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戚氏姐妹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戚氏姐妹

    沈淮当真是没有想到瑾馨这时候也在东华,甚至就住宿在南园宾馆,只是他不能在陈宝齐他们面前流露出一丝的软弱,瞥了瑾馨那张叫他魂牵梦萦的美脸一眼,就硬生生的将头扳过来。

    他眼角余光里,还看到她与戚靖瑶手挽手一起上楼来的亲密样子,心里像有一万只蜂虫轻鸣:她们终究是亲姐妹,她们终究是亲姐妹……

    戚瑾馨给她姐拉过来是百般不情意,倒不是说她对陈宝齐有什么成见,而是不喜欢胡林,特别不喜欢她姐跟胡林不清不楚的guānxi,所以就特别想避开接下来跟胡林的见面只是她拧不过她姐,给半拖半拽的拉过来,待走上楼来看到沈淮时,美眸里既有惊讶,也有故人相见的雀跃”“。

    她还记得眼前这个人年前在淮大北门口帮门卫解围、呵斥那几个蛮横想闯校门的家伙的情形,虽然那时只是短暂一会儿,她对眼前这个人也留下深刻的印象。

    刚要打招呼,但见他转过脸去似乎不认得自己,戚瑾馨也就收住口,免得太冒昧,只抿着嘴打量眼前这个脸形削瘦俊郎的青年,心里猜测他的身份,难道跟她姐yi艳g,都是东华市的官员?

    戚靖瑶微蹙秀眉,打量瑾馨跟沈淮两眼,藏起心间的百般疑惑,转笑道:“沈县长在这里跟陈shuji汇报工作啊?”

    沈淮看了戚靖瑶一眼,没有答理她的话,而是朝陈宝齐说道:“陈shuji,我过来要跟你汇报的就这两件事,不打扰你接待客人。临走前,还要跟陈shuji你说一句话,不管别人怎么猜我、疑我,我对这片土地跟生存在这片土地的人,绝无半点恶想……”

    沈淮最后一句话似是表露心志,但也不无警告的意味,听得陈宝齐额头青筋暴露,手按住桌角上,克制住心间的恼怒,以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了,市委会认真研究你的建议……”

    听陈宝齐这么说,沈淮朝虞成震、高扬颔首,便离开书房下楼去,走到楼梯下口,才将郁在心口的那团浊气重重的呼出去,继而不再停留的直接出楼到停车场,坐上车让邵征开车离开南园。

    戚瑾靖倒是更好奇了,这个沈县长到底是谁啊,这些年来她还没有见过谁会这么直接给她姐冷脸的……

    *****************

    “高主任,沈淮这时候过来做什么?”戚靖瑶瞥着沈淮在楼下坐进车里,回过头来低声问高扬。

    她图生活方便,到东华工作以来,都没有另找房子,一直都住在南园。她刚才在房间里等胡林过来时,看到这辆玛莎拉蒂往一号小楼这边驶来。整个东华,她还没有听到有谁买了第二辆玛莎拉蒂,所以她看到车时,就猜到沈淮在车里。

    戚靖瑶当然好奇沈淮这时候来见陈宝齐是为什么,同时也想看看沈淮看到瑾馨时会有怎样的反应,才拉妹妹一起紧赶过来。

    戚靖瑶并不知道年前在淮大北校门口发生的事情,但见瑾馨确是认得沈淮,想着等会儿慢慢从瑾馨嘴里套话不迟,也顾不得为沈淮刚才的不理不睬气恼,这时候还要先问mingbái沈淮为何深夜过来见陈宝齐。

    听戚靖瑶这么问,高扬讪着脸摸了摸鼻子,有些难以启口。

    “你就是瑾馨吧?我早就听老戚提起过你,不过你出国留学,一走就是十年,我一直都没有机会见到你呢,你什么时候到东华的?”陈宝齐岔过话题,bijing有些事情还不能叫戚靖瑶的妹妹知道。

    “今天跟东华政法学院有个学术交流活动,下午过来,还刚跟我姐联系上,这会儿过来跟陈shuji您问候一声。”戚瑾馨说道,她听靖瑶说起东华市委shuji陈宝齐这些年来跟她家的交往较为密切,也就疏淡的保持着对父执辈的礼节。

    “这是淮大副校长戚光伟的二女儿,戚校长生了一对双胞胎才女啊,才貌双全,不仅在淮大,在省里都是相当出名的,”陈宝齐笑着跟虞成震介绍戚瑾馨,又笑着给戚瑾馨介绍虞成震,“这是我们市的虞副shuji。”

    “虞shuji你好。”戚瑾馨礼貌的打过招呼,就跟她姐流露出要离开回房的意思。这些年她过着简单的生活,但不意味着她意识到当下氛围的压抑跟紧张,心里好奇,刚才那个人明明是东华下面区县的官员,怎么在市委shuji、市委副shuji跟前气场这么强?这跟她所认识的国内官员真是大不yi艳g,但她知道这些事不是她应该问的,就想着先回房间休息。

    戚靖瑶也知道瑾馨在场不方便谈话,送她到楼梯口看她下去。

    虞成震多少有些给戚氏姐妹俩的美貌所震憾,心想这两张不分轩轾、难辩彼此的清艳脸蛋跟性感身材,大概对男人来说,有着更大的诱惑吧。

    不过戚氏姐妹的父亲戚光伟并不是简单的人物,面对这样的秀色,虞成震也只能心里起些涟漪,倒不会不理智的表露出来;再说现在也不是动这些心思的时候。

    ******************

    待戚靖瑶再走回来,高扬便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粗细不漏的说给她听。

    戚靖瑶美眸发怔,她也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当下的局面。

    她看向陈宝齐,很想跟他说,沈淮在失去宋系上层的政治支持之后,他这次未必真就敢炸窝。但是,她不能直接这么说,直接说了,就是逼陈宝齐将自己的政治生命押上来当赌注。

    虞成震说道:“即使市里出文支持新浦搞地炼项目,天益跟石化总公司的合作进展顺利,在整个项目优先度上,还得是天益在前面……”

    虞成震说的这个道理是不错,石化总公司作为国内最重量级的中央直属国企之一,其所参与的项目,完全可以忽视地市层面意见,强行争得优先权。

    但是问题不是这么简单。

    戚靖瑶知道梅钢筹备新浦炼化项目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现在市里是否直接表态支持,是一个相当关键的关口。

    市里不公开支持,对外届来说,就意味着东华市委、市政府对新浦炼化项目建设,还没有足够的信心这样就让赵秋华在省里不理会该项目的借口,同时也将直接影响到银行、合作商对该项目的信心。

    然而,梅钢此时若能获得市里的正式表态支持,以市常委会议决议的形式形成文件,那梅钢跟银行、跟合作商的谈判,就能加速推进下去。

    而当新浦炼化项目筹备到一定的程度,省里的支持随时都有可能启动,不是赵秋华在省里硬拦就能拦下来的。

    而到这一步,梅钢也就获得了跟石化总公司争夺项目建设优先权的资格。

    要是石化总公司那边表现的兴趣更浓一些,更积极一些,事情还好办,关键是石化总公司还在摇摆不定,对跟天益集团合作在东华建大型炼化项目不是很坚决。

    一旦淮海省委省政府都支持梅钢在新浦搞地炼项目,石化总公司那边很可能就会直接放弃,那天益这段时间来的努力,就会白白的浪费掉。

    至于虞成震为什么要这么说,戚靖瑶也mingbái,说白了虞成震也不愿意把他的政治前途押上来去赌沈淮的臭脾气;他不敢直接跟胡林说这话,是想她将话传给胡林。

    戚靖瑶看向陈宝齐,问道:“陈shuji,你的意思呢?”

    陈宝齐手背在身后,正看着窗外,听到戚靖瑶问他的意见,转回身来问道:“东华江岸及海岸线资源那么丰富,有多处地方可以建设原油码头,有没有同时上两个炼化项目的可能性?”

    戚靖瑶听陈宝齐这么问,她就mingbái陈宝齐是什么态度了,便不再多说什么,说道:“天益那边或许可以再努力一下……”

    新浦炼化项目此时卡在国家计委连审批程序都没有启动,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国家当前收紧高融资规模的大工业项目投资,以避免金融风险扩大。

    地方上连一个大型炼化项目申报都这么难,怎么可能指望国家计委会同意东华同时建两个大型炼化项目?那样的话,国家计委的脸,还不是要给其他省市戳肿了?

    而当下省里审批炼化项目的权限已经给限制五十万吨以下,即使在西陂闸区同时启动建一个五十万吨的炼化项目,那对意在争夺东华产业发展布局主导权的天益,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陈宝齐不可能不mingbái这些道理。

    陈、虞态度已露,戚靖瑶也只能等胡林过来做决定。

    见戚靖瑶低头看腕表,知道她是在等胡林过来,陈宝齐也是默不作声,即使知道胡林也不是好伺候的主,总也得优先把现实的wēixié给抹除掉。

    沈淮即使这次不大闹大吵,但只要他跟省委shuji田家庚见面,私下汇报今晚发生的事情,田家庚派人到东华再一来核查,就够他与虞成震吃一壶的。

    **********************

    沈淮坐车离开南园,思绪还是纷乱。

    眼下却没有时间给他好好的收拾当下凌乱不堪的情绪,王卫成的电话就跟催命符似的打过来:

    “老秦厂长可能是给刺激坏了,有些中风痕迹;沈县长你走后,我们就送老秦厂长到唐闸区人民医院过来救治,眼下情况还算稳定。老秦厂长的女儿也跟我们赶过来,但到医院后,她就爬到急诊大楼顶上去了,站在天台上,谁都不让接近……”

    沈淮心里悲叫一声,拿着手机敲打额头,让邵征开车掉头赶去区人民医院。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