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情迷

第六百一十四章 情迷

    宋乔生他们明天上午要从徐城乘飞机回京,晚宴过后,市里就安排jǐng车,护送车队离开东华,沈淮与陈宝齐、高天河、熊文斌等人一起送到国道收费站才停下来。

    陈宝齐、高天河等人随后坐车返回市里,陶继兴家里有些事,也先回去了。

    看着隐没于夜sè之中的车队,沈淮转身坐进熊文斌的车里,掏出烟来递给他。

    “不抽了,等会儿直接回家,”熊文斌将烟推回来,说道,“一身烟味,还要给说落……”

    “我不是说白老师的坏话啊,她管得也太宽了啊。走,到你家抽烟去,我们今天帮你报仇解恨,”沈淮笑道,按着车窗,跟坐在他专车里的王卫成、宋晓军、黄新良等人说道,“到熊市长家抽烟去!”

    熊文斌说道:“你新官上任,明天上午霞浦县还要开组织会议,你不回去准备准备?”

    “没事,我脸皮厚得很,加上年纪轻没经验,就算在组织会议上说错了什么,也不怕别人给我小鞋穿……”沈淮笑着说道,对明天县里的会议倒不是十分的在意。

    坐在这辆车里的郭全,接过话茬说道:“葛永秋调到西城区后,霞浦县这边的人事调整,市常委会议也给予充分的支持,陈宝齐书记他们眼下的重心真是转到西城区去了。”

    “打擂台赛好啊,”沈淮笑着说道,“即使过热的投资发展,也会有一些问题,但总比无休止的内耗、拖后腿要强。对陈宝齐来说,即使他在梅溪、新浦发展里占不到大功劳,但将来也少不了他一个‘稳定大局、发展局面’的评价。”

    熊文斌点点头,说道:“陈与谭的区别,也许就在于谭启平书记到东华来时,形势看上去有些乐观了。”

    沈淮笑了笑,说道:“老熊你对陈、谭两人的评价还真是严厉,不过这也是事实;谭、陈在到东华出任市委书记之前,履历上有异同,但谭、陈到东华后的不同表现,还在于他们对东华形势的不同判断,并不能简单的说谭启平的控制yù强,陈宝齐的控制yù不强;不能因为陈宝齐这时候没有动作,就对他大意了。”

    “他们还没有动作啊?”郭全在旁边委屈的说道,“市里都公开发文了,要求市级各大商业银行加大对西陂闸区产业区发展的支持,市里对西陂闸区的企业信贷,还直接给贴息补贴。从梅溪发展出来的国资平台模式,他们学得惟妙惟肖,利用淮能集团支付的两亿资金组建港投集团之后还不满足,现在又组建市工投集团,恨不得要把所有的市属企业都划入市工投集团旗下,市zhèngfǔ更是直接发函,要求市属企业积极筹划往西陂闸产业区转移事项……”

    虽然中行、建行、工行、交行等商业金融机构dúlìxìng强,但跟地方上依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市委市zhèngfǔ公开发文,要求市级商业银行加大对西陂闸区产业区的支持甚至直接的贴息补贴,就是要推动市级信贷资源大幅度往西城区倾斜。

    信贷资源跟地方存储规模有着直接的关系,除此之外还要增加,就需要上一级商业银行的额外支持。

    东华这两年经济发展迅速,信贷规模大幅增涨,总量达到九十亿,主要还是唐闸区的存储规模增涨很快——这时候市里发文要求各商业银行利用从唐闸区吸取的存储,转移到西城区更大力的支持西陂闸产业规划区的发展,本身就是对唐闸区不公平。

    而市zhèngfǔ发文要求市属企业往西陂闸产业区转移,则更是**裸的资源倾斜了,也难怪郭全等人对此会有意见。

    沈淮笑道:“这还要算是陈、高的职权所在吧;规则之内的事情,懒得说他们什么了。老熊,你说呢?”

    “西陂闸产业区要真能发展起来,地方经济还是受益的,”熊文斌说道,“毕竟让东华其他地方破落不堪,衬托出梅溪、新浦两枝独秀,也非我们的本意。”

    沈淮点点头,他主要也不希望东华未来的发展给尔虞我诈的内斗所消耗、所拖延,一定程度上的妥协都是必要的。

    即使能猜到背后受胡林等人控制的天益集团,通过资华实业在西陂闸港产业规划区内划地建医药产业园,圈地之心昭然,即使知道高天河屈服之后,在陈宝齐的控制之下,市一级的商业银行信贷资源以及市属企业都会集中往西陂闸产业区集中转移,这对新浦、梅溪多少有些不公平,但沈淮也无意施加什么阻力。

    他们做出适当的让步,也非没有好处,至少也叫陈宝齐、虞成震等人对唐闸、霞浦保持了克制。

    这一轮的人事调整里,除了葛永秋调离霞浦县,沈淮代县长之外,同时陶继兴等人推荐赵天明出任常务副县长兼城南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戴泉担任县常委,熊文斌在唐闸区推荐何清社出任常务副区长、李峰担任纪委书记、两人同时进区常委以及黄新良担任市zhèngfǔ办副主任兼梅溪新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等一系列重要的人事安排,陈宝齐、虞成虞等人也没有横加阻拦。

    这就使得东华三区七县,梅溪系在唐闸区、霞浦以及嵛山县的地位彻底巩固下来;当然在市里面,特别是虞成震即将接替退二线的陈明经担任市委副书记分管纪委、组织工作,梅溪系无疑还处于相对的弱势。

    *********************宋乔生他们晚宴后就赶着回徐城,以便明早从徐城乘机回燕京,沈淮他们坐车到熊文斌家,才过八点钟。

    白素梅看着沈淮他们走进来,都有些奇怪:“怎么结束这么早?”

    “宋部长他们赶着回徐城,我们送到收费站就回来了……”熊文斌说道。

    沈淮掏出烟来,作势要分给熊文斌,又恶作剧的问白素梅:“白老师批准熊市长抽烟不?”

    “你们抽烟,问我做什么?”白素梅奇怪的问道,看到大家都笑了起来,更是疑惑不解。

    “你这浑小子。”熊文斌笑骂道。

    熊文斌接过烟来刚要点上,不想熊黛妮从里屋走出来,直接将烟跟火机没收,说道:“七七还在咳嗽,爸你怎么又在家抽烟了?”

    熊文斌无奈的跟沈淮摊手道:“这个就没辙了;你现在还没有结婚生子,所以识不得妻奴、儿女奴的苦处……”

    “原来是沈淮要抽烟啊,那我可不敢拦着。你们抽烟,我抱七七到院子里躲一会儿,等你们过足烟瘾再回来……”熊黛妮笑着将烟跟火机还给沈淮。

    看着熊黛妮叫人怀念的脸蛋,只恨没有机会亲近;沈淮接过烟跟火机,手指与她的掌心相接,也有旖旎的触心,他涎脸笑着说道:“黛妮变得法子骂人可狠了,给扣一个摧残祖国花朵的帽子我可受不了;我们还是去院子里抽烟吧……”

    熊文斌家虽然换了带院子的公寓楼底层,但客厅挤下这么多人谈事情,还是有些拥挤,还不如到院子里围桌而坐聊天痛快。

    室外有些冷,熊黛妮拿了件大衣出来给她爸披上,就进去沏茶了。

    沈淮站起来要进屋上厕所,转身出来看到厨房就熊黛妮在里面往茶杯里放茶叶,走进去贴着她软柔带香气的身子,说道:“前些天听说你到徐城参加培训了,怎么没跟我说?”

    熊黛妮心虚的看了一眼客厅,屁股往后蹶了蹶,将沈淮的身子挤开些,说道:“作死啊,你不让我活了,”又说道,“再说了,你在徐城给泼得那么痛快,我会那么不知趣凑过去啊?”

    沈淮咧嘴苦笑,省经院教职工食堂那件事应该不可能瞒得过熊黛玲,熊黛玲未必会大肆宣扬,但跟黛妮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事真是没处解释去。

    见沈淮咧嘴苦笑,熊黛妮又说道:“到徐城培训就两天,还都跟黛玲在一起,”又心虚的看向客厅,身子轻轻的挤了沈淮一下,说道,“你快把茶端出去,不要叫我妈看到了……”

    熊黛妮在屋里穿得单薄,身子挤过来,丰腴而软柔,挤得沈淮小腹热气腾腾。

    这几天烦心事真是够多了,也没有时间放松一下。

    听着客厅里的脚步声传来,沈淮往边上站了站,跟熊黛妮说道:“文山商场要改制,市里计划组建商业集团,你还会继续留下来吧?”

    熊黛妮低着头弄茶,心虚的不敢看她妈走进来,低声“嗯”道:“市里的改制,跟我们基层关系不大,照样工作拿工资,待遇可能还会好一点吧……”

    待她妈端了先沏好的茶走开,熊黛妮才吁了一口气,不料一分神,倒水忘了杯子,拿滚烫的水溢出来烫了一下手,咧着嘴却不敢叫出来,只是娇怨的看着沈淮:“看你在这里捣乱的……”

    沈淮拿起熊黛妮给烫着手指含在嘴里,熊黛妮吓得忙抽出手来,嗔怪的瞪了沈淮一眼,心却给沈淮这一含软得跟流蜜一般,情不自禁的贴过来,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催促他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