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电梯坏了

第五百八十一章 电梯坏了

    沈淮不知道周裕什么时候跟熊黛妮关系这么亲密起来,既然她们约好一起逛街,他晚上想跟周裕幽会的愿望自然就落了空。

    “要不你也过来一起吃饭?我们会去文山商场逛,你假装路过……”周裕在电话里建议道。

    沈淮吃饱撑着了才会这时候跑过去跟熊黛妮、周裕两个女人一起吃饭,说道:“跟两个美女一起吃饭,我消受不起啊。得,谁叫我是没人陪的孩子呢,我现在回徐城了,不妨碍你们逛街。”

    “心虚了?”周裕问道。

    “当然心虚啊,你倒是不怕给熊黛妮看出点什么来?”沈淮故作糊涂的说道。

    “鬼扯。”周裕笑骂道。

    “没有鬼啊……”沈淮说道。

    “不跟你开玩笑,跟说真的。熊黛妮现在有个人在交往,神出鬼没的,我怀疑是你来着,但想想你可能有心,应该没有做贼的机会跟时间……”周裕在电话里说道。

    听周裕这么说,沈淮也是满心的辛酸。

    他跟周裕还能隔三岔五的接触,但熊黛妮跟他的交集很少。

    不要私下接触的机会很少,熊黛妮平时主要把心思放在七七身上,连手机、寻呼机都没有买一只,联系都很不方便,谈何偷情?

    面对周裕的猜疑,沈淮则坚决的否认,说道:“你不要往我头上泼脏水,我连做贼的心都没有。”

    “鬼才信你,”周裕说道,“好了,不跟你扯了,你自己开车回徐城,路上小心一些……”

    *******************

    徐东高速差不多还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才会正式通车,沈淮开车走国道,到夜里八点钟才赶到徐城。

    朱仪她妈这两天因为朱仪她弟在学校跟同学打架的事情赶回东华,朱仪一个人留在徐城。沈淮到市里后,就打电话给朱仪。

    朱仪那边接通电话,还没有说话,就听着朱仪在电话那头尖叫起来,紧接着又听见“砰”的一声响,好像是锅碗什么的摔在地上。

    “怎么了,”沈淮担心朱仪这时候脚伤还没有好,再摔一跤,“没事吧,是不是摔着了?”

    “没事,”朱仪在电话那头惊魂未定的说道,“刚刚把锅给碰翻了。想下面条来着,没想到笨手笨脚,撒了一地水。你在哪里啊……”

    听着那边声音像是朱仪蹲下来在收拾东西,想着她单脚蹲在满是水渍的地上,沈淮想想就担心她会摔着,忙说道:“你不要收拾了,我马上就过来,三分钟就到……”

    朱仪脚伤,看着是轻微骨裂,却非要两个月的休养才能走路。

    朱仪她妈开始在学校招待所包了个房间住进去照顾朱仪,但终究很不方便。

    朱仪她妈就想在学校附近租套房子;赶着附近小区有有套电梯公寓出售,连家俱都是齐全的,朱仪她家也不差这点钱,就索xìng买了下来搬了进去;小区离陈丹在徐城住的北苑家园就隔着两条巷子。

    沈淮没有耽搁开车停到公寓楼下,走进过厅里,按了两下电梯半天没见反应,才注意到电梯旁边贴的通告,电梯停用检修已经有两天了。

    虽然朱仪她只是住在十二楼,但她右脚伤了不方便走路,想来电梯停了两天,她也应该给关在房子里两天没下楼了。

    沈淮敲开门,见厨房里一片狼籍,地上都是水渍,淌得到处都是,笑着问朱仪:“你下个面条要多少水,是想把厨房都淹了?”

    “我妈太勤快,平rì都不给我锻炼的机会,我也不知道下面条要多少水?”朱仪吐了吐舌头,这也才感觉厨房里泼的水太多了些,说道,“也亏得水多,烧了半天都没有那么烫,不然真是要惨透了……”

    沈淮找来拖布,挽起袖子系上围裙,走进先把厨房里的水渍绞干。

    朱仪跟个做错事的小女孩子似的,单脚扶墙站在那边小声解释:

    关闭

    “我妈说了今天会过来,电话里说了一通会带各种好吃的,但临时过不来了,还拖到刚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来不了。为了吃顿好的,我中午就没有让同学帮忙打饭过来,现在都饿惨了……”

    沈淮回头看了朱仪一眼,说道:“也没见你有多饿的样子啊?”

    “有零食。”朱仪歪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笑道。

    一卷面条连着锅子掉地上,已经不能吃了,沈淮打开冰箱,里面也没有什么储备;真不知道朱仪她妈离开两天,她是怎么过的。

    沈淮将围裙解下来,问朱仪:“出去吃饭吧?”

    “电梯停两天了……”朱仪嚅嚅的说道,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沈淮,两天没有下楼,在房子闷坏了,也期待能下楼走一走。

    “我背你下去,虽然你胖了不少,但我应该还能勉强背得动你……”沈淮笑道。

    “人家没有胖,只是……”朱仪小声辩解道,单脚跳着进卧室拿了件开衫外套出来,拿了钥匙跟手机,就单脚要站沙发上去。

    “是不是到楼梯口再背,就是牲口,你也不能这么使唤啊?”沈淮说道,见朱仪俏脸染红,笑着走过去半蹲下来,叫她趴到他背上来。

    朱仪个子不矮,但是那种骨架子纤细的女孩子,胖瘦合度,背起来感觉却是十分的轻盈;而四年前的朱仪,则要瘦一些。

    沈淮双手抄到背后,托起朱仪的屁股。

    朱仪右脚还打着右膏,不方便穿裤子,即使是深秋季节,也是穿着一袭棉质长裙,软乎乎肉|弹弹的,沈淮回头笑着跟朱仪说道:“你还说没有变胖,比以前重好多……”

    “你……”朱仪气不过,咬着嘴唇,恨恨的将整个身子都趴到沈淮的背上。

    女孩子在家里不喜欢戴文胸,朱仪不想沈淮等着,想着衣衫较厚,也就真空着跟沈淮出去吃饭,丰满弹翘的胸部,就隔着几层薄薄的布料,贴到沈淮的后背上,叫沈淮清晰的感受到那完美的形状跟弹xìng。

    沈淮直觉一股子酥麻从尾椎骨直串到头顶,叫头皮整个的都麻开来。

    沈淮按捺住心猿意马,回头跟朱仪笑道:“等会儿两人要是从楼道摔下去,你不可以怪我……”

    朱仪俏脸发烫,从后面搂住沈淮的脖子,稍稍直起腰来,让胸部不再那么紧密的贴在沈淮的后背,小声的嗔怨道:“谁让你总说别人胖……”

    女人真是妖jīng,这都能怪到他头上来,沈淮心里想着,这时候的朱仪长发垂下来,发梢撩在他的脸上,有些痒的,但也有说不出的好受。

    朱仪不重,但十二层楼下来,沈淮也是气喘吁吁,抬头看着电梯口,跟朱仪说道:“回来真是要赌人品了,不然我就只能背着你爬上去了……”

    “没事,你可以了;我会很负责为你加油助威的。”朱仪“咯咯”笑了起来,即使到楼下,也不肯从沈淮背上下来,搂着他的脖子,要沈淮把她直接背到楼外面的车子里去。

    朱仪赖着不下来,沈淮也不好将她丢下来,也不差这两步,就背着她出去。

    刚出门厅就见陈曼丽的男朋友程爱军提着一兜东西往旁边闪,朱仪喊道:“程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她虽然不介意跟沈淮亲热的笑闹,但这么亲密的行为不想落到外人的眼里,从沈淮背上下来,单脚扶墙站在那里,跟程爱军打招呼。

    程爱军停下来,脸sèyīn晴不定,下意识的要将手里提的塑料袋别到身后,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下午在学校遇到小尚,她说你这边电梯坏了两天。我就想着你跟你妈上下楼可能不方便,就想着过来看看你这边有没有需要的东西要买。你陈老师临时有事,我就先过来了……”

    小尚是朱仪同宿舍的女孩子,齐耳短发,个子有些矮,跟朱仪关系很好,但要赶着做家教挣学费跟生活费,甚至还要寄钱回家里,周末总是很忙碌,没有办法闲下来陪朱仪。

    沈淮看了程爱军一眼,没有说破他的心思,跟朱仪说道:“我去把车开过来。”

    沈淮开车过来,朱仪将程爱军给她捎来的东西都接过来放到车里,隔着车窗指着仪表盘上的皮夹,要沈淮将他的皮夹给她。

    她下楼来,就带着家里的钥匙跟手机,没有带钱包。

    “没多少钱,就是怕你跟你妈上下楼不方便?”程爱军说道。

    朱仪还是坚持把钱给了程爱军。

    看着程爱军狼狈的离开,沈淮笑着跟朱仪说道:“你也真是的,这多伤人心啊。我的钱也是钱啊,等会儿记得还我钱啊!”

    “就不还你钱,”朱仪咬唇娇嗔说道,“我脚伤了,还没有叫你赔呢,今天就赖上你了。”

    沈淮看着朱仪娇媚迷人的脸蛋,忍住摸一把的心动,笑了笑,示意她将安全带系好,问她:“好吧,我认栽,想去哪里吃饭,随你挑?”

    “我想去尚溪园,你也同意去?”朱仪狡黠的看着沈淮。

    “不是一定要看到我的脸给陈丹抓得血淋淋的,你才高兴吧?”沈淮拿起皮夹子作势要砸过去。

    朱仪双手遮住脸,咯咯而笑,说道:“陈丹又不在徐城,你心虚什么?算了,不去尚溪园就不去尚溪园,我们去东方文景吃饭吧。小尚在那附近做家教,可能还没有吃饭呢,我呼一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