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城市商业银行

第六百三十九章 城市商业银行

    在忙碌中度过春节,一晃眼三月将尽。

    业信银行年后开始筹备国内上市的事宜,同时正式收缩在东华的放贷规模,控制金融风险,使得梅溪、新浦两地的开发建设资金一下子收紧起来。

    徐东铁路东延线、海防公路、恒洋重工、渚南炼化基地等重点工程都事先筹足款项,如期开工建设,不过新浦集装箱码头、围海一期等工程,还是受到些影响,考虑债务规模控制等因素,暂缓建设。

    作为国内首家外资参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业信银行在重点发展淮海湾区域金融业务时,前后总共只投入不到五个亿的资本金。从九三年到九七年三月,业信银行在淮海省的营业网点发展达到五十余处,净资产达到十二亿,社会存款总额达一百二十亿,放贷总额达一百亿。

    而作为四大国资商业银行之一、有四十余年发展历史的建设银行,同期在淮海省的放贷规模也不过一百亿而已。

    业信银行在淮海省的成绩,有一半是伴随东华高速发展所取得的;业信银行突然间收缩在东华的放贷规模,在不明内情的人眼里,自然要算是相当不厚道的。

    三月末,姚荣华代表业信银行,赶到东华来参与城市商业银行的筹备会议,市人行的一些官员就公开议论此事,言语间也颇多指责之意。

    市人行并不直接从事存贷款等金融业务,但对地区银行业的发展负有监督、指导及管理的职责,可以说是地方银行业的监管部门。

    业信银行收缩在东华的贷款规模,会限制东华市银行业的高速发展,甚至有可能将从东华吸纳的存款,转移到其他地方发放。除了其他跟业信银行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市级商业银行,市人行以及地方政府,都不会希望看到这个局面的。

    筹备大会之后,面对市人行一些官员的责问,姚荣华也都是有宽和的一笑,寒暄过几句,与沈淮、熊文斌、陈兵他们离开会场。

    “城商行组建在即,各方注入两亿的资金,但本身有四个亿的问题贷款要消化、清理,又要填补业信收缩后的空间,资本金的压力极大啊,”沈淮走出会场,与姚荣华说道,“业信银行现在收缩对东华企业及地方开发建设的放贷,能不能放两个亿的债券融资给城商行?”

    “你啊,还真会钻空子,”姚荣华摇头而笑,“不过这个,我可以尝试推动一下,倒不是没有可能。”

    “不要说尝试啊,”沈淮说道,“业信持有城商行30%的股份,除了董事会两席位置外,又有张总率二十人管理团队进驻全面整顿业务。城商行现在几乎是委托给业信在管理,业信银行还担心融债风险,那我这边也无话好说了……”

    城商行组建注册资本暂定为三个亿,除了原城市信用联社以九千万的净资产折入,由东华京投代持股权外,其余的注册资本则来自业信银行、渚江投资以及上市公司梅溪工业。

    上市公司在增发重组过程中,从梅钢及徐城地方证券机构手里筹集总数达七亿三千万的巨量资金。

    在支付四个亿的借壳代价换得上市公司四亿股法人股之后,梅钢集团短期内的资金潜力一下子给耗尽了,没有继续扩大投资的可能。

    不过上市公司掌握的七亿三千万的现金,虽然约定主要用于渚南炼化基地的建设,但从中拿九千万参与对东华城商行的注资,也算是正而八经的股权投资。

    渚南炼化基地建设之初,远远不需要这么大量的资金,与其沉淀在银行上的账户上吃那点可怜的利息,还不如拿来投资。

    而梅钢一厂、二厂的资产全部注入上市公司之后,每月源源不断产生的利润都归上市公司所有。

    预计梅钢一厂、二厂在渚南炼化基地建设期间,能产生三到四个的净利润,那在此期间,将相应的沉淀资金拿出去寻找其他的合理投资渠道,才是积极进取的财务态度。

    虽然梅钢集团、众信、鸿基、渚江等持有上市公司各类股票计有十二亿股,掌握绝对的话语权,不过相关的投资计划,梅钢这边还是跟徐城参股上市公司的证券机构有过商议。

    上市公司要维持住当前的股价,仅靠梅钢一厂、二厂的利润还是不够,而渚南炼化项目的盈利预期,也不是十分的明显,当前蓬勃发展的银行业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投资渠道。

    虽然国资商业银行的坏账问题重重,但像业信银行这些中型商业银行,资产增值非常迅速,每年的净资产增涨率几乎都在百分之四五十以上。

    东华城商行几乎完全采用业信银行成熟的管理团队,又扎根淮海省经展最迅速的东华,依托东华最重要的梅钢系,发展前景自然可期。

    要不是城商行对民间资本进入有严格的限制,额度都给东华地方企业用光,徐城的证券机构都想直接参与对东华城商行的投资了,现在通过上市公司间接参与,也只能算聊胜于无。

    此外,就是渚江投资拿出三千万来参与对城商行的注资,持有10%的股权,也只能算聊胜于无。

    作为东华地方民间资本的代表,褚宜良、周家、朱立、杨海鹏位于其后的渚江投资发展也是迅速,但由于要参与新浦航运集团、徐东铁路东延线、临港新城的发展建设,渚江投资的资金潜力也告耗尽。

    虽然渚江投资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八千万股股票,市值高达四个亿,但由于业信收缩在东华的放贷规模,渚江投资拥有这笔股权资产,暂时也没有办法抵押出去融资。

    城商行组建之后,除了近一亿的固定资产外,只有两个亿的资本金能用于扩张,就地方性质的商业银行来说,已经算是有一个相当不错的起点了。

    现在国内对地方商业银行的资本金充足率只需要达到5%即可,即东华城商行在理论上可以支撑六十亿的总资产规模出来,即在东华再造一个业信银行。

    真正要实践起来,城商行要以业信过去两年在东华的发展速度扩张,两个亿的资本金是严重不足的;所以沈淮提出希望业信银行能给城商行提供两个亿额外的长期债券融资。

    银行对资产的风险管理,对企业的放贷跟对同业银行的放贷,风险级别是完全不同的。

    业信银行收缩对东华市企业及地方基建项目的放贷,但确实又不会严格限制对东华市城商行的债券融资,姚荣华不得不承认沈淮他们脑筋转得够快,千方百计的想着增加梅溪及新浦的货币供给。

    不过姚荣华也没有办法当面就把这个问题说定下来。

    银行间的融债,需要总行批核,最终能不能成,还要看总行那边的态度,他只负责做工作。

    总之城商行现在有两个亿的资金撑着,扩张铺开也需要一个过程度,两个亿融债拖上一年半载才解决也没有问题。

    临了,姚荣华又跟沈淮说道:“城商行组建在即,而在未来运营方向上,我个人主张要更大力的扶持中小企业。现在东华的经济主要靠梅钢、省钢、宝和、淮能等大企业支撑出一个较为宏伟的框架出来,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模式。不过,骨架健壮,肌理也要丰美,没有足够中小企业的支撑,经济活力及就业充足率,还是很难充分的提升……”

    沈淮点点头,东华市的整个钢铁制造产业主要靠梅钢跟省钢以及富士钢铁、淮联重工等几家支撑,约八成产值归这几家公司分占,但在钢铁精加工领域,仅梅溪钢铁产业园,这几年来就聚集一百多家中小企业。

    这也是财富聚集示范效应在起作用,哪个行业利润高,就能迅速诱聚大量的民间资本进入,这几乎是国内常见的势态。

    当然,基础炼钢及重工制造行业对资本、技术的门槛要求相对很高,但相对分散的精加工及应用领域,就成为当前民间资本进入的核心区域。

    在梅钢三厂十万不锈钢精炼线上马后,梅溪就迅速招来十余家不锈钢制造企业进入。新浦钢厂还没有最终建成投产,但临港冶金产业园招商引资进入的配套及下游中小企业也达到三十余家。

    只是东华及进入东华投资钢铁制造业的民间资本大多很弱小,梅溪钢铁产业园内一百家企业,除淮联重工等个别大企业外,加起来的总投资也不到十个亿。

    一方面中小企业发展极度渴求资金,另一方面国内银行贷款资金过多的给国企、给大型工业、基建项目占据,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严重不足,使得这几年来东华民间借款年利率都维持在百分之二三十的高度上。

    梅钢此时自身是努力往上游延伸,不过扶持下游的产业集群,也能进一步保障梅钢的下游市场安全。这个工作以前有些疏忽,现在是该到加强的时候了。

    此外,这些中小企业虽然投资及纳税规模,加起来可能都不及梅钢一家,但创造的就业岗位却是梅钢的五六倍之巨。

    虽然各地政府将招商引资工作视为当前工作的核心,使国内外一些媒体多有批评不够重视民生,只是这些媒体却罕有意识民生的核心问题在就业,这又回归到经济发展上来。

    说及就业,沈淮也是颇为自豪,跟熊文斌等人笑道:“梅溪新区这些年,创造了十余万就业岗位,这也算是为国企改制最大限度的减轻了压力吧?这真是叫高天河他们捞到便宜去了……”

    熊文斌笑了笑,东华市内国企这两年的经营状况也改变了不少,就算有些包袱要坚决丢掉,每年安排下岗的职工,也就三五千人。就梅溪新区这边的发展速度,就足以消化。

    而高速增涨的财政收入,也能为一时找不到工作岗位的下岗职工提供相应的生活保障。

    可以说,东华国企改制工作,将是全省十三个地市里难度最小的,故而也是最先全面启动。

    现在这方面的工作划归高天河、韩寿春分管,也算是叫他们摘掉一只好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