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八十章 谈话

第四百八十章 谈话

    飞机抵达燕京后,夜色已深,李谷就陪同田家庚直接到淮海大酒店住下,他也是一宿翻来覆去没有睡踏实。[~]

    上午到中办开过会后,田家庚给副总理王源喊过去单独谈工作,田家庚让李谷先回淮海大酒店,等待沈淮他们过来。

    李谷也是到淮海大酒店再联系沈淮,过了半个小时,工作人员将沈淮、熊文斌、陈兵、赵东、宋鸿军等人领进来。

    李谷对东华市的人事关系颇为熟悉,但实际见过的人并不多,听沈淮介绍过熊文斌、陈兵、赵东的身份,倒是稍稍放心下来。

    沈淮虽然没有正式开口谈新浦项目的事情,但他能知道沈淮的开价不会太离谱。

    十一点时,秘书小罗拿电话过来,告诉他田书记已经从国务院出发回酒店。

    李谷拿着手机到隔壁屋里跟田家庚通电话,把熊文斌、陈兵陪同沈淮一起到酒店来的情况,跟田家庚先做了汇报:

    “……沈淮倒也不是很贪心啊。”

    田家庚在电话里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说他很快就会回酒店。

    新浦项目对淮海省颇为重要,发展方面的因素自不用说,现在的情形也很明显,纪系那边显然不会介意将新浦项目作为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的启动项拉到冀河去,所以淮海省这边更要把新浦项目留下来,避免成为政敌攻击的把柄。

    唯一头痛的问题,就是怕沈淮开出的条件太离谱:谭启平调离东华是应该,但关键谭启平调离东华之后,东华班子到底怎么调整,却是个难题。

    沈淮没有让吴海峰陪着,而是让熊文斌、陈兵陪着过来——实际上就给大家留出很大的操作空间出来:一方面不至于叫省里太难看,另一方面不至于把其他派系在东华的利益都挤出去。

    除吴海峰、杨玉权外,熊文斌、陈兵,或者其他梅钢系在东华的官员最高只是正处级官员。

    就算是为了保障新浦项目的实施,破格提拔几名梅钢系的官员,只要不考虑为吴海峰、杨玉权等人破例,破格提拔熊文斌或陈兵,各方面都容易接受得多。

    东华市人大主任吴海峰当初从东华市委书记位子上退下来,虽然跟田家庚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也是省委班子之前做出来的集体决议——倘若让吴海峰再回到东华市委书记的位子上去,理论上不是没有一点可能,但田家庚必然还是要考虑省委班子的整体威信问题。

    杨玉权现在是副市长,正常提拔就是进常委,要是破格提拔至少是担任市委副书记,这个一方面会叫省里能操作的空间变得狭窄,另一方面,省委给新浦项目、梅钢牵着鼻子走的痕迹也太明显了,显然也很难叫各方面轻易接受。

    这么看来,沈淮在咄咄逼人的外表之下,还是知道一些分寸的;至于这是不是宋系权衡之后安排,李谷就不知道了。

    ****************

    “英国政府在战后的货币政策,一直都在加强跟维持英镑在国际货币体系内的强势地位,这使得英国的金融资本得益,而英国的本土制造产业却受困于出口贸易的颓势,始终难得振作;而本土市场也早已饱和,也难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英国制造企业在本土去产业化的趋势越来越快。梅钢二厂得以建设,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西尤明斯工业集团需要裁撤其在伯明翰的钢铁厂……”

    田家庚临时约到燕京见面,自然是为了进一步了解新浦项目的详细情况以作权衡。待田家庚从国务院回到酒店,必要的寒暄过去,沈淮就开门见山,直接进入主题,介绍新浦项目得以启动的背景,

    “……由于伯明翰钢铁厂在西尤明斯文工业集团所占的份额很小,在裁撤伯明翰钢铁厂之后,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在本土制造业的颓势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特别粗钢冶炼方面的业务,前年、去年的亏损额度都很大——一方面是货币的原因,一方面是产业布局的问题,一方面是劳动力及环境成本的问题。[

    “考虑将西尤利明斯工业集团利物浦钢铁厂的180万吨全流程高炉炼钢线整体搬迁到新浦,或与新浦地理条件相当的沿海城市外,技改新增产能为120万吨,新浦钢铁厂一期工程整体设计产能初步确定为300万吨。包括物料输送港口等配套项目在内,整个一期工程的投资额约四十亿。其中西尤明斯的炼钢线设备、相关技术以及项目建设所需的三千亩工业用地及港口资源,折算资本约为十二亿,计30%的股份;其余70%的股份,由相关方共同注入相当二十八亿人民币的外汇或人民币资金。就资金方面,初步谈成的结果,是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及飞旗实业集团额外再提供六千万英镑的资金,业信银行向梅钢提供六亿人民币的项目贷款,众信投资、鸿基投资、渚江投资额外初步谈妥的融资大约也有八千万美元,此时大概还有不到十亿的资金缺口。淮能集团不再额外向新浦钢厂提供建设资金,但将为钢厂、港口及港口配套工业园建设配套的大型火电厂项目,投资规模不会低于十亿人币民;而此前淮能集团已经从英国柏克莱银行以及法国巴黎银行获得两亿美元的债券融资……”

    “项目建成后,将由西尤明斯工业集团的矿产部门,负责从澳洲及印度等国向新浦钢铁提供所需的铁矿石;由淮能集团负责从国内提供生产所需的煤炭资源——而生产出来的粗钢坯料及板材、线材,约三分之一直接供给西尤明斯工业集团旗下的制造企业,其余部分主要考虑在国内市场销售,或直接考虑在项目所在地引入大量的钢铁深加工企业……”

    听着沈淮了如指掌的介绍新浦钢厂项目的具体情况,李谷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这世间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要说到管理及技术以及人力上的资源,李谷相信省钢要比梅钢厚实得多,梅钢无非也是踏在东华市钢尸骸上才成长、才崛起的——然而沈淮硬是靠着他率领梅钢一步一个台阶的实绩,赢得西尤明斯工业集团、飞旗实业等产业巨鳄的信任,省钢与市钢却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不考虑后续的港口产业开发,仅新浦钢厂一期工程加上配套的港口以及淮能集团独资负责建设的火电厂在内,投资额就在五十亿左右,直接引进的外资将超过四亿美元——淮海省如何能叫这个项目从指缝里溜走?

    当然,新浦项目还没有正式立项,一切都充满着变数——既然梅钢跟市委书记谭启平的矛盾这么深,为了能让这个项目最终落户留在东华,省里将谭启平调出东华为新项目开路,甚至提供其他一些必要的条件,都不能算过分。

    田家庚又详细问了一些关于项目选址的问题。

    沈淮说道:“陈兵曾在霞浦任职,新浦港早期的勘测、规划工作以及新浦开发区的成立,都是他在霞浦任期内一手推动的。项目选址的问题,陈兵最有发言权。”

    田家庚朝陈兵点点头,示意他来介绍项目选址的情况。

    李谷也看向陈兵,对这个身兼东华京投集团总经理与市驻京主任两职的陈兵,他之前也没有接触过,但知道东华京投集团在吸纳东华驻京办酒店资产以及市锻压厂等市属企业资产之后成立,主要参与了淮联重工合资项目。虽然京投公司由东华市政府全资控股,但因为市锻压厂早初的债务协议、参与淮联重工项目以及归管副市长杨玉权分管的关系,陈兵也给理所当然的视为梅钢系的成员。

    李谷知道陈兵曾在霞浦县担任过县长等职务,倒没有想到他曾推动过新浦港及新浦开发区的建设工作,心想,也难怪沈淮能瞒过谭启平,悄然声息的筹备新浦钢厂项目,原来背后还有陈兵以及陈兵留在霞浦县的嫡系配合。

    即使沈淮这人看上去锋芒毕露、咄咄逼人,但相比较他融合地方势力的成绩,在政工体系内工作了这么多年的谭启平反而要逊色得多——这背后的差异,或许真像田书记所说,一个能带领他人开创新格局,一个只能在旧格局内腾挪,陡然间就有了高下之别。

    “东华滨江临海,地理条件优越,但一直都没有得到充分的开发。霞浦县现有的几座海港,也是由于在历史进程里形成的传统渔港,规模都很小,几乎没有什么规模工业,”提到霞浦县及新浦港,陈兵自然也是侃侃而谈,“霞浦县八十七年设开发区时,主要考虑跟旧城区衔接,在城南划地建设工业园区;同时也考虑发展海港及港口工业,但由于缺乏资金,工业配套设施严重不足,拉不到什么大工业项目,九二年成立新浦开发区后,到今年,不足一千亩的起步区域都还没有填满。但就新浦港的自然资源来说,沿海地形开阔完整,能用于建设大型工业项目的土地资源充足。新浦开发区早初的规划面积虽然只有十平方公里,但就不占用外侧的耕地,以吹沙填海的方式,也能将海岸线往外侧推延,每年新造上万亩的新地,以用于工业项目建设。而数十公里的海岸线,有可供三万吨以上大型船舶直接驶入的优良深水航道,能保障新浦钢厂一期工程建设配套海港年吞吐量达一千万吨的要求。而后期,通过疏滩航道,甚至可以直接在离岸三到五公里的海岛上建设十万吨以上级别的深水大港,为新浦钢厂及后期新浦产业提供更广阔的发展前景。”^-^——^_^