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回京目的(三)

第五百九十一章 回京目的(三)

    十一月中旬,燕京傍晚的气温直逼零度,天也黑得早。

    宋鸿军将他爸妈以及成怡她妈接过来,这边开席。

    这几年běijīng的气候不好,入冬时节干燥异常,动不动就是大风,坐在屋里能不断听见枝桠给吹折的声音。

    到饭桌上不再谈公事,众人的话题便转到小辈的婚事上了。

    聪明的人会躲着不出现,宋彤这次就死活赖在香港,没有同宋鸿军一起回来;宋鸿义虽然人在燕京,但到开席的时候人也没有露脸;宋鸿奇跟谢芷已经定好婚期在明年,现在都已经同居,这屋里就剩下沈淮与宋鸿军成了众人火力的宣泄点。

    在这件事上,宋鸿军非常的没品,开席就将众人的火力往沈淮身上引:“沈淮这次要在霞浦县主持zhèngfǔ工作了,国内似乎还没有几个未婚的县长、县委书记吧?”

    看着众人的眼睛都望过去,沈淮差点把筷子丢掉抱头逃走。

    沈淮看了成怡一眼,成怡看上去倒是乖巧得很,低着头摆弄嵌瓷的筷子,不去看长辈的眼神,只是一只脚微微的叉过来,将高跟鞋跟直接捻在沈淮的脚背上。

    沈淮低声求饶:“你要踩,踩宋鸿军这浑球去,这小人专干害人不利己的事儿……”

    “现在年轻人啊,不到三十岁,都还没有玩够,鸿军都三十五了吧,什么时候找个人过rì子都还没有准信,光想着把沈淮抵出来以为他就没事了,这么做很没有道德啊,”老爷子手放桌前说了一句公道话,叫沈淮感激涕零,但接着老爷子话锋一转,让沈淮的腰差点闪了,“让沈淮跟成怡现在就结婚,还有些早了,两人相处有两年了吧,要不先订婚?”

    老爷子提了话头,小姑宋文慧也就打蛇随棍上,直接问成怡:“成怡有没有意见?”

    “两人下午还在我家里亲热来着呢,成怡也已经把工作定在徐城了,”成怡他妈在旁边煽风点火,说道,“年后是要挑个时间把婚先订一下,这样两人在一起不怕别人会说叨什么。总之是先订婚也不会干扰你们年轻人干事业……”

    沈淮暗自乍舌,以为他跟成怡一年没怎么联系,他们的事情应该是风平浪静,没想到海面下的动静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小姑跟成怡她妈她们都已经开始计划他们的婚事了。

    成怡低着头不吭声,实在给问不过,就将问题推给沈淮:“这事得沈淮拿主意……”只是鞋跟始终不离沈淮的脚背。

    一顿饭吃得艰难无比,赶着八点钟胡雏军打电话过来,沈淮借故京投在这边还有事情他要参与商谈,就借口想先溜走。

    宋鸿军坚持要给沈淮当司机,也不肯留下来给众人拿婚事轰炸。

    成怡更是不愿意留下来当炮灰,在众人的目光,挽着沈淮的胳膊往外走,出了门就包作势要打宋鸿军:“你下回再胡扯,就把你那几个小明星的事抖出来……”

    “我的情况,跟你们不一样啊,今天不牺牲你们,我爸妈恨不得就把我绑起来去配种啊,”宋鸿军赖着脸皮笑道,“我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们就忍心看着我给拉出去配种?”

    “你现在跟配种有差啊?”成怡问道。

    “不讨论我的问题,我估计撑不了多久就要缴械投降了,不然过年都可能回不了家门,”宋鸿军说道,“倒是说说你们,你们两人在一起,倒也不差……”

    “怎么不差了?沈淮在外面有几个女人,我可还没有搞清楚呢!”成怡说道。

    沈淮将车钥匙丢给宋鸿军,说道:“你当你的司机吧,不要再把火头往我身上引……”他知道刚才在桌上给逼婚很难堪,再要把成怡说恼了,情况就更不妙了。

    宋鸿军嘴巴可没有这么容易就闲下来,上车后还冲沈淮挤眉弄眼的说:“成怡她妈可是发话了,订婚就允许你们‘在一起’哦……”

    国内风俗如此:订婚之前,同居是伤风害俗,订婚就可以“合法同居”了。

    不过沈淮可不敢奢望去想跟成怡同居的事情,见她托着脸颊看着车窗,似乎对宋鸿军调笑的话充耳不闻。

    *****************

    沈淮跟宋鸿军借故溜走之后,这边席后关于徐东铁路的话题并没有终止,由宋文慧介绍更多的细节。

    差不多到十点钟,谢芷才与鸿奇也开车离开。

    虽然鸿奇今天没有怎么说话,谢芷知道他心里是不悦的。

    淮能集团主导徐东铁路进行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工程,一旦计划落实,淮能集团就要与相关方面组建合资铁路公司,同时也将组建大型的煤业集团。

    这些都意味着淮能集团接下来两到三年间,

    就会迎来爆炸式的发展。

    虽然沈淮与小姑宋文慧,都强调淮能集团最终的人事构成,会遵从宋系的整体利益,他们不会完全捂在手里,但是最终整个淮能集团会向哪边倾斜,也是不言而喻的。

    且不说小姑宋文慧对沈淮的偏心,这些年淮能集团来在东华从无到有的发展壮大,其轨迹跟梅钢的发展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淮能此时管理层的核心人物,几乎都是铁杆的梅钢系。

    就算鸿奇他爸他们这边能往淮能派遣大量的管理人员,能在一定程度上稀释沈淮在淮能内部的影响,但到底能有多少效果,实在难以预判。

    而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工程的进行,淮能集团是将受益匪浅,但同时并非最大的受益方。

    首先梅钢系其他企业,会参与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工程。

    照沈淮的计划,梅溪开发集团及其他相关企业的出资额度即将来对合资铁路集团的持股可能达到20%以上。

    徐东铁路升级之后,新浦钢铁厂能更稳定、廉价的获得淮西焦煤资源,能较大幅度的降低成本,梅钢很可能会在淮西地区或在新浦注资成立炼焦厂,以控制炼钢产业上游的焦煤资源。

    这些都还是其次的。

    无论铁路网、公路网以及江海航线的完善,最终强化的都是新浦枢纽港的地位,而与此配套的产业发展以及地区经济,也必然会以更快、更高的速度推进。

    其他且不论,沈淮主导、周知白站到台前主持,在几家分散航企重组的基础上成立的新浦航运集团,必将成为徐东铁路、新浦港大建设之后最主要的受益方之一。

    新浦航运集团此时的载重吨,包括租借船舶,都不足二十万吨,资产不过四五亿。

    徐东铁路升级之后,未来新浦港的航运潜力至少在五千万吨以上;新浦航运集团哪怕从中分走十分之一的市场,其将来的规模也至少是当前的十倍、二十倍,那就又是一家资产规模达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超大型企业将在沈淮手里成型。

    宋系其他人能对新浦航运集团渗透影响力吗?能跟沈淮争夺对新浦航运集团的控制权吗?

    要说级别,鸿奇早在一年就已经是部委的正处级官员了,沈淮此时严格说来还只是副处级。

    但说到影响力,沈淮年初逼走谭启平之后,宋系内部就认可了沈淮在东华替代谭启平的地位;甚至宋系在淮海省的影响力重心,也在那之后主要侧重放在梅钢跟淮能两家企业之上,就连她姑夫宋炳生也有给边缘化的趋势。

    而宋系这次深度的参与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工程,虽然小姑宋文慧是站到台前的主持者,但同样也会极大强化沈淮在淮海省的地位跟影响力。

    一年之前,鸿奇还是宋系最给看好的小辈政治新星,此时却给沈淮的光芒完全遮住,谢芷能明白他心里的不会痛快,但是,可以对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工程说不吗?

    宋系要改变以往保守的姿势,加速向改革派靠拢,不是仅靠发表几篇文章跟讲话就足够了。

    推动徐东铁路升级以及海防公路建设,不仅是鸿奇他爸个人向外界证明,他已放下跟田家庚、跟崔家的个人恩怨,是他个人竖起改革派大旗的大局观表现;也是宋系以实际行动表示,宋系已经在以更积极的姿态推动电力系统改制。

    而淮能集团的高速发展,虽然无法摒弃沈淮在其中的影响力,却也是符合宋系整体利益的。

    一定要说有什么问题,也只能愿宋系这些年专注务虚,此时转变过来想要抓些实在的东西,却发现能有的选择太有限。

    现在不把资源往淮能、往梅钢等企业上堆,拖过几年就会发现,资源就快要给他其派系分干净了。

    虽说电力系统是宋系强影响力所在,但每年为华北、华东热电厂输送数千万吨电煤资源的晋煤东出北线工程大秦线,宋系在其中可有半点影响力?

    纪系主导的晋煤东出南线工程,宋系在其中保持的那点影响力,实际上也是淮能集团与梅溪钢企业在冀河的输煤港投资。

    宋系相对保守的姿态,实际上已经导致华东、华北大量的电厂、电网,已经给其他派系划走,成为其他派系盘中的蛋糕,现在沿海地区,可能也就淮海湾是宋系最后能争取的不多地盘之一了。

    沈淮太会抓人心,太会抓需求了,他摆出来的道路,根本就不容人拒绝。

    谢芷相信鸿奇他爸心里未必就甘愿,但要拒绝,必然需要能找到更好的选择;对此时的宋系来说,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看着车窗外的夜sè,谢芷陷入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