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三十章 敌盟

第六百三十章 敌盟

    秦大伟、杨林是心思通透的人,自然能明白沈淮这是打草惊蛇虚张声势、要治治田爱英跋扈的脾气。杨林他爱人佟惠男不明所以,跟着走过来,站在院门口担心的问道:“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杨林看着院子里没有别人跟过来,安慰妻子道:“没事的。你哥给田爱英吃得死死的,我们除了躲得远远的,也拿她没有什么辙。要是想压一压田爱英的气焰,也就得让她心里有些恐惧。”“”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徐城那几个炒股有名的,整天听田爱英叨叨,可能真跟黑社会有什么关系。这是要走漏了消息,叫他们知道是这边举报的,我当然不去管田爱英她死活,”说到这个嫂子,佟惠男也是满腹的怨气,但心里总终是怕她佟家人受牵连,说道,“要牵连我哥、军军跟我爸妈怎么办?”

    沈淮笑道:“举报电话是我打的,没提你嫂子啊,会有什么消息走漏出去?不过这事,你不能说破了。”

    佟惠男倒也从秦大伟跟丈夫杨林嘴里听说过沈淮,知道这年头地方上的区县一二把手才是真正的土皇帝,自然不用怕黑社会打击报复什么的。这会儿她也安下心来,心想着要是她嫂子心里一直念挂着有可能会黑社会打击报复的事情,气焰确实不可能再嚣张得起来,这真是一件好事。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沈淮又跟杨林、秦大伟说道,“当然了,我刚才打电话举报也不是完全都是虚张声势。现在股市投机氛围太浓,徐油可炒作的题材又多,现在不打压一下,叫他们借徐油重组这事无限制的恶炒,未来必然会伤害到徐油自身。我会联系经侦及证监部门,立几个案子,拿大棒打几只老虎杀杀他们的威风;调查的时候,把田爱英列入调查对象,这事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破绽了……”

    秦大伟也知道杨林虽然机智过人,但牵扯太多,是拿他大舅子的老婆没辙,不会怨沈淮多管闲事,不过想想还叫人忍不住摇头而笑,沈淮打进院子见识到这个泼妇的脾气,用这招将这泼妇治住,当真是妙绝,换了他也想不出这“馊主意”,心想梅钢系能在东华立即扎根并长成此时的参天规模,不是什么饶幸,沈淮确实有手腕、有魄力、有魅力聚集一大批人干一番事业。

    秦大伟起初还担心沈淮相中杨林,但杨林未必就愿意受沈淮驱使,但看杨林扬眉带笑的样子,心想这层担心或许是多余了。

    “是不是我来挑个地方,我们接着聊?”沈淮问道。

    *********************

    小孩上午挂过水退了热,但还需要有大人照顾,佟惠男自然不会跟丈夫他们瞎走;沈淮开车载秦大伟、杨林返回驻徐办。

    东华驻徐办即东华大酒店,看上去不那么高档豪华,环境却相当的不错,许多树木都有上百年的树龄,高大阴幽,是许多别墅式高档酒店所不具备的;隔河能看到省经济学院的红砖校舍。

    到东华驻徐办背后的小楼,沈淮又打电话将还没有离开徐城的宋鸿军喊过来,叫叮嘱县驻徐办主任廖德志,让他联系钱文慧,一起去徐城市经侦大队及省证券局盯着他们调查徐城炼油的内幕交易。

    借壳重组徐城炼油的消息,最初还是沈淮他自己在淮海省迎宾馆透露出来,更进一步确切的消息来源于徐沛身边的人想查徐城炼油的内幕交易,自然是没有办法深挖下去,沈淮的目的也就是打草惊惊蛇,敲山震震虎,叫有些投机者以后不至于太过分,也随带着治一治杨林他大舅子老婆的泼妇脾气。

    沈淮也相信,徐城市地方上的证券投资机构,也不会希望看到徐城炼油的股价暴起暴落的。特别是参与增发的地方证券投资机构,他们手里所持的增发股将有长达二十四个月的锁定期,徐城炼油的股价能平稳的上扬才更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沈淮相信棒打几头小老虎,杀杀这几头小老虎的威风,徐城市地方还是会配合的。

    ******************

    也不知道昨天离开小姑家后,宋鸿军跑哪里鬼混去了,看他两眼浮肿的样子,应该一宿都没有怎么睡好。

    沈淮介绍宋鸿军与秦大伟、杨林彼此认识,问宋鸿军:“你昨天怎么就偷偷摸摸的给老爷子打电话告状了?”

    “嗨,这事要么不做,要想做就不能跟你们打招呼,”宋鸿军诡笑道,“不过我上午凑过去看热闹,他们都以为是你告的状;所以告状的事,现在跟我没关系了;你也是虱子多了不怕咬……”

    沈淮是头上虱子多了不怕咬,也挺感激宋鸿军昨天能给老爷子打那通电话的,不然那边舍不得分管交通跟能源的权柄,真要吞田家庚抛出来的饵,姿态难看是一方面,形势也会变得更复杂。

    沈淮现在就想着新浦炼化、新浦钢铁、新浦港、徐东铁路等几个大项目能顺利的推进,不想更多的节外生枝。

    “对了,你上午又怎么招惹谢成江了,叫人家恨不得把你活吐下去?”宋鸿军问沈淮。

    “你中午见到他了?”沈淮问道。

    “没有,我听别人说的,”宋鸿军得意的笑道,“我在他们那边有眼线,消息灵得很……”

    沈淮笑了笑,这也是他们的便利之处,梅钢系崛起于地方,二伯他们想安插眼线也不可能,除非收买人心;宋鸿军之前跟海丰、长青集团都有过一些合作,后期才因为理念的不同分道扬镳,但打探个消息什么的,渠道比想象中要多。

    沈淮避重就轻的将上午在淮大北门发生的一幕说给宋鸿军听:“可能是谢成江陪同省经院的副院长何军到淮大做什么讲座,给门卫拦成门口就闹成那样子。这么丢脸的事,我看不顺眼,骂了他们几句。跟你说的一样,我反正是虱子多了不怕咬。”

    “你知不知道郑选峰跟何军曾经是徐城电专的同事?”宋鸿军问道。

    沈淮点点头,改革开放之后,国内在“政商”之外,还注重“政学”结合:一方面有大量的学者从政,一方面有一些学者以国策顾问的身份参与社会经济等改革方案及政策的制定,影响力比寻常人想象的要深。

    郑选峰是戴成国的秘书,这次将出任淮能集团党组副书记、淮能煤业党组书记、总经理,将一举成为小姑宋文慧之外,淮能的第二号人物。他与贺相怀的侄女婿等人,将成为淮能制约小姑的关键人物当然,沈淮知道他们想做的及要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何军要比郑选峰年长七八岁,两人曾在徐城电力专科学校同事多年,关系相当不错,何军也算是宋系在学界的旁系力量。

    当初沈淮回国后,宋文慧主要就是托何军的关系,才把“他”安顿在省经济学院,之后“他”诸多胡作非为,也都是何军替他擦屁股;何军对他也算是有多年的照顾之情。

    何军跟郑选峰,跟郑选峰背后的戴成国自然关系要更密切一些。

    沈淮今天上午虽然是指着谢成江的鼻子骂得酣畅淋漓,实际也是把坐在车里没有露脸的何军得罪了干净。

    从理智上来,沈淮没有必要去得罪何军,人家好歹也照顾了“他”两三年,只是今天上午的情况太特殊,他当时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需要转移情绪的对象,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情况冷静下来思考,何军从徐城电力专科学校调任省经济学院之后,研究方向主要是能源经济学领域。郑选峰到徐城之前,沈淮相信他是有可能托请何军为淮能进军淮西煤炭资源开发造势,甚至也有可能推动淮能集团跟省经济学院、徐城电专等高校搞产学联合,以巩固他在淮能的地位。

    谢成江今天陪着何军到淮大做讲座,显然也只能是何军给淮大的教师学生做能源经济学方面的讲座。谢成江这时候就掺合进来,看来郑选峰、叶宜梧等人并没有说到淮能集团会先老实上一段时间。

    沈淮跟郑选峰接触不多,但郑选峰三十六岁能从电力部下属的徐城电力研究院给戴成国选上去当秘书,这次给二伯他们委以重任进淮能集团当二把手,除了郑选峰对徐城地方较为熟悉外,能力也应该得到他二伯及戴成国等人认可的。

    沈淮也无暇去管这些,该留给小姑头疼的,他操心也没有用,倒是跟秦大伟、杨林等人,更加详细的介绍了鸿基投资、众信投资以及东华地方三大国资投融平台跟梅钢、新浦钢厂、新浦港以及淮能集团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不要说杨林了,秦大伟之前与沈淮在党校同班进修三个月,期间也去过东华,与周知白、王卫成等人也有接触,但说到真正隐藏在水面之下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了解得还真不多。

    沈淮不主动说,秦大伟又能从哪里知道沈淮以及眼前的宋鸿军与宋系的关系?又怎么可能知道宋系内部如此纠缠诡异的割裂关系?

    当然了,秦大伟也知道,沈淮一旦主动将这些藏于水下的种种秘辛说给他听,就是期待他们在党校同学的关系上更进一层;而不介意杨林也在场,自然也是期待杨林能进梅钢……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