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七十九章 背后的利益链(二)

第五百七十九章 背后的利益链(二)

    “在研讨会开始之前,我先代表市委向在座的各位通报三个好消息,”

    陈宝齐坐在主席台的正zhōngyāng,胳膊肘撑在长台上,身子微微前倾,似乎以便更专注的将好消息说出来,台上台下的众人也都停下手头的小动作,做出倾耳恭听的聆听状,

    “第一个好消息,国资参股的天益集团,通过旗下的上市公司资华实业,与我市民营企业的优秀代表万虎集团达成合作协议,rì前签署合作协议,成为万虎集团的大股东。天益集团以及天益集团的大股东公司金石集团,将通过资华实业、万虎集团,深度参与我市的地方经济建设……”

    “第二个好消息,经过数个月的磋商,香港宝和集团、天益集团最终决定与我市新成立的西陂闸港投集团合作,三方将联合投资十五亿在西陂闸产业规划区内,建设船舶制造基地。方案已经通报到市里,待市里研讨没问题之后,近期就会择rì签署正式的协议。等会由港投集团韩寿chūn给大家通报一些细节。在此同时,市港投集团还将在西陂闸产业规划区内重点建设船舶配套产业园,加大做强我市的船舶工业……”

    “第三个好消息,天益集团的上市公司资华实业,作为国内著名的上市医企,决定将其生产基地落到我市西陂闸产业规划区内,将与市港投集团、宝和集团联合打造华东地区最大的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就计划投资十五亿,相关方案近期会正式上报到市里。我相信,也可以预见,西陂闸产业规划区,在未来三年时间里,必将成为我市另一个梅溪,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说到这里,陈宝齐侧过头,朝沈淮看过来,像是在肯定梅溪过去三年时间里的成绩。

    谢芷坐在台下第一排靠北窗的角落里,听陈宝齐在研讨会之前说出来的这三个“好消息”,也是吓了一跳,她想知道沈淮听到这三个消息会有什么反应,抬头往台上看过去。

    然而沈淮似乎没有觉察到市委书记陈宝齐望过来的眼神,他坐在主席台一角正专心致志转着手中笔,但谢芷感觉他的眼神有些飘忽,也没有完全落在手里像风圈一般转动的笔上……

    谢芷下一瞬间就意识到,这畜生的眼睛正居高临下的在盯着她的腿看。

    谢芷风衣下穿着齐膝筒裙,会议桌前有遮拦,只有穿丝袜的小腿会露出来。谢芷很注意坐姿,没有走光的可能,但想到沈淮有可能就盯着她穿丝袜的小腿看了半天,还是下意识的夹|紧腿。

    感觉到会议室里安静得过分,沈淮才停下笔看台下,见谢芷恶狠狠的看着他,丝毫不为刚才盯着人家的腿看半天而羞耻,疑惑不解的看过去,摸了一下脸,问她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

    谢芷恨不得拿手里的钢笔在这畜生的脸上戳几下。

    见沈淮这边完全不给反应,陈宝齐脸sè微沉,但也很快转过话题,说道:“接下来话筒还是还给韩寿chūn,由他给大家通报更详细的情况……”

    短暂的停顿过后,沈淮又低下头,专心练转笔手法,眼睛还时不时的往谢芷桌下纤长的小腿上瞥两眼,打发无聊的时光,心里想:这女人除了嘴太恶毒外,纤匀合度的小腿倒是够养眼。

    当然了,戚靖瑶坐他身边,美貌不下谢芷,只是他们坐在主席台上,侧过来拿戚靖瑶养眼,有些太明显了。

    ***************

    研讨会拖拖拉拉开了两个多小时,将结束时,王卫成打电话过来汇报他查到的资华实业与天益实业对外公开信息。

    戚靖瑶坐在他的右侧,沈淮不想出会议室接电话,身子往后靠了靠,离戚靖瑶尽可能远些,将手机夹在头颈之间,将资华实业与天益实业的一些基本信息都记下来,又隔着戚靖瑶,将本子传给熊文斌看。

    戚靖瑶不知道沈淮接了什么电话,也不能说凑过去,跟熊文斌一起看沈淮在本子写了什么东西给他看,但见熊文斌眉头颇紧的在本子写了两三个字就将本子递回给沈淮。

    沈淮不理会戚靖瑶的目光,看着熊文斌在他本子写下的“圈地”二字,轻吐一口气,将本子合起来,没有说什么:

    关闭

    在唐闸、霞浦、嵛山,重大事务他们能掌握话语权,不用怎么看陈宝齐的脸sè;同样的,他们对西城等县区的事务,说话的声音也就不强。

    倘若陈宝齐他们将医药产业园跟宝和造船厂项目前捆绑起来,他们想在省市层次施加阻力也很难。

    研讨会结束后,陈宝齐还坐在主席台上,跟周益文、余薇谈话。

    陈宝齐不动,主席以及会议室前排的人也就坐在那里,只有会议室后排的人见没有什么事,陆续从后门撤走。

    沈淮没有兴致等陈宝齐,跟熊文斌做了电话联系的手势,就夹起记录本下主席台离开会议室。

    走到楼梯,刚下一层楼,宋鸿军的电话打了进来。

    沈淮昨天打电话给宋鸿军,让他在香港调查天益的背景,没想到他的效率不慢。

    “半年前,金石拿出三千万注资天益集团,获得30%的持股;其后,天益集团就获得十亿港币的债券融资。就是这笔融资,支撑天益集团近期在内地的收购行为,”宋鸿军在电话说道,“十亿债券融资里,金石旗下的融信银行提供三成,与持股比例相当,表面上是没有什么瑕疵……”

    “……哎,”沈淮轻轻一叹,说道,“也只能说是表面上没有瑕疵而已。”

    天益集团在国资集团金石注资前,只是普通的私人公司。

    表面上看去,金石对天益注资,以三千万注资获得30%的持股,股权价格也公道;之后按照持股比例提供相应的债券融资,也符合当前的程序。

    而实际上,国资集团金石的注资以及参与债券融资行为,给天益提供了额外的商誉背书。

    不然一家旗下没有什么实业跟可预见盈利模式、有形无形资产撑起来不过五三千万、账目不清的壳公司,从哪里能获得高达数亿元的债券融资?

    国资集团金石的参股,不仅让天益集团轻易获得十亿的债券融资,还使其进一步能举着国资参股的这面大旗,为在内地大肆的收购行动扫清政策上的障碍……

    国资集团金石表面上看也是获益的,天益集团通过大规模的收购急剧膨胀,金石持有30%的股权自然也能快速增值,但是,天益集团真正的幕后控制者,他们为天益其他70%的股权有付出了什么?

    现在各地的国企改制工作,正由试点往更大的面铺开;涉及到的整个盘子大到数万亿甚至十数万亿之巨。一些嗅觉敏感的人,显然早就从中嗅到浓郁得叫人发狂的血腥味。

    “国内的环境就是如此,你又能怨得了谁,”宋鸿军在电话那边笑道,“你两年前完全可以将梅钢变成自己的,是你自己不取……”

    “我跟你们这些蛀虫,划清界限,落到最后成我的不是了?”沈淮笑骂道。

    “对了,天益集团明面上的cāo盘手叫周益文,是个很聪明的人,燕大国政系毕业,跟胡林同系,但比胡林高一届。周益文毕业后进财政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调到金石下面的证券公司工作,跟胡林应该是认识的……”

    这时候又有些人陆续从会议室出来,经过沈淮身边跟他打招呼。

    不方便说话,沈淮走到走廊的另一头,旁边是市委办一个杂物间。

    沈淮就站在这边角落里跟宋鸿军接着通电话,不虞别人能听到他的谈话,还能跟远处下楼的人点头打招呼。

    “周益文这人现在就在东华,我刚刚还跟他一起开会来,看来他们这次在东华的动作会比较大……”沈淮说道。

    “是吗?”宋鸿军说道,“现在天益由周益文cāo盘,基本能肯定幕后人就是胡林,叫人惹不起啊……”

    “有什么惹得起惹不起的,”沈淮说道,“他们设计这么复杂的运作路线,不就是他们心虚吗?”

    沈淮换了一只手拿手机,接着说道:

    “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化,涉及到利益链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庞大,而十四大又明确社会分配原则跟着效率走,这其中必然会使得一小部分人获得更多的利益。这个也没有什么,咱们又不搞平均主义,蛋糕做出来,肯定会有人吃得多,有人吃得少,但关键吃相不能太难看了。现在看来,十亿融资的收购,还只是他们的初步动作,并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

    “哦,他们的胃口有多大?”才一天时间,宋鸿军也只了解到一些基本情况,还不知道天益集团在内地的具体运作细节。

    “他们现在通过资华实业要在东华要搞医药产业园,一次就想圈走西城区最好的三千亩地。明面上说会投资十五个亿建生产基地,但他们想做什么,想来你应该能想得到……”

    这时候旁边杂物间里传来一声闷响,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给碰撞,沈淮看过去,才注意到杂物间的门没有给关上,他伸手推开门,就见谢芷躲在里面弯腰要将落在地上的一摞打印纸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