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零五章 死结(二)

第六百零五章 死结(二)

    回到省委大楼,楼里绝大多数办公室都熄了灯。

    夜深人静,值班秘书、警卫还有司机,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夜宵,聚在小会议室里吃夜宵。李谷这才想起来,他连晚饭都没有吃,闻着香气饥肠辘辘,敲着会议室的门,跟里面的人说道:“给我留一份……”

    “田书记也还没有吃晚饭……”

    李谷微微一怔,这才知道田书记虽然没有再催问他下午的事,心里其实一直都有担扰。

    李谷推开办公室的门,见田家庚戴着老花眼镜在灯下看件,轻喊道:“田书记……”

    田家庚将老花眼镜摘下来,问道:“徐沛那边有结果了?”

    “嗯,”李谷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单将徐沛建议调整宋炳生分管工作的建议说给田家庚听,“徐沛书记建议由宋副省长来分管省里的能源、交通工作,徐城炼油到底怎么交给梅钢接手,还得要梅钢跟徐城市里进一步商量,但想来价码不会高得离谱……”

    田家庚点点头,说道:“让宋副省长分管能源、交通也好,不过这事还要跟赵省长他们商量一下……”

    能源、交通等领域,历来都是政府的权力重地;特别是近年来省里在能源、交通上的投资大增,财政专项预算大,而且灵活度高,权柄更是大增,通常都常务、常委副省长或者地方上强势副省长分管的领域。

    宋炳生此前在省政府只是分管农业、科技,在省政府几个副省长里只能算弱势副省长,农业不用说了,省里在科技发展的直接经费不过一两个亿;调整分管能源、交通,虽然不如进常委那么跨度大,但绝对也是不小的进步。

    这么做,明面看着是叫宋系的影响力、权力全面的向淮海省能源、交通领域全面的渗透、集,不过李谷相信赵秋华等人应该能很轻易看透如此安排背后的目的。

    而且这个安排宋炳生也不可能拒绝;当初宋炳生巴不得占住副省长的位子不放,这时候又怎么可能不吞下这个饵?

    李谷心知田书记未必就愿意这么安排,但徐沛那边退了一大步,这边也不能一小步都不退,不然就没有办法团结了。

    再一个,派系内必然也有人能希望看到这样安排,因为在有些人的眼里,跟其他派系斗得越狠,则表明自己派系内的团结力越强。

    不管是谁,哪怕是王源总理,也都需要在夹缝里找道路……

    “不早了,是不是出去吃点东西该休息了?”李谷问道。

    他走过来帮田家庚收拾铺得满桌的档,这才注意到他进来时,田家庚看的是新浦港产业规划材料,在规划图上,闲在建设的钢铁产业园及新浦电力产业园以北的沿海及近海岛屿是船舶工业制造基地的规划区域,再往北则是石化园区。

    “沈淮惦念徐城炼油应该不是一天两天吧?”李谷问田家庚。

    “现在省里没有能力整治渚江航道,即使徐城也要发展石化产业,原料来源的瓶颈怎么解决?”田家庚说道,说道,“石化产业链,有‘油头化尾’的说法,‘油头’放在新浦是合适的,徐城这边可以腾出资源来做大‘化尾’,从这意义上来说,徐东铁路也是不可或缺啊……”

    李谷放下自以为得计的得意,静下心来,倒也能看得透彻:

    在徐东高速建成之后,徐城到东华之间的客运时间会降到三小时,人往来两地,乘汽车即可,对火车的依赖不大;徐东铁路进行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建设的意义,更主要的还在于物流上。

    单纯从有利物流量增涨来说,化大力气整治渚江航道效果将最明显。

    通过航道浅滩、淤滩以及拦沙等工程整治,将万吨级货轮抵到徐城的适航期,从当前的七个月提高到全年,渚江航道的物流能力至少能增涨一倍还多。

    然而渚江航道整治投入得到的回报是综合社会效益产出,没有办法量化,只能说由地方或央政府利用财政收入进行投入,回报也将体现在财政收入的增涨上。

    有想法,也要有能力去执行;在淮海省级财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之下,现在就花几十亿去大规模的整治渚江航道是不现实的。

    新浦港、徐东铁路的投入及产出,是可以直接量化的,故而才有吸引外围资本参与建设的可能;地方及央政府主要是要做好引导及监管工作。

    宋系要在徐东铁路、新浦港上实现淮煤东出的意图,但宋系的这个意图还只是从西往东的单向物流;相应的,在整个项目完成之后,在从东往西的方向上,从新浦港往淮海省腹地的方向,还将有超过四千万吨的物流运力增涨。

    这实际也意味着未来能有四千万吨以上的工业原料,可以经新浦港、徐东铁路往沂城、徐城等地输送,为沂城、徐城等地的产业发展提高巨量的空间。

    而新浦、梅溪港的大规模建设,使得大型海轮在东华停靠后,再以万吨级以下的江轮转驳,将大量的工业转运渚江上游地区。在没有资金大力整治的条件,这样同样能极大的提高渚江航道的通行效率,使物流能力大增。

    目前国内正加大从东地区原油进口的力度:

    一艘十万吨级的油轮,从东地区运原油到新浦港停靠后,再由二十艘五千吨级油轮往渚江上游,跟二十艘五千吨级油轮直接从东地区运油,物流效率的差距之大是难以想象的。

    相比这个,更好的模式就是大量原油从华北地区或海外引进,在新浦港停靠直接炼化,炼化后的汽油、柴油以及工业原料再经渚江航道、徐东铁路、徐东高速以及次级公路、运河等物流通道分门别类的往淮海省境内以及更西侧的豫东、鄂北等地输送,效率将会进一步的得到提高……

    也唯有做好、做实这个基础,淮海省经济才有腾飞的可能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沈淮才是田书记全省经济发展大局最有力的实践者跟合作者吧?李谷心想道,田书记也是因此在有可能引起派系内一些心里不快的情况,才坚定支持梅钢接熟城炼油的吧?

    田家庚见李谷看着新浦的产业规划材料出神,笑着说道:“梅钢接熟城炼油,其他条件由徐城市里提,不过省里还要再加上一条,梅钢在徐城炼油后,在新坡建的炼化规模不能低于三百万吨……”

    “那新炼油厂及原油港的投资就要有三四十亿吧?”李谷问道。

    李谷在徐沛那里边看过炼化产业方面的详细资源,对炼化也有了一些基本的概念:“油头化尾”,原油在新浦进港炼化才是第一步,除了炼化出来的汽油、柴油,能增加省内的能源供给外,其他作为副产品生产出来的工业原料,都由省内化工企业消化的话,一座三百万吨的炼化项目,自身加上下游的产业链,拉动的产值规模惊人;除了创造大量的就业化,还能为省内每年直接创造十到十五亿的财税收入。

    “沈淮有野心想接熟城炼油厂,资金的问题这个自然要他来想办法;他要是做不到这点,徐城炼油厂可没有道理便宜了他……”田家庚笑着说道,又将一些件放进公包里,准备回家后接着看。

    李谷笑道:“这倒是的,断没有太便宜他的道理……”

    田家庚将件收拾,又跟李谷说道:“我考虑了一下,淮西市跟省属国资企业工委,是最适合你发展的两个地方,你要尽快做好决定……”

    李谷点点头,田家庚明年底很可能会离开淮海省,他过年也快四十了,不能一直都跟在田家庚身边的小跟班,终究要走出去打下自己的天地:

    淮西市委副书记兼市长以及省属国企工委书记是面临的两个选择。

    去淮西,也是去负责推进淮海煤炭资源的开采跟发展。

    虽然宋系提淮煤东出的构想,但显然不可能将淮煤东出上产生的全部利益都拱手相让。就算淮西煤炭资源的开发,也要三分天下:淮能得其一,省淮煤集团得其一,地方国资煤企及民营煤企也要进一步的整合。

    李谷要去淮西的话,会同意兼任淮煤集团及淮西市委副书记等职务。他要不去,计经系也会换其他得力干将,将这一块的利益抓在手里。

    当然,宋系也会配合他们不让赵秋华有机会插手,毕竟宋乔生及宋系要在大势上旗帜鲜明的改变以往跟计经系对抗的姿态。

    要是不去淮西,李谷另一选择就是去主持省属国企工委工作。

    虽然现在那么多的省属国企,也是山头林立、派系纵横,但大的改制方向,还是要把省属国企拧合到一个相对整饬的国资体系之下进行监管。

    这是王源总理下一步要大力推进的工作,李谷留在淮海省负责省里这方面的工作,也可以说很有挑战性。

    虽然东华未来的发展前景会很好,但他要过去水就太浑了,没有必要插一脚。

    不过他也不能拖到田家庚离开淮海前夕下去,要没有田家庚在省里罩上一年半载,他下去主持工作会相当被动;该省力的时候还要省力。

    李谷在此之前还有些犹豫的,更倾向去淮西,这会儿听田书记再提及未来工作的安排,他就直接说道:“今天的事,对我触动还是蛮大的,要有可能,我希望能到国企工委工作……”

    “好的。”田家庚点点头,也不问李谷到底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