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相约

第六百七十二章 相约

    看沈淮没说几句话就挂了李谷打过来的电话,孙亚琳问道:“有给什么甜枣没有?”

    “没有,”沈淮打着哈欠说道,“说是孙浮敬打电话给他,过两天淮煤集团的焦炭公司技改项目一期竣工,要请他出席讲话,他问我会不会抽出时间过去.”

    “他要跟你谈什么?”孙亚琳疑惑的问道。

    “电话又不方便细问;我正好也抽时间到淮西走一趟。”沈淮说道。

    李谷现在担任省属国企工委书记,要说跟梅钢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就是当下梅钢跟省属淮煤集团合作的供货协议以及煤炭交易市场的建设。

    不过这两件事早就确定好框架,不值得李谷专程打电话过来确定两人有无在淮西见面的可能;或者是李谷另有其他事情也说不定,或者田家庚通过李谷传话给他也说不定,想着既然两天后就能在淮西见面,沈淮也不去胡乱猜测。

    沈淮又问孙亚琳:“你要不要也到淮西走一趟,就当散散心?”

    “要散心,我非要跟你一起走啊?”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知道李谷虽然不再在田家庚身边工作,但有什么话还是能带到田家庚耳朵里去的,但新浦炼化项目由沈淮跟李谷交流即可,她就想着在梅溪歇两天,懒得动弹。

    “那不跟我走拉倒,我自己去淮西还不成?”沈淮撇撇嘴,看着时间将晚,就往桥下走去打算回霞浦去,见孙亚琳在后面跟了过来,问道,“你的车不停在桥东头吗,你跟着我走干嘛啊?不是说不跟我走的吗?”

    “老娘东奔西走,一个月在天上飞了十九趟,你当我容易啊?昨天我下飞机,到现在还耳鸣呢,你就不犒劳犒劳我?你真是没良心啊。”孙亚琳说道。

    沈淮摊手表示无计,任孙亚琳跟着上车,歪着头脑跟她说:“我都不知道晚上要跑哪里吃饭,你选地方吧?”

    “你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安排,要是我不跟着你,你打算跟哪个情人幽会去?”孙亚琳问道,“你就当我不存在,带上我去蹭一顿好了。”

    陈丹在徐城,熊黛妮跟周裕二人也不可能跟他公开约在市里哪家餐馆吃饭,何况孙亚琳还跟牛皮糖似的跟过来——沈淮白了孙亚琳一眼,琢磨着到哪里吃晚饭去。

    “要不今天来你做顿饭?”孙亚琳挑剔道,“好些天都整天在外面吃,我是真腻味了,你呢?”

    沈淮这些天要么是工作餐,要么是宴席,也吃腻歪了,听孙亚琳这么说,想着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偶尔做一顿饭也是消遣。

    ***********************

    梅溪镇东首的老宅离得虽然近,但孙亚琳十天半个月都难得住一趟,厨房更是长时间没有开火,油盐酱醋什么的都不知道还有没有,远不如沈淮在霞浦的住处做饭方便。

    他与孙亚琳就近在梅溪南口的菜市场买了菜,直接开车回霞浦,到旅游学校接寇萱了回住所。

    沈淮在霞浦的曰子,寇萱主要就是早上从学校过来帮他做顿早饭,打扫屋子,晚上也知道沈淮极难得有机会回来吃饭,所以除非沈淮打电话给她或者开车接她,她晚上都不怎么过来。

    孙亚琳打小过的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锦衣玉食的生活,到国内这几年顶多学会自己煮咖啡,沈淮也不能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忙,他提着菜,与寇萱进厨房忙碌起来。

    过了一会儿,孙亚琳从卧室拿了沈淮一件棉质衬衫换了,凑到厨房来,积极的邀战道:“有什么我能帮忙?”

    沈淮看了孙亚琳一眼,她只比自己略矮上三四公分,胸前挺翘,穿他的衬衫倒是刚刚好——他拿了一把菜递给她,让她蹲下来跟他学着摘菜。

    虽然天气开始炎热起来,但沈淮还没有把夏天的轻薄衣裳拿起来,孙亚琳翻出来的这件衬衫棉质较厚。她站着看不出来,待她蹲下来将衫衬绷紧了,看着胸部勾勒出浑圆,沈淮才知道她里面是真空的,往她领口瞥了一眼,雪白深邃、圆润丰美,心想她大概把文胸脱在他的床上,有淡淡的暗香传来。

    孙亚琳看到沈淮在看她,问他:“要不要我再解两粒扣子,让你看个过瘾?”

    沈淮心想着要寇萱不在这里,他就厚着脸皮去摸两把,现在却只能装成正人君子,身子往侧边移了移,眼睛不再盯着孙亚琳的领口看,落在她的腰|臀上。

    孙亚琳长腿修直,蹲下来丰腴的大腿将薄质的长裤绷紧——有一种即使是隔着衣服,姓感**身材尤能给沈淮被压迫的感觉。

    “跟你说件事……”孙亚琳见沈淮假正经的转过脸,伸起胳膊肘蹭了蹭他。

    “什么事?”沈淮问道。

    “新浦炼化你要是坚持让我出任董事长的话……”

    “什么叫我要坚持让你?”沈淮截住孙亚琳的话头,说道,“炼化项目里众信出资占股比例最大,不该你担任董事长,该谁当啊?这可跟我坚不坚持没有关系,你不要拿这个来讹我……”

    “瞧你胆小如鼠的样子,就算让我讹你一次,还能吃了你?”孙亚琳将垂到眼睛前的头发撩了耳后,横了沈淮一眼,倒是越发有女人味,说道,“跟你说正经的,我要是担任新浦炼化的董事长,就没有办法像以前那么悠闲了,我打算让胡玫也过来……”

    “随便啊,她是众信的员工,你给她开工资,又不是我给她开工资,你问我意见干嘛?”沈淮装痴卖傻的问道。

    孙亚琳盯着沈淮的脸看了半天,见他倒能绷得住,才带戏谑的叹气道:“我说倒奇怪呢,你以前那样子,头发丝里能找到半点好吗,怎么偏偏还会有人对你傻傻的恋恋不忘?你说胡玫是不是该去找心理医生瞅瞅她有没有患斯德格尔摩症?”

    沈淮不拿胡玫的事开玩笑,问孙亚琳:“胡玫还没有交往对象?”

    “没,”孙亚琳说道,“朋友也不多,程月、顾子强夫妻俩要到东华工作的话,她也想一起调过来工作,就怕你给她脸色看。”

    “我能给你们什么脸色哦,我就求着你们不要给我脸色……”沈淮苦笑道。

    顾子强到东华来,是长青集团将泰国、马来西亚的多个电子制造企业转移到新浦的同时,将会跟鸿基旗下的相关电气、电子制造企业合并,成立更大规模的合资长青鸿基电子集团。

    顾子强到东华来,是代表鸿基投资到新的合资集团担任副总,筹备在新浦的占地近两千亩的制造基地建设。

    新制造基地名义上总投资达一亿五千万美元,但除了拿地跟建标准厂房外,长青集团的主要投资以拿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的生产线迁过来折算成投资。

    电子制造业听着高档洋气,但真正有技术含量的主要集中在上游,长青鸿基电子集团主要承接上游电子厂商的订单合同,在劳动力成本低的东南亚、东亚地区设立企业、组织大量的员工上生产线进行代工作业。

    这种模式近年来在泰国、在马来西亚发展较为迅速,一度泰国的电子产品跟服装业成为其国经济的出口支柱。

    只是泰国近年来人力成本上升极快,平均劳动力将近中国的三倍,加上泰国自身的市场窄小,又偏偏遭临即要降临的大危机,长青集团能找到出路将生产线迁出来,已经算是不错的,更多的外商投资者想夺路而逃,却找不到逃脱的出口。

    鸿基之前旗下的电子企业,也主要是为外贸业务生产电子、电子产品,极少在国内以自己的品牌组织销售,其实跟长青集团之前在泰国、马来西亚的经营模式相类。

    当然了,长青集团从八十年代就进入电子制造业,加上自身的资本笼大,不是鸿基这时候能比拟的。而鸿基在人力资源以及大规模的生产组织确有很多严重的不足,宋鸿军也就借这个机会,将鸿基旗下的电子制造业务,跟长青集团合并。

    现在长青集团是从东南亚匆促逃离,鸿基即使在技术及资金方面要薄弱得多,但这次合资里还是能占到相当大的便宜,加上额外一千万美元的资金注入,从孙家手里扣出长青鸿基集团30%的持股权。

    新制造基地的筹建,购入两千亩项目用地,单此项就给新浦开发集团带来两亿人民币的收入。而且对地方来说,占地两千亩、一期工程总投资就达一亿五千万美元,除了促进税收快速增长外,更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程月跟顾子强结婚后,生下一子;顾子强到东华来,她也是夫唱妇随一起过来。

    胡玫在燕京除了跟顾子强、程月交往密切些,也没有其他什么朋友。再一个,众信投资聚集的资本规模越来越大,涉及的投资领域也越来越复杂,孙亚琳把众信投资的总部设在东华,之前不是特别重视的人力资源建设现在也确实需要认真的对待起来。

    选举事件发生之后,沈淮也知道他的精力有限,需要更多的放在政斧那头,就属意孙亚琳来牵头负责新浦炼化项目的后续运作——而一旦孙亚琳的脚给系在东华,那她之前所负责的融资谈判等工作,也需要更多、更专业的团队来顶替她。

    孙亚琳接下来要认真的建设众信在新浦的总部,让胡玫从燕京过来,大概是她们两人都希望的事情。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