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淮大北门

第六百二十七章 淮大北门

    沈淮也没有特别赶早,十点钟才开车接上秦大伟往淮大赶过来。

    受传统的建筑格局限制,淮大主要建筑都坐南面北,朝着北面的云龙山,正门也是云龙山脚下的北大门。

    天气阴霾,将要下雪的样子。

    沈淮嫌换通行证麻烦,将车停在北门外的停车场上。

    下车来,凛冽的寒风吹得人直缩脖子,看着呵出来的热气在鼻子前冷凝成一团白濛濛的雾,从车里不觉得多冷,一下车就觉得整个人冷得跟冰砣似的,沈淮搓着手,跟秦大伟笑着说道:“今天还真冷啊……”

    “寒流南下,吹一夜的风,今天得零下五六度了吧?”秦大伟起早也没有顾得上看天气预报,只是靠判断猜测,他以为沈淮没有在徐城长期生活的习惯,特地说得详细些,说道,“等风停了,这气温也回不了。照今年的趋势,再来一次寒流,能冷到零下十度左右。徐城几乎不会有什么春暖花开的概念,到三四月份,天气说热,可能就十天半个月的工夫,就会从阴冷陡然转为炎热,进入夏季了。相比较而言,东华气候就要比徐城温润得多,也就隔不到二百公里,当中就横着嵛岭,气候就差老鼻子……”

    沈淮笑了笑,说道:“徐城跟东华相隔不远,天气特征差异还真是挺大的,地形的影响,比想象中要大。”

    徐城这种天气就没有办法赶工期,而东华的工程建设除了湿雨外,更主要的就是临近春节,建筑工人回家的念想强烈,开始纷纷离开工地返乡。

    而且一旦返家,很多建筑工人春节都会在家里窝很久才出来。建筑企业对以散工为主的建筑工人约束力弱,他们过年大不多换工地再找活,工期什么的,跟他们没有太大的牵连。

    新浦港及新浦钢厂建设要尽可能少给春节延误工期,工作就要从建筑企业到乡镇建筑站等多方面下手,还很有些工作要逐一去部署,不过多多少少会受些影响。

    沈淮想着工地上的事情,还有不到二十天就过春节了。

    沈淮与秦大伟往北大门走去,这时候也看到陆续有学生或提或扛,拿着大大小小的行囊往外走,想必是有些院系考试早,开始放寒假了。

    虽然当前的经济条件要比十年前好上许多,但淮大农村出身的学生依旧占了多数,他们衣着多简朴,朝气蓬勃,有着名校学生的傲气,也有着对美好前程的向往这些情形,沈淮与秦大伟都很有感触,曾几何时,他们都是这些人里的一员,带着对前程美好的向往步入社会磨砺至今。

    在路上打了两次电话,杨林都不在实验室里,没找到人。

    秦大伟本打算他去找到杨林后再一起过来见沈淮,不过沈淮宁可到淮大白走一趟当故地重游,也坚持一起过来。

    杨林读博,课题项目以及学校发放的补助,都不足以补贴家用,他还在学校兼教科目;他一家三口人从岳父家给赶出来,从学校这边临时找了一间教职工宿舍安家。

    走过林木浓荫的便道,教职工宿舍在校园的西南角也占了老大一片地。

    跟想象中淮大教授居住的书香庭院不同,走进淮大教职工宿舍区,最先听到的鸡鸣犬吠。

    不少淮大教师家属在小区院子里搭了简单的鸡舍狗棚养些土鸡瓦狗,有几分农村安置房的气息;还有不少绿化地给辟出来种了瓜菜。

    沈淮对这种种情形自然熟悉,秦大伟倒是不明细情的在旁解释这院子里养的鸡狗:“建国初讲究一个阶级成分,那时候淮大刚把新校区搬到这边,周围都是农村,很多青年教师也就娶了附近人家的农村女孩,所以不要看这大院里院士有大半打,农村老太太也有不少。不过很多人也是经历过物资贫乏的年代后,都有些后怕了,有地也就习惯性的辟出来种菜养鸡……”

    沈淮点点头,说道:“我们记忆都深刻,更早没有经历,但十年动乱期间,我在农场度过童年。听着农场应该不会缺吃的,实际上吃顿白米饭都难,有年过春节吃饺子,我吃撑了有半天没能站起来……”

    大家都有类似的经历,秦大伟听着也是哈哈一笑,彼此更能拉近距离。

    杨林临时安家的是校内最早的筒子楼,红砖裸露在外,都有风化的痕迹,楼前的铁栏杆也是锈迹斑斑。

    现在十点半刚过,已经有人家在过道里生火做中午。

    淮大的办学经费主要来自三部分,一是中央财政直接拨款,二是地方财政拨款,三是自筹。淮大在地方财政拨款上缺口很大,整体办学科研经费吃紧,教职工的住宿条件也难谈改善。

    说是单身宿舍,很多青年教师都在单身宿舍里安家后接下来结婚生子,满眼望去,楼道里晾了一长溜尿布。

    虽然教工食堂的伙食不错,相对也较廉价,但青年教师家庭的收入有限,大多数人家都在过道或楼梯间里两三户装一台煤气灶、煤球炉用来生火做饭这一点跟沈淮他当年离校时并没有太大的长进。

    见沈淮看着凌乱的楼梯道出神,秦大伟笑着说道:“现如今啊,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市井街巷人人都嘲笑读书无用,知识改变命运现在都成一句瞎话。我是农村孩子,对知识改变命运还是深有感触的,要不是当年顶了个淮大的名气,徐丽可不会看得上我。不过啊,知识经济真要深入人心啊,可能还要等些年……”

    楼道、过道做饭洗衣的青年男女,看着普普通通,但都可以说是国内当前的青年精英,看着他们的生活如此的清贫跟寒酸,沈淮心里颇有感触,想起当年他同系也有好几个同学留校工作,多年未曾联系,也不知道他们当下的境况如何。

    听秦大伟为知识不值钱的当下而感慨,沈淮笑了笑,信心十足的说道:“也不用等些年,国内正在要加大信息产业的发展,这些领域靠几分蛮劲、蛮勇,是无法闯什么天下的,知识经济将在这些领域最先发挥威力。以前也是市场太封闭了,一下子打开来,绝大多数人措手不及,没有什么学历只要敢闯敢做,大都获得了成功。实际上啊,这些人本质上跟知识经济没有冲突。想想看,能获得成功的农民企业家,哪怕是那些个暴发户,真正有几个是不善于学习的?他们只是没有获得系统学习的机会而已……”

    “也是,”秦大伟笑道,“外经贸委接触到的农民企业家还是很多的,机关是有些人瞧不起他们,结果就造成彼此瞧不起。”

    过道顶头的那间宿舍门紧锁着,秦大伟走过来敲了几下没见回应。

    旁边有个年轻的男老师跟他们说道:“你们是来找杨老师了吧?他家小孩子夜里发高热,一早就去医院了……”

    “你知道杨老师去了哪家医院?”秦大伟关心的问道,看手表都过十一点了,杨林都没有带孩子回来,怕是什么重病。

    “这个就不清楚,应该没有去校医院;不过杨老师早上说今天他舅子家的孩子过生日,可能从医院直接去他舅子家了。”那个年轻老师说道。

    秦大伟朝沈淮摊摊手,说道:“要不找个地方先坐着,我去把杨林找过来?”杨林是给他舅子老婆闹得不得安身,从岳父家给赶了出来,换作常人,不可能两天没到就回去给舅子家的孩子过生日去秦大伟对这个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时候有些后悔昨天夜里没有事先联系杨林了。

    “没关系,我们去他岳父家看看去……”沈淮不急不躁的说道,成怡明天到徐城,他给小姑强令留在徐城不能回东华去,今天也没有什么安排。

    *****************

    沿原路往回走,北门口围了一大堆人,里面有激烈的争吵声传出来。

    沈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与秦大伟走过去,隔着人群看到里面跟门卫吵架的不是旁人,正是有一阵子没见到面的郑峰。

    郑峰正气势汹汹的指着穿制服的门卫的脸,满脸不快的大声嚷嚷: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别人的车能进,为什么我们的车不能进?你们知道这车里坐的是谁吗?是你们学校请我们何院长过来讲课的,耽搁了讲座时间,你们担得起责任吗?”

    沈淮注意有两车辆:一辆是黑色别克商务车、一辆是银灰色奔驰给堵在校门口,听旁边的学生议论,知道是今天进校园接学生放假的社会车辆太多,通行牌用完之后,门卫这边就控制社会车辆进入,这两辆车刚好给堵在外面,门卫要求他们将车在门口的停车场里走进去,人家不干了,吵了起来。

    沈淮记得刘建国说过要把郑峰从省经院挖到合元证券去工作了。

    前面那辆黑色别克商务车司机以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青年,沈淮都不认得脸,心想或许跟郑峰是一起的,又探头往后面的银灰色奔驰看过去,正好看到谢成江探头出车窗……

    郑峰没有看到沈淮与秦大伟出现在围观的人群里,气焰嚣张如故,恨不得将手指戳到两名堵门的门卫脸上,威胁道:“我现在给你们电话号码,你们自己现在打电话联系确认。我不威胁你们,你们的态度再不改善,仔细你们身上的这身皮保不住!”

    沈淮寒着脸要上去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郑峰,而有个人先他一步从对面人群里走出来,对着郑峰娇声喝斥:“门卫遵照规定,不放你们车进去,哪点做错了?你们有电话,我这边也有我们淮大戚校长的电话,要不你们打过去问问门卫哪点做错了?”

    秦大伟跟沈淮笑道:“巧着咧,戚靖瑶怎么今天也在淮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