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零四章 拦路喊冤

第五百零四章 拦路喊冤

    第二天,沈淮上午与飞旗实业的代表约翰.艾伦会过面后,用过午宴,下午先到市zhèngfǔ找高天河谈财税包干的事情。/

    淮海省在东部沿海算经济发展滞后省份,在分税制实施之后,上邀国库的税收基本上也都是以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返回省里——故而地方上产生的财税收入,绝大多数都在省、市、县及乡镇四个层次里进行分配。

    霞浦近几年里,财税收入很有限,上邀比例不高。不过,眼下新浦钢厂项目已经进入启动阶段,大规模的建设,必然会促进霞浦县地方财税收入激增。

    按照现行的财政政策,霞浦新增加的财税收入,差不多将有六成要上缴给省市。

    沈淮希望能减少上邀省市的比例,将更多的财税收入留在霞浦用于地方建设,这些都需要他分头跟市里、省里谈优惠条件。

    “你们县里先把报告打过来,”面对沈淮请求,高天河听过后,也是公事公办的回答,“我知道还不算数,市zhèngfǔ这边还需要开会研究一些……”

    涉及数亿甚至更多数目的地方财税分配问题,沈淮也知道不是高天河一人能决定的事,他过来也只是先跟高天河沟通一下,点点头,说道:“那我就不打扰高市长你了,我还要到谭记那里跑一趟。”

    高天河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沈淮掩门而去,托额沉吟片刻,又转头看向窗外。

    市zhèngfǔ大楼外种有十几株银杏树,有些年头了,挺拔高耸,树梢头恰好延伸到高天河八楼办公室的窗外,树梢头初生的新叶是那种鲜嫩的青绿sè,叫微风拂过,摇曳生姿。

    在东华这次的权力大地震里,虽然再次岌岌可危的保住位子,但高天河心里没有太多的窃喜。

    谭启平初到东华时,仅有沈淮替他冲锋陷阵,地方上一片缄默,对谭启平还是充满jǐng惕,不肯事事配合。

    等到谭启平与沈淮事生龃龉,水火不能相溶时,地方上其他势力一时间也很难适从,相当一部分人都跟他高天河一样,都有着隔岸观火的心思。

    只是局势发展到今天,谭启平黯然离场,众人蓦然回首,才发现梅钢系早已蔚然成林、根深蒂固,而代表赵系进入东华的陈宝齐又有省钢以及虞成震等地方势力的支持,同样非他高天河所能抗衡。

    虽然暂时保住市长的宝座,但高天河知道夹在赵系跟梅钢系之间的滋味不会好受——更叫他难受的,其他人都可以择善而从,但无论赵系还是梅钢系,却都没有给他高天河留一个立足之地。/

    以后,他在东华,要是过度的倾向赵系,梅钢系就会想尽办法踢他出局,挤兑得他难受;他要是过度的倾向梅钢系,陈宝齐同样不会容他——这样的局面,该叫他如何自处?

    ********************

    绕过北面的小花园,走进市委大楼里,站在yīn暗且冷的过道里,沈淮颇为感慨,他也不知道面对谭启平彼此还有什么话要说。

    沈淮顺手敲门走进熊文斌的办公室里,未曾想刘伟立正在熊文斌的办公室。

    看到沈淮探头进来,陈伟立挤出笑容来说道:“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刚去高市长那边找他谈财税包干的事情,也不确定什么时间能脱身,就没事先跟陈秘长你联系,”沈淮问陈伟立,“陈秘长,谭记找我到底什么事情啊?你倒是跟我说一声,不让我心里一直虚,担心有什么错误叫谭记知道要批评我。”

    陈伟立看着沈淮嬉皮而笑的脸,仿佛跟他初到东华时看到那张脸没有什么两样,但谁能想到这张脸的背后所藏凶机,竟然将堂堂的市委记逼走东华?

    “倒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陈伟立说道,“谭记马上要离开东华回省里了,就想着在离开东华之前,请大家过来坐下来再吃顿饭。”

    “一起吃顿饭好啊,”沈淮说道,“那我就在老熊这边等着。谭记什么时候忙完了,陈秘长你过来喊我们一下。”

    陈伟立不确定谭启平是不是要在办公室里单独见沈淮,就先离开。

    看门关紧,沈淮拖了一把椅子,在熊文斌办公桌前坐下来,摇头笑道:“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接到陈伟立的电话,说是今天要见一面——就不知道有无好宴了?”

    “好像是定下来陈伟立跟着去省里,省供销总社那边给他安排一个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不难,”熊文斌说道,“苏恺闻走不走,还没有定,但苏恺闻跟谭晶晶已经领了证,就算回省里也不会去供销总社。不过,有苏唯军在,苏恺闻到省里哪个部门,挂个副处,过两年再升上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周岐宝等人就有些尴尬了……”

    沈淮一笑,对谭启平来说,不是拍拍屁股离开东华就可以的,他有他的利益圈子需要维护——他要是真拍拍屁股就走了,不做一点善后工作,把嫡系亲信丢在东华给欺负,那供销总社主任这个位子就是他仕途的终点;即使到省供销总社,他也未必就能控制住局面。

    要是谭启平是正常调出东华,在他离开之前,至少可以把陈伟立、周岐宝两人安排到下面区县或者委局一把手的位子上去,其他留在东华的谭系官员也不会太狼狈,不会像今天这般惶惶不安。

    陈伟立现在是确定跟谭启平去省里,苏恺闻有个担当省委秘长的老子,他本人年纪也轻,就算遭受些挫折,爬起来也快,大不了先会回省里某个部门窝上几年。

    最受不起打击的,至于就是周岐宝、阚文涛这些人,一方面年纪也正是做事的黄金壮年,另一方面此时所处的位子也很关键,稍有不慎,给打下去沉寂三五年,就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或者有什么把柄抓住,敲一闷棍,境遇会更凄凉。

    所以对谭启平来说,不管之前关系崩得多紧,多么咬牙切齿,该放下脸时,还是要放下脸。

    *********************

    将到五点半钟时,陈伟立才过来喊沈淮、熊文斌一起下楼去。

    谭启平已经先下了楼,不过一号车就停在大楼门廊正前,司机黄羲站在车子的侧面,看到陈伟立领沈淮、熊文斌下楼来,帮他们打开车门。

    下班时间,机关工作人员也是陆续的离开大楼,看到沈淮、熊文斌同时坐进来谭启平的车里,大多人都奇怪的看过来,克制住交头接耳的冲动,纷纷走向车棚,取车回家。

    沈淮也不知道这样的场面是不是谭启平刻意安排,坐进车里,看到谭启平不言苟笑的脸,心里想:这顿饭还真是叫人难受啊!

    熊文斌坐到副驾驶位子上,转回头来跟谭启平打了声招呼,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上一次跟谭启平、沈淮坐同一部车子是什么时候,感觉已经是相当的久远。

    等到陈伟立坐到后面那辆车上,黄羲才发动车开出去。

    后面那辆车门窗紧闭,沈淮也不知道还有谁在那辆车上。

    就在一号车驶出市委大院的时候,在马路对面候着的一群人看到谭启平的车子出来,“哗”的都冲到马路中间来,将马路堵塞得严严实实,不叫一号车有离开的机会。

    沈淮看着堵车的那伙人拉出的条幅,也直觉得头痛——杜建昨天夜里才打电话说何月莲、杜贵拿潘石贵横死疑点材料找他的事情,没想到何月莲他们动作会这么快,赶着今天到市委大院门口来堵谭启平的车,还偏偏他跟熊文斌都还坐在谭启平的车里。

    “家父蹊跷跳湖而死,千万家产横遭当官亲戚侵夺!”

    陈伟立从后面的车子里下来,看着堵车的这群人拉出横幅,也是感觉到头皮要炸开。那群人里将路封住,这时候有个青年披麻戴孝,抱着一只像骨灰盒的黑sè盒子,在马路跪下来,身上白衣写着“为父申冤”的四个大字。

    陈伟立既惊且疑的走过来,隔车窗问谭启平:“谭记,我们是不是先退回去,让信访局的同志出面解决?”看向谭启平,不知道这场面他会怎么处置。

    谭启平没有说话,沉着脸先看车外的形势。

    市委大院里值班的jǐng卫反应极快,连着特jǐng及值班的保卫,十余人很快走出来从大门里走出来,将谭启平的车跟拦路的分隔开来,准备掩护谭启平的车掉头先退回市委大院。

    熊文斌看到条幅上“跳湖”二字,自然也明白是跟潘石贵之死有关,他从后视镜里看了谭启平、沈淮一眼,静待谭启平做出决定。

    他到现在也不确定谭启平知不知道潘石贵这个人——毕竟有些事,下面人并不会都如实跟谭启平反应。

    “虽然这种风气不能助涨,但既然遇上了,你先过去了解一下情况;要真是无理闹访,再交给信访部门的同志出面处理不迟。”谭启平说道。

    陈伟立隔着车窗看了沈淮一眼,沈淮也不知道他不能说完全不知情,但也不怕陈伟立的疑点能咬他一口,淡淡的说道:“两年前梅溪镇zhèngfǔ遭商户围攻,带头闹事的人里有个人是唐闸区委记潘石华的堂弟潘石贵,在公安机关要采取措施展开调查之前,潘石贵先跳湖自杀了。后来公安、部门得了一个畏罪自杀的结论,就结了案——看情形,前面这群人是为这事闹腾。都过去好久了,我都快要把这事给忘了;之前也没见有苦主跳出来喊冤,倒是听说潘石贵遗产的处理,有些纠纷,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

    *************************

    Ps:今天收到了无罪的邀请,说是纵横第一小说网游《仙魔变》3月26rì开内测,要和几个熟悉的作家一起玩!这其实挺激动人心的,想到和平rì里熟悉的作家朋友在游戏里聚在一起,一定别有一番滋味。不管是纵横的面子还是老无的面子,我都给定了!听说无罪还要把纵横作家做成游戏里的宠物哦,我也来凑个热闹!希望我变身成宠物的友们,快到纵横仙魔变专区(xmb.zongheng.com)为我投上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