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章 急公好义

第六百七十章 急公好义

    要是整个宋系都摆明隔岸观火的看戏姿态,别人想对梅钢下手自然就不会有太多的顾忌,就不会心慈手软。

    即使田家庚有心想护住梅钢,但他也有他的派系立场要维持,压力大到一定的程度,他很可能会选择放弃,任别人来敲打梅钢。

    梅钢这次从安田银行贷到四亿多美金,也只能在省里多争得一些筹码,但想要籍此抵抗住直接从中央部委施加而来的压力,多少有些力不从心,需要在政治层面得到更多、更明确的支持才成。

    在这时候,他跟成怡的关系倘若能明确下来,意义是有些不同。

    除了成怡她爸成文光本身作为中央候补委员的影响力跟权势外,他与成怡关系的明确,也将模糊掉外界对宋系内部势态的判断。

    陈宝齐、虞成震这次暗中支持徐福林、秦丙奎勾联孙兴同跳票,闹出选举事故来,说到底还是徐城炼油事件之后,他们看到宋系内部矛盾公开化,看到二伯宋乔生以及戴、贺等人对梅钢开始采取的压制势态,看到梅钢在发展壮大过程中,暂时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

    选举事件好不容易折腾过去,想着陈宝齐、虞成震他们会安生一阵子,却没有料得到征地举报又纷至沓来,叫想缓一口气都不成。

    沈淮能理解小姑迫切希望他能跟成怡明确关系的愿望,不然也不会亲自下厨,坚持让他带成怡过来吃饭了,这摆明想做他们的工作嘛——而他骑自行车载着成怡过来,宋鸿奇、谢芷眼里的复杂神色,也能清晰的表明,他与成怡之间能不能成事,都将极大的影响形势的发展。

    想到这里,沈淮也禁不住轻轻的一叹,咧着嘴跟小姑笑道:“小姑,你大概也不会指望我这么没出息吧?再说了,成怡他爸也不是那种能给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

    “成文光确实不是那种会给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但你想知道他对你跟成怡到底是什么态度,躲在旁边靠猜总是不行的,”宋文慧说道,“不管能不能成,你总要主动去争取吧……”

    “得,得,我过两天去燕京就努力争取,”沈淮在这事上说不过小姑,举械投降,反正他要回燕京跑一趟,心想着见过成文光死了这条心也好,看着餐桌上饭菜都摆得差不多,问道,“这边还要我帮忙不?”

    “不了,你们去聊天吧,这边马上就能开饭,你问你小姑父,中午你们要喝什么酒……”这边有保姆帮忙,不需要沈淮乱插什么手,宋文慧挥手让他去客厅。

    ******************

    大家都坐在客厅里聊天,宋彤跟成怡挤在侧边的宽沙发上。

    看到沈淮进来,宋彤站起来说道:“你看我很知趣吧;来,让你坐成怡身边,省得你嘴上不说,肚子里骂我……”

    客厅这边这组沙发,除了靠墙的三人位长沙发外,还有两张单人位的宽沙发。宽沙发两人挤一挤也能坐,但多少显得亲密。

    宋鸿奇跟谢芷手握手,两个人亲密的挤一张宽边沙发里;周知白跟小姑夫唐建民坐在长沙发上聊天,本来空着一截来,叫宋彤抢着坐了过去,指着让沈淮跟成怡挤到一起去。

    沈淮没理会宋彤,想要去拉把椅子坐过来;成怡没有看沈淮,身子倒是往边上挪了挪……

    成怡的小动作叫谢芷看在眼底,她是满心的疑惑跟不解,同时感受到鸿奇抓她的手略紧了一些,也知道鸿奇心里同样的困惑:

    小姑宋文慧搓和沈淮跟成怡交往时,沈淮在东华还没有发迹,仅仅窝在梅溪干出些了小成绩。当时因为鸿奇他爸跟田家庚竞夺淮海省委书记职务失利,宋系内部人心不稳,需要一些措施巩固内部的联系。

    沈淮与成怡的交往就是建设在这个基础之上,也仅此而此。

    之后成怡继续留在国外读书,沈淮留在东华发展,但照谢芷所了解,成怡对沈淮素无好感,而且数年来两人的交集又实在有限得很。

    甚至成怡都亲眼看到陈丹的存在,而当时成怡没有发作,没有选择跟沈淮“分手”,谢芷相信她无非也是屈从于宋系的“大局”。

    沈淮在宋系内部都众叛亲离了,成怡自然无需屈从大局,完全可以平静的跟沈淮“分手”,但今天他们这样子,哪里有半点要分手的样子?

    谢芷不明白成怡此时还有什么必要跟沈淮再“交往”下去,难道是成文光的意志在背后作祟?

    但是想到这里,谢芷则更想不明白了。

    从当初促成沈淮跟成怡交往这事来看,成文光是极现实的一个人,他这时候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支持成怡跟沈淮“交往”下去?

    成怡身子往边上挪了挪,让出空位示意他挨过去坐下,沈淮都有些意外,但看到谢芷不自觉的鼓起腮帮子,眼睛既惊且疑,沈淮又觉得好笑,便挨着成怡坐下来,问道:“对了,你们在聊什么呢?”

    “鸿奇哥说省委派巡视组都到霞浦检查工作都好几天了,奇怪你怎么还这么悠闲的到处晃荡?”成怡说道。

    “省委巡视组到霞浦主要是检查党政|一把手的工作尽不尽职,”沈淮咧着嘴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在霞浦又没干欺男霸女的事情,有什么好留在县跟巡视组干耗的?”

    谢芷瞥了沈淮一眼,心想这混球倒有脸这么说,他在东华欺男霸女的事情倒是少做了?

    见沈淮将话说得混账,宋鸿奇也不方便继续往省委巡视组这个话题上扯,只是笑道:“只要不欺男霸女,就能应付省委巡视组的检查,倒也轻松得很;说得我都想到地方上来工作了……”

    沈淮心里想,你有能耐倒是到地方来显摆啊?

    心里想归这么想,沈淮却没有挑衅的说出来。

    他即使知道宋鸿奇与谢芷过来是要看他好戏,但此时也无意去继续激化宋系内部的矛盾,更无意再将宋系内部丑陋的伤疤摊开来给外人看。

    这么做的话,也只能叫胡林及陈宝齐等人对梅钢下手更无顾忌。

    看着沈淮撇过脸去,没有接宋鸿奇的话头,成怡侧转头来,凑嘴到沈淮的耳边,轻声问道:“小姑喊你说什么话去的?”

    “说悄悄话啊……”沈淮悄声道,小姑在他跟成怡的关系上有着功利的心态,他能理解,但要是照实说给成怡听,成怡就未必会对小姑有好感了,他也只能糊弄过去。

    “不愿说拉倒,我还不爱听呢……”成怡娇嗔道。

    因为成怡坐得稍靠前一些,要侧转过头来跟沈淮说悄悄话,半个身子就像依偎在沈淮的怀里,手也不自觉的就撑在沈淮的膝盖上,俨然就是亲密恋人在交谈……

    宋彤跟受了刺激似的站起来叫道:“受不了你们俩这股子亲密劲了,”又冲着餐厅里喊她妈,“中饭准备好没有,再没饭吃,我们就都快要给沈淮跟成怡酸死了……”

    “好了,好了,你们可以上桌了。”宋文慧从餐厅里走过来,招呼大家过去,问沈淮,“你今天下午还有什么安排没有?”

    “有一阵子没去见崔老爷子了,这次让人准备了两罐好茶叶,下午我去干休所看他老人家去……”沈淮说道。

    崔向东跟宋家关系交恶,就交恶在他爸宋乔生当年在淮海舰队舰船事故调查中整崔向东这件事上,宋鸿奇自然不方便跟着沈淮去拜访崔向东,也只能当没有听见他说这句话。

    宋文慧问成怡:“你陪沈淮过去?”

    “成怡下午还要去省人行……”沈淮怕小姑粘乎劲上来,叫成怡下不了台,便替成怡回答小姑的问题。

    “也可以打电话到单位请假的。”成怡低声说了一句,好像抱怨沈淮下午不主动邀她过去似的。

    成怡这话一说,宋文慧当真是眉开眼笑,也不说沈淮约成怡没诚意,只是拉着成怡到餐厅去,当真是比对女儿宋彤都要亲;而宋鸿奇跟谢芷则是面面相觑,当真是不理解沈淮跟成怡的关系怎么密切到这种地步,难道他们都已经同居了不成?

    *******************

    宋鸿奇、谢芷想过来看好戏,却叫成怡跟沈淮的“关系”搞得心里慌慌,吃过饭就告辞离开。

    停在省人行大楼前的老夏利,自有廖德志派人去处理;下午时间也宽裕,沈淮就与成怡坐徐城新开通的旅游巴士,提着两罐茶叶跟其他一些礼物,到海军干休所所在的栖山风景区,拜访崔向东老爷子。

    旅游巴士只通到半山腰,沈淮与成怡沿着树荫往山上走。

    山上林深叶茂,风吹清凉,虽然不是周末,但山道有不少游人过来避暑——才六月中旬,淮海已经进入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唯有山中清凉。

    虽然在小姑家成怡表现乖巧,但出来后就多少有些沉默,走在山间道上,沈淮问道:“怎么这时候不说话了?”

    “梅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成怡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沈淮问道。

    “省委巡视组到霞浦检查工作的事情,其实我稍早些就知道了……”成怡说道。

    “哦,”沈淮倒有些疑惑不解,问道,“你爸告诉你的?”

    “不是,”成怡摇了摇头,说道,“谭晶晶比我晚两个月进省人行,一直都风纪分部工作,而我在国际法务部,要不是她主动来找我,在同一栋大楼都不怎么机会碰上。她前些天遇到我,省委巡视组到霞浦检查工作的事情,就是她告诉我的,好像就是专程跟我说这件事似的——你也觉得奇怪吧?”

    沈淮忍不住轻吐一口气,摊摊手,表示对此无话可说,谭启平、苏恺闻在背后不甘寂寞,无非想通过谭晶晶从成怡那里试探出点什么;成怡则是早就猜到谭晶晶的动机未必单纯,才没有跟他说谭晶晶也在人行工作的事情。

    “刚才在小姑家,宋鸿军跟谢芷,又迫不及待的说起这事,”成怡继续说道,“我这样子看着也不是特别蠢吧,就想着你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叫他们一个个都跑过来看你的好戏?”

    “你不是问小姑在厨房里跟我说了什么悄悄话吗?”沈淮抿了抿嘴,说道,“这次是有人跑到农业部举报霞浦违规征地,而宋家其他人以及贺、戴都选择看戏——小姑也是有些焦急,就想我把你先骗到手再说……”

    “那你怎么就没骗呢?”成怡抿着嘴问道,“说不定我就会上当受骗呢……”

    “……”沈淮听着成怡这么话,禁不住也有些心动,转过身来,看着成怡漂亮的大眼睛有那么两三秒,一本正经的问道,“其实你是急公好义、看不惯他们欺负我,对不对?”

    成怡扑哧笑出声来,问道:“不然你以为呢?”

    “我差点以为是你喜欢上我了呢,”沈淮拍着额头,说道,“真相真是血淋淋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