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一十五章 棒打鸳鸯(一 )

第六百一十五章 棒打鸳鸯(一 )

    “田家庚书记要求全省加强推动基层干部交流的工作,苏恺闻昨天交了申请上来……”熊文斌说道。

    田家庚到淮海省后,就推动党政官员跨区域交流、异地任职的工作,也是想在一定程度上改观地方政商势力畸形发展的现状。

    “哦,”沈淮乍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愣,但细想苏恺闻确实没有必要死守在梅溪,借基层干部交流的机会跳出东华才是正常;这边也没有必要强留他。

    至于苏恺闻会交流到什么地方去任职,这个也完全不用别人帮着担心什么,他老子苏唯君作为省委秘书长,虽然是十一人省常委里较弱势的,但好歹也是省常委。苏恺闻借这次机会,升上正县处级都也很正常;他主动递交申请参与干部交流,应该是已经找到出路了。

    熊文斌这几天都在徐城参加淮煤东出工作的会谈,昨天才回来;苏恺闻昨天就交申请,沈淮就不知道这单纯是巧合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苏唯君这几天没有露面有关……

    沈淮看了熊文斌一眼,知道他也有这方面的猜疑。

    沈淮摇头而笑,说道:“这事或许要怪我太会胡闹了……”

    熊文斌也是无奈一笑。

    苏唯君再弱势,也是省委常委。

    宋乔生到徐城来,苏唯君没有露面,姿态就很明显了。

    只是苏唯君这次摆明姿态疏离宋系,是因为此前的沈谭之争一直都心存怨恨,还是说从徐城炼油事件里看到宋系内部的进一步分裂才最终下定决心?这个不好猜测,总归是跟沈淮有直接的关系。

    沈淮又问道:“周岐宝呢?”

    “他应该不会走吧。”熊文斌说道。

    沈淮点点头,心想相比较之下,周岐宝的出路要比苏恺闻窄得多。

    周岐宝是谭启平的嫡系,谭启平给边缘化之后,他想在别地找到好位置就很困难。他留在唐闸区,好歹还是实权在握的区委副书记兼区长,这边再怎么不待见他,总要照顾到他应有的职权,压制太厉害,反而会给陈宝齐、虞成震揪住把柄;而周岐宝要是通过关系调出唐闸区,顶多担任县区委副书记或局党组副书记享受正处级待遇,捞到党政正职的可能xìng甚微。

    回想这一年来的是是非非,沈淮也禁不住要叹气。

    年初的风波还没有过去一年,谭启平在东华留下来的痕迹,就将要给抹平了;就连阚文涛也于月前上调到省检察院任职。

    虽然阚文涛到省检察院后会享受副厅级待遇,但在“大公安、小法院、没爹没娘检察院”的当下,阚文涛的这次调职无疑是给边缘化了。

    虽然以后彼此也免不了会有交集,但沈淮回想过去多年的争斗,还是禁不住唏嘘不已。

    接下来又谈了一些市县工作。

    当前市县工作重点,除了重点项目、重点工程各方都在不懈努力的推进外,还有一个就是郭全在过来车上所说了市属企业深化改制的问题。

    现在各省市的国有企业改制工作,都还在试点阶段,没有全面的铺开。

    有些省市试点工作做得早、铺开的摊子大,有些省市则要保守得多,跟地方上改制的阻力以及推动改制工作的决心及准备等等,都有直接的关系。

    东华市属企业的改制试点工作,从谭启平时期就开始在做,市钢、市锻压厂都是第一批列入改制试点的市属企业,坎坷的走到现在,市一级也差不多有大半的国营企业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变身为国有或国资企业。

    不过大多数的改制工作都不足够深入,更多都是名义上将厂长改成董事长或总经理,并没有从根本上做到“产权清晰、权责分明、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目标。

    眼下,陈宝齐、高天河、虞成震等人都主张用梅溪的模式,在市属国企工委之下,成立国资投融平台,整合市属国企的资源。

    说白了,就是陈宝齐他们也意识到,他们如果拖延脚步,市属国企的资源会像市锻压厂一般,逐渐的先给属于梅钢系的京投、梅溪开发集团先消化掉。

    沈淮这段时间在徐城参加党校进修,闲余之时又忙着筹划淮煤东出的事情,没有太多的jīng力能时刻关注到东华这边的一举一动,虽然知道陈宝齐他们在参加国企改制上的步伐,但也不清楚他们已经做到哪一步了?

    “商业集团、城投集团的组建方案已经递交上来,市委组织部那边还出了一个将电视台跟东华rì报社等机构拧合起来组建新传媒集团的方案,”熊文斌

    说道,“这些方案近期就会拿到市常委会议上讨论表决……”

    “市委宣传部主张将市电视台、东华rì报社成立新传媒集团?”沈淮疑惑不解的问道。

    无论是在市物资公司及文山商场等部门基础之上组建市商集团还是成立负责城区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市城投,沈淮即使还没看到具体的方案书,但大体知道方案的一些细节。

    只是将市电视台、东华rì报社整合组建新传媒集团,沈淮知道周裕年初就有相关的想法。只是考虑到一旦组建新传媒集团之后,会导致宣传部对传媒机构的控制减弱,建议有可能遭至宣传部内部的强烈反对,故而这个想法周裕也是压在心头,没有公开的提出来。

    周裕没有可能不跟他先说一声,就直接将方案递到市里啊?沈淮心里想。

    “戚靖瑶就这两天提的方案,组建新传媒集团之后,人事及业务还受宣传部分管,资产管理方面会并到市zhèngfǔ口来,”熊文斌说道,“我也是昨天才看到方案,周副部长那边有没有跟你说?”

    既然是组建新传媒集团是戚靖瑶提议,经市委宣传部转交市zhèngfǔ参详的方案,周裕作为宣传部的党组成员,也应该参与了市委宣传部之前的内部讨论。熊文斌认为他会从周裕那里知道这事,并不是看穿什么,而是认为周裕应该及时知会他此事。

    沈淮也没有办法跟熊文斌解释周裕她早有类似的想法,心想周裕没有打电话跟他说这事,大概是不想这时让这事分他的心。

    倒无法急着打电话安慰周裕什么,只是戚靖瑶的每一步都由不得沈淮不小心,他说道:“我等忙过这两天,也抽时间看看新传媒集团的方案……”

    “你是该看看戚靖瑶提的方案,有几处不是很明显的伏笔在里面……”熊文斌说道。

    “好吧,等我看过之后,再喊周裕副部长研究一下。”沈淮说道。

    这会儿,沈淮搁桌角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见是小姑宋文慧的电话,心里疑惑:这时候小姑宋文慧应该还在回徐城的路上,这才分开一个多小时,又有什么事情急着打电话过来?

    熊文斌、黄新良两人坐得离沈淮近,都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也一样疑惑。

    沈淮接触小姑的电话,问道:“小姑,有什么事情啊?”

    “你看着点宋彤……”小姑宋文慧在电话里说道,声音有些沙沙的。

    “宋彤不是跟你们回徐城了吗,要我看什么看啊?”沈淮奇怪的问道,“我最快也要到月底才能脱身去徐城……”

    “她说鸿基在东华还有核算没做完,刚拿了辆车,掉头回去了……”

    这时候沈淮听到宋鸿军在旁边“嘿嗤”的捂着嘴偷乐,头都大了一圈;接着就听见小姑拿手机“砰砰”的敲宋鸿军的头。

    沈淮都不知道宋彤跟周知白现在的关系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

    在儿女婚姻问题上,小姑是老派人物,严肃得很;再说他自己也是小姑包办婚姻的“受害者”,不敢胡乱说话,只能苦着脸在电话跟小姑说道:“要不等宋彤过来,我直接拿根绳子把她绑了,再给你送到徐城去?她大姑娘一个,要我看,我可看不住啊,还是直接给你绑回去省事。”

    “你也少胡扯,”小姑在电话里头说道,“宋彤xìng子没定下来,谈了几次恋爱说分手就分手,也不给家里一个说法,你说这次能让她任着xìng子来?”

    “得,我知道了,宋彤开的是什么车?我等会儿去收费站堵她去。”沈淮灰溜溜的说道,在这种事上,小姑比他们谋划得深。

    挂了电话,见熊文斌他们眼睛都看过来,知道他们都听到小姑宋文慧在电话里跟他谈了什么,沈淮苦笑一下,说道:“不跟你们多聊了,我还要赶着过去棒打鸳鸯呢……”

    这两天陪同二伯宋乔生一行人参观视察,主要是市县党政班子的官员,回来后沈淮也没有再见过周知白。

    宋彤还是前年第一次到东华来,后来就直接到鸿基投资做财务上的管理工作,之后隔三岔五的往东华跑,有时候沈淮能撞到她人,有时候也撞不到她人。大家都晓得她跟周知白接触较多,也偶尔会拿这个开玩笑,但真的去想两人有没有结合的可能时,就会发现整件事其实很麻烦。

    沈淮也不能说小姑的担扰跟不赞同没有道理,恰恰是很有道理,他不得不出面跟宋彤认真的谈一次。

    熊文斌也不好就这事说什么,只是笑着说道:“宋彤刚在半道拐头,过半小时你再去堵人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