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一十七章 迷雾

第七百一十七章 迷雾

    更新时间:2013-08-17

    职中徐盛案搅得霞浦县教育系统人心惶惶之际,沈淮赶到南园给熊斌饯别。

    熊斌的调令已经正式下发到市委,过两天就要去沂城上任,饯别宴是市委书记陈宝齐代表市委所设,请熊斌一家人吃饭。除了高天河、虞成震等在家的班子成员都带着家属参加外,已经到省政协任职的吴海峰也特意从徐城赶回来。

    熊斌跻身常委班子,身兼常务副市长、唐闸区委书记两职,满当满算也是就一年半的时间,在东华市权力金字塔的顶层,资历是最浅的。

    不过,东华市钢铁产业能在短短四五年内,形成八百万吨的年产规模,成为国内排名进前五的钢铁强市,这里面有梅钢的功劳,有省钢、富士制铁等内外资企业参与建设跟竞争的功劳,相当大的则是熊斌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在市钢厂打下雄厚基础的功劳。

    故而在谭启平调离东华之后,熊斌从普普通通的处级干部,越过诸多资历比他更深的官员,直接进入常委班子,很多人诧异之余,又觉得理应如此。

    熊斌担任常务副市长兼唐闸区委书记期间,成绩同样卓越不凡。要不是熊斌的资历实在是浅了一些,多半人不会怀疑高天河退二线之后,东华有什么官员谁能跟他争市长的位子?

    省里将吴海峰、熊斌调离东华,很多人都是诧异万分的,然而有太多的迷雾叫地方上看不透。

    即使是陈宝齐从赵秋华那里,也没有太多明确的消息,助他看透迷雾背后的一切。

    至少在表面上,曾经在东华能跟以陈宝齐为首的赵系分庭抗礼的梅钢系,这次是受重创的。

    除了吴海峰、熊斌的调离之外,更明显的一个信号就是接替熊斌担任唐闸区委书记、常务副市长的两名人选,分别是徐城市委副秘书长孟建声跟徐城市副市长、担任过渚南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的郭成泽……

    这么一来,在外人看来,所有的逻辑就都讲得通了。

    省委书记田家庚近半年来频繁动作,对梅钢是敲打带拉扯,无非就是要挤压梅钢系在东华的权力空间,为计经系干将调入挪出更多、更好的位子来。

    这么一来,省国投参股新浦炼化,甚至年初淮煤集团与新浦合资建设煤炭交易市场,参与徐东铁路东延线的投资建设,也都可以讲得通了,都可以视为计经系对梅钢的渗透……

    大家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沈淮对此会不满,会愤怒。

    虞成震眯起眼睛,看着坐在邻桌的沈淮,沈淮坐在座位上在接电话,看他嘴角的笑容似乎天生就有,整通电话接下来,嘴角弯起的弧度几乎都没有变过,故而也看不过这小子是真笑还是习惯性的假笑。

    沈淮挂电话时,注意虞成震在打量自己,笑问身边的高扬:“高秘书长,要不我们一起过去敬一下陈书记、高市长他们?”

    看到沈淮都拿起酒杯站起身来,高扬不能响应,只是他的心情谈不上愉快。

    高扬的心情自然谈不上愉快了。

    熊斌、吴海峰要调离的风声,最初从省里吹下来时,高扬是满心期待的。

    熊斌调离之后,唐闸区委书记跟常务副市长两职,就不可能再由一人兼任,加上高天河将退,这意味着东华官场将空出三个至关重要的职务出来。

    高扬不奢望市长、常务副市长的职务,心想着哪怕是水涨船高,市委秘书长跟唐闸区委书记两个职务里,能叫他得一个,也不枉他一年多来在陈宝齐身边鞍前马后的卖命。

    谁曾想省委书记田家庚一下子就调派计经系,也可以说是省委常委、徐城市委书记徐沛的两员嫡系到东华来占坑,将他的美梦一下子打得粉碎,熊斌的调离,也真是叫他难生愉快之心。

    陈宝齐心情也谈不上愉快。

    田家庚调离后,徐沛将成为计经系在淮海省的掌旗人物。

    梅钢系受到敲打,在市一级的权力架构给打散,但根基还在,而身为徐沛嫡系的郭成泽与孟建声的调入,不会叫东华的官场变得更简单,他陈宝齐依旧没有只手遮天的可能。

    此外,中海油、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的投资建设,淮海舰队推进新浦基地的选址工作,更是叫胡林谋算许久的计划彻底破产,陈宝齐能感觉到胡林对这边多少有些埋怨跟不满。

    而吴海峰调离之后,省里最终决定由副书记虞成震兼任市人大主任,而非他陈宝齐兼任市人大主任,即使他知道、赵秋华也告诉他这很可能是田家庚使的离间计,他里的不快却难以消除,甚至怀疑虞成震是不是跟沈淮或者跟省里谁暗中有联系?

    虞成震心里也谈不上愉快。

    他起初的目标是想接替高天河主持政府工作,省里安排他兼任市人大主任,他也就知道没有担任市长的可能,而将来直接顶替陈宝齐担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同样甚微,这叫他如何能愉快起来?

    饯行宴到八点半就结束,大家陆续从南园宾馆告辞离开,陈宝齐也额外语重心长的跟熊斌聊了几句话,好像只要人走,之前的恩怨分歧都能减弱几分,临了又似作无意的跟沈淮说了一句:“听说省委苏秘书长的儿子苏恺闻调到渚南工业园担任党工委副书记去了,沈淮你跟苏恺闻应该走得比较近,听说过这事?”

    “……”沈淮倒是真不知道苏恺闻调到渚南工业园区担任党工委副书记的事,乍听陈宝齐跟他递这个风声,也是一愣,转脸一笑,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机会我打电话找苏恺闻问问。从东华走出去的官员,能有发展,也是陈书记您培养有功……”

    陈宝齐瞅着沈淮的脸,见他脸的惊疑不像作假,心想沈淮也无需对这个消息掩饰什么,就不再多说,看着他的车开过来,就朝熊斌、吴海峰挥了挥手:“老吴、老熊,那我就回去了……”

    沈淮与熊斌、吴海峰目送陈宝齐的专车离开,熊斌笑着小声问沈淮:“你有没有注意,高副秘书长没有亲自送陈书记回家啊……”

    沈淮点点头,表示注意到这情形。

    高扬还是陈宝齐的副秘书长,以往夜里高扬都会跟司机先送陈宝齐回住处,然而才回家——眼前这情形,要么说明陈宝齐离开南园还有什么秘密活动不叫高扬参与,要么就是高扬已经不再像以往那么得陈宝齐信任。

    而当初田家庚在省里提议由虞成震兼任市人大主任,也就是考虑到东华市未来权力格局的制衡,不能叫虞成震事事都唯陈宝齐马首是瞻——就说明省委书记田家庚这步棋还是走得极妙。

    只是苏恺闻担任渚南工业园党工委副书记这事,听了还是叫人头痛,沈淮忍不住轻叹:“苏唯君还真是个有耐心的老狐狸啊,算计一流,防不胜防……”

    苏恺闻担任徐城市渚南工业园党工委副书记,只能说明省委秘书长苏唯君在省常委班子内跟徐沛正式结盟。

    田家庚走后,接替他的新省委书记人选还是一团迷雾,淮海省未来五年会形成怎样的权力格局,现在还没有定论,但在省委里,赵秋华联手组织部长戴毅,徐沛联手秘书长苏唯君已成定局,折射到东华来,郭成泽与孟建声到任后,很可能会拉拢周岐宝等谭启平遗留在东华的“残余势力”。

    谭启平给逼走东华之后,苏唯君跟宋系疏离,另投别家是应有之义。

    田家庚走后,徐沛就是计经系在淮海的中流砥柱,苏唯君主动向徐沛靠拢,没有什么奇怪的,说不定此举叫他在省委的排名还会有上升的可能。

    更叫沈淮头痛的,一旦郭成泽、孟建声到东华来,收拢残存下来的谭系官员,将向外界释放他们跟梅钢系隔阂进一步深化的强烈信号——也许这正是徐沛的意。

    看着车过来,沈淮将外套上的烟灰拍掉,说道:“得,这一轮洗牌下来,我们就真的要夹着尾巴做一阵子人了……”

    “斌到沂城,只怕是工作更难做吧?”吴海峰感慨道。

    田家庚提名熊斌担任省委候补委员,但熊斌在沂城最终能发展到哪一步,离不开省里的直接支持——赵秋华、徐沛这两条线都走不通,就很难指望初来乍到的新省委书记能有魄力,直接让熊斌主持沂城政府工作。

    在官场沉浮的半辈子,熊斌不会连这个都看不开,笑道:“能多做工作自然是好,不能多做工作,就把手里头的事情做做细,也没有什么不好……”

    “吴主任也难得有机会回东华,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再喝些酒去?”沈淮提议道,“赵东、杨海鹏那边,我也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没有机会单独给老熊饯行,今天就多喝两摊。”

    吴海峰第一个点头答应;离别情烈,熊斌也是不会拒绝。

    白素梅要带着七七先回去睡觉,熊黛玲听到赵东、杨海鹏他们也会过来,就拉着她姐跟过去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