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零六章 死结(三)

第六百零六章 死结(三)

    燕京入夜后就开始下雪,成怡披着大衣,站在露台上,看着大雪将市委家属大院里的小楼都覆了一片雪白,天地静寂。

    看着她爸的车停在院子门口,成怡刚要喊她爸,就见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她爸的老跟班田勇军先一步下车过来帮她爸打开车门,接下着又看到怀西县委书记陆宝铭从另一侧下车来,她便止住声。

    她对田勇军、陆成铭等燕京市的官员谈不上有什么恶感,也谈不上什么好感,见他们这边晚也跟着她爸一起下车,那就是要到她家里接着谈事情……

    成怡很疑惑,都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一定要今天谈?

    成怡回屋写一些工作上的材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些口干,下楼倒厨房倒水喝,经过东屋书房,见门缝里还有光透出来,刚才也没有汽车发动,想来田勇军跟陆成铭还在她家。

    成怡不关心她爸工作上的事情,倒了水刚要回楼上去,就听到书房里隐约有人说:“徐城险恶啊……”

    听到她爸关在书房里谈徐城的事情,成怡的好奇心也给勾起来了,不知道徐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叫她爸他们认为徐城险恶。

    这时候房门打开来,成怡见她妈走出来,她又疑惑了,什么时候她爸跟田勇军、陆成铭他们谈公事时,她妈也凑过去听着?

    刘雪梅见成怡拿着水杯站在门口,问道:“怎么还没有睡?”

    “喝过水就睡。”成怡说道。

    “睡前少喝些水,不然明天起来眼睛又要浮肿了。”刘雪梅说道。

    “我知道,在家里也没有人看,”成怡跟她妈嘻嘻一笑,探头往东屋书房里看了一眼,跟坐在书桌前的田勇军、陆宝铭二人打招呼道,“田叔、陆叔好……”

    “成怡什么时候去徐城啊?”陆宝铭笑着问道。

    “过了元旦就过去。”成怡说道,她心里疑惑徐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叫她爸他们深夜聚在书房里议论,但当着陆、田两人面直接问什么,看着陆、田二人都站起来,似要离开,她也便懂礼貌的陪着走出客厅,站在廊檐下看着他们出院子上车。

    看着她爸进书房,成怡悄声问她妈:“徐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爸半夜三更的都还把田叔叔、陆叔叔喊到家里谈事情?”

    “没什么事,”刘雪梅搪塞说道,“你今天有没有给沈淮打电话?”

    “谁没事天天给他打电话啊?”看着他爸在书房门口站定脚,成怡就意识到徐城发生的事情跟沈淮有关,担心的问道,“怎么,是沈淮在徐城发生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成光说道,“对了,你要去徐城工作了,打电话跟你哥说一下……”

    “……”成怡微微一怔,点点头说道,“哦,成星这会儿怕还没有起早,我等会儿给他发电邮,”又嘀咕道,“爸,你今天是怎么了?当初还不是你把哥赶出国,断了父子关系,还不允许我们跟他联系的吗?这会儿怎么又主动叫我给哥打电话了?”

    成光说道:“总不能妹妹都工作处理对象了,当哥的都不知道吧……”

    “谁快要结婚了?”成怡不乐意的说道,但转念想到她爸这话背后隐藏的意思,她吃惊的瞪大眼睛。

    “不要瞎想,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成光见女儿已经意识到什么,吩咐了一声就进书房关上去看件。

    成怡压着声音,不确定的问她妈:“是不是只要我跟沈淮结婚,爸就让哥回国?”

    刘雪梅只说道:“你这个问题倒是奇怪咧,哪有妹妹结婚,当哥哥在国外不回来一趟的?”成怡再问,刘雪梅只是让她上楼睡觉,不肯多说一句。

    成怡当然知道事情没有她妈说得这么轻巧,不然她哥这几年都不能回国一趟了。她看着门缝里还有灯光漏出来的书房,实在不明白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叫她爸妈都搞得神秘兮兮的?

    她满心疑惑的拿着水杯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到床边,拿起话筒,拨了两个数字就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给沈淮打电话打听一下徐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心想她爸妈今天的古怪,或徐城发生的事情有关。

    这时候,家里另一部电话响了起来,成怡竖着耳朵听过去。

    她家里有三部电话:一部是她爸公务专用的专线保密电话;一部是正常使用的家庭电话;一部是她房间里专门装的电话机,避免她跟同学、朋友煲电话粥时跟她家里其他人互相干扰,有手机之后就很少使用了。

    不是她爸的公务电话,是她妈在接电话,成怡看了看墙角的挂钟,都过十二点,谁会往家里打电话?

    成怡换了个越洋号码拔出去,他哥那边是忙音;隐约听到她妈在楼下挂了电话,成怡再拨过去,那边接通电话,才确认刚才那通电话果然是她哥打回来的。

    “怎么还没有睡,这时候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来了?”

    听着电话那边略带沙哑的声音,成怡歪头脑袋,将垂下来的一缕刘海撩到耳后,说道:“我过了这个月就要去徐城工作,爸让我打电话跟你说说……刚刚是你给家里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晌,才又有声音传过来,“你不要听爸妈的,我回不回国无所谓,宋家真没有几个好东西……”

    “我只是去徐城工作。”成怡知道她坚持这么说是掩耳盗铃,但是有些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无法跟人诉说。

    “你没有必要为我牺牲什么,更没有必要为爸的官位做什么牺牲;你要是在国内过得不自在,还是回伦敦吧,找个正常一点的男人把自己嫁了——沈淮绝对不是什么好种。”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爸一定要把你赶出去,还不许我们跟你联系?”成怡问道。

    “我混蛋呗,做错了事,自然要罚;你不要多问了,当年的事太复杂,说了你也不明白。”

    “我过年都二十五了,你们怎么一个个都把我当小女孩子?”成怡不满的提高声调。

    “哪怕你八十五,在哥眼里,你都是拖着鼻涕满院子乱跑的小女孩子;好了,不跟你扯了,我还要有事要赶着出门……”

    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成怡也只能无奈的放下电话:谁都把她蒙在鼓里。

    室外的风雪声紧,簌簌的打在玻璃窗上,成怡关上灯,拉在窗帘,看着窗外黑黢黢的雪花出神。

    成怡躺到床头,翻来覆去睡不着,将手机拿到手里拔出一串号码,却不知道要不要按下去,不知道沈淮会不会拿同样的话来糊弄她。

    成怡想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不意将水杯碰泼,吓得她赶紧将手机丢开,跑到卫生间拖把布将地板擦干……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成怡拿起来见是沈淮打过来,心里奇怪了:怎么这么巧?

    “你拨我手机,怎么响一下就挂了?”沈淮在电话那头疑惑的问道。

    成怡这才意识到刚才将手机丢开时,无意碰到了通话键,她将手机夹在脖子上,一边说擦地板一边说道:“想给你打电话来着,想想你有可能睡了。你还没有睡吧?”

    “没有。心烦着呢,正等着有人打电话过来给我解闷呢……”沈淮在电话那头笑道。

    “什么烦心事啊?”成怡问道。

    “又做了不讨人喜欢的事,还不知道什么结果呢……”沈淮说道。

    “那到底什么事啊?”成怡说道,“你要是不说,我怎么帮你解闷?”

    “听你声音就解闷了……”沈淮胡扯道。

    “胡扯,你当我是四岁的小女孩子,那么容易骗啊?”

    “你真要只有四岁,拿根棒棒糖骗你就够了,”沈淮笑道,“今天下午因为梅钢的事情,我跟我二伯他们闹得有些不愉快。这雨过是天晴,还是晴天霹雳都还说不定呢,你说我这时候要不要找个人解解闷?”

    “……”成怡没想到她爸他们在书房所说的“徐城险恶”竟然是这事,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叫沈淮跟宋乔生闹翻脸,关心的问道,“没那么严重吧;听你口气也不像多严重的样子啊?”

    “我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山倒了当枕头,天塌下当被盖,不然也不会老干得罪人的事情。不过,这次事情要比想象严重一些,”沈淮说道,“不过呢,结果要真是晴天霹雳,对你倒是好消息,你就不用满心委屈再来徐城了;你爸肯定也不会再看上我这个蹩脚女婿了……”

    成怡想不明白她爸在知道沈淮跟他二伯宋乔生闹翻之后,为什么还要她去徐城,听她爸妈的意思,似乎还坚持她跟沈淮的婚事,难道她爸认为沈淮跟他二伯闹翻了是个机会?

    成怡想不明白这些问题,不过又没有办法将这些蹊跷跟沈淮细说。

    也许听到沈淮坦诚了说了这么多,而自己这边却隐瞒情况、什么都不跟沈淮说,心里有些内疚,成怡莫名的温柔起来:“人家也没有说去徐城感到委屈了,人家又不是为你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