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三十九章 蓬门未入

第五百三十九章 蓬门未入

    接下来几天,沈淮可怜的既没有机会徐城跟陈丹见面,也没有机会拉周裕出来谈工作,他只能早出晚归,减少跟寇萱单独相处的机会,避免自己受到的刺激太大。

    恒洋船舶那边的工作进展还算顺利,在霞浦洽谈过后,鹏悦、淮能以及平江丰立集团都派出人,由县航运公司经理徐建陪着,随同曾志荣前往广南阳城实地考察那两艘船的建造情况。

    几天来,沈淮多次跟县委书记陶继兴碰头,不过陶继兴都没有主动提起过赵天明找他汇报恒洋船舶的事情。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沈淮并无意搞派系,但实际他身处派系之中,有些事就不是他所能放肆选择的。

    三年前,陶继兴他在霞浦县里最困难的时期,那时候他提拔出来的赵天明没有站出来支持他,甚至有意疏远、以求自保,也就不能怨陶继兴此时对旧事念念不忘了。

    赵天明不能取得陶继兴的谅解,即使他再有能力,沈淮也不能因为赵天明的缘故,搞糟糕跟陶继兴的关系。

    沈淮就想着等前往阳城考察的人回来,就将县航运公司从县港务局名下划出来,置入新浦开发集团。这样无论是处理跟恒洋船舶的订单债务纠纷,还是接下来的改制工作,都可以绕过赵天明。

    七月初,市政府正式跟淮能集团签约天生港电厂的转让协议。

    至此,包括梅溪电厂、嵛山水电、天生港电厂、霞浦电厂在内,全市差不多四分之三的电力供应都归入淮能集团旗下;待新浦电厂、梅溪电厂二期建成,淮能在东华电力市场所占的份额将更高。

    不过,相比较淮能意图成为淮海湾区域主要的发电及能源供给企业这个目标来说,此时只能算走出第一步。

    同时,市政府也跟宝和集团签署西陂闸港扩建及西陂闸临港工业园开发的框架协议。而投资逾两亿的沿江快速道的建设任务,则由合并后的梅溪开发集团承担。

    七月五日,沈淮到市里参加市政府组织的全市海工装备制造业发展研讨会。

    就东华发展造船等产业,沈淮有些想法要跟熊文斌沟通一下,不过临时有人找熊文斌汇报工作,沈淮便先熊文斌家里等着,顺便考虑晚上在他家蹭一顿饭。

    熊家从原小区搬了出来,住翠湖北面的将军园,虽然不是别墅楼,但住房要比之前宽敞得多,宽敞的底层公寓还带着一个面积不小的院子。

    沈淮开车刚进将军园,就见白素梅抱着七七要出小区,他停下车来招呼。

    白素梅跟他说道:“我跟七七出买些东西,黛妮在家里呢……”让沈淮先到家里坐着。

    听着黛妮一人在家,沈淮心头一热,开车停到熊家楼下,“咚咚咚”的走进楼敲门。

    熊黛妮在卫生间里刚脱好衣服要进浴缸洗澡,听到外面有人敲门,问道:“谁啊?”

    “我,沈淮。”

    熊黛妮见内裤给丢盆里浸湿了,就拿裙子简单的套身上,走出浴室给沈淮开门。

    “不是说晚上才过来吃饭吗,怎么现在就过来了?”熊黛妮打开门,转身弯腰拿拖鞋给沈淮换上。

    熊黛妮不转身弯腰不要紧,她这一转身弯腰,沈淮的鼻血差点就飚出来了。

    熊黛妮以为棉质长裙没有那么透,里面不穿内裤也应该看不出来,但是没有想到她手忙脚乱跑出来给沈淮开门,裙摆没有理好,后摆有一大块吊在腰上,她转身弯腰之间,整个雪白的臀部就都暴露在外面。

    雪白浑圆,曲线优美似桃,丰腴匀称的臀腿间露出繁如玫瑰花瓣的嫣红蓬门来。

    “你怎么了,没见过女人啊?”熊黛妮见沈淮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像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娇媚的横了他一眼,美滋滋的责问道。

    沈淮就想着熊黛妮一人在家,他有时间做械事情,见她眼眸流媚,顿时血气下涌,下面高高翘起来,将美人搂到怀里亲起来。

    熊黛妮没见过沈淮如此急色的样子,想要挣扎开,待沈淮的手掌直接摸到她露在外面的丰臀上,她才意识到刚才走光了。

    嘴唇给沈淮噙着,叫他吻身软体热,熊黛妮只能“唔唔”的抗议。

    沈淮只是不管,将熊黛妮压在卫生间的门上亲吻。

    这时候熊黛玲慵懒、刚睡醒似的的声音从里间卧室传出来:“姐,是不是有谁过来了?”

    听见熊黛玲也在家,沈淮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瞪着眼睛看向熊黛妮,问她怎么刚才不说。

    沈淮下面支着高高的帐篷,这丑态自然不能叫熊黛玲看见,听着熊黛玲在屋里走动的声音,他随热拧开卫生间的门,就躲了进。

    熊黛妮也是慌乱,跟着沈淮一起躲了进,堪堪关好门,就听着里间房门打开、熊黛玲走到客厅里拿水喝。

    熊黛妮将卫生间的门反锁上,心提到嗓子眼,隔着门跟妹妹说道:“没谁过来啊,可能是妈刚带七七出门吧,你睡醒了啊?”

    “你在卫生间里干嘛,怎么听着声音怪怪的?”熊黛玲问道。

    “没有啊,我刚脱衣服正准备洗澡呢?”熊黛妮说道。

    “那我接着再睡一会儿,你洗好了,帮我也放一缸水……”

    听着熊黛玲回屋关门的声色,沈淮压着声音问熊黛妮:“你妹怎么在家?”

    熊黛妮伸手掐了沈淮一下,横眉怒目的说:“黛玲怎么就不能在家?哪有你这么冒冒失失的?要是给黛玲看见,我就只能跳楼了。”

    熊黛妮横眉怒目,眉目也煞是好看,沈淮见浴缸边上的盆里放着她刚脱下来的内衣,心知熊黛妮正要洗澡,长裙里面应该光溜溜的什么东西都没有穿。

    沈淮将她搂到怀里来,柔声说道:“我哪知道,进门看你光着屁股,你叫我怎么我受得了?”

    熊黛妮美眸横了沈淮一眼,心里又甜滋滋的,说不出的美意。关键沈淮的手现在也没有老实下来,撩着裙子摸进来,在她腴如凝的臀上、胸上游走,叫她浑身上酥麻难忍,想要推开他,又生不出力气。

    熊黛妮终究是不敢在妹妹眼鼻子底下跟沈淮乱搞,只能柔声告饶,说道:“好了,不要闹了。”她见沈淮鞋子没脱,就要沈淮从卫生间的窗户翻出,避免给黛玲察觉。

    沈淮哪里肯这么容易就走,将抽水马桶盖放下来,他坐下来,指着下面高高支起来的帐篷,说道:“你要对我负责任。”

    熊黛妮气苦,过来抓住沈淮的手,不让他解皮带,噘着嘴说道:“你不是说不强迫我吗?”

    “管不着了,谁叫你这么诱人?你就当我是个无赖。”沈淮搂过熊黛妮,让她跨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来,将她的裙子从后面撩起来,抚着她浑圆丰满又触手柔滑的俏臀,肌理细腻而富有弹性。

    看着熊黛妮脸生红晕,美如朝霞,眸子里媚光流转,分明也是动了**,叫他这时候怎么能控制得住不多揉两把,怎么控制得住不将黛妮往怀里搂,将又硬又大东西顶在她柔软凄迷的美胯上找些安慰?

    熊黛妮胯下不着一物,沈淮虽然没有将皮带解开,但隔着薄薄的衣物,能感觉到那坚硬而规模颇大的勃起,而柔媚的嘴唇又叫沈淮粗鲁而狂热的亲吻,丁香一般的舌尖,叫沈淮裹吮得躲闪不得,她满面羞红,踢动美腿想扭动挣扎,无非是叫迷人私埠受到更大的刺激。

    而她双腿叉开,私埠有微微的撕裂感,更叫她的**更加饱满。

    沈淮饥渴难耐,熊黛妮更是加倍的饥渴难耐,只是种种道德、家庭、社会的束缚,叫她不敢轻易逾越雷池一步。

    待沈淮的手指伸进来触及那露水微沾的花瓣,熊黛妮心头美得发酥,浑身的神经末梢都给细微电流打过一般发麻,她心里的渴望也给勾了起来,松开手再不阻拦沈淮解下皮带。

    待看到沈淮那狰狞大物露出来,熊黛妮倒是给吓着似的,小手伸过来握了一下,竟然没能握住,抬头小声的问沈淮:“怎么这么粗?”

    听熊黛妮这么说,沈淮骨头都硬了三分,要熊黛妮抬臀坐上来。

    熊黛妮小手温柔的抓住狰狞大物,摇了摇头,哀求似的看着沈淮的眼睛:“我在危险期,万一怀孕了,我真的就只能跳楼了……”

    “那我这样怎么办?”沈淮可怜巴巴的看着熊黛妮,他这段时间来真是可怜惨了。

    熊黛妮咬着红唇,迷媚的眼眸低垂,避开沈淮灼热的眼睛,咬着沈淮的耳朵说道:“你不许笑我……”她抬臀坐过来,将凄迷水湿之地坐到沈淮的肉忤上,但不叫他进,臀胯前后蠕动,厮磨茎身,小手也温柔的伸进来帮沈淮套弄,这样叫两人都能感受到不亚于**的美好。

    然而熊黛妮花房空置经年,就先受不住肉肉相磨而痉挛起来,热液横溢,浇在沈淮的茎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芳香,她无力的扑在沈淮的怀里喘着气,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帮沈淮弄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