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便宜占不尽

第五百一十三章 便宜占不尽

    收购天生港电厂事情,沈淮与小姑及东电高层沟通;而市里,则由熊文斌作为议题,在市zhèngfǔ常务会议上提出来讨论,把风声先放出去。

    当然,熊文斌提出的议题,比单纯将天生港电厂资源整合进淮能集团要大得多,是希望通过资产及资源的整合,合理配置,推动梅溪新区的发展,对整个沿江区域产业发展进行统一的规划,将沿江快速道的建设及天生港、西陂闸港的升级扩建也捆绑进来。

    除了建议梅溪工投集团、梅溪新城投集团合并成立大的梅溪开发投资集团、作为梅溪新区建设的领头羊之外,熊文斌还建议市里组建新的融投资集团,统一负责推动西陂闸港、天生港的升级改造以及沿江区域的基建开发跟投资。

    闻弦声而知雅意——陈宝齐又不愚蠢,自然能知道熊文斌所提议题背后,梅钢系向他传递的是怎样一个信号。

    陈宝齐初到地方,除非下面有谁捅出大案子,他才好有借口直接进行大的人事调整;一般情况,他也不能惊扰太多。

    潘石华案赶在谭启平卸任之前捅出来,而谭启平又赶在他离开东华的前夕,临时动议将熊文斌推动唐闸区委书记的位子上,叫陈宝齐到东华进行人事调整的最大切口也给抹平了。

    成立新的融投资集团,一方面是更好的开发建设沿江区域,但对于陈宝齐及他所代表的赵系来说,只要梅钢系不出来争,新成立的融投资集团,其人事组成自然是由他们来主导。

    陈宝齐坐在办公桌后,来回翻看熊文斌递上来的议题——这么大的动作,市zhèngfǔ那边决定不了,自然就要放到市常委会议上讨论。

    “高扬,你说这是他们想要相安无事吗?”陈宝齐将文件丢到办公桌的一角上,抬头问高扬。

    在嵛山,市里最终提了宋运华接替沈淮担任常务副县长,高扬则能将主要jīng力放在市委这边——谭启平临走之前,推熊文斌兼任唐闸区委书记,是叫很多人既惊且疑,现在熊文斌提出这个能叫梅钢系与赵系利益均沾的议题,也确实可以说是藏在熊文斌身后的沈淮,想要彼此能相安无事。

    陈宝齐也不能说是孤身到东华赴任,毕竟有省钢及虞成震早在东华立足为援应,但相对而言还是单薄了一些。

    特别是省钢,在很多人的眼里,省里是省里的,市里是市里的,心里分得很清楚。对省钢兼并重组市钢厂一事,东华许多人还心怀jǐng惕,认为省钢是外来户,不可能对东华的发展尽心尽力,不可能会把利益留给地方,甚至有可能是个吸血者。

    此外,陈宝齐与虞成震之间并没有毫无保留的信任。

    而梅钢系,围绕梅钢、淮能、鹏悦等一系列的实体企业,在市里,有吴海峰在人大,杨玉权、熊文斌二人在常委,而像周裕、顾培英这些人,也将梅钢系的官网遍及市委市zhèngfǔ各组成部门;而到区县,嵛山梁振宝也明显往梅钢系倾斜,恨不能在脸上刻上梅钢二字;唐闸区在全市经济里的比重越来越大,熊文斌在兼任唐闸区委书记之后,唐闸区就叫外人泼水难进;而沈淮在霞浦有陶继兴配合,市里也很难说再对霞浦指手划脚。

    梅钢系虽然没有去争市委书记、市长这两个关键位子,但根基要比外人想象中深得多——这也高扬急于跳出嵛山的关键原因,他虽然在市里有虞成震相援,但他留在嵛山,夹在县委书记梁振宝与沈淮留下来的罗庆、冯玉梅、肖浩民、胡志军、徐强等人之间,注定会异常难受。

    要是市里这时候组建新的大型融投资集团,能由陈宝齐挑选人手负责,这意味着赵系能在东华以最快的速度占据一块新的阵地,扳回相对梅钢系的弱势。

    当然,沈淮透过熊文斌,传递来这个信号,并不能就说明沈淮在熊文斌兼任唐闸区委书记一事上真的无辜,也有可能沈淮一开始打的心思是进三步退两步还赚一步。

    当然了,沈淮到底什么心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熊文斌兼任唐闸区委书记已成事实,而市里现在成立新的融投资大型集团,对陈宝齐及他背后的赵系则明显有利。

    高扬看过熊文斌的议题,知道他建议市里组建新的融投资集团的设想是什么。

    将天生港电厂整体划给淮能集团,淮能集团额外给予市zhèngfǔ三亿现金补偿;市里将天生港、西陂闸港从港务局剥离出来,与三亿现金一起注入投融资集团,以完成天生港、西陂闸港扩建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

    市钢厂在最鼎盛时号称坐拥八亿资产,临时发现早就蛀成了空壳子,但不妨碍一系列人靠着市钢厂升官发财。

    新组建的投融资集团,仅现金就要注入三个亿,其未来的规模以及在东华市的地位自然不难想象。

    高扬心里有一丝奢望,奢望陈宝齐能让他兼任新集团的老总,但他知道,这真是他的奢望——陈宝齐不可能完全没有保留的信任他,就算省里没有人下来分食,陈宝齐必然也会用这块新的蛋糕去收获更多的忠心。

    *******************

    这几天,淮能联合鹏悦等企业在冀河投资的输煤港码头立项获得正式批准;新浦钢铁集团也同时在霞浦县挂牌成立。

    霞浦县zhèngfǔ所属的新浦开发集团,也随也初步拿六百亩工业用地对新浦钢厂进行注资持股。

    这样,沈淮也就顺理成章的以霞浦县委副书记、副县长及新浦开发区党工委、新浦开发集团总经理的身份,兼任起新浦钢铁集团的董事长来,亲自担当起新浦钢厂一期工程建设总指挥的重任。

    沈淮在新浦忙得屁股冒烟,冀河港临港工业园的揭牌时,纪成熙还是几通电话打过来,拉他跟宋鸿军等人一起过去撑场面。

    在冀河就耽搁了一天,当夜沈淮拉着宋鸿军一同坐火车回东华。

    “你们当真要老老实实的拨三个亿给陈宝齐用?”宋鸿军也知道天生港电厂的事情,但他一直都在香港,知道得不是很详细,这次遇到就细想起详情来。

    “那当然,陈宝齐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好歹是市委书记,我们要是跟市委书记言而无信,总不大合适吧?”沈淮笑着说道,“再说,天生港电厂真要估算,应该远远不止三个亿。”

    “天生港电厂市属,算国家的;划给淮能集团,也是算国家的,哪能照资本主义的那一般那么算啊?”宋鸿军说道,“淮能虽然这次融得两亿美元,但也经不住你们这么花啊;再说,真要把钱拨给市里,也应该注入京投,而非成立新的融投集团。”

    “哪有这个好事哦?”沈淮抱头躺在车厢的卧铺,笑道,“总要叫陈宝齐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他只要袖手不管,这件事我们就办不下去。就算陈宝齐将来跟咱们不对付,又能怎么样?我们工作现在存在两种思路:一是我拖你后脚,不让你做得比我好,这样我就能保持优势;二是你做你的,甚至让你占点便宜,但我能做得比你更好,我照样把你甩在后面……”

    “得,得,得,合辄我成了小人。”宋鸿军苦笑道,但也知道沈淮能把梅钢发展得这么好,也是在他雷霆面目之下,所使用的手段要比常人更加的务实。

    熊文斌的提案,陈宝齐暂时还没有什么直接的反馈消息,市委办那边也没有把提案加入最近常委会议议题进行讨论的意思。不过,沉默并不是什么坏事,也可能陈宝齐想要在他物sè到合适人选,或者在赵秋华做进一步的沟通之前,能有一些时间。

    虽然整个方案,陈宝齐及其背后的赵系得益甚大——沈淮考虑将新的融投集团完全让给陈宝齐控制——但对于梅钢系来说,好利也不少。

    天生港电厂装机容量有三十万千瓦,是东华乃至渚北地区现有的最大火电厂;现在要新造一座三十万千瓦的火电厂,需要不低于五个亿的资金。

    虽然是全国电力紧缺的情况下天生港电厂这两三年来每年上缴利税都能过亿,但同时也说明其内部管理等等,即使比上不足,但实在是要比市钢厂出sè得多。

    淮能此时所拥有几家电厂,规模都偏小,总装机容量才三十万千瓦出头些,虽然也将同时建造三座较大规模的电厂,但电厂的建设周期长,淮能要在电力供应等主营业务方面形成规模,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兼并地方电厂。

    虽然要支付三亿现金出去,但天生港电厂的并入,就能使淮能现有的装机容量立即翻一倍还多。此外,东电在电厂建设方面的人才积累颇足,而在电厂营运方面的人才积累有所不足,并入天生港电厂,淮能也能弥补一下短脚。

    为这些,支付这些代价还是值得;总不能说,一个人把天下人的便宜都占尽了。

    淮能如今要在外面继续扩大融资规模,同时也需要旗下电厂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进行支撑。

    再一个,谭启平在离任前突然将熊文斌推上唐闸区委书记的位子上,这破坏了他之前跟省里形成的默契——沈淮也确实不想将梅溪新区交到别人的手里乱搞一气,那他就需要退一步,让彼此相安无事,不想在陈宝齐初来乍到之际,就把干系搞僵,叫接下来的工作难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