到内地在这块市场的增长潜力,实际要远远好过东南亚地区。

    长青集团过去过多关注在东南亚地区的发展,对内地的业务发展迟缓而笨拙。孙启义也为此颇受指责,差点连位子都保不住,也是经历这次金融风暴后,才有一些彻底的反思。

    内地许多城市,特别是经济发展较快的城市,已经叫多家国际连锁零售巨头先一步进入,使得长青集团缺乏合适的跳板跟介入的契机。

    要是鹏悦联商愿意打开缺口,让长青集团参与合资,长青集团就可能视鹏悦联商为种子店,加快在其他城市的布局工作。

    当然,什么事都是有代价的,长青集团想获得上述的好处,除了提供一亿美元的资金,还要把将来在内地发展港口投资业务的主导权,交到梅钢手里。

    而沈淮意欲整合长青集团在港口投资业务上的资源,除了加快新浦港的建设步伐,集结更多力量参与沂城港建设外,还有一层直接的好处就是能夺回梅溪港的控股权……

    孙启义看向孙亚琳,问道:“你爸那边,你们有没有过联系?”

    “亚太这边都是二叔你负责的,投资业务的整合,我们自然也是先找二叔你商议。”孙亚琳说道。

    孙启义才不会信他这个侄女的话,能猜到他大哥可以是为避嫌,才无意公开的表态,但私下的态度是不难揣测的。

    孙启义暗自揣测,沈淮诸多动作,可能是要确保在熊文斌调走后,他对梅溪的控制力不会受到严重削弱。

    “滴嗒滴……”

    沈淮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见是成怡的电话,他走到窗边去接电话,不妨碍熊文斌、孙启义、吴海峰、周炎斌、周知白他们继续聊天。

    孙亚琳看到沈淮接电话时面带喜色,待他挂了电话走回来,问道:“什么事情叫你乐成这样?”

    “哦,”沈淮说道,“中央的调令下来了,成怡她爸过两天就要去冀省任职,之前还以为会拖到十五大之后呢……”

    成文光拖到十五大之后再去冀省任职,也就差一个月的时间,看上去区别不大,背后实际的意义极为不同。

    成文光拖到十五大之后再去冀省任职先挂代省长,那他就很可能无法在十五大会议上解决中央委员的任职问题,那就只能拖到一两年后、等有其他的中央委员退休,他才有补缺的机会。

    成文光过两天就要冀省任职,那这一次的中央委员名单,就会直接有他的名额。党内高级官员的资历很有讲究,这次直接入选,接下来五年就是干满一届,不然那怕就算是差一二年,也只能算半届。

    孙启义对宋系的情况很熟悉,扣到这个消息,暗感宋系在成文光身上,真是倾斜了不少资源,只是后来他跟谢海诚他们也疏远,倒不清楚沈淮及梅钢在背后发挥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